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谍海猎影〕〔启禀陛下,娘娘又〕〔陆羽非人哉〕〔最强球王〕〔千金归来,帝少枭〕〔摄政王的心尖妃〕〔一往情深,傅少爱〕〔爹地你别跑安盛夏〕〔快穿之总有男神想〕〔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钢骨之王〕〔女神的最强高手〕〔炮灰来袭:嫡女,〕〔猎杀者游戏〕〔我的钢琴有诈〕〔异界之喜剧为王〕〔我是个假的圣人〕〔恶魔就在身边〕〔山沟知万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长生祸 第二章 被犬欺
    雷霆轰鸣,大雨倾盆而下,视线里整个天地都是灰蒙蒙的,没有一点生机,仿佛此刻萧凡生父子二人的心。

    “这雨……有些不正常啊。”卧牛山下,一个白衣男子喃喃自语,抬头看着天,任雨打在他的身上。

    z永;久2免。费`看i小&a说}

    卧牛山顾名思义,这座山形状很似一头水牛,正在阳光下卧着休息的水牛,它高高的仰起头,好像在笑,又好像在哭。

    白衣男子收回目光,随即看向前方,那有一条路,直通向卧牛山的山顶,曲折弯弯,据说是小牛村的村民打通出来的。

    “此地灵气逼人,在山顶修炼,居然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实在是古怪。”摇了摇头,白衣男子便向山顶漫步走去,在雨中他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轰隆隆!

    又是一道惊雷,耀眼的光芒刺过白衣男子的眼眸,有些眼疼,紧接着,大雨冲刷的更紧,打在身上都有些微疼。

    “这卧牛山的确非同一般啊。”就在白衣男子刚才抬头望天的地方,此刻一个黑影人从天而降,轻声说道。

    “不灭魔功是我的,厉奇崖你死定了,哈哈哈。”随即黑衣人狰狞大笑三声,脚步狠狠地一踏,他的身影就像是一个影子,鬼魅无比,转眼间就是消失在了弯弯曲曲的山道上。

    ……

    过了许久。

    在卧牛山的山顶。

    “该来的终究是来了,躲不过,只能面对了。”白衣男子轻语,细看之下此人果然是被萧凡生所救的厉奇崖。

    “厉奇崖,当日不小心让你逃走,今日可就没那么好运了。”厉奇崖话音刚落,一个黑衣人就是出现在了他的背后,冷冷的说道。

    “这不灭魔功,太过于残酷血腥,道友还是断了这心吧。”厉奇崖没有转身,没有讶色,明显是早有心理准备了,此时这样说道。

    “哼,不灭魔功世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练成此功便可天下无敌,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黑衣人冷笑,对于厉奇崖的话他直接无视了。

    “你也是一代宗师,在修真界赫赫有名,在修炼数年你的功法便可大成,又何必贪此魔功?”厉奇崖语气很轻,仿佛在他身后站着的不是一代宗师,而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胡说八道,我的功法大成,也永远达不到魔君的那种层次,那犹如开天辟地一样的力量,想想都让我热血沸腾啊。”黑衣人的话音透着一股狂热,仿佛看到了自己羽化成仙。

    “想不到你也愚不可及,真是可怜可笑啊,补天道上千年的历史传承,没想到会落得这般地步,就连门人都不相信补天决的威力,而要修习魔功,真是可叹。”厉奇崖摇头叹气,没有反驳黑衣人,而是自顾自说道。

    “你懂什么,从古至今,补天老祖自然是天下第一,但是补天决和不灭魔功相互印证,相互联系,更是恐怖,到时我就天下无敌,就是魔君也不见得是我的对手,哈哈。”黑衣人喝斥。

    “你知道,我厉奇崖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厉奇崖到了现在还是很平静,这样说道。

    “哈哈哈……你已不过是强弩之弓,翻不起大浪了。”黑衣人狂笑,厉奇崖前几日身受重伤,此刻还没有恢复过来,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一想到马上就要拥有不灭魔功,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大笑起来。

    “那就试试。”厉奇崖的话音陡然提高,转身,将目光看向了黑衣人,霎那间一种桀骜不驯的气息从他的身上爆出,与之前判若两人。

    黑衣人身体一颤,虽然说厉奇崖已经是身受重伤,但还是让他一阵凝重,不敢轻易动手。

    “怎么,你不敢了吗?”厉奇崖缓缓的向前走了一步,冷冷的说道。

    “你今日必死无疑。”面对一个重伤的厉奇崖,黑衣人居然还是被吓住了,想到这里,黑衣人不由得感觉有些恼羞成怒,随后喝道。

    “那就试试。”厉奇崖依旧是这句话,同时一脚迈出,说不出的大气。

    “去死吧。”黑衣人不敢再与厉奇崖争嘴上功夫,当即怒喝,双脚一点地面,整个人就飞上了天空。

    黑衣人的右手一陡,一把黑旗出现在他手中,对着厉奇崖遥遥一扇,立即就是无数黑雾飞出。

    “你居然早就有修炼邪法,怪不得你会对不灭魔功这般热切。”厉奇崖恍然大悟。

    说着厉奇崖一个剑指刺出,一道寒芒自指尖掠出,电蛇一样向黑衣人冲去。

    “哼。”黑衣人冷哼,随即黑旗摇动的更加剧烈了,那些黑雾浩浩荡荡,从雨中穿梭,很快就将半边天遮住了。

    紧接着从黑雾里面飞出了一个张牙舞爪的骷髅怪物,左一个,右一个,上一个,很快厉奇崖的视线里就剩下雨,黑雾,还有骷髅怪物。

    厉奇崖射出的那道寒芒,在这个时候,于黑雾中穿梭,突然与一个骷髅怪物相遇,噗嗤一声,竟然是将一个怪物的脑袋穿过,然后接着便是从数十个怪物身体穿过。

    “旁门左道,不过如此。”厉奇崖淡然一笑,在他的一阳指之下,那些怪物皆是如同无物。

    “哈哈哈,厉奇崖,你去死吧。”黑衣人不怒反笑,那黑旗摇得更剧烈了。

    “额?”厉奇崖看去,顿时一惊,那些被一阳指穿过的怪物居然是没有任何变幻,只是顿了一会就是恢复正常,疯狂的向他扑杀而来。

    厉奇崖有伤在身,不宜持久战,故此刚刚那一指携带了他大部分的灵气,想要速战速决,可没有想到这邪法竟是如此诡异,当下他来不及抽回身体里的灵气,就是被一个怪物扑杀到近前。

    大雨还在下,如同水柱,厉奇崖的身子在雨中显得有些萧索,就在这时,一个怪物的一只干枯的手臂轰在他的胸膛上,爪子狠狠地划过,他顿时飞了出去。

    “噗。”厉奇崖飞身倒地,吐出一口鲜血,他伤的太重了,居然斗不过黑衣人,神色不免有些黯然。

    虎落平阳被犬欺。

    龙游浅水遭虾戏。

    “哈哈哈,想不到堂堂一代浪人,居然会死在我的手上,真是天道无常啊。”黑衣人飞落在厉奇崖身前,看着这位当世最具传奇色彩的人物狂笑不止。

    “你终究还是小看了我。”突然神色黯然,一直低着头的厉奇崖抬起头,眼眸除了自信哪里还有黯然?

    “你,你使诈……”黑衣人大惊失色,正要飞身而退,厉奇崖就是一指点出,一道寒芒击在黑衣人的小腹。

    厉奇崖付了这么大的代价,将黑衣人引诱下来,又岂会给他险象环生的机会?

    “我的一阳指既然对你的邪法无用,那就擒贼先擒王,先弄倒你。”厉奇崖缓缓的起身,脸色很惨白,看来黑衣人的一击不是很轻,让他受了重伤。

    “不愧是浪人,在下佩服,不过……嘿嘿,你离死不远了。”黑衣人捂着小腹,咬牙说道,小腹那里胀痛不已,就像是要裂开了一样,不过还是掩盖不了他的兴奋。

    “呃……那怪物有毒……”厉奇崖突然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看着胸口那道抓痕,流出的血居然是黑色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网游之生死劫〕〔史上最强狂帝〕〔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都市绝品狂尊〕〔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逍遥少年〕〔快穿之谁要和你虐〕〔科举兴家:首辅小〕〔医武兵王混乡村〕〔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厉少宠妻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