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谍海猎影〕〔启禀陛下,娘娘又〕〔陆羽非人哉〕〔最强球王〕〔千金归来,帝少枭〕〔摄政王的心尖妃〕〔一往情深,傅少爱〕〔爹地你别跑安盛夏〕〔快穿之总有男神想〕〔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钢骨之王〕〔女神的最强高手〕〔炮灰来袭:嫡女,〕〔猎杀者游戏〕〔我的钢琴有诈〕〔异界之喜剧为王〕〔我是个假的圣人〕〔恶魔就在身边〕〔山沟知万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像风一样的 第44话 空虚依赖病患者
    “好,这回我明白了,很符合逻辑……”金烨枫不肯抬起头,因为话已出口实在无法收回,这让她用什么脸面对李景灏?答应了冯奕飞现在不能跟李景灏交往,可是照这情况来看,实在是有点绷不住了……

    “枫儿,我……”李景灏很想说,“做我女朋友吧”,谁知道金烨枫没等他说完话,就直愣愣的向前跑去。

    金烨枫必须得跑,答应别人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能够食言,否则还是人吗?所以她现在只能选择逃避,因为她是李景灏认定的“月儿”——是他前世的恋人,按这个逻辑推理,李景灏一定就是她等待已久的“白马少年”,这要怎么跟冯奕飞说呢?还是先逃吧,冷静一点,等晚上让冯奕飞帮着分析一下,她现在头脑是热的,根本没有逻辑思维能力。

    “枫儿,你跑什么啊!”李景灏愣了一秒钟还是追了上来,这回他一反以往温柔体贴的风格,死死的拉住了金烨枫的手,她吓坏了,挣扎着想甩开,却怎么也甩不开,“乖,别闹,你刚才差点被车撞到!”

    金烨枫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正站在大马路上,如果就那么没头脑的冲过去,可能已经命丧车轮了……

    “你别怕,是我不对,不应该太冲动!等你愿意的时候再说,慢慢来,我会等着你的!”李景灏很庆幸刚才没有说出那句话,也很庆幸自己反应迅速,及时拉住了金烨枫,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受到多方惊吓的金烨枫,仍然是惊魂未定的,她受不了胸口猛烈心跳,已经快要压抑住她的呼吸了。

    “乖,别担心,我拉着你走过去!”李景灏重新握住金烨枫的手,拉着她一起走过了这条纵横交错的马路。

    在金烨枫的感知里,和冯奕飞牵手,那是很自然的事,冯奕飞就好像金烨枫身体的一部分,很随意的、就是想粘着,或者说就是应该粘在一起的感觉;如果非要形容,就跟自己拉着自己一样,可能是因为太熟悉了,超越朋友、恋人、兄妹,仿佛就是自己,没有任何违和感;跟冯奕飞牵手就是十指相扣,好像自己左手握右手在祈祷。可是李景灏不一样,他的手似乎比冯奕飞还要大一些,他大大的手把她的小手完全握在手心里,给她的感觉就是想要全身心的保护着她,真的很温暖,很让她贪恋的感觉,仿佛在他身边就什么都不用想,享受着被他宠爱的感觉就好……可是,如果这样,她岂不就是废了嘛!

    终于走过了马路,金烨枫也稍微冷静了点,赶紧假装抬手看表,借势挣脱了李景灏的手。

    “天呐,就快要开场了!浪费了太多时间,我们快进去吧!”金烨枫仍然是没头苍蝇似的往前跑,“师兄,先去座位等我,我去上个卫生间!”

    当金烨枫满脸挂着水珠跑进放映厅时,电影已经开始了,李景灏早已买了饮料和爆米花在座位上坐好了。

    “你去哪了?我差点去找你!”李景灏凑近她小声的问了一句,漆黑的电影院里,他发现她满脸是水,赶紧掏出纸巾给她擦干,“天气这么冷,不擦干净得冻疮怎么办?”

    “卫生间人太多了,还得排队,顺便洗了一把脸!”洗过脸的金烨枫冷静程度上升了一些,她也在李景灏耳边小声的说,“已经开始了吗?我错过什么情节没?”

    “没有,刚开始,快坐下吧!”李景灏体贴的把身边的座位按下,让金烨枫方便的坐了下来。

    看恐怖电影的一般都是情侣居多,原因嘛,应该不用说了。每当恐怖血腥的场面,正常情况下都是女生惊叫着钻进男朋友怀里,男朋友当然是显示出一副“别怕,宝贝,有我在呢”的英雄主义精神。

    不过,金烨枫不算正常情况,每当血腥场面,她就特别的兴奋,还瞪大了眼睛评估一下特效做得好不好,顺便还能跟李景灏讨论一下,这个骷髅为什么少了一根肋骨,这个尸体怎么肝跑到左边去了……更离奇的是,当僵尸张着血盆大口扑过来的时候,就连男朋友们都不太敢看,她居然哈哈大笑出声来,还说僵尸怎么会有虫牙!惹得电影院里不多的人,都对她侧目,当然李景灏也是无奈了……

    还好,一部恐怖片能让金烨枫冷静程度更高,不像刚才那么抗拒他,就算是好事吧!李景灏当然是无心在电影上,有机会一定会多把他的宝贝“月儿”放在眼睛里了。

    直到影片快结束的时候,李景灏才有种“终于等到”的感觉,因为这部电影的大boss似乎是蛇妖一类的,而且还养了许多蛇,这可真是要了金烨枫的命啊!她很想跑出电影院,可是腿软得根本站不起来,整个身体都软绵绵的瘫在了座椅上。

    “师兄,师兄,我好害怕,我闭上眼睛,你能拉着我吗?我很怕里面的蛇会爬出来!”她实在是忍不住内心的恐惧,无能为力的求助旁边的李景灏。

    “枫儿,你怎么了?”李景灏也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刚才还一脸兴奋,现在却变得脸色铁青,整个人都像烂泥一样,李景灏赶紧心疼的握住她的手。

    “我害怕,我超级怕蛇,连图片都不能看,就是拿一条绳子摆成蛇的形状我都害怕……”

    对,月儿以前也特别怕蛇,好像是小的时候被蛇咬过,该死,他怎么给忘记了呢!

    “别怕,咱们不看了,出去就好了!”李景灏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心疼的抱起她的肩膀,谁知金烨枫顺势就钻到他怀里,不自控的颤抖着身体。

    “走不动,我腿软,得缓一会儿,我真的很害怕……”这下形象肯定全毁了,为什么每次都那么倒霉,几年前跟冯奕飞逛鬼屋也是被蛇给害惨了,这次又是蛇,以后不能再看恐怖片、逛鬼屋了,本来以为只是僵尸幽灵一类的而已,太大意了!

    “放心,你闭上眼睛,不看就好了,没关系,屏幕里的蛇不会爬出来,就算爬出来,我也背着你逃走,不会让它们伤害你的,乖……”李景灏像哄孩子一样把金烨枫抱在怀里安慰着,抚摸着她的头发让她温暖起来。

    李景灏温柔的怀抱确实让金烨枫踏实了很多,可是她心里总是绷着一根弦,时刻提醒自己千万不能断裂,答应别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虽然她真有点贪恋被李景灏保护的感觉……

    好不容易走出电影院,李景灏一直拉着金烨枫的手,她虽然腿不软了,还是心有余悸,不过她刚才想明白了,必须得跟李景灏说清楚。

    “师兄,谢谢你,让你见笑了,我今天真是丑态毕露……”

    “谁还没有害怕的东西啊,我也有害怕的东西,你猜是什么?”为了哄金烨枫开心,李景灏居然想暴露自己的弱点!

    “不知道,师兄,你不会是想套路我,说什么怕我不理你之类的吧!”这样说话的金烨枫显示着已经逐渐恢复了正常状态。

    “呵呵,怎么会呢!我告诉你,我很怕水,我不会游泳!”李景灏不是冯奕飞,肯定不会说套路话。

    “原来师兄也有弱点啊,我以为你是个做什么都胸有成竹的人呢!”面对和冯奕飞完全不同的男生,金烨枫也有点不适应用正常说话的方式,“师兄怕水,不会游泳啊!我比你更差,我不仅怕水,不会游泳,而且我所有的运动都不会,我还不会跳舞,除了能动动手指,我身上其他肢体都不怎么受我自己控制!”

    “看出来了,你总是笨手笨脚的!”发现金烨枫也能对他敞开心扉,李景灏非常欣慰,原来月儿的这些弱点在枫儿身上都体现出来了,她真是一点没变。

    “师兄是嫌我笨吗?”金烨枫双手挤扁自己的脸有意扮成猪的样子。

    “哈哈,笨点怕什么,我又不嫌弃你,我觉得你笨得很可爱啊!”李景灏情不自禁的刮刮她小巧的鼻子,满脸宠溺。

    这是最高级的撩吧!撩得金烨枫一点脾气都没有,居然脸红得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可以说,这是金烨枫第一次真正的“谈恋爱”,和她的“白马少年”谈恋爱……真心的,有点尴尬!

    “师兄,你每天都起那么早,还来楼下等我,你不觉得辛苦吗?你们在医院实习,每天要遇到那么多病人,我知道你成绩很好,不会因此而影响学习吗?”为了避免尴尬,金烨枫找到了新的话题。

    “不辛苦,每天看到你,我都会很开心,心情好自然就不会觉得辛苦……我这可不是套路,都是实话实说……”

    金烨枫冲他笑了笑,发现自己找的这个话题并不怎么理想,不仅更尴尬了,且不知道该往下接什么了……

    “你肚子饿不饿?我们去吃的东西吧!是不是又想吃烤鸭了?”李景灏似乎一点也没觉察出她的尴尬,仍待她如女儿一般嘘寒问暖。

    “不吃烤鸭,吃面条吧,突然很想吃那种超级长的拉面……”在李景灏面前,她没必要隐藏喜欢的东西,因为他绝对不会嫌弃她奇怪的是好,只会尽他所能的顺着她。

    “好,有想吃的东西就好……”李景灏的大手还是那么温暖的包裹着她,她都不觉得手凉了……

    晚上的视频时间,金烨枫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蔫蔫的,对冯奕飞也爱搭不理的。

    “你怎么了?不就是跟李景灏看场电影吗?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冯奕飞耐着性子,一点点的循循善诱。

    “没有……能发生什么事,我答应过你的事情一定会做到!”金烨枫也懒得跟他解释,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你这样的状态非常不好,会影响学习和比赛的,枫枫宝贝平时做什么事情不都是充满干劲吗?”

    冯奕飞说的一点都没错,她今天的状态的确不好,如果不振作起来,肯定会对学习和生活造成影响,可她为什么就打不起精神来呢?

    “是……我知道了,我现在开始念书……”金烨枫叹了口气,把厚厚的课本拿了出来。

    “你这是‘空虚依赖病’的症状……”对面的屏幕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怼得金烨枫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

    “你说什么呢!”她镇定精神,埋怨的看着冯奕飞。

    “我给你下的诊断证明啊,你怎么回事,不是答应过我的吗?”冯奕飞也是责备的看着金烨枫。

    “没有,我没答应跟他交往,只不过今天在电影里看到蛇,被他照顾了一下而已……”

    “被他照顾了一下……”冯奕飞脑补了很多种情况,却没勇气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是心里很不爽,“你现在问题很大你知道吗?我必须得让你好好清醒一下!”

    “问题很大吗?我也觉得自己怪怪的!”金烨枫无辜的望着屏幕。

    “好,那你就安静的听我跟你分析:首先你现在很愿意跟李景灏在一起,是因为你心里很空虚,最大的原因就是我不在你身边,三年来咱们两个就像彼此的影子一样粘在一起,我突然离开,你当然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李景灏对你好,每天和你在一起,正好填补了我的空缺,所以你会有很依赖他的感觉,这很正常,所以只要我回来了,你就不会有这么奇怪的症状了!”

    “啊?”金烨枫虽然有点懵,但觉得冯奕飞的话似乎很有道理,她稍微打起精神,准备继续听下去。

    “其次,你之所以有这种精神上依赖人的毛病,最根本的原因是源于你的家庭给你带来的伤害,你严重缺乏父爱,所以有稍年长的男性对你有保护的行为,你就特别没有免疫力,这种情况下,跟你爹多聊聊就会好,或者等我回去你也不药而愈了!”

    “请问,你是哪位?”金烨枫不可思议的看着冯奕飞,他跟换了个人似的,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这和她记忆里的冯奕飞不是一个人,不得不说他的分析实在是令人惊讶的戳中她的内心。

    “……”这回轮到冯奕飞翻白眼了,“你认真的思考一下我说的话吧,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先把初赛这关过去,然后还有好好念书,别整天想一些无聊的事情,还不打起精神!人要有自己明确的目标,不能每天这么浑浑噩噩的!”

    “你这是受什么刺激了!或者有什么高人点化你了吗?”金烨枫还是不能接受对面说话的人是冯奕飞,这大少爷是换了一颗脑子吗?而且说得也太有道理了,有点她爹的“既视感”……他说得对,现在不能这么浑浑噩噩下去,要明确自己的目标,朝着目标继续努力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网游之生死劫〕〔史上最强狂帝〕〔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都市绝品狂尊〕〔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逍遥少年〕〔快穿之谁要和你虐〕〔科举兴家:首辅小〕〔医武兵王混乡村〕〔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厉少宠妻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