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又又又去除妖〕〔妃倾盛世〕〔悲催村女重生记〕〔第一娇〕〔夫君不要带球跑〕〔天降我才必有用〕〔逆天九小姐:帝尊〕〔灿唐〕〔苏悦悦〕〔红纤芸念〕〔灵气时代之超神动〕〔我在日本打工的三〕〔重生之妈咪想赖账〕〔钟情于乐尧〕〔刺骨〕〔庶门风华〕〔被吃之前我有话要〕〔我有逆天传承〕〔名剑美人[综武侠]〕〔网游之高级玩家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像风一样的 第49话 枫枫宝贝,我回来了!
    回到房间里,金烨枫急忙钻进被窝把自己裹严实,生怕李景灏跟进来,其实她也是超级郁闷的:光想着冯奕飞马上就回来的事,完全忘记了思考跟李景灏的关系。

    习惯了李景灏对她无微不至的好,可她心里始终有一个结——这种好也许只是表面现象,如果李景灏知道她的过去,说不定就不会再对她好了……但是冯奕飞不同,他不仅不会嫌弃她,还帮她一起扛着,这叫她如何能不听冯奕飞的话呢?因为那是过命的交情……冯奕飞就是再不着调,每次她遇到困难的时候他都会及时出现,毫无怨言的帮助她……

    她心里是很害怕的,因为她不想和他们两个中任何一个人走出这一步,就像冯奕飞说的,也许她就是空虚寂寞症患者,如果冯奕飞一直在她身边,她一定不会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因为她已经把所有情感都寄托在了冯奕飞身上:他真的就像她的父亲、哥哥、朋友,甚至是恋人,这正是她童年时代缺乏父爱所留下来的心理问题吧!

    还好,至少到现在,冯奕飞一直都把她摆在心里最重要的位置,这不是能用“朋友”二字来解释的关系。对于李景灏,当然是不公平的,不得不说,在她心里李景灏更像恋人,因为她已经认定李景灏就是她的白马少年了……可是她现在并不能够把冯奕飞摆在李景灏后面的位置,因为这不仅饱含风险,而且冯奕飞在她心里的角色很复杂,而且更加重要,她不可能为了李景灏把冯奕飞在她心里划除掉,可是李景灏也不可能接受自己的女朋友心里有比他更重要的人吧!这是不正常的,任何人都不能够接受!所以她很纠结,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冯奕飞能够帮助她解开这个结吗?不过还好,冯奕飞很快就回来了,只要再等一天,就一天而已……

    为了镇定自己的精神,她决定还是马上复习功课,因为还有其他科目的考试。她都要求冯奕飞不能考砸,她自己当然得更加努力了!只要学习,她就能把自己埋在另一个世界里,不去想任何的事情。

    李景灏悄悄的打开金烨枫的房门,看到她坐在书桌前刻苦念书的样子,稍微松了口气——他很担心推开门看到的是她和冯奕飞在聊天的样子。他其实爱得很卑微,甚至就是个第三者,明知道金烨枫和冯奕飞是前世的宿命恋人,却非要插一脚,说不定他一开始就错了!他是不是永远都没资格得到金烨枫的心呢?李景灏痛苦又痴缠的望着金烨枫的背影,该拿她怎么办,也许不可能在一起,又放不下她……

    直到傍晚的时候,周清清才敲开了金烨枫房间的门:“枫枫,我回来了,你不是一天都没吃东西吧,李景灏做了很多好吃的放在冰箱里,你好像一点都没动啊!”

    “哦!清清你回来了呀!”金烨枫这才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我都没有想起吃饭这回事,看了一天的书哦!”

    “你从早上就一直念书到现在,都没起来过?”周清清不可思议的看着金烨枫。

    “可能是吧!天哪,都快6点了,我说我肚子怎么这么饿呢?”金烨枫看了一眼手机,连自己都被吓到了。

    “我真是佩服你啊!念个书都能达到废寝忘食的境界……”

    “这不是没人打扰嘛,正好学习……”金烨枫用念书的方式来逃避现实,也不失为一种提高学习效率的好方法,因为她早已练成了念书念到“忘我状态”的技能,在很多年以后,她这的项技能仍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让她成为了一个合格的工作狂。

    “你真是一个活体标本学霸……”周清清用崇拜的眼光望着她,却不忘把今天从老师那里问来的复习重点放在她桌上,“这个复习重点,会不会已经没有作用了?”

    金烨枫拿起笔记,兴奋的说:“不会,不会!多谢清清啦,还是你厉害,这样可以省下好多力气呢!”

    “好啦,别再废寝忘食了,还是去吃点东西吧!你病刚好,别太拼了!”周清清把金烨枫拉出了房间,直接带她走进厨房,“快弄些吃的吧,我也都快饿死了,如果没有你我也搞不定这些!”

    金烨枫看着周清清“如饥似渴”的表情,不禁笑了出来:“好啦,好啦,我给你做饭吃,报答你昨天没有‘杀我灭口’之恩!”

    金烨枫打开冰箱,发现了满满一冰箱的食物:各种已准备好原料,整整齐齐的放在保鲜盒里的半成品,很多种新鲜蔬菜水果,甚至还有新买的鸡蛋和排骨……

    “这……肯定不是你干的吧!是师兄准备的?”金烨枫惊讶之余,只得转头询问周清清。

    “当然!我可能干出这种事吗?”周清清倒是毫无掩饰的点点头。

    金烨枫咬咬嘴唇,顿时心里五味杂陈,哎,想逃避也没处可逃,他就等在那里,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她好,要怎么办?拒绝他吗?从此回到路人的角色……无论如何,不能再这样继续接受他的好意了,这样做实在太自私了,暂时还不能接受他,就不要给他虚假的希望。

    “枫枫……”周清清看到金烨枫无精打采的样子,料定她在纠结着李景灏的事情,周清清很想帮助她,却犹豫着自己是否有能力帮她解开缠在她、冯奕飞和李景灏三个人之间的乱线。幸亏,她今生逃了出来,否则局面会更加混乱,她连劝慰的资格都没有。

    金烨枫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周清清在叫她,木然的拿出冰箱里的几样食材,开始准备晚餐了。

    周清清叹了口气,她觉得现在还是不要说什么了,除非靠金烨枫自己,或者冯奕飞真的下定决心往前一步或退后一步,否则其他人说什么都不会起到任何作用。

    “嗡嗡嗡……”金烨枫的手机在桌子上突然发出兴奋的嘶吼,吓了周清清一跳,赶紧拿起来给金烨枫送到了厨房里。

    “你手机震半天了,吓死人了!怎么这么大动静!”

    “哦?”金烨枫慌忙擦干净手,点开了手机,不出所料是冯奕飞发过来的视频邀请,她心里一喜,立即点了“同意”。

    “枫枫宝贝,我考完了,感觉很不错,我交给老师答卷的时候,我看到老师满意的冲我点了点头!”冯奕飞兴奋的表情让金烨枫瞬间感同身受。

    “真的这么厉害?不会是老师看你长的帅,满意的点点头吧!”

    “这倒也有可能哦,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

    “这么有自信吗?呵呵……”金烨枫看到冯奕飞充满自信,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先不思考这个问题了,我现在马上就回去收拾行李,我改签了今天晚上8点多的票,所以差不多你那边明天中午1点多,我就能到j市了!”这才是让两个人欢呼雀跃的重点消息。

    “嗯嗯,我去机场接你好不好?”

    “不许去!你病刚好,在家乖乖等着我,不许出来乱跑!要不然礼物不给你了!”

    “谁稀罕你的破礼物!我才不要呢!”

    “原来你这么想我啊,不稀罕礼物,就稀罕人!”

    “我在做饭呢,不跟你说话了……”金烨枫又给了冯奕飞一个大大的白眼。

    接下来的时间里,金烨枫一直和冯奕飞断断续续的聊着企鹅,就算和周清清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也在不停的按着手机,唯独练琴的时候,因为没有手了,所以稍微闲置了一会儿。

    最近仍然是压力很大的,除了考试之外,还有三天就要复赛了,虽然金烨枫算是大病初愈,却仍然得坚持不懈的练习,不方便随时跟李景灏合练,只好先独自练习。由于发烧的缘故,她感觉自己的手有些僵硬,不觉练到很晚,实在是怕吵到周清清睡觉,她才钻回自己的房间。虽然冯奕飞就要回来了,但还有很多事需要忙,真是一刻都不能松懈啊!她打了一个哈欠,钻到被窝里,不自觉的又掏出手机跟冯奕飞闲聊起来,这一聊直到他上飞机为止,哎,已经是深夜了,她也困得不行了……

    第二天早晨,金烨枫觉得身体疲劳得要命,怎么也起不来床,似乎又有了肌肉酸疼的症状,她挣扎着下床找到了体温表,测了一下,居然体温又飙到了38度……怎么回事?昨天又着凉了吗?因为看书一天没怎么吃饭的缘故?还是练琴的时候又光着脚来着?气死人了,她本来真的很想去机场接冯奕飞的,管他什么破礼物,就是想早一刻看见他!可是她现在这样,能爬到机场吗?

    金烨枫虽然感觉头很晕,但很想试着爬起来走两步,刚走到厨房,便觉得眼前一黑,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周清清恰巧今天也没去学校,听到奇怪的声音便紧张的跑了出来,发现竟然是金烨枫晕倒了,着实把她吓坏了,她赶紧打了李景灏的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李景灏就出现在了她们两个的公寓里,这时周清清已经把金烨枫拖回了床上,李景灏担心的摸了一下她的额头,也是吓了一跳。

    “怎么又烧起来了?这么烫!昨天她没吃药吗?”

    “别说药了,连饭也没吃,她昨天在家看了一天的书,如果不是我晚上回来的早,她还坐在书桌前一动不动呢!这哪里像个病人的样子!”周清清也是实话实说,“还有啊,她昨天晚上练琴练到很晚,又没穿袜子,我说了她好几次,就是不听话!看来她真的很需要一个能管得了她的人!”

    “哎,我是很想管她,但我有这个资格嘛……”李景灏昨天一整天都没敢打扰金烨枫,就怕听她跟他说:“以后不要走这么近了”。他实在很怕被她拒绝,连对她好、能看见她的资格都没有了。

    “你也别那么悲观,昨天是我说得太严重了,但我真的听枫枫跟我说过,她对你‘有点动心’的话,所以也别太绝望!”周清清也是太过冲动了,发现她晕倒有点慌了,才会第一时间想到让李景灏过来帮忙,这样做会不会是伤害了李景灏呢?

    “她对我动心了吗?”李景灏好像抓住了一线希望,不可置信的看着周清清。

    “嗯,她的确说过!”周清清坚定的点点头。

    “哪怕只有那么一丝希望,我也不会放弃的……”李景灏站起身来,又向厨房走去,当务之急还是先帮她把烧退下来吧……

    这次退烧,并没有那么顺利,金烨枫一直在昏睡中,清醒几分钟只是吃了些东西,喝了点药,就又继续昏睡了过去。过了很久以后,也不见金烨枫出汗,李景灏有些焦躁了,但给她的物理降温并没有停下,他准备再去冰箱里拿一个新的冰袋,却正好听到了钥匙开门声音。

    “枫枫宝贝,我回来了!”冯奕飞拖着超大号的行李箱和背包,走了进来,大声的叫了一嗓子,却并没有看见想象中跟小猫咪一样的金烨枫出来迎接他,取而代之的是,他居然看到了李景灏!

    “你怎么在这里?”浓烈的**味瞬间充斥着这个房间。

    “她又发烧了,还晕倒了,我过来照顾她!”李景灏淡定的看着冯奕飞,但他内心已经开始崩塌了:冯奕飞回来了,是不是就代表他以后都不能跟金烨枫单独在一起了呢?他跟金烨枫已经都没有了可能?

    “晕倒了?她在哪?”冯奕飞扔下行李箱就要往她房间跑,谁知下一秒,金烨枫居然从屋里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

    “大飞……我听到你的声音了,你是不是回来了……”金烨枫推开门就迫不及待的寻找声源,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头还有些晕,腿也很软,可是她强撑着意识,拼了命的找到了冯奕飞,冲了过去,死命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是我,你没做梦,我回来了!”冯奕飞也死命的回抱住金烨枫,这一刻他特别想哭,为什么才几个月不见,她又瘦了呢?以前她没有这么爱生病的,怎么他走了,她就变弱了呢?

    “做梦也不要紧,这回我不让你走,再也不让你走了,我好想你,大飞……”金烨枫已经在他怀里泣不成声,她又闻到了久违的味道,她决定再也不要离开这个怀抱了,就算让她发一百天的烧,浑身酸疼一辈子,也不要离开!

    “我不走,哪里也不去,你放心吧!”他还要去哪?这里已经是他永远的归宿了——如果可能——他永远都不想离开的归宿!他摸了摸她滚烫的额头,心疼的横抱起她,“都晕倒了,还光着脚到处乱跑!我们回去躺着!”

    “大飞……大飞……大飞……”金烨枫抱着他的脖子,把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不停的唤着他的名字,一刻也不肯松手,就这样任他抱着。

    “我在,我在,我在,你叫吧,让你叫个够,叫多少遍我都答应……你怎么这么轻,就剩骨头了吗?为什么不好好吃饭,成心让我担心嘛……”冯奕飞抱着她往房间走去,此刻恐怕两个人眼里已容不下除了彼此之外的任何物质。

    李景灏站在一边,已经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当他意识到低头的时候,却发现手里的盘子已经被他捏得粉碎,碎片都已经扎进了手里,可是,他为什么一点也不觉得疼呢?是因为心太疼了吗?他鲜红的血液滴在了地上,像一朵朵绝望的罂粟花,绝望的无能为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快穿之谁要和你虐〕〔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史上最强狂帝〕〔奶系甜心:吸血殿〕〔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千金归来:傲娇石〕〔科举兴家:首辅小〕〔天价宠婚:霍总的〕〔重生最强丹帝〕〔元仙纪〕〔极品逍遥少年〕〔医武兵王混乡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