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妃又又又去除妖〕〔妃倾盛世〕〔悲催村女重生记〕〔第一娇〕〔夫君不要带球跑〕〔天降我才必有用〕〔逆天九小姐:帝尊〕〔灿唐〕〔苏悦悦〕〔红纤芸念〕〔灵气时代之超神动〕〔我在日本打工的三〕〔重生之妈咪想赖账〕〔钟情于乐尧〕〔刺骨〕〔庶门风华〕〔被吃之前我有话要〕〔我有逆天传承〕〔名剑美人[综武侠]〕〔网游之高级玩家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像风一样的 第1话 分离只是开始
    凌晨,金烨枫坐在桌前,呆呆的望着笔记本电脑上的企鹅,是点开还是不点开呢……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她终于决定登录上线了,可看到好友里 “u

    ie”组里唯一的头像是点亮状态时,心里只觉得“咯噔”一下,他在?他还好?他在哪里?

    “在啊,你那边是白天吧!我就是上来看看……”她打完字又删掉了,删完又打,“hi,在b国的日子过得如何?有没有遇到漂亮的金发妹子?”打完又删掉了,无论打了多少次开场白,最终都被她删掉了,根本没有发出去的勇气……

    他走的那天,她没有去送,因为特别害怕他说:“自己多保重!”然后就各奔前程,不再联系了。最后一次在医院门口分别,她已经把最心爱的护身符送给了他,因为从今以后她就不能在他身边了,至少能让跟随自己多年的宝贝陪着他……他居然真的走了,只字片语都没给她留下,他们是不是全都结束了?三年多的友谊,是否已经各自乘着各自的小船分别远航了……

    她和他只是朋友,只是朋友而已,是她自己划分的非常明确,从来不敢想再往前走一步,因为不确定自己的心里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目前最清楚的逻辑状态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彼此最重要的人。是彼此吗?也许只是她一厢情愿?因为他从来没有什么承诺过什么!不,他承诺过,只是在意识不清醒的状态下,算是吗?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是他说的每一句,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她都奇迹似的能记得清清楚楚,尤其是第一次相遇的情景,仿佛一直都是在昨天:那是非常正常的相遇,在她15岁那年,第一次坐在高中教室里报道的日子……

    金烨枫第一次来到了梦寐以求的高中报道,那是一种超级期待的心情,终于脱离了老妈的掌控,期待能在自己的世界里,自由的生活、学习,遇到新的老师、同学、朋友,能在高中除了学习之外,多多参加各种活动,丰富多彩的校园生活,也偷偷期待着是否也能在这里遇到在梦中出现过的那个“白马少年”……在初中,这些都是完全不敢想的,老妈是她初中所在中学的校长,她的一举一动完全都在老妈的监控下,什么叫做如履薄冰,规行矩步,根本不需要语文老师来教!虽然她也反抗过、叛逆过,但最终都在重压之下束手就擒。于是她暗自咬牙努力,一定要在高中,考到比老妈的中学更好的学校,这样老妈也没话说,也能让她得到梦寐以求的暂时自由!如今,这个梦想终于实现了,她几乎有些按捺不住的偷笑——天生古灵精怪的血液终于能够得以释放了——她肆无忌惮的四处张望了起来,观察观察这三年高中就要一起学习生活的同学们是怎样的?有没有能成为生死之交的江湖朋友?其实是想看看,有没有传说中的高颜值小哥哥……她刚说扫描一番,瞬间就被右侧斜前方的小哥哥吸引住了视线。

    背影真是一级棒,看起来清瘦,肩膀却很宽,从侧后方看,居然也能看到睫毛,这不会是用过睫毛膏了吧?鼻梁高挺,完美的侧颜啊!只不过,为什么他左臂上有一条可怕的疤痕呢?是烫伤吗?

    正当她满脑子乱转的时候,右前方的男生似乎是感觉到了她的视线,竟转过头来,这一转真是要了金烨枫的命啊,天哪!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为什么?他的眼睛深邃到,好像能够牵动她的肺叶一样,让她不能呼吸了?她只能使劲张着嘴倒抽凉气,这实在是太失态了……该死的是,那男生也看到她了,礼貌的冲她笑了笑,这一笑不要紧,早上的确没吃饭,是低血糖了吗?还是踩到棉花了?不行,不能晕倒!这算怎么回事啊!太不端庄了,刚才他不会是在嘲笑她吧?

    这就是她第一次见他,完全是一见钟情,不说废话!她承认!但是,后来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

    b国a市,一处距离某大学不远的住宅区内,冯奕飞前一秒刚刚结束了收拾房间的动作,终于一切布置妥当。他第一时间冲到电脑前,打开了企鹅,“u

    ie”组里唯一的头像是灰色的,心中不免失落,看了看时间,他暗自腹诽:j市的时间比这里早7个小时,恐怕已经是凌晨了,她不可能在线……还是明天早一点上线吧!他把脸埋进双手里,想缓解一下瞬间席卷而来的疲倦,却听到电脑里的敲门声,她居然上线了?这么晚了,她上线是来找谁吗?枫丫头交男朋友了?突然看到,对话框里出现了“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他莫名的有些心跳加速,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可是等了许久,什么都没有传送过来……也许是网络问题吧,也许她根本不是来找自己的,也许她正跟别人聊得火热……他继续刚才埋脸的动作,疲惫感陡然加倍。

    她为什么没来送他?明知道他的航班时间,为什么不来见一面,说点什么?可是应该说点什么呢?朋友之间的互相道别吗?好像不够给力,还缺点什么。也许她遇到事情了,堵车?也许再等一会儿她就赶来了?别自欺欺人了,又不是不知道她的性子,明明已经等到了再不飞过来就赶不上入学报到时间的地步,最后最后的期限内才赶到学校,他在期待什么呢?

    他打开对话框,快速的输入了信息:“你身体好点了吗?”马上删除掉;他又输入信息:“大学生活开心吗?交没交到男朋友?”立即删除;他再次输入信息:“我已经顺利到达b国,办理好一切手续,也安顿下来了,有没有想我?”他这次没有删除,可是手指与手腕上却连着千万牛的皮筋,就是按不下去e

    te

    键。

    他终于又把信息删除了,脑袋的重量全部压在了键盘上,自己到底在干嘛啊!这个枫丫头,从第一次见面以来就是他心里一个解不开的疙瘩,脑回路清奇的女孩,有的时候成熟的要命,有的时候还不如幼儿园小朋友能讲明白道理,整天在纠结所有事情的逻辑……他累得昏昏沉沉,几乎进入梦乡,脑子里却恍恍惚惚的出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他复读一年,还是在老爸的资助下进入了这所据说肯定能考上大学的高中,本来就上学晚一年,又是复读生,他比班上同学年纪都要大,这回又能当老大了吧!收几个小弟,帮我写作业,大不了给他们点好处,交几个漂亮的女朋友,一混三年就过去了,上了大学就自由了,想干什么都可以。刚才瞄了几眼,隔壁班倒是有几个长得不错的小姐姐……他已经开始盘算了,尤其对自己这颜值,相当有信心,应该没有女生能逃过他的魅力吧!正想着,他突然感觉到左后方传来了强烈的目光,凭老道的直觉,已经有小姐姐已经开始紧迫盯人了,这也太效率了,真是都快被自己的魅力折服了,他真是暗自得意,得看看这个小姐姐漂亮不?

    他转过头,找到了目光的主人,却吓得他嘴角微抽:这女生也太不矜持了吧?要把嘴巴张那么大吗?连虫牙都被看到了……钢铁直女?真的这么深度迷恋他呀?他更加得意了,不禁仔细打量她:鼻子以下部分已经扭曲了,不评论,但是她的眼睛还挺大的,眼睛大的女孩子不会丑到哪里去的——这是他一贯的经验——今天运气还算不错啦!直接的女生,至少表里如一,总归可以用“可爱”两个字来形容——她真的挺可爱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类似兔子尾巴的毛球,这是要干嘛?他满意的笑了,在可爱的女生看来,一定是那种很礼貌的笑,至少是回应吧!可是在他转身坐好的瞬间,却感觉心里有些揪痛,没来由、莫名其妙,至少她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啊……

    这就是他第一次见她,没有一见钟情,只是觉得这女生有点可爱而已,喜欢给别人展示虫牙吗?可是,后来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

    一阵敲门声把他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拉回,一个和蔼可亲的英国老伯站在他房间门口:“飞,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用餐!我和我太太都非常诚恳的邀请你!”(当然,说的是英文,为了避免浪费时间,就直接翻译好了!)

    他赶忙起身:“爱德华,谢谢您和家人的邀请,但是我今天真的很累,我想休息了!”

    “好的,不用介意!那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早餐我再来邀请你!”爱德华老伯刚想离开,又转过头来,“飞,你是想念女朋友了吗?我刚才一直在门口,不小心看到你失魂落魄的表情,是跟女朋友吵架了吗?”

    “不是女朋友,没有吵架,只是我的同学,我的好朋友!”他急急忙忙解释道,使劲掩饰自己的尴尬。

    爱德华老伯笑了笑:“也许是我误会了,但是我看到你这个表情,让我想到30年前,我和我太太谈恋爱时,第一次分离的样子:我很想念她!抱歉,是我多嘴了!晚安!”老伯温柔的替他关上门,留下他一个人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异国空间里。

    “第一次分离……谈恋爱吗?我又不是没谈过恋爱,怎么会不知道谈恋爱时什么样子……”他自言自语的倒在床里,完全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瞬间的黑暗,让他突然涌起了孤独的恐惧,却发现不远处闪烁着蓝光,他伸手抓住那抹蓝光,却发现那是自己的手机提示灯在闪烁,上面还挂着一个幸福的兔子尾巴,那是枫丫头最珍惜的宝贝,那天,她送给了他,希望他在异国他乡也能幸福的生活……

    “枫枫,我好想你……”他终于忍不住了,紧紧的攥着幸福的兔子尾巴,眼泪决堤而下。在这遥远的国度,从今天起他就要一个人生活了,他不怕一个人生活,就是好想念那个一直在他身边,他认为最直、最傻、最可爱、最信任、救过他命、甚至重要程度对于他来说要超过他母亲的“好朋友”……

    与此同时,在j市,金烨枫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明明是不断在闪烁“对方正在输入”的提示,却始终没有收到半根毛的信息……她有些绝望了,明明在线,显然是再跟别人聊天吧?或者是在挂着机而已?或者他根本已经左拥右抱着金发妹子,糜烂的生活已经开始了?

    “咚!”她一拳捶在桌子上,旁边床铺的女生被从梦中吓醒,“你有神经病啊?大晚上不睡觉,还弄出这么大声音,你不睡别人还睡呢!有点公共道德好吗?”女生气呼呼的重新蒙上被子,转过身去。

    金烨枫白了她一眼,干脆关上电脑,爬到自己的床铺上去了。躺在床上也消不了气,琢磨了一下,自己生气到底是为什么呢?没逻辑啊?他只是她朋友而已,他去泡妹子关她什么事?有什么好生气的?而且他本来不就这德性吗?有什么奇怪吗?他不去过糜烂的生活才不正常呢!像他这种富二代的生活根本不是她这种穷门小户家的路边摊女孩有资格去理解的……从理论上,他们只是朋友而已,根本就没有超越的关系,只可以算是超级好的那种朋友,所以只是关心他有没有顺利报道入学、有没有找到安顿的地方、有没有饿肚子而已,其他的泡妞、糜烂、私生活,不关她的事……想通了,睡觉吧!

    直到天快亮了,她仍然辗转反侧,这是在烦什么呢?看不见抓不到的、不能够掌握的东西,找不到逻辑关系的事物,是最让她烦躁的了,烦躁,烦躁,烦躁!她一看表,5点了,干脆不要睡了,起床去操场转一圈吧!在这个宿舍里,简直要把她憋死了,连喘口气都费劲!

    清晨5点,b医大的操场上其实已经是有小热闹的苗头了,有一边走圈一边背英语单词的,也有一大早出来跑步的,人还不少呢!这里的空气倒是清新,金烨枫深吸了两口气,干脆也小跑了起来,活动活动酸痛的筋骨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仙〕〔快穿之谁要和你虐〕〔重生之都市仙帝〕〔天才萌宝神医娘亲〕〔史上最强狂帝〕〔奶系甜心:吸血殿〕〔都市绝品狂尊〕〔网游三国之召唤神〕〔千金归来:傲娇石〕〔科举兴家:首辅小〕〔天价宠婚:霍总的〕〔重生最强丹帝〕〔元仙纪〕〔极品逍遥少年〕〔医武兵王混乡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