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金归来,帝少枭〕〔甜蜜爱恋:顶级神〕〔重生女配洗白日常〕〔林羽〕〔血魔霸天下〕〔宋星辰慕厉琛〕〔慕霆萧宋星辰〕〔异食斋〕〔吾靠作梦当女帝〕〔中二宝可大师梦〕〔师道成圣〕〔噬天丹皇〕〔凌芷〕〔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摄政王的医品狂妃〕〔国祚永延〕〔道观养成系统〕〔绝品透视高手〕〔都市最强高手〕〔星光璀璨:慕少宠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假如我有读心术 第三十三章 真相
    当李康再次缓醒过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则是断壁残垣。

    在他所在的地方,瓦砾皆都成为了烫手的碎末,握在手心里只觉得烫手,可刚一松开,秋风涌起,顷刻间四周里都变得尘土飞扬,将刺目的阳光锐减三分锋利,变得柔和起来。

    李康呆坐在一片废墟之中,三魂七魄刚刚回归真主,记忆说不清楚的混乱,他只隐隐约约记得自己好像是失败了,无数颗炸弹让他无从下手,当他用剑锋逼走了十几颗之后,一颗炸弹就从他的脑后炸响了!自己原本就破碎的胸口都被震得粉碎。

    “奇怪?我的胸口处的伤口愈合了吗?”李康抚摸着自己的胸口,哪里居然平整如初,幸亏那累累的伤痕印证着一切,否则李康甚至都觉得自己只是大梦一场罢了。

    “唔~”李康痛苦的发出一声呻吟,四肢的直觉刚恢复到了一个正常的状态,就被一股怨念的神情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鸾儿!

    “哼,你终于醒了!负心人。”身着白色纱质礼服的慕容秋远远地看着他。

    “别闹!”李康揉了揉脑袋,这一句负心人迅速的将他拉回现实,这个小师妹平日里总是忽悠自己跟她“私奔”,说来说去李康也没当真过,就凭空多了个“负心人”的称号。

    “你怎么在这?!大小姐他们人呢?”恢复理智的李康第一时间想起的正是大小姐,竟然责怪起眼前的师妹:“我不是让你时刻跟在她左右保护着她吗?!”

    “你就这么在乎她吗?”慕容秋头也没抬,手里摆弄着手机,芊芊细指快速的在屏幕上滑动着。

    “别废话。怎么回事?”李康环视一周,见李家庄园竟然化作了一片废墟,破砖烂瓦处竟然还燃烧着凶凶的烈焰,心中暗暗叫不好,难道他们都?

    “嗯。你猜对了。”慕容秋仿佛一眼看穿了李康的心思,不冷不热的说道。“卢家的炸弹虽然密集,但是压根没向什么油库开火,反倒是集中火力对着李家的地库打了大量的穿甲弹,地库倾塌了,所有人都死了。”

    “... ...”李康张了张嘴,却直觉得嗓子眼发紧,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看来那个什么五五开——卢伟之,压根就是使了一出苦肉计,诱使所有人进了地库,自然就成了瓮中之鳖、笼中之鸟。”慕容秋继续说道,“卢家准备的太充分了,提前就知道一切细节,把你们安排的明明白白,这场仗看起来是一场硬碰硬的势力战其实就是场情报战啊,没准连你李康都在人家的计划之中,他李家灭的不冤。”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见自己的师妹说的句句在理,李康居然哆嗦着嘴唇摇起了头。

    “幸亏我担心你,没有进地库,反倒是逃过一劫... ...呐,你看,我都受伤了!”慕容秋见这么久李康倒一句都没提起自己,嘟着嘴巴不悦的说道。

    “... ...”李康苦笑着摇了摇头,仍然陷入自身的狠狠绝望之中,压根没心思去看慕容秋给他展示的累累伤口。

    “嗷!你这个白眼狼,就一点也不心疼我吗?”慕容秋赌气的一翻白眼,不悦的说道。

    “她的... ...她的尸体在哪?”李康稳了稳心神,哆嗦着说道。

    “嗯?我想想哈。”慕容秋双手叉腰,做思考状。“那里!不对不对,是那里!不对,那里!”

    “到底是哪里?”李康心想,哪怕最后最后一次,再让自己看一下大小姐的容颜,也好收敛尸体,等打理完所有的后事,必然即刻启程,去东北和他卢家做生死之搏!杀他一个鸡犬不留,到时候提着他卢家满门的首级来告慰大小姐的在天之灵!

    “你别问了,反正现在到处都是。”慕容秋耸了耸肩膀,无奈的说,“等我醒来的时候,地库里的人都粉身碎骨了,风一来就飘得到处都是,没准你身上还有呢!”

    “什么?!”李康一听这话,直觉得急火攻心,一口鲜血就涌了出来!心疼的慕容秋连忙上前一把搀住了他。

    “... ...”

    李康呆呆的坐在断壁残垣处,缓了足足有半个小时,这才觉得一口气又喘了上来。

    “鸾儿... ...是谁给我疗的伤?”李康抚摸着自己完好的胸口,开口问道。自己在眩晕之前那种将要解体般的破碎感清晰的很,虽然昏厥后的记忆不那么牢靠了,但他却是感受到了一阵温暖的气韵在抚平他的伤口,甚至和他体内的气韵相互共鸣!这鸾儿追随师父修炼的自然也是斗气,绝不会是她。而且这短短的时间之内能让他血肉都迅速愈合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是修行到了传说中的“陆地神仙”的程度,也得缝合伤口,调整气息,练练休整足足七七四十九天才行。

    若果真的有神人既然助我,那离我破灭卢家又近了一步!

    李康的脑子里现在完全装满了复仇的计划,在他的心里甚至给卢家的族长卢怀水设计好了一万种死法!最终选择了凌迟!并且他李康还要把他挫骨扬灰,生啖其肉!

    “唔,是琴儿姐姐,给你治好了伤口就离开了。”慕容秋如是说。

    是吗?如果是琴儿姐姐的话,她倒是拥有这样的实力!自己几次在阴阳玺里修炼的时候,就能充分的体会到其中无边无际的能量,仿佛永不枯竭一般!这也是自己的武功修行能进步的这么快的原因!

    嗯,琴儿这个女人虽然扣上阻拦,但还是心肠软。

    李康长长叹了一口气,却总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上来,一抬头正好撞上慕容秋那悲悯的眼神。

    李康见过那种眼神,就好像高高在上的神佛看一只蝼蚁一般的悲悯,这让他的心头大为触动!

    自己的记忆深处仿佛觉醒了什么!

    “你还是快把易容给除去吧!我看着不顺眼!”李康说着话就去捏慕容秋的脸,可手指刚刚触动上去就是一阵彻骨的寒意,那是绝不容侵犯的肃杀之意,吓得他打了一个哆嗦。

    不对!

    却是有哪里不对!

    琴儿虽然实力强大,可这玺内空间和尘间的时间计算方法不一样,能力也受到限制,自己几次危难的时候都是被她收入在玺内疗伤的!甚至就连自己危机关头,她也是只用阴阳玺救自己,从来没有在玺外的空间展示自己的能力!据她本人的话讲就是如果一旦过分在玺外耗费经历,自己和阴阳玺之间的联系变得薄弱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何况现在卢家正得了势头,势必来清理战场,玺内的空间却更加安全,以她的性子怎么也不会跑出来给自己疗完伤就不辞而别!

    更关键的问题所在是,这鸾儿虽然是自己的师妹,可她应该压根就不知道自己阴阳玺的秘密,怎么会知道琴儿的存在呢?

    这里有诈!

    “你不是鸾儿!你是谁?!”想通了一切的李康反倒变得沉着起来,“你说这卢家得了手,他费劲这么大的心机无外乎要彻底灭绝李家的核心势力,免得日后死灰复燃,现在肯定要打扫战场,这个地方应该密密麻麻站着的都是卢家的人才对!而这天地之间却连一只鸟都没有,仿佛只有我们两个存在!”

    “... ...”这下子沉默的反倒成了慕容秋。

    “就算真如你说的,琴儿姐姐救了我,她能把我自己丢在这里。等卢家的人杀我吗?”李康继续说道,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的记忆像是被刻意的禁锢了一般,思维有意的去迎合你,居然连大小姐的尸首都不想去看了,能够制造出这种情景的还能有谁呢?琴儿姐。”

    “哼。”女人轻轻的摇摆了一下身子,李康就觉得眼前的人变了一圈,那果然就是琴儿!

    “这个场景,大概就是你再玺内的世界里面构造出来的吧!”李康长长的叹了一气。

    “你倒是越来越像他了。”琴儿并没有理会李康的咄咄逼问,而是喃喃自语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对大小姐有这么大的敌意,当时也是让我以死相逼才放我走。”李康追问道,“可我在这个尘世间只有这么一个关心的人,姐姐,你快放我出去吧!你不是时常说凭我的修为,是不能在这玺内久呆的,会被阴阳玺所吞噬,我的伤已经好利索了,你快放我出去吧!大小姐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男子汉大丈夫,我扛得住,你不必安慰我,姐姐,你快放我出去吧!我求你了!”

    李康说道最后居然变成了苦苦的哀求!

    “哎。”琴儿长长的叹出一口气,“这一切哪有那么容易呢。你想过没有,想你口中的师妹鸾儿是那么的古灵精怪,聪慧机敏,在以往修行的时候,你们在同一所师门之下怎么就能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你为了早日复仇而凭空消失进阴阳玺里修行而编出的那些个拙劣借口呢?你当女人都是傻子吗?”

    李康当下就是一怔,“你和鸾儿她早就见过,她也卷入其内了吗?难道她也在这阴阳玺里?!鸾儿!快出来!是师兄错了,师兄不该骗你!”

    “呵呵,你不必找了,我和她何止是见过。你那所谓的师妹,只不过是我幻化的另一个人形罢了。”

    “你胡说。我的师妹呢?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这三年来,你早就察觉到了,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李康。你以为就凭什么就能得到这么多人的重视,这么多人的帮助,那倒是凭你那张小白脸吗?”说道这里,琴儿居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所谓的三年,只不过是照顾你薄弱的自尊心所营造出来的一个又一个场景罢了,为此我可是煞费苦心啊!”

    “... ...”

    “给你设计出一出又一处的机缘巧合,给你安排出那么多的朋友,喜爱你的老师、上级,照顾你的小师妹。虽然形象丰富,栩栩如生,但是仓促之间,破绽太多!你仔细想想,这三年来,又有多少不合乎情理的扯淡剧情呢?原因只有一个,这三年,你都没有离开阴阳玺的空间里!我想能瞒你一阵子就一阵子,凭你的脑子怕是早早地能够看出端倪,等到你不那么愤恨嫉世的时候,我再告诉你真相!可惜你却是自欺欺人,还要幻想着什么报仇,没有办法,我只能给你安排这么一出闹剧,权且算作给你的交代罢了!”

    “这么说,大小姐没有死?!”李康痴痴的问道。

    “呵呵,李康啊李康,三年前的你,虽然身有慧根,按照你们尘间的说法就是有天然法修的‘仙韵’,所以修为可以无限的爆炸,可你那天在慕容府,你用尽了超过自己肉体承受范围之外的能力,又身负重伤,二者相互作用,你体内的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仙韵”反倒成了催命符一般!倘若继续把你留在尘间,你恐怕当晚就要灰飞烟灭。所以,这三年来,你始终没出这玺内空间。而玺内的时间流动的方式别于尘间,你在阴阳玺的这三年来,尘间已经过了三十载!你那冤家‘雪主’和你家的大小姐恐怕都将你忘却了,正老夫老妻的恩恩爱爱,卿卿我我呢。你又何必这样不放过你自己呢?”

    “不对!我不信!”李康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就想要被炸开一样,这女人所说的一字字一句句,仿佛一根银针一般一点一点的将他的心彻底扎碎!

    “大小姐不会忘记我的!”情绪激动地李康却突然好像有了力气一样,冲上前去,狠狠的推了一把琴儿!

    那琴儿的本来红润的脸突然在那一瞬间变得苍白!

    “李康啊李康,没想到我,照顾了你三载时光,每分每秒精心的呵护,却换来的你这样对我... ...”琴儿还想再说些什么,可胸口憋了整整一天的那口血终于是再也憋不住了,一口气就吐了出来,青白色的纱袍顷刻间就染成了一片鲜红!

    李康只觉得一时天崩地裂,四周围都变得模糊起来。

    “琴儿姐姐!”见琴儿踉踉跄跄的就要跌坐在地,李康想冲过去抱住她,可琴儿却远远地躲开了,就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化作了一缕青烟,飘散在了远方,在最后那一刻,李康在她的眸中看到了深深地恨。

    “呵,男人,你始终还是那么的绝情... ...”

    “啊!”李康仰天长啸一声,周围的场景猛地稳定了下来。

    “你终于醒了!”大小姐在一旁开心的说。

    “嗯,小子,不愧是真豪杰!爷爷我赞赏你!”慕容鞅拄着一柄名曰“含光”的宝剑,正捋着的白胡子,一脸高兴地说道。

    “我这是... ...这是怎么了?”李康只觉得胸口发闷。

    “康儿啊,都怪我们,错认了那个奸贼,这段时间委屈你了!”李家族长李骁双手握住李康的手,脸上已然是老泪纵横。

    李康猛地打了一个激灵,“这,我成功的挡下了炸弹?!”

    “嗯,不错!小兄弟,没想道你竟然有这么大的能为!在那关键的时刻,居然使出一柄玉玺,将那虽有的燃烧物,连同李家要爆炸的油库都收了进去!那一定是一柄神器吧!你们李家出了你这么个人才,一定是华夏亘古一家!”卢伟之虽然心高气傲,此刻也不得不佩服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掉1000000亿〕〔无琴记〕〔大龄剩女之顾氏长〕〔超神弑猎〕〔极品婚宠:娶错新〕〔联盟全能大玩家〕〔无极兽神〕〔重生之都市仙帝〕〔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傲娇的腹黑王爷〕〔从鬼灭开始诸天无〕〔我在怪异大世界〕〔救驾有功,驭驾有〕〔恰与棺人共枕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