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谍海猎影〕〔启禀陛下,娘娘又〕〔陆羽非人哉〕〔最强球王〕〔千金归来,帝少枭〕〔摄政王的心尖妃〕〔一往情深,傅少爱〕〔爹地你别跑安盛夏〕〔快穿之总有男神想〕〔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钢骨之王〕〔女神的最强高手〕〔炮灰来袭:嫡女,〕〔猎杀者游戏〕〔我的钢琴有诈〕〔异界之喜剧为王〕〔我是个假的圣人〕〔恶魔就在身边〕〔山沟知万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像风一样的 第43话 我和你是前世的恋人!
    “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你的风格!”曲子结束,金烨枫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屏幕里的冯奕飞。

    “枫枫宝贝,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什么时候比赛,我回去看你比赛好不好?”其实冯奕飞很想说出来:“我爱你,根本不用说出口”这句话,好像三年前就是他们两个人的暗语,这首曲子会让所有曾经爱过的人们感同身受,也让他遇冷的心逐渐回暖了。

    “初赛可能会在11月下旬左右吧,那时候你还没回来呢,不过据说复赛会在12月底,搞不好你真的能看到哦!不过我得先过了初赛才行……”

    “怎么那么没信心呢!我的枫枫宝贝一定没问题的,争取拿个冠军啊!”

    “冠军……我真没想过,我又不想当明星,据说这个比赛是专门从大学生里选拔明星来的,我的目的只是给我们学校争个光而已!”

    “不想拿冠军的钢琴家不是好的钢琴家!”

    “我不是钢琴家,我的人生目标就是当个小透明!”

    “你小透明不了,因为你是小可爱!”

    “又开始了是吧!”久违的白眼终于翻了出来。

    “初赛我是看不到了,但是复赛的时候,我一定会陪着你的!到时候给你送玫瑰花!”

    “说起玫瑰花,你必须得告诉我,那朵玫瑰花到底是不是你放的?”

    “这是秘密……”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很快也很有规律,金烨枫每天睡觉前都会在日历上划掉一天,也会每天都对着12月22日上那个用红笔画出来的爱心傻笑,日子越来越近了,天气也越来越冷了。

    每天早上李景灏都会在公寓楼下等金烨枫和周清清一起去吃早饭,每周一、三、五的放学后,金烨枫会和李景灏一起练习四手联弹,练习结束后李景灏也经常会邀请金烨枫一起去吃晚饭,金烨枫一般都会答应和他单独相处,不过七点钟之前是务必要回家和冯奕飞视频聊天的。

    周末的时候,金烨枫很少回自己家,除了出去打工、做家教,就是窝在公寓里和冯奕飞聊一下午的视频,偶尔李景灏也会叫着金烨枫和周清清跟他一起出去溜达溜达,比如说今天:

    随着初赛的日子越来越近,金烨枫的“赛前综合征”时不时的就会发作,为了缓解一下她的紧张,李景灏今天约她出来看电影,她很愉快的答应了。

    接近十一月底的j市,冬天的气氛已经很浓了,虽然还穿不了羽绒服,也得裹上棉服或者羊绒大衣出门了。李景灏站在公寓楼下,看到金烨枫穿着个浅粉色兔子脸的外套从楼上走了下来,不禁宠溺的笑笑,她真像一只粉色的兔子,走路还一蹦一跳的。

    “来了,冷不冷啊!怎么也不带个围巾!”李景灏口气带着责备,却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戴在金烨枫的脖子上。

    “急着出门忘记了,你冷不冷呀,要不然我回去拿一趟!”金烨枫要摘下李景灏刚给她套上的围巾。

    “别回去跑一趟了,我不冷!”李景灏阻止了她的动作。

    “哦,那我们快走吧!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今天周清清回家去了,特地留给他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间,金烨枫自从答应和李景灏做朋友开始,基本不会排斥跟李景灏单独相处。

    “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喜欢看恐怖片……”李景灏很想牵她的手,可金烨枫一直把手揣在口袋里。李景灏还是有点苦恼的,虽然金烨枫经常跟他单独出来,算是约会吧,不过两个人的关系一点都没有前进一步的迹象。

    “作为医学生,咱们不应该批判的看恐怖片吗?现在很多烂片拍的都很差劲啊,特效超级差,这一部我看评价还算不错!”

    “好吧!”反正金烨枫喜欢什么,李景灏都会顺着她,不过他心里也很服气,她的确属于脑回路比较清奇的那类。

    “师兄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大片吗?还是爱情文艺片?”金烨枫也很好奇李景灏这个冰山男会喜欢什么样的电影。

    “你爱看什么我就都爱看!”李景灏不假思索的回答。

    “额……”金烨枫感觉一阵冷风迎面吹了过来,瞬间浑身发抖,“师兄啊,你挺端庄的一个人,怎么也会冯奕飞他们那套撩妹话术……”其实仔细想想,第一次见面,她的确还以为李景灏是个渣男,这种套路话他也会运用的很灵活,难不成他其实很闷骚……金烨枫憋着没乐出来。

    “我……我没有,我不是会撩妹啊,我只是……只是看到你就会不自觉的说这种话,都……都是真心的……”李景灏马上就有慌神的反应,回想起他第一次见到金烨枫的时候的确说了一些听起来很轻浮的话,都怪他当时太激动了,而且当时说什么好?上来就说:“我前世就认识你”,那还不会被当成神经病吗!至少那样做的确给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看他很紧张的样子,金烨枫突然觉得他超可爱,平时对别人都是冷冷的,话也不多,总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却经常被她怼得脸都红了,说话也结巴,慌张的时候还特别喜欢走来走去。

    邪恶的金烨枫很想捉弄捉弄他:“我才不信呢,你不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你主动撩我的吗?那时候你就对我一见钟情了?信你才怪!”

    “啊!枫儿,那……那个时候……我……我……我只是……应该怎么说,我真的没有!我……我平时都不怎么跟女生说话,你……你也知道的……”听了金烨枫的话,李景灏果然吓得脸都白了,他不知所措,抓头搔腮,一颗心一个劲儿的往下沉,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生气了?不相信他了?以后不会再和他做朋友了吗?

    “哈哈哈哈……”金烨枫憋也憋不住了,乐得直接蹲在了地上,可以说李景灏是个纯情少年吗?比起游刃有余的冯奕飞,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枫儿,你……”李景灏看着金烨枫蹲在地上笑得浑身颤抖的样子,逐渐意识到金烨枫是在逗他,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不过他一点都不生金烨枫捉弄他的气,他还怪自己没有早点意识到,他的月儿一直都是这样调皮的人。

    笑过之后,金烨枫捂着酸疼的肚子,艰难的站起来,李景灏没有任何生气的迹象,还主动过来拉她,金烨枫很好奇的忍不住问:“你一点都不生气吗?刚才的确是我有意捉弄你的!”

    “我知道啊,只要你开心就好,有什么可生气的?”李景灏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温柔淡定。

    “额……”金烨枫不禁心中微痛,李景灏真是个温柔的人,这么体贴,说不定跟他在一起会很幸福吧,说不定他真的能治好她心里的伤痕,可是,如果他知道了,会不会介意呢?也有可能不会再对她好了……想到这,金烨枫甩开了李景灏的手。

    “你怎么了?”被甩开的李景灏心里一慌,难道她很讨厌跟他有肢体接触?是不是因为讨厌他?

    “不,没有……我一直很好奇,我其实并没有很出色的外表,比起清清,我真的像个柴火妞一样,还又干又瘦的,要什么都没有……所以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会对我一见钟情呢,还对我这么好……我实在没有自信……”金烨枫低下头,自卑的看着自己的脚趾。

    “什么柴火妞,不要这么说自己,枫儿这么可爱……”李景灏心疼的摸摸她的头,实在看不得她情绪低落的样子。

    “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金烨枫不愿意抬起头,除了不敢与他对视之外,也偷偷的很享受被他抚摸头的感觉。

    李景灏叹了口气,月儿从以前就是个凡事都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如果不和她说清楚,恐怕还是困难重重,只是他在想,如何才能跟她说明白……

    “其实,因为你很像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很喜欢的一个人,她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性格也是外表调皮,内心坚强,而且她也很有才华,满腹诗书,弹得一手好琴……”

    “啊?她是你的前女友吗?居然有这么像的人啊!”金烨枫抬起头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李景灏,他明亮的眼睛里流露出了苦涩的神情……这神情让她突然想起李景灏和冯奕飞第一次见面时,李景灏离奇的表现,如果……如果把那次的线索连在一起,一切谜团就都解开了:“我明白了,她就是你那一次头疼,嘴里不停念叨的‘月儿’吧!原来,我就是‘月儿’的替身,怪不得你叫我‘枫儿’这么奇怪的名字呢!”

    “不!不!不!你不是替身,你就是‘月儿’,我喜欢的就是你!”李景灏急忙解释,紧张的就要吼叫出来了,因为“替身”二字严重的刺激了他的肾上腺素,他惊觉,怎么能让金烨枫觉得自己是替身吗?这是最严重的问题了!“枫儿”怎么会是“月儿”的替身,明明都是一个人!有哪个女孩愿意在别的男人心中当替身呢!

    “我是‘月儿’!?”金烨枫真是有点懵了,却更加很想要问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事到如今该怎么解释?李景灏也有点不知所措了,如果告诉她前世的事,她会相信吗?她好像一点记忆也没有,如果对她和盘托出,那应不应该告诉她奕德就是冯奕飞呢?她要是知道奕德的事,说不定会回到他身边……或者要骗她,希昊就是她前世的夫君?如果不告诉她前世的事,她说不定就会把自己当成别的女孩的替身,她肯定更加接受不了,说不定情况会更糟糕……天呐,该怎么办?李景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的,仿佛就要经历一场灭顶之灾……

    “这个‘月儿’就是你高中时代暗恋的女孩吧!”看他不太愿意解释,金烨枫干脆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猜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呵呵,没想到师兄你是个这么浪漫的人呢,跟你的冰山形象完全不符!”

    “不是的,‘月儿’并不是我在高中的时候认识的,她应该算是……我梦中的女孩吧,从小我就经常梦见她,在梦里她经常跟我说话、对我哭、对我笑……所以我就喜欢上了她,还能记住她的模样,梦中的她和你一模一样……”这样解释好吗?李景灏有些怀疑,但是凭着对金烨枫的了解,他决定赌一把。

    “梦里的女孩!?”金烨枫却被他的话震惊了,她经常梦见的“白马少年”可不可以理解为和他梦里的“月儿”一个性质呢?或者说,李景灏就是她的“白马少年”,她就是李景灏的“月儿”!金烨枫很想把她的猜测说给对李景灏听,可是她答应过冯奕飞绝对不跟任何人说起,因为这是他们两个人共同守护的秘密。她咬咬嘴唇,硬是把“白马少年”吞回了肚子里,不过她还有另外的猜测,“这会不会是前世的记忆呢?”

    “前世的记忆?你有前世的记忆?”李景灏又惊又喜又怕,在没有确定之前,他也不敢轻易承认自己有前世记忆的事。

    “我没有前世记忆啊,我只是觉得很离奇!从科学的角度上讲,这一点道理都没有,很多时候、很多人的确会有所谓的‘既视感’,这是不是就代表着前世的记忆呢?我不知道别人什么样,但我也会和你一样经常做同样的梦,所以我怀疑这会不会是前世的记忆……虽然这真的很难以理解!……学医的人都明白,记忆是与海马结构和大脑内部的化学成分有关 ,上一世大脑的记忆是怎么移植到这一世的大脑内的呢?……”原来金烨枫倒是不排斥“前世记忆”这种说法,就是怎么也想不通这里面的逻辑关系,在不停的碎碎念。

    李景灏倒是松了一口气,看来金烨枫完全没有前世的记忆,这样最好,而且看来她是接受了“月儿”是他梦中女孩的说法。

    “我明白了,说不定‘月儿’就是你前世的恋人,我就是‘月儿’的转世!所以说,你对我不算是一见钟情,应该算是命中注定!”金烨枫前一秒还在沾沾自喜自己的神推理,后一秒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琢磨了一下,蓦地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你说的应该就是正确答案吧!”的确是正确答案,而且这种答案应该是最令他满意的了,李景灏看着金烨枫满面通红的样子,又露出了久违的月牙笑容,心里填满了果糖,如果现在去牵她的手,是不是就可以算是在一起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网游之生死劫〕〔史上最强狂帝〕〔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都市绝品狂尊〕〔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逍遥少年〕〔快穿之谁要和你虐〕〔科举兴家:首辅小〕〔医武兵王混乡村〕〔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厉少宠妻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