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谍海猎影〕〔启禀陛下,娘娘又〕〔陆羽非人哉〕〔最强球王〕〔千金归来,帝少枭〕〔摄政王的心尖妃〕〔一往情深,傅少爱〕〔爹地你别跑安盛夏〕〔快穿之总有男神想〕〔乡村透视仙医〕〔重生之武神大主播〕〔钢骨之王〕〔女神的最强高手〕〔炮灰来袭:嫡女,〕〔猎杀者游戏〕〔我的钢琴有诈〕〔异界之喜剧为王〕〔我是个假的圣人〕〔恶魔就在身边〕〔山沟知万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像风一样的 第3话 你说我是米虫?
    “你手脚不协调吧?怎么笨得跟只熊似的?每次都是你害我们练不下去,不会跳就滚出去吧!”同组的男生忍不住抱怨起金烨枫来。

    “好像被踩到的不是你吧!我还没抱怨呢,你怎么那么多废话?不愿意跳你也可以滚啊!”这回是冯奕飞先声夺人,再怎么说也不能骂女生笨得像熊,太欺负人了,万一她哭起来得是多要命的事啊!

    “真对不起!我就是笨得像熊,天生缺乏舞蹈才能,要是能不跳这个破舞,我恨不得赶紧滚出去呢!”没想到他的解围竟然一点作用也没起,她不仅没哭还反怼:“你倒是才能卓著啊,我看你早就想拉张映雪的手了,趁着这次机会让你多占会儿便宜,你还得了便宜卖乖!贱人就是矫情!”

    “你!你!你!”那男生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同组女生瞬间变了脸,气氛迅速升至爆火点。

    “哎呦!疼死我了,会不会是骨折啊!救命啊!”不和稀泥恐怕真是要打起来了,冯奕飞赶紧施展他拙劣的演技。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坐在地上的他,刚才被金烨枫踩了一脚,一屁股就坐地上了,他一直在地上尴尬的坐着,扮演着海拔最低点。

    “那女生,带他去医务室看一下,其他人继续!”远处的‘魔鬼刘’发话了,大局为重,其他人还是得赶紧练习。

    金烨枫和那男生电光火石的对视了一下,扭头扶起冯奕飞:“走吧,去医务室看一下有没有骨折!”

    “你好像还欠我一句‘对不起’!”今天是死没面子,他两次出口,一次半被忽略。

    没想到刚从怒火中跳转出来的金烨枫居然明朗平和的冲他一笑:“我更欠你一句‘谢谢’呢!谢谢你替我解围!”虽然不需要,但人要有感恩之心那,毕竟人家是出口帮忙了。

    看到她的笑容,冯奕飞竟然有些神游,更没想到他这个情场高手被文学少女反撩了,好没面子!不,以后不能叫她文学少女了,一开始她就不是:脾气火爆,尖牙利齿,意志坚韧……完全不是软软酸酸的妹子,真不敢相信那些笔法细腻的文章是出自她手。

    “你没事吧?是不是特别疼?”快走到医务室了,他居然一句话都没说,看来是真踩坏了吧?金烨枫心里涌起一阵内疚感。

    “你好像真的不会跳舞,每次都特别紧张,跟受了多大罪似的?”太尴尬了,好歹得说点什么。

    “不瞒你说,跳舞真是我的软肋,心里能理解音乐,身体却不听使唤,完全跟不上节拍,好像身体不是自己的一样,越紧张就越僵硬,简直是恶性循环……如果真能被老师刷下来,我还谢天谢地呢!”他的尴尬,她放佛一点都没感觉到,居然打开了话匣子:“我从小就手脚不协调,上小学的时候班里排练‘洋娃娃和小熊跳舞’的节目,老师都快被我气死了,说我这只小熊不是在跟洋娃娃跳舞,而是在和洋娃娃练散打……哈哈哈……所以刚才他说我像熊也没什么错,我从来都是这画风。”她倒是挺会自黑的,把自己逗的哈哈大笑。

    冯奕飞也是无语了,一点都不好笑,女孩子说自己是熊,哪里有这么可爱的熊……他又神游了,幸亏已经到了医务室。

    校医看了看他的脚,又白了一眼金烨枫:“你跟他这么大仇?踩这么狠?都肿了!”

    “对不起,老师……”一听这话赶紧认怂,金烨枫乖乖的低着头。

    “不是跟我说对不起,得跟他说!虽然看似没有骨折,还是拍个片子确认一下比较保险!放学之后去趟医院吧,拍个急诊片子。在这之前,先用冰袋敷一下,不过得少走动,今天就别练习舞蹈了。”校医麻利的从冰箱里掏出两个冰袋递给金烨枫,邪恶的笑了笑:“不收钱,拿去用吧,也不用还了!”

    “谢谢老师!”金烨枫冲老师鞠了个躬,就拿起冰袋扶着冯奕飞向教室走去。

    高中部的同学们都去练集体舞了,教学楼里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他们两个的脚步声,一只麻雀从窗台上飞跳起来,把两个人都吓得心脏狂跳,真心尴尬啊……

    “那个,冯奕飞,真是对不起,害你脚肿,放学后我陪你去医院,医药费都由我来付哦!”这个时候的金烨枫早已忘记了自己的誓言,什么抽离他的世界,绝对不跟他有任何交集,说好的高冷美少女形象呢?又好像没说好……

    恐怕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女生跟冯奕飞说“我来付”这三个字,真是太新奇了:“你付医药费吗?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哪来那么多钱?”

    “切,你少小瞧人,我整个暑假都在打工:白天在餐厅,晚上去做家教,偶尔还能去酒吧弹个钢琴挣点小钱……”金烨枫得意洋洋的说。

    “你还能打工?还会去酒吧弹钢琴?”这句话信息量太大了,差点冲破冯奕飞的脑袋,在他的感知里,城里人家的孩子暑假都会出去玩吧?谁家孩子还用去打工挣钱?补贴家用吗?难道她家里超级穷?而且她还会去酒吧那种地方,是去弹钢琴吗?她居然还会弹钢琴?这女孩真是总能突破他的认知!

    “不够16岁是不能打工啊,不过我都是求我爹妈帮我找的熟人的地方,勤工俭学嘛,反正初三的暑假那么长,也没什么事可以做!”金烨枫吐吐舌头。

    “你家很穷吗?需要你勤工俭学?”真可怜,这么小就要出来打工,在他的眼里,只有穷人才会打工。

    “我家里穷不穷跟我也没关系,那都是我爸妈的钱,关键是我穷啊,15岁了还不事生产,有手有脚有时间,为什么在家当米虫,却不给自己积累点小财富呢?超级讨厌那些整天不工作的成年人,老大不小的还在家啃老。”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在不停的刷新着他的三观:什么爸妈的钱跟自己没关系?什么都15岁了还不事生产?什么有手有脚有时间却不创造财富?什么当米虫,啃老……他活了17年,总觉得所有的事都是理所应当,父母的溺爱、族人的奉承、同龄人的追捧,而眼前这个女孩说的话却是他从未碰触过的,又仿佛给了他当头一棒:“那个,你好像很看不起我?你说米虫是指我吗?”

    “啊?”她眨了眨眼,突然明白过来似乎伤了他的自尊心,“不好意思,别误会,我说米虫不是指你啦!我只是很讨厌那种仗着父母有钱,就作威作福的人……”好像越描越黑了,金烨枫挠挠头,“我总是口没遮拦的,要是不改这毛病以后肯定倒大霉,我爹总是训斥我呢!”

    真不知道怎么接话下去,幸亏终于走回教室了,金烨枫把冯奕飞扶到了他的座位上,赶紧拿出冰袋给他敷上,冰冷的刺痛感毫无防备的袭上冯奕飞灼热的脚踝,他轻呼了一声:“嘶……”

    “额,对不起,对不起,我真是粗手粗脚的,弄疼你了吗?”金烨枫显然是被他叫声吓到了,小心翼翼的看着他,声音也柔缓了下来,“不过没关系,坚持一下就好了,这时候千万不能热敷或按摩,冷敷最好了!”

    她蹲着地上抬头看他,她关切的眼神又让他神游了一瞬,发现不对劲,尴尬的干咳了两下:“咳,咳,没事,你懂得还真多啊,以后是准备念医科吗?”

    “啊?哦,我还没想那么多呢,刚上高一嘛……”她低下头,准备拿起第二个冰袋,往他脚上敷,却被他一把抢过来,瞬间贴到她脸颊上,冰得她一愣,“好冰,你干嘛?”

    “你刚才自己抽自己嘴巴,脸肿得像猪一样,丑死了,赶快敷一下吧!”冯奕飞开心的笑了,放佛刚才的一脚之仇全都报了。

    金烨枫扶着自己脸上的冰袋,感觉脸滚烫得能把冰瞬间升华了,看着他如雨后阳光般的笑容,她心中暗自腹诽:“这货太会撩了,绝对不能上他的当!死渣男!”

    放学后,金烨枫拉着冯奕飞去医院检查,他是老大不乐意,非说自己没事了。不过,她总是说:“做人必须言而有信!”他也是无奈的被拉到了医院。

    好不容易等到拍x光,冯奕飞把脚放在拍摄台上,金烨枫却突然闯进来:“医生,你确定这么大的设备不会在拍摄的过程中掉下来,再次砸伤他的脚吗?看着颤颤巍巍的,好可怕,万一砸下来他就残废了!”

    医生翻着白眼把她赶了出去,一边出门她还一边喊着:“别怕别怕,我就在门口!害怕就大声叫,我一定会来救你的!”

    冯奕飞本来是不害怕的,经她这么一闹,还真有点担心这个设备砸下来,看着怪悬乎的,心惊胆战地做完了检查,他总不能真大叫出来吧?这个金烨枫,什么人啊,这是来安慰他的,还是来捣乱的?

    直到医生看完片子,确定他是没有骨折,金烨枫这才松了口气:“幸亏你没事啊,要不然我会内疚死的,接下来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你送我回家?”冯奕飞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恐怕这是第一次有女生主动要求送他回家。

    “你好歹是伤员啊,还是被我伤的!”金烨枫当然是说话有理有据。

    “我家离学校很近,骑车也就5分钟,走着也就10分钟。还是我送你回家吧,女孩子这么晚了一个人回家不安全!”男孩子还是得有点绅士风度的。

    “大哥,天还没黑呢,有多晚?我看你这话都成套路了,不分时候!”金烨枫翻了个白眼,这渣男的味道又飘出来了。

    “我发现你很讨厌我,要不然就是用不屑的眼神看我,要不然就指桑骂槐说我是米虫,要不然就总说我套路你!”被人讨厌总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冯奕飞不禁把一天的委屈都说了出来。

    金烨枫听了他的话,愣了愣,这该怎么回答?这家伙还会把话摆明面上,观察力还这么强,一时之间真不知道让人怎么回答,危险啊!发过誓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被暗恋的事,否则真是丢脸到家了,倒霉的还是自己。以前没跟他说过话,这回才发现,这家伙渣段位好高啊,怪不得那么多妹子都上了他的当。

    “如果不讨厌你,总不能喜欢你吧?”把问题丢回去给他。

    “你是真讨厌我啊,心碎了,我还以为善良的小姐姐都会喜欢我呢!”他假装用衣服抹眼泪,委屈的看着她,一副受伤小猫咪的表情,真是几乎能激发她的母性本能。

    他还真来这套啊!贱人可真够矫情的!金烨枫也是够了,暗自庆幸没有继续喜欢他下去,否则真是要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只能结束话题了:“不愿意被我送,你就自己回家吧!我也算好人做到底了!拜拜!”说完,她扭头就走,干净利落脆。

    冯奕飞惊讶得都没反应过来还要不要再矫情一下,真看着她的背影离去了……这女孩,真是前所未见,连他的可怜攻势都没用,铁石心肠吗?第一次见面不是迷恋他到虫牙都看见了吗?这是什么套路?从来都没有人嫌弃过本小爷是米虫,小爷家里有钱还被瞧不起?你又不是大美女,哪来的自信!看我来搞定你,再甩了你,让小爷来治治你这没来由的傲娇病!

    看着他小白兔般的背影在夕阳下一蹿一蹿的,冯奕飞不仅嘴角上扬……

    接下来的日子,其实冯奕飞过得是小心谨慎的,聪明如他并没有轻举妄动,毕竟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女生超级难搞定。嘴厉害得连老师都拿她没办法,动不动就说出些让人极其下不来台的话,对付这种人,就要先找出她的弱点,再攻其不备,这样才能出奇制胜。得仔细观察,寻找时机……

    “小飞飞,你来尝一口,人家特地为你做的小点心!”花园里,一个漂亮娇艳的女孩正在举着蛋糕想喂到他嘴里。

    “好吃哦,谢谢宝贝!”冯奕飞心思不在这,完全没有意识的附和了一句。

    “人家辛辛苦苦做的嘛,还不奖励人家!”这漂亮女孩几乎都缠到他身上了,这虽然是比较隐蔽的地方,可毕竟在校园里啊。

    冯奕飞不留痕迹的稍微推开了她一些:“好啊,宝贝想要什么就说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网游之生死劫〕〔史上最强狂帝〕〔网游三国之召唤神〕〔都市绝品狂尊〕〔天价宠婚:霍总的〕〔极品逍遥少年〕〔快穿之谁要和你虐〕〔科举兴家:首辅小〕〔医武兵王混乡村〕〔我一定是到了假的〕〔厉少宠妻至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