刚刚更新: 〔王妃又又又去除妖〕〔妃倾盛世〕〔悲催村女重生记〕〔第一娇〕〔夫君不要带球跑〕〔天降我才必有用〕〔逆天九小姐:帝尊〕〔灿唐〕〔苏悦悦〕〔红纤芸念〕〔灵气时代之超神动〕〔我在日本打工的三〕〔重生之妈咪想赖账〕〔钟情于乐尧〕〔刺骨〕〔庶门风华〕〔被吃之前我有话要〕〔我有逆天传承〕〔名剑美人[综武侠]〕〔网游之高级玩家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秘之树 第66章 磨砂面的果子
    看着在自己骂骂咧咧声音中越走越远的李灿,尤沫突然笑了。

    笑着笑着,她又觉得心里憋得慌,不由叹了口气:“多好的人,怎么是的男的呢?”

    转过身,她忽然发觉到了一件奇怪的事。

    前些天她每过上五六分钟都会打一次哈欠,可是这次好像有快半小时了,自己怎么一点也不犯困?

    难不成我的抑郁症好了?

    尤沫既是开心又有点担心。

    “应该不是我的错觉吧?”

    “一定不会的!”

    她握了握拳头,昂首挺胸地朝着家里走去。

    ……

    李灿回到家中,取出了口袋里的冰块。

    小白鱼依旧被冰冻着,一双死鱼眼却微微闪烁着。

    它的生命力出乎预料的顽强。

    “毛球,想吃鱼不?”李灿问。

    “我要钱!”毛球站直了身体。

    “我的!”可可不高兴了。

    “算了,你俩都有。”李灿有点头疼。

    他从口袋里翻出一百块钱,想了想又找啊找地翻出来一张五十一张二十和三张十块。

    在两个小家伙眼巴巴的注视下,他将一百块收了起来,然后将五十放在左手,二十和三张十块放到右手。

    “你俩要哪个?”他问。

    “我要一百!”毛球嚷嚷道。

    “我两个都要。”可可觑了眼毛球。

    李灿脸黑了下。

    “鱼是我冻住的,你俩随便帮点小忙就能得五十块,还有啥不乐意的?”

    可可委屈巴巴说:“可你说的给一百块。”

    “一百块都不给……”毛球小声地做出了总结,“我就知道,哼,抠门货!”

    它飞快伸长爪子拿走了李灿手中的那二十和三张十块钱。

    可可狗眼里闪过一丝鄙视,抬起爪子从李灿手中拿走了五十块,“汪”了一声便钻进了自己的狗窝。

    李灿撇了撇嘴,将目光投向桌上的小鱼儿。

    冰块已经融化了,小白鱼正在桌上跳啊跳,奔向洗手间方向。

    李灿有点惊奇。

    这家伙嗅觉挺灵敏啊,竟然知道那里有水可以逃掉。

    只是它究竟会选择下水道还是马桶呢?

    一个干净文明的水道和一条屎尿齐流的半旱道,这种玩意儿还真不好说。

    他暗自摇头,随即侧头看向小树。

    树上的果子已经长大了。

    他想了想,给插着小树的花瓶里倒了一半水,随即一把捞起小白鱼,将它塞了进去。

    入水之后,小白鱼便游动了起来。

    尽管花瓶很窄小,可是它游动的很欢快。

    李灿默默观察了片刻,将小树插了进去。

    小白鱼的速度似乎慢了点。

    李灿觉得这只是自己的一种错觉,他也不确定是否真的。

    总之……

    “小树,就看你的了。”

    李灿怜悯地瞅了眼那在小花瓶里游得欢快的小白鱼,转身走开。

    回到沙发上,他将双腿搭到茶几上,身体下沉,摆出一个舒服的姿势,玩起了游戏。

    游戏开场三分钟,他的小鲁班刚刚被对面的程咬金干掉,正想要骂娘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那种声音仿佛是一个婴儿在哭泣。

    李灿转身,见狗窝中的可可和沙发另一头的毛球已经同时站到了桌边,齐刷刷地盯着桌上的花瓶,以及小树,眼中尽皆露出惊奇之色。

    他顺着二者的目光望去,便见花瓶中的小白鱼身体仿若被什么东西给固定住了。

    它僵在水中,一双死鱼眼中满是惊惧,整个身体却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原地颤动着。

    那种频率让李灿都有点眼花缭乱。

    “这玩意儿要是能进化成黄鳝可了不得。”李灿下意识地冒出这个念头。

    他又将目光投向小树。

    他感觉自己的目光有点恍惚,竟是无法捕捉到小树的真实样子。

    “怎么好像网上说的虚了的表现?”

    “不对啊,最近我也没干什么。”

    李灿使劲摇了摇头。

    毛球和可可疑惑地往来。

    “你俩瞅啥呢?”李灿问。

    “它在求救呢。”可可说。

    “我想吃鱼。”毛球低头舔了舔爪子。

    婴儿的哭泣声越加的急促。

    李灿发现了声音的来源,正是那小白鱼。

    在那哭泣声中,还有些许慌乱的求饶意识。

    “没得鱼吃了,”李灿看向毛球,“你要是想我倒是可以给你个果子。”

    “我才不吃!”毛球“哧溜”一声钻进了可可的狗窝。

    可可急了:“你给我滚出来!”

    毛球哼哼唧唧地将身体变小,缩到了狗窝最里边,叫喊道:“来啊,有本事你抓住我,抓住就给你嘿嘿嘿。”

    可可气急了,化作一滩烂泥钻进了狗窝里,打算将毛球一网打尽。

    李灿并不关心二者的日常打闹,而是专心凝望着小白鱼的变化。

    它就像被电到了一样在水中原地颤抖,而自始至终,它距离小树都有三四公分的距离。

    这让李灿百思不得其解。

    小树吸取能量的方式显然不科学,也挺无聊。

    李灿看了一会儿便失去了兴趣。

    他拿着手机,直接走回到了卧室里。

    眼不见心不烦。

    一直有个婴儿在面前哭挺闹心的。

    至于圣母心发作然后放掉这条小白鱼……

    李灿可没那想法。

    它又不是毛球可可这样还可以分担点家务,更何况这个家伙可是差点害死尤沫啊。

    还不如让它融入果子为人类做一番贡献,这样它下辈子说不定还能投个好胎。

    李灿向来如此善良。

    一夜之后。

    李灿睁开眼睛,先是瞅了眼手机,发现不过七点多钟。

    隔壁已经开始嗯嗯啊啊地晨练了。

    他撒了泡尿,回到床上做了两百来个俯卧式,让火焰漫游全身,又给身上布置了一层冰甲,如此重复了好几遍后,方才走到客厅。

    看着那安安稳稳被放置在桌上的小树,李灿轻轻吐出一口气,随即将目光移向果子。

    一夜过去,果子的颜色果然变了。

    它的表皮蒙着一层白色,雾蒙蒙的。

    这种白色当初的冰晶果子并不同。

    一个是磨砂面,一个是光面。

    李灿吞了口口水,看向花瓶。

    瓶中的水依旧透明,其中却散落着一个小小的鱼骨架。

    李灿默哀了片刻,走向小树,摘下了果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快穿之谁要和你虐〕〔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史上最强狂帝〕〔奶系甜心:吸血殿〕〔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千金归来:傲娇石〕〔科举兴家:首辅小〕〔天价宠婚:霍总的〕〔重生最强丹帝〕〔元仙纪〕〔极品逍遥少年〕〔医武兵王混乡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