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谍海猎影〕〔启禀陛下,娘娘又〕〔陆羽非人哉〕〔最强球王〕〔千金归来,帝少枭〕〔摄政王的心尖妃〕〔一往情深,傅少爱〕〔爹地你别跑安盛夏〕〔快穿之总有男神想〕〔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钢骨之王〕〔女神的最强高手〕〔炮灰来袭:嫡女,〕〔猎杀者游戏〕〔我的钢琴有诈〕〔异界之喜剧为王〕〔我是个假的圣人〕〔恶魔就在身边〕〔山沟知万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像风一样的 第34话 成功的赶鸭子上架
    金烨枫一边弹奏一边把自己融入回忆,弹出来的旋律就更加包裹着着浓浓的甜腻气息,台下的众人都听痴迷了。

    只有李景灏能感觉到她从音乐里面透露出来的语言,再加上看到她演奏时脸上洋溢着的甜蜜微笑,他就更加确定了,这微笑绝对不属于他,不觉暗自攥紧拳头……

    一曲毕,金烨枫松了口气,赶紧鞠躬行礼,然后就迫不及待的跑回周清清身边。

    说来也是令人惊讶,金烨枫演奏完毕,全场竟安静得几乎没有呼吸声,这实在是太让她尴尬了,好久没练习了,弹得有这么差劲嘛,就连周清清也是一副已傻掉的表情……

    谁知过了半分钟,全场竟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欢呼声及口哨声,周清清竟也一边流着眼泪一边鼓掌:“枫枫,你弹得太好了,真令人感动,我都忍不住哭出来了!”

    金烨枫懵懵的看着周清清,哭是几个意思?

    这时,上次帮助李景灏送饭的师姐冲着金烨枫走了过来:“你好,金烨枫,我们又见面了,这次还是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音乐社的社长,我叫孟芸?,你的《卡农》弹得太好了,我们一致决定让你代表咱们学校去参加比赛!”

    “啊?这不太好吧,我今天只是临时过来,本来是想报名社团而已,并无心参加比赛,甚至不知道有比赛这回事,这样的决定是否对其他同学有欠公平!”金烨枫虽然惊讶于自己能入选,但她绝对不会干这种空降兵的事,这很有可能抢了其他人的资格,很容易招人恨的,而且,的的确确她只是来打酱油的,完全是周清清强迫她上场的。

    “你的表演能感动在场的所有人,我想大家没有不赞成由你入选吧!”孟芸?看向众人,在场的所有人都非常真诚且感动的看着金烨枫点头,表示赞同。

    金烨枫有一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今天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参加比赛了呢?她看看周清清,她仍然是一副热泪盈眶,好像自己女儿获奖的表情,又感觉到来自稍远的地方火烤般的目光,终于叹了口气:“好吧!”

    “感谢你愿意替学校争光,另外,欢迎你成为音乐社的一员!”孟芸?伸出手。

    “感谢师姐和各位错爱!”金烨枫无奈的伸出手和师姐握了一下。

    在学校填完表格,办完入社手续等一系列事情后,音乐社“高层”要讨论参赛曲目和方式的问题,金烨枫和周清清终于能够逃出来了,于是在回家的路上,金烨枫就把今天的疑问一股脑的抛给了周清清。

    “清清,你说的‘现在还能招人的神秘社团’就是音乐社吧!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音乐社要找人参加比赛,故意带我来的?”

    “枫枫,你别生气,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我想到你钢琴弹的那么好,才想故意带你去的,如果不是这么诱骗着你去,恐怕你真的会不答应参赛,那就太可惜了……”周清清有些愧疚的看着金烨枫。

    “那你可以直接跟我说啊,这么设计我,真是不够朋友!”金烨枫鼓着腮帮子,看起来有些生气。

    “枫枫,我错了,我真的是好心,实在觉得你不参加比赛太暴殄天物了……设计你的确是对不起你,我的确是受了孟芸?师姐的嘱托,我愿意受一切惩罚!”周清清态度倒是十分真诚。

    “你也认识孟芸?师姐?”金烨枫不可思议的看着周清清,这世界可真小啊!

    “是呀,我跟她认识可是很久之前的事了……”的确是很久之前,前世就认识了。

    “只要你没和李景灏师兄一起设计我就好!”金烨枫叹了口气,并不打算计较了,她相信清清是好心,对待朋友一定要信任,“虽然生你气,不过你洗一个月的碗,我就忘记这件事了!”

    “好的,没问题,我洗一年碗都行!谢谢你,枫枫!”周清清看到金烨枫不生气了,松了口气般抱住她的脖子猛亲,心里却在道歉:对不起,枫枫,这的确是她和李景灏商量好的对策,她也的确和李景灏一起设计了你,真是对不起了!因为我答应过李景灏一定会帮助他的……

    “所以你就被清清小姐姐强拉着去参加比赛了吗?”

    “是啊,的确是被生拉硬拽去的,她是被音乐社社长那个叫孟芸?的学姐拜托的。”

    晚上的聊天时间,金烨枫一定会把今天的事情汇报给冯奕飞,她其实心里也还是没想明白逻辑,孟芸?师姐怎么可能知道她会弹钢琴呢,也一定是周清清告诉她的,因为这学校里只有周清清一个人知道这件事。

    “我怎么觉得李景灏才是幕后黑手呢!”冯奕飞听完事情的始末,直觉的认为这一切是李景灏的所为,虽然他的确有些对李景灏的偏见,这个家伙真不安分,恨自己不能在枫枫宝贝身边保护她。

    “嗯,我也是有这担心,但是我觉得清清也喜欢他,应该不会帮他追我吧?这太不符合逻辑了!”

    “那是因为你太不懂得爱情了,傻姑娘!”

    “你什么意思?就你懂,哼,是啊,你的恋爱经历多丰富啊,大情圣!”

    冯奕飞在电脑屏幕的另一边无奈的摇摇头,爱情里面有什么逻辑,真正爱一个人希望看到ta幸福开心才是最重要的,这个傻傻的枫丫头,什么时候才能开窍呢……

    “其实你参加比赛也没什么不好,你弹钢琴超级能感动人心,初中之前你不也老参加比赛获奖嘛!”冯奕飞只好赶紧转移重点。

    “弹琴好的人多了,李景灏弹的也挺好,让他去参加呗,他本来就是音乐社的副社长!”

    “你迷恋上他了吗?今天总夸他弹琴好听,不就是德彪西吗?我哪天也用吉他改编一下,弹给你听!”

    “你吃醋了?傻瓜!”

    “是啊,我吃醋了,谁能听着自己老婆夸别的男人开心啊!”

    “谁是你老婆,不要脸!”

    “……”

    “枫枫宝贝,我支持你去参加比赛,因为你弹出来的音乐特别能感动人心,我不能太自私,让自己独占,希望你能分享给所有人快乐和感动!”在沉默一段时间后,冯奕飞突然发过来这么一句。

    “我觉得你突然变成大象了……”

    “这什么意思?表示听不懂!”

    “总说你是狗,但第一次看见你吐出象牙……”

    “你又套路我!”

    “哈哈,活该,谁让你老套路我的!”听了冯奕飞说这话,金烨枫好像突然生出了很多勇气,本来还是很没有信心的,与其说她弹出的音乐能感动人心,不如说冯奕飞的话总能给她信心和勇气。金烨枫在坚定的相信,这就是信任彼此、最好的朋友、最纯正的友谊的力量!

    “对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我本学期是十二月二十日开始放假,下学期一月十五日就开学,这边是放圣诞假,不过春节……”

    “哦,也是啊,人家肯定不过春节……那也好,十二月下旬就能见面了!”

    “我春节的时候再想办法请假回来陪你……”

    “不行,你好好念书,别老想着往回跑!你答应我,一切要以学业为主,先把咱们的本领磨练好再说别的。像你上次就因为联系不到我而跑回来,我虽然很感动,但是这样不好!”金烨枫也想天天都和冯奕飞在一起,虽然现在这样很寂寞,但既然大家都选择了不同的求学方式,就要好好的完成学业,她爹经常教她:做人处在什么时期就要做该做的事,他们现在该做的就是要先把学业完成。

    “枫枫,你很讨厌我吗?”

    “我为什么要讨厌你?你做了什么坏事吗?”

    “当然没有,你能等我回去吗?”

    “我这就把你回来的日子画在日历上,每天倒计时,答应过你的!”

    “嗯,你等我……”冯奕飞不经意的发过去这句话,这并不仅仅是表面的意思,更深层的意思是希望金烨枫不要理会李景灏或者其他男生,等着他能够成为“海一样的男人”,然后,两个人就永远在一起……可是他不敢表达出来,因为他明白,此时的金烨枫绝对不可能回应他,他在她心里只不过是最重要的朋友而已,并不是白马少年……

    金烨枫看到这句话,心里也是如针扎一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只要一安静下来,或者看到任何熟悉的事物,就会自动和冯奕飞联系起来,比如说今天弹《卡农》的时候,她会自动想起,她收到的第一朵玫瑰花;再比如说今天听李景灏弹琴的时候,她也会不自觉的用冯奕飞和他做比较,她自己也觉得奇怪,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住在他房子里的缘故?当然,这里到处都有冯奕飞的影子,衣柜里还有他的衣服、书桌上还有他看过的书、客厅还随处可见他留下的曲谱;他弹过的吉他、用过的餐具、睡过的被子,总觉得哪天睡醒觉就能看见他站在落地窗前跟她说“早安”……

    自从上高中起,她和冯奕飞很少分离过这么久、这么远,可能就是习惯了他的存在,一时不适应吧!任何人都不可永远都在一起,就算是父母、家人,或许这也是人必须经历的成长——要学会适应分离的痛苦,要学会忍耐寂寞,更要学会适应新的生存环境!

    过了半天金烨枫才发过来一条消息:“哼,你又引用‘白马少年’的话术,说明你语言匮乏,还是要记得自己国家的语言,别崇洋媚外的!”

    久得冯奕飞差点以为金烨枫下线了呢,不过看她的语气,应该是正常状态。

    “枫枫女王教训的是!”

    “知道就好,本女王现在要去学习了,不陪你聊了!对了,你的午休也快结束了吧,是不是又没时间吃饭了?”

    “放心,吃过了,用手机聊天不会耽误吃饭。你晚饭吃的什么,又是亲自下厨?”

    “今天犯懒了,在学校食堂吃完才回来的!”

    “好,那你要多吃点才能好好发育,不要老当太平公主,就能交到男朋友了!”

    “不用你管,滚远点!”金烨枫又发过去一把滴血的刀的表情。

    金烨枫不打算再搭理他了,果断关掉电脑,拿出了高数书,准备认真学习,虽然她并不擅长数学,但这学期还是得坚持,就算是学医科也还躲不过数学啊,度过这关就好了。

    金烨枫看了很久的书,她一直静静的坐在桌前不停的写着算着,直到指针指到了22:30,她才抬起头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准备活动活动筋骨。她走出房间,客厅里一片漆黑,只有白色的钢琴在黑夜里格外显眼,她去厨房想喝点牛奶,路过周清清房间时发现里面还亮着微弱的灯光,要不要去打扰她呢?金烨枫想了想,还是直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她决定打开电脑,再看一眼企鹅,刚才她粗暴的下线,估计冯奕飞又是一大堆留言。果不其然,刚点开企鹅,杀马特头像就疯狂闪动着。

    “女王,我错了!我嘴贱,我的错!”

    “不要不理我,枫枫宝贝,你下线了吗?”

    “老婆大人……原谅我吧!”

    ……

    “你要是不理我,我晚上睡觉前就不刷牙,一直都不刷,直到牙掉光死掉为止……”

    ……

    “你去学习了吗?好吧,我也要去上课了,看到留言要回我,我上课也会回的!”

    “想你哦!”

    金烨枫看完留言又是一大波的翻白眼动作,这家伙永远没长进,犯完贱就道歉,逗别人好玩吗?这臭毛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改,还说自己要当“海一样的男人”,他现在充其量也只是“海葵一样的男人”……

    金烨枫正想着,突然发现还有另一个头像在闪,哦,原来是好久不见的师父“劫”。

    “徒弟,好久不见了,几天没见你又跑哪里去了?”

    “……”

    “明明看到你在,为什么不理为师?”

    “师父好,我刚才一直在学习,刚刚上线,还没来得及回你呢!”金烨枫发现师父在线,赶紧回话。

    “哦哦,你这几天怎么都没上线了,也很久没见你玩游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网游之生死劫〕〔史上最强狂帝〕〔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都市绝品狂尊〕〔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逍遥少年〕〔快穿之谁要和你虐〕〔科举兴家:首辅小〕〔医武兵王混乡村〕〔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厉少宠妻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