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谍海猎影〕〔启禀陛下,娘娘又〕〔陆羽非人哉〕〔最强球王〕〔千金归来,帝少枭〕〔摄政王的心尖妃〕〔一往情深,傅少爱〕〔爹地你别跑安盛夏〕〔快穿之总有男神想〕〔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钢骨之王〕〔女神的最强高手〕〔炮灰来袭:嫡女,〕〔猎杀者游戏〕〔我的钢琴有诈〕〔异界之喜剧为王〕〔我是个假的圣人〕〔恶魔就在身边〕〔山沟知万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像风一样的 第40话 我对他动心了!
    此时躲在楼后偷看的三个人……

    “这个怂包,要是我直接壁咚上来就亲了,霸道总裁范儿的男人才招女孩子喜欢!枉费我给他创造这么好的机会!”张老师一副捶胸顿足的样子。

    “别急啊,这还都没算开始呢……”孟芸?也扒在墙边偷看,一反平日里的女神形象,她这是为了“儿子”,也是拼了。

    “这也算表白过了,瞎磨叽什么,直接生米煮成熟饭算了!看着真令人起急!”没想到张老师内心这么火热……

    “你们觉得他们两个有戏吗?”周清清突然问了一个很有建设性的问题。

    “有戏!”张老师和孟芸?不觉异口同声的说出来,两个人互望一下,都赞同的点点头。

    “我觉得金烨枫80%已经动心了,今天在我办公室,灏灏挡在她面前护着她的时候,我已经看到‘感动’两个字从她眼睛里透露出来了,十有八九有戏!”张老师自信满满的说道,“两个人再一起弹钢琴,通过音乐的交流达到心灵合一……嗯,恰巧两个人都有这方面才能,也算是老天爷给的助力,相信很快就能起效!对了,这个四手联弹的主意真不错,谁出的?”

    刚才还痛恨四手联弹害的公卫学院只剩半个出风头的机会,张老师真是说变脸就变脸呀,孟芸?和周清清感觉刚刚从头顶上飞过去的乌鸦又飞回来了……

    “你看这样改编如何呢?”礼堂里大部分人都走光了,只剩下音乐社几个高年级的成员在讨论音乐大赛报名手续的事,李景灏和金烨枫坐在角落里一起讨论着乐谱,并没有影响到其他人的工作。

    “嗯……看起来……”金烨枫在脑子里认真的想象着音符的组合,“还不错,不过和弦部分如果可以稍微改动一下就好了!”

    “这里吗?”李景灏循着金烨枫的指点,在曲谱上划了出来,“哦,如果这里d和弦改成f和弦会不会和谐一些?”还好,两个人能讨论一下正经事,这才不觉得太过尴尬。

    “嗯,我想这样会听起来顺耳点……我们干嘛不用钢琴直接试一下呢?”金烨枫看了一眼舞台上的钢琴,说起音乐,她就会全神贯注,不去想别的事情,“用想象力修改毕竟不如实际听一下效果好!”

    “也对……”李景灏拿起曲谱,准备和金烨枫一起走到舞台上。

    平时不表演的时候,舞台上肯定是不会打灯的,光线有些昏暗,金烨枫本来就是个运动神经不发达的人——平时穿平底鞋走平路都会摔倒的那种——必须得异常小心的一步步往前探。不知道是否又是孟芸?设下的陷阱,舞台中央贴着标识的木板居然翘了起来,金烨枫不仅手脚笨眼神也不好,竟然准确的一脚踩上去,眼看就要摔个大马趴了,李景灏反应奇快的跑过来接住了她,好俗套的剧情……

    当金烨枫惊慌的从李景灏怀里爬出来的时候,直接对上的是李景灏炽热的目光,大量血液顿时就窜上了她的脑部。

    “对不起……”金烨枫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尴尬得想钻到墙里去。

    “摔到哪里了?有哪里疼吗,快检查一下……”李景灏紧张的询问着她有没有摔伤。

    “我没有摔到,倒是你没有摔到哪里吧?”金烨枫顺势挣脱他的怀抱。

    “我没事,不过,金师妹……你比想象的还轻,平时都不好好吃饭吗……”担心她受伤之余,李景灏突然意识到刚才居然抱了金烨枫一下,刚才光顾着怕她摔倒了,竟然现在才意识到,李景灏心里不受控制的溢出了甜蜜的感觉……原来她这么小,这么柔软,还香喷喷的,真想一辈子都抱着她,这么可爱的月儿……

    “额,我……我有点不舒服,师兄,我先回去了,曲谱我回去试试,下次再和你讨论!”有种情绪,突然在金烨枫心里弥漫开来,让她即将在李景灏的目光中燃烧殆尽了。

    “你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回去吧!”听说她不舒服,李景灏更加紧张起来,是摔到哪了?还是因为自己的行为、语言让她不舒服了?

    “没事……我自己可以。”金烨枫转身逃开,可慌张之中再次被这个该死的地板绊倒,这次李景灏没反应这么快,她的脸直接与地面不友好的接触了。

    “金师妹!”李景灏跑过来扶起金烨枫的时候,发现她鼻头已经被磕红了,鼻涕眼泪都被刺激了出来。

    “我没事,我先走了……”金烨枫甩开李景灏的手,狼狈的爬起来,捂着发红的鼻子,拼命的跑开了。

    李景灏这次并没有追上去,因为他已经明显感受到了金烨枫的抗拒,让他不敢再向前一步了……怎么会这样,明明好像有一些向好的方向发展了……

    金烨枫不顾鼻子和膝盖的刺痛,一口气的跑回了公寓,屋子里空荡荡的,显然周清清没有回来。夕阳的最后一抹余辉撒在白色的钢琴上,却让这原本清新的白色变成了灰色,使得整个房间变得异常冷清。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扑面而来,她跌坐在客厅的角落里,再一次被刺骨的冰冷包围住了,好冷,好冷,好冷……

    刚才,就在她被李景灏抱住的时候,她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双眼睛,仿佛在脑海中监视着她,这目光时而热情似火,时而冰冷刺骨,让她既害怕又心酸,她直觉的认为这是白马少年在警告她,李景灏不是他,不能再继续心动下去了,心动……心动了,对,她是对李景灏心动了,可是她不敢,不能,不应该!她应该很害怕谈恋爱的,因为会让她不自制的想到那个夜晚:对她来说那是恐怖的深渊,无尽的痛苦和绝望,周围没有任何能够抓住的东西,只有一个个幽深的漩涡,在不停的把她往地狱的最底部拽去……

    金烨枫从膝盖里探出头,发现客厅已漆黑一片,她本能的四处乱摸,想拉住一根救命稻草,“嗡……”的回声布满了整个空间,虽然吓了一跳,但这声波把她紧绷的神经拉回了现实。当眼睛逐渐适应黑暗后,她发现自己碰到的原来是冯奕飞火焰色明亮的吉他,她不小心拨动了琴弦,醇厚的回声在房间里久久挥之不去,让她的心逐渐温暖了起来……

    金烨枫不自觉的抱起冯奕飞的吉他,虽然是金属制的,她却能感受到来自金属的温暖,那是带着冯奕飞气息的温暖。她闭着眼睛想象着他弹吉他时的模样:半闭着眼睛,睫毛微微颤动的样子……她曾经特别嫉妒他的睫毛,恐怕比自己的都长,真想一剪子剪下来,一个大老爷们长这么长睫毛是干嘛,是想要去当羊驼吗……羊驼,呵呵,她不禁笑了出来,刚才的恐惧感一扫而空,只有在冯奕飞身边她才那么轻松,真的很怀念和他在一起的日子:“大飞,你快回来吧,我真的好想你……”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发出了歇斯底里的颤抖,她忙拿起手机来看,原来是冯奕飞发过来的视频邀请,对哦,差点忘记了已经过七点了。

    “你跑哪去了!为什么不上线!”刚点开“同意”,冯奕飞的脸下一秒钟就急促出现在了画面里,还带着责备的神情。

    这让金烨枫稍微适应了几秒钟,刚刚还在说想他,怎么就真的出现在眼前了,不是做梦吗?

    “喂,你怎么了,不说话?犯傻呢?不对,你哭了吧?谁招你了!是不是李景灏又招你了?”

    “没事啊,我刚睡醒,还有点懵,刚打了个哈欠!”金烨枫并不想给冯奕飞造成困扰,如果她说一句“我想你”,说不定他真会再飞回来,如果是那样,她一定会抱着他大腿不让他再离开的……人必须得习惯独自成长,不能太依赖别人,冯奕飞何尝不是一个人在异国他乡孤军奋战。

    “真的吗?”冯奕飞一脸的怀疑,“哪有这个时间睡觉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一天不见,你就学会跟你老公说谎了?”

    “你怎么又来这套!”金烨枫久违的翻了个白眼,突然感觉这种套路话让她的身心都充实了起来,“我整天上课,功课很紧,负担很重,还得练琴,超累的,挤出点时间能睡会就睡会,有什么问题吗?”

    “好,你都对!不过,你说实话,是不是李景灏又招惹你了!”冯奕飞不打算跟她争辩,但他直觉的认为,金烨枫的情绪有波动。

    “管的着吗!”金烨枫是很想跟冯奕飞说,但是说了又能有什么用,说不定他又会干出什么惊人的事来。

    “你不跟我说,就说明不拿我当朋友了吗?”冯奕飞见问不出来,就开始使出装可怜战术。

    “没有啊,你别多想!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啊?你上次说你12月20号放假,那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呢?22号差不多吗?”金烨枫还是决定快速转移话题,因为绷得太久她自己也控制不住。

    “你不说实话,我就哭给你看!”冯奕飞一点招都不接,因为他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金烨枫从来不会跟他用这种顾左右而言他的方式说话,除非是有瞒着他的事情。

    “说什么实话啊?本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你犯什么神经病!”金烨枫也只能是死咬到底,就是不能说。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爱上别人了,是李景灏吧!”金烨枫从来没有见过冯奕飞这样的眼神,不,有一次,就是第一次跟他去k歌,他用酒瓶子砸人那次……

    “没有……”金烨枫咬咬嘴唇,不再看他,为什么要怕他呢?他又不是她男朋友,她也没做什么坏事,可心里这种心虚和恐惧是为什么?

    “金烨枫,你从来都不跟我撒谎的!如果你这样,我现在马上就回去!”冯奕飞从来都不叫她的全名,除非是极度愤怒的时候。

    “你敢!你要是敢回来,我就马上搬回自己家住,永远都不见你!”尽管心虚和恐惧,金烨枫也绝对不能服输,威胁谁呢?你回来也没用,我不见你,你能拿我怎样?

    “好啊,看咱两谁耗的过谁!我现在马上订机票!你等我!”人在极度愤怒的时刻也绝对不会软弱,冯奕飞不怕别的,最怕的就是金烨枫骗他,不拿他当最重要的人。

    “你等我”这三个字就像有魔力一样,瞬间攻破了金烨枫紧绷的神经网,她知道,这回是她输了,虽然在冯奕飞面前,她从来都没输过。

    “好!我输了,你不要订机票,我跟你实话说!”金烨枫咬紧牙关,决定把真实的感受跟冯奕飞说,她都没有跟周清清说过的,任何人都不知道,“我对李景灏动心了!”

    “为什么?”金烨枫不敢抬头看屏幕,她很怕面对冯奕飞,听到他的声音都让她感觉很胆颤。

    “不知道,也许是看到他为了我每天去食堂帮厨,只是为了给我做早餐;也许是因为知道他对别人都很冷漠,只是对我笑;也许是因为今天差点被老师训斥,他穿着手术服就赶来救我,我不知道……”

    “好吧,你动心没有错,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等我放假回来好吗?我订了21号的机票,你那边22号凌晨我就能回来了!”冯奕飞不想纠结他们两个曾经经历过什么,但是看起来李景灏的确为了她做出了许多努力,可是他为她付出的努力她何曾注意到了?也许是起点不对,在她心里,他已经被定义为朋友,已经被判了死刑吧……

    “等你回来?”金烨枫没有想到冯奕飞居然没有多说一句,也并没有跟她发脾气,更没有说他现在马上回来的话,这令她十分惊讶,不禁去想,他难道又要做出什么惊人的之举?

    “嗯,你可以对他动心,但不要和他交往,你没什么恋爱经验,我怕你被骗了,抻着他几个月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等我回去,我来帮你判断,如果他真心喜欢你,那你就跟他在一起吧……”冯奕飞面无表情,不怒不笑,非常平淡的陈述着。

    “好,我答应你!”不得不说,冯奕飞说的还真是很好的解决方法,他说的有理有据,让大家适时的冷静一下,都思考一下自己真实的想法,等他回来,说不定一切都能顺利解决。金烨枫突然感觉自己有点不认识冯奕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网游之生死劫〕〔史上最强狂帝〕〔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都市绝品狂尊〕〔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逍遥少年〕〔快穿之谁要和你虐〕〔科举兴家:首辅小〕〔医武兵王混乡村〕〔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厉少宠妻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