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谍海猎影〕〔启禀陛下,娘娘又〕〔陆羽非人哉〕〔最强球王〕〔千金归来,帝少枭〕〔摄政王的心尖妃〕〔一往情深,傅少爱〕〔爹地你别跑安盛夏〕〔快穿之总有男神想〕〔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钢骨之王〕〔女神的最强高手〕〔炮灰来袭:嫡女,〕〔猎杀者游戏〕〔我的钢琴有诈〕〔异界之喜剧为王〕〔我是个假的圣人〕〔恶魔就在身边〕〔山沟知万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长生祸 第一章 下雨了
    这个故事应该在很老很老的年代,那是一个乱世,天下因正魔两道而纷争不息。

    怪力乱神之说自古流传,古人见火山爆发,海啸奇迹,又有帝君争地域而生灵涂炭,鸿哀遍野,就将天灾人祸看似神明手段。

    由此古人构造出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神魔,也不知道世间到底有没有这些神仙或邪魔。

    崇拜神魔的人多了以后,各种各样的神仙逐渐流传而出,世人打造神庙以之供奉,诚心信仰,祈福叩拜,一时间这种气势不可阻挡,形成了一股浩浩荡荡的潮流。

    后来,或贪生怕死,或勃大野心,或悲悯苍生,或超尘脱俗之人的推动之下,一代代人前赴后继,于呕心沥血在天道之上,想悟出神仙之谜,从而长生不死,万古不灭。

    在这些人的苦心钻研之下,长生之谜倒未发现,不过却是有圣贤之人悟出天地灵源,参出无上造化。

    以凡人之身,修炼圣贤参悟而出的天地造化,资质灵杰者便可掌握常人无法想象的威能。

    修炼至深的前辈,更是可以操控雷霆闪电为他所用,亦有飞天遁地,排山倒海之力,实在是玄奥惊奇。

    东土大陆人杰地灵,物产丰富,自古以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此繁衍生息。

    修道者走上一生也不见得可以穿过东土,动辄就是数十亿万里计算,乃是凡尘界中最负胜名的一个地方。

    而这里虽然地大物博,钟秀灵异,但最闻名遐迩的还是座落东土大陆之上的苍青阁,空灵教,流云宗,补天道,还有万佛宗。

    这五个宗教分别位于不同区域,执掌修道宗派之牛耳,甚是威风凛凛。

    而一向与世无争的小牛村,就是处在苍青阁之下,村落中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显得淳朴古色。

    苍青阁之名太过耀眼,所以小牛村就相对显得无比渺小,无人知晓,更是无人问津。

    风起了,一道狂风冷不丁卷过,将萧凡生的思绪拉回,他的黑色头发在风中狂舞,袖口鼓动,消瘦的身子却是不动如山。8“这天真是变得快啊……”萧凡生仰头一看,此时的天空灰暗阴沉,似是风雨欲来,哪里还有刚才的明媚?

    “天道无常,这天变幻的比书还快,看样子是要下一场大雨了,小兄弟有什么心事么?”

    只听到后方有一个声音响起,萧凡生闻声望去,那是一个白衣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国字脸,看着有种说不出的正气,只是脸色此刻还有些苍白。

    “是厉大哥啊,我能有什么心事,爹娘养我不易,可我身怀绝症,早年有大夫说我爹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我连给我他们养老送终都不行,我活着有什么意义?”萧凡生话音有些高涨,不过双目很黯然,就如同此时这天空,黯的让人消沉。

    “哦?还有此等事情?”厉奇崖明显一愣,然后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萧凡生,发现他身子消瘦不说,中气也隐隐不足,这果然是得病多年的体现。

    “厉大哥,话说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当时我遇到你的时候,浑身是血,你从天而降,那样子,我都以为是神仙降临了呢。”萧凡生说到底还是个是十三岁的孩子,过了一会,脸色已经恢复了过来,从而露出了向往。

    “呃,我……”厉奇崖顿时语塞,看着好奇的萧凡生一阵为难,最后只得说道“小兄弟,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免得日后祸害了你。”

    看正版/i章{节%i上

    “哦,可能要下雨了,厉大哥,我们回家吧。”一阵冷风扫过,萧凡生激灵灵的一个颤抖,看着正气凛然的厉奇崖不由得说道。

    “你先去吧,我散散心就回。”厉奇崖一笑,随即走过萧凡生的旁边,向卧牛山走去。

    没过多久,他便是被前方参天蔽日的古树淹没,萧凡生摇了摇头,便回了家。

    说来也奇怪,那晚萧凡生睡不着,辗转反侧,不得已半夜出来散心,当时明月皎皎,夜风习习,萧凡生感到惬意之时。

    一个伟岸的身影,踏着月光御空而行,从远处的天空中出现,身后瑕彩万千,星辉湛湛,好似是一尊神仙。

    萧凡生正感到惊奇,只见那身影突然一颤,然后像是喝醉了酒,在天空中摇摇摆摆,最后不出所料掉落了下来。

    萧凡生跑过去,将那人扶起,发现那人浑身鲜血,冰冷的月光映照着那人的脸,宛如死尸,着实吓了萧凡生一跳。

    到后来,萧凡生才知道那人叫做厉奇崖,是一个修道高手,至于他为什么浑身鲜血来到这里,那就不得而知了。

    厉奇崖来小牛村已经四天了,萧凡生发现他特别喜欢卧牛山,每天都要去那里散步散心,而且回来后总是皱着眉头。

    不知过了多久,走进自家院子,萧凡生一眼就看见了,前方石桌子上的父亲。

    天,阴沉沉。

    那个男子亦暮气沉沉。

    于是,萧凡生也沉默了下来。

    仿佛谁一说话,就要打破这奇妙的一幕,谁都保持在了这个无声的样子。

    呼。

    突然那棵在石桌旁边,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的老柳树,从上面的那枯枝中,几片苟延残喘的败叶随风而去。

    “天道不公啊,我这等凡夫俗子又有什么抵抗命运之力,凡生他,唉,真是天道不公……”

    天更沉了,男子忽然叹了口气,心里暗想着,也在独自舔着那份内心深处不知名的心伤。

    “爹,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萧凡生看见他的父亲双目无神,忽然叹了气,接着身躯一颤,他自己的身躯也是不由自主的一颤。

    阴风阵阵,掀起所有人的不安,看着那个曾经在自己眼中不可逾越,仿佛一座大山的男子,如今却已花了头发,身子消瘦如柴,在风中不住的萧索。

    “凡生啊,变天了,你身子单薄,快去屋子里添件衣物。”男子听到萧凡生的话,身子轻轻一震,然后看着他柔声道。

    “爹,你也进去吧。”说完,萧凡生就要去扶他的父亲,不过他的父亲却是摇头,只是看着黯然的天空,愣愣出神。

    “我好像看见你娘了,她在天边看着我,那笑容仿佛就是花儿一样……”

    正要走进房屋,萧凡生身体却是一颤,而后眼红了起来,缓缓的转身看向他父亲。

    他的父亲此刻正呆呆的看着天空,露出发自内心笑容,萧凡生好久没见他父亲这般笑过了。

    他看着他父亲的样子,看痴了。

    他父亲看着天边那个宛如花儿一样的女子,看痴了。

    轰隆隆!

    突然,一声惊雷轰的撕裂长空,吓得父子两人都是一震,如当头一棒。

    他的父亲伸出手,好似要抓住什么,在他的眼里,那个花一样的女子,从他的指间流逝而去,隐约笑从双脸生。

    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天而降,很快就顷湿了两人的衣裳,两人的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网游之生死劫〕〔史上最强狂帝〕〔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都市绝品狂尊〕〔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逍遥少年〕〔快穿之谁要和你虐〕〔科举兴家:首辅小〕〔医武兵王混乡村〕〔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厉少宠妻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