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谍海猎影〕〔启禀陛下,娘娘又〕〔陆羽非人哉〕〔最强球王〕〔千金归来,帝少枭〕〔摄政王的心尖妃〕〔一往情深,傅少爱〕〔爹地你别跑安盛夏〕〔快穿之总有男神想〕〔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钢骨之王〕〔女神的最强高手〕〔炮灰来袭:嫡女,〕〔猎杀者游戏〕〔我的钢琴有诈〕〔异界之喜剧为王〕〔我是个假的圣人〕〔恶魔就在身边〕〔山沟知万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像风一样的 第52话 爱只会让人更强大
    晚上吃完饭,周清清借口跟男朋友出去玩,实际上是不想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回自己家去了。

    金烨枫趁着冯奕飞收拾厨房的功夫,跑到房间里偷偷给李景灏打了一个电话,这种感觉很奇怪,好像是背着男朋友搞外遇,为什么她要偷偷摸摸的……

    电话里接通的长音不到一秒钟就被接了起来:“枫儿,是你吗?”彼端响起了李景灏略带激动的声音。

    “是我,师兄你还好吗?听说你的手受伤了,我很担心你……”金烨枫听到李景灏的声音不觉有些鼻头发酸。

    “枫儿,你退烧了吗?我临走之前,你还在发烧,我很担心……”李景灏的话再次让金烨枫差点没控制住眼泪。

    “我已经好了,谢谢师兄的关心,你的手……”

    “我的手不要紧,不用担心,你好了,我就好了,放心……”此时的李景灏特别想摸一摸金烨枫柔软的头发,很想看她抬起头来满是羞涩的眼睛。

    可是,他也许再也摸不到了,因为他们之间永远隔着一道打不碎的玻璃墙——可望不可及,就像前世一样,他看到的只是月儿对奕德满眼的倾慕之情。没想到即便奕德和月儿都失去了前世的记忆,他们的心还是会不由自主的互相吸引,这难道就是宿命吗?

    他不服!他不甘心!因为今生他也曾经与枫儿琴瑟和谐,也曾见到过枫儿对他依恋的眼神,那是他前世从没见到过的,这代表着他还有希望吗?而且枫儿还会给她打电话关心他!

    “你没事就好,明天下午我们还要一起合练呢,那我们还老时间在老地方见面吧!”金烨枫想赶紧挂断电话,因为她已经有些抑制不住想哭的冲动了,为什么她能透过电话感受到李景灏悲伤的感情,那样浓烈而绝望。

    “枫儿……别挂,我还想听你的声音……”李景灏很想恳求金烨枫,不要跟冯奕飞在一起,可不可以仍然给他机会,可是他不敢说出口。

    “师兄……你早点休息吧,谢谢你对我的照顾!”

    “为什么说‘谢谢’,你是要离开我了吗?”李景灏听到的并不仅仅是金烨枫的话,更是自己心碎的声音。

    “你别乱想,说什么离开,我只是想感谢你照顾生病的我,还给我准备了一冰箱的食物!”金烨枫慌忙的解释,生怕李景灏更加伤心。

    “谢谢你,那我们明天下午见吧……”李景灏很想说,“你可不可以不要和冯奕飞一起来”,但他不可能说出来。

    “晚安咯,师兄!”金烨枫慌忙挂上电话,她怕太久会让冯奕飞察觉,也怕自己会忍不住泪崩,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感觉?难道是她心里真正的“月儿”的感情?因为“月儿”爱的是白马少年,所以她才会为了李景灏心痛吧……

    冯奕飞站在门口,他已经听到了他们两个人的全部对话,看到金烨枫痛苦的样子他只能假装跑回厨房。他发现自己根本没资格为金烨枫做决定,也没有办法帮她判断,他甚至突然害怕起来:金烨枫的心到底在哪里?他到底应该拿她怎么办?

    冯奕飞拿起他心爱的火焰色吉他,好久都没有碰过了,可是它却还是那么闪亮如新,想必是金烨枫经常照顾它吧!想到这些,他心里一阵暖流,不禁用手指拨起琴弦,不会连音准也是经常校对吧,他记得家里并没有校音器,看来金烨枫的耳朵真不是白给的……

    吉他版的《卡农》从他的指缝间缓缓流泻出来,听起来温柔又旖旎,引得金烨枫从房间里走了出来,静静的坐在他旁边侧耳倾听。

    “还是你弹的好听,让人有心动的感觉!”曲毕,金烨枫不禁由衷的赞美起来,这是她最爱听他弹的曲子。

    “你是为曲子心动,还是为我心动呢……”冯奕飞像在跟自己说话一般轻声。

    金烨枫双手托腮,想了半天,良久以后才下定决心般站了起来,走到钢琴旁,也自言自语的说:“为了你们两个……”

    冯奕飞不明白她的话,却不敢问出来,“你们两个”是指他和他的吉他曲,还是他和李景灏两个人呢?

    爱情会让人变得胆小如鼠,面对心爱的人总是那般小心翼翼,因为深陷其中,所以并不明白,其实爱情并没有那么脆弱,它反而会让人变得坚强,想要保护挚爱的心,只会越来越强大。

    金烨枫抚摸了一下钢琴的琴键,用心说了一句“你好,请多关照!”也弹起了她练习已久的《卡农》,冯奕飞则抱起吉他与她合奏了起来……

    “要是能跟你一起参加比赛,说不定更轻松吧!”

    “不轻松,让我跟你四手联弹,那就是要我的命,你又不是没试过!”冯奕飞想起三年前被金烨枫虐待着弹钢琴就很痛苦。

    “谁让你弹钢琴了,咱俩可以钢琴和吉他合奏嘛……”金烨枫也笑了,她想起了冯奕飞翻着手腕的奇葩指法。

    “这到是个不错的主意……”冯奕飞有点后悔刚才说的话,他当然希望和金烨枫一起合奏,哪怕是逼着他与她四手联弹,他当然不想看到李景灏与他琴瑟和谐了……

    “大飞,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合奏是什么时候吗?”金烨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外面车水马龙的环路,如宝石般的灯光,让她想起了很多过往。

    “当然记得了,第一次是在酒吧里……”两个人都不禁陷入了共同的回忆之中,那应该是高一的暑假,他们两个已经成为朋友,那个最最平静的暑假……

    从14岁起,金烨枫的暑假就是非常忙碌的,正是她打工“敛财”的好机会,除了做学校留的假期作业,她会去拜托老妈找一些低年级的学生做家教、会到老妈的学校帮着打扫校舍、分书等工作、会拜托老爹到朋友的公司做一些简单的录入工作、极偶尔的,她也会去老爹朋友开的酒吧弹钢琴……

    高中时代她还没有手机,也不是很方便和冯奕飞联系,但是冯奕飞几乎每隔几天都会往她家打电话,随时检查她的去向。他很想约她假期出去玩,大好的空闲时间都窝在家里,让他这个大少爷十分不爽,但是金烨枫这个大忙人一门心思的打工挣钱,根本没有空搭理他。

    这天傍晚,冯奕飞又打电话到金烨枫家,不过接电话的并不是她。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中年女性端**肃的声音,这让冯奕飞肝胆都吓得颤动了起来,他真想挂掉电话,可是这太没家教了……

    “耿校长,你好,我是金烨枫的同班同学,我叫冯奕飞!”他硬着头皮,假装镇定自若的做起自我介绍,至少不能让金烨枫的母亲觉得他很没礼貌。

    “哦?你就是冯奕飞啊,我倒是经常听她说起你……”耿璧德的口气不冷不热,完全听不出她的态度是好是坏,“她不在家,你找她有事吗?”

    “没什么事,想跟她请教一些数学题,您知道她去哪了吗?我可以去找她!”冯奕飞吞吞口水,心想: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吧,达到目的就好。

    “你去找她吗?那也好,反正她一个人去我还是有点担心,她去了一个叫‘猫眼’的酒吧给人弹钢琴……”耿璧德作为母亲,还是很担心年轻的女儿去这种她认为不太“正经”的地方,虽说这酒吧的老板是她亲生父亲的朋友,老板也再三向她保证过会保护她女儿的安全。

    “好的,谢谢耿校长!”冯奕飞如获大赦般挂断了电话。

    他倒是听金烨枫说起过,偶尔会去酒吧给人弹钢琴,只是没仔细问过她在哪家,这回知道酒吧的名字就好办了。他打电话约上程庆凯和周灿跟他一起去,周灿这小子,自从和赵然开始交往以后,都不怎么跟他们一起行动了,不过今天倒是破天荒的,愿意拉着赵然和他们一起去酒吧。

    他们四个人在后湖汇合,这里坐落着好多家酒吧,是j市有名的夜生活聚集地。话说叫“猫眼”的酒吧,他们还真是没见过,只能到处问人,一家一家的找。

    “飞哥,就在前面了!”程庆凯做事情还是比较靠谱的,周灿净顾着拉扯好奇心超强的赵然了。

    “原来在这里,看起来还不错!”冯奕飞也不是没有来过酒吧,都是跟着乱七八糟的人过来瞎玩,自己主动来还是第一次,因为还得过几个月他才够18岁。

    “飞哥,你看,那不是张迪他们吗?”程庆凯远远的看到张迪带着一群人坐在一个角落里,正在吵吵嚷嚷的抽烟、喝酒、打牌。

    “真是冤家路窄,别理他们!”冯奕飞带着他们做到了离张迪一伙人最远的一张桌子上。

    冯奕飞不禁打量起这个“猫眼”酒吧:看起来跟普通的酒吧倒是没有太大区别,灯红酒绿、气氛暧昧的,不过要说最令人注目的便是背景墙上种了很多交缠的凌霄花。冯奕飞并不是植物学家,但是他却认识这种花,因为金烨枫告诉过他:这种花叫凌霄,花语是“慈母之爱”。不知道老板是何用意,在这种地方种这样的花,但是却给人一种非常温馨的感觉,与昏暗的灯光融为了一体,有些令人恹恹欲睡……

    舞台上一位不知名的歌手在唱着完全没听过的英文歌曲,但是他声音沙哑,慵懒中带着凌厉,很有吸引力,看来这家酒吧的老板还是挺有品味的。

    过了一会儿,歌手下场休息,金烨枫穿着华丽的演出服出现在了钢琴旁边,冯奕飞顿时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清醒过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台上的女孩:她虽然穿的是吊带长礼服,外面却披了一件短披肩,看起来有点违和,还有点笨笨的。冯奕飞忍不住想笑,这么保守的金烨枫,肯定是打死也不会露肩的……

    金烨枫的钢琴独奏显然比刚才的歌手演唱更吸引人,有不少顾客都抬起眼睛打量着台上的演奏者,当看到是这么小的女孩子演奏时,多多少少还是会给点鼓励性掌声的——其实也没太小,至少金烨枫也够16岁了,只不过看起来比较显小而已。

    可是,她也引起了张迪的注意,尤其是张迪身边,上次跟着他一起要找金烨枫麻烦的那个男生:“老大,你看,弹钢琴的那个小妞,怎么看着很像y中冯少的女人?你记得吗?上次还坏了咱们好事,你本来是想教训她一下,后来看在冯少的面子上放她一马的,好像叫金烨枫!”

    张迪眯了眯眼睛,仔细的看了一眼:“没什么印象了,不过你小子,好像还没死心?”虽然不记得这个“金烨枫”长什么样了,但是他却记得手下小弟似乎对她死心不改的,还跟他搓了很长时间的火。

    “我去跟她搭讪试试行吗?我早就听说冯少换了好几拨女人了呢!”这小弟没做情报工作还真是埋没了才能。

    “你这小兔崽子,色字当头一把刀,劝你小心一点!”张迪鄙视的瞪了他两眼。

    “来这种地方的,能有什么好货色!我去试试,有老大你罩着呢……”他讪笑着起身往舞台走去。

    金烨枫正好完成这一轮的表演,刚想回到后台休息一下,就听到台下有人在吹口哨:“小妞弹得不错,陪大爷喝两杯如何?”

    台下黑乎乎的,金烨枫根本看不到人脸,正好完全无视,径直往台下走去,心说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谁理你!”

    冯奕飞一看是张迪的人,有点冒火,站起来就要过去揍人,却被程庆凯一把拉住了:“飞哥,张迪在那看着呢,他不知道你在这。”

    看到金烨枫没搭理人,这位小弟似乎刚喝过酒,有点上头,气势汹汹的冲上台来,拉起金烨枫的胳膊就想往座位走去。

    老板一看情形不对,立即走了出来:“这位小兄弟,她是我朋友的女儿,请您给我留点薄面!”

    “我认识你是谁,滚开,在这表演的妞儿能是什么好货色,还不是也陪喝酒的,你以为我不懂?”他可能是真的酒劲上来了,也可能是因为有张迪在,狐假虎威。

    金烨枫想挣脱开他的手,使劲的甩着胳膊,在拉扯中不小心把披肩给扯了下来,一下露出了胳膊和肩膀,惊慌中,她不禁羞的满面通红。

    这回冯奕飞说什么都沉不住气了,冲上来就给了这小弟一拳,赶紧捡起地上的披肩给金烨枫披在肩膀上。

    “大飞,你怎么来了?”金烨枫惊讶的发现,出手的人居然是冯奕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网游之生死劫〕〔史上最强狂帝〕〔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都市绝品狂尊〕〔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逍遥少年〕〔快穿之谁要和你虐〕〔科举兴家:首辅小〕〔医武兵王混乡村〕〔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厉少宠妻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