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离司辰〕〔刘协王允〕〔李常生王萍萍〕〔宁璃陆淮〕〔太荒吞天诀〕〔相师圣婿〕〔穿书八零成了五个〕〔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北宋之无双国士〕〔天门帝国〕〔三宝报道:闪婚首〕〔一夜强宠:禁欲总〕〔文明之万界领主〕〔顾铭方雪〕〔嫡女重生:权臣的〕〔白手当家〕〔云澈〕〔天医归来〕〔顾念池遇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第321章
    www..,最快更新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等小将军带着搜刮团回燕地,又是半年过去了。

    他本来是要随撤回来的大将回来的,但他搜刮手段了得,再加上他对西域很是了解,又学会了西域语,他就被大使团带头的铁公鸡强制压下,帮着他们让没走出过自个儿国家的年轻的国王没出国门,就彻底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做大壬的大臣、大壬的子民。

    那带头的铁公鸡还是国学堂的弟子,后来能拜师的时候,也拜在了林大娘的门下。但这位也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好的不好坏的全学到了,他把他先生那身能榨干人身上最后一个子的本事学到了手不说,他还那个叫义正严词,全方位给年轻的西域国王造成了一种“大壬的军队这么威猛,过来给你打仗就拿这么一点东西,那都是我们大壬君主对国王您慷慨大方,深信国王您是个公平公正的君主才有所为”的感觉。

    他们离开西域那天,西域年轻的王按捺不住内心的澎湃,亲自下场带着他的护法们狠狠地跳了一段长长的驱魔舞,跟他们的佛祖祈祷他的国土永生永世都不要再进什么大壬使团。

    等小将军回到燕地,出去喝了几顿酒,媒婆们差点把刀府的门挤破。

    连皇帝都忍不住问刀大将军,他们家想娶个什么样的媳妇。

    皇帝现在对刀府没有太大的防心,再加上太子那头倔驴看来是非重用刀府不可了,刀府至少在小将军这代都是大壬的护国将军,皇帝也是破罐子破摔,打算给安王谋点好处,选个郡主进刀府。

    刀府那家风那家世家底,安王是再知道不过了,想来弟媳也是没意见。

    但皇帝也是想得太好了,小将军说了成亲之事,要结冠以后才行,他还想多练几年武练几年兵,但安王府的两个郡主要比他大几个月,他结冠了,郡主却是年纪大了,都过二十了。

    “你就不着急啊?”大将军不急,皇帝急了。

    这小将军是根独苗就算了,现在长大了,也都十六岁了,还不成亲生个孙子,这两夫妇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着急。”刀藏锋是真不着急,刀府到他手里被他盘活了过来,到小将军手里,本就是多得的一世。如他以前跟皇帝所说的,哪怕家里没迈峻这个传人,或是迈峻无用,他也会送旁系够格的子孙继承刀府意志,所以小将军成不成亲给不给他生孙子又如何?他已有儿女和后人可疼爱。

    皇帝急得拍桌子,“你现下是不着急,等血脉断了我看你着不着急!”

    刀藏锋见他都上火了,话都不中听了,但皇帝现在对他多了几分好心,他这厢也是捺着性子跟皇帝解释:“刀府现在比我接手的时候至少也是在大三五倍了,军队与他师祖和娘那边的关系,他理清了也是需要些年月,他现在就冲着成亲生子去了,势必是要分散精力去了,且这婚能急着成吗?这么大一个家,能随随便便娶个人进来吗?”

    “你们之前就没寻摸?”

    刀藏锋颔了下首:“有考虑,但迈峻的意思也是我刚才所说的意思,他说他现在都弄不清想娶个什么样的,让我们再等等。”

    “安王家的就不行?你们也知道……”皇帝说着说不下去了,因为大将军朝他摇了下头。

    “这事,我跟安王最近也信中聊过,安王说两个郡主差不多要婚配了,她们也要留在封地,不想远嫁。”

    “是不想嫁到京中来吧。”皇帝心酸。

    刀藏锋看着他,没说话。

    “那修烨你们是怎么想的?”大世子从海上回来了,这是皇帝最为弟弟欢喜的事情,但说实话,他哪怕想对弟弟最后好一些,但也不想刀府的小娘子嫁给修烨。

    修烨他是从小看到大的,从小就聪明过人,擅谋略与忍耐,更难得的是他为人极为有分寸,又目光长远懂得放长线,而且从他年纪小小就敢出海就可能看出,他的勇气在王公贵族的家中子弟来说也是独一无二的。

    这样的一个人,封地在他手里,只会坐大。

    他要是娶了刀府的小花,得了刀府的助力,如何了得?

    他宁肯郡主嫁进刀府,也比刀府小娘子与大世子结缘来得强,前者顶多是给刀府绵上添花,后者那可是会壮大两家。

    皇帝问得直白,刀藏锋也没跟他打什么机锋,直言道:“您也知道,我们家大娘子对我们家小娘子是如何个疼爱法,于她而言,小娘子想嫁或不嫁,想嫁给谁,那婚事只比小将军的更苛刻,对大世子她现在没看法,并且因为考虑到您,她认为大世子不是良嫁,带来的麻烦比小娘子得到的要多得多了,她不考虑大世子为婿的事,也跟安王明言拒绝了。”

    皇帝无言。

    这倒是林大人一贯的为人作风,她最不喜做的就是失多过于得的事情,她老说人生苦短,明明可以舒舒服服地走大道,非要弯弯绕绕去走那些没必要去走的小道,自己给自己找苦头吃,何苦来哉?

    晚上太子过来与他一道用膳,皇帝提起了这事,太子给他挑着鱼刺,把鱼肉放到他的碟里,与他道:“您别老着那些功高盖主的事,那都是当主子的不如人臣才去想的。”

    皇帝当下脸就冷了。

    “我知道您是想着给我少留点后患,”太子这时候抬起眼看着他:“可是皇上,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跟着您的脚步,把祖宗留给我们的江山好好治理下去,我就没想过怕什么。”

    “到时候,他们要是成了患乱了,我会一刀切了,这朝廷毕竟是我们的。”太子推了推放了几块鱼肉的碟子,淡淡道:“您用吧,快凉了。”

    皇帝看着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太子,无奈地轻叹了口气。

    是来不及了,也没有用了,再对他好,沉盈也不再是过去的那个沉盈了。

    他是成了一个好太子,皇位和江山的好继承人,可是,他也没什么感情了,他也不在乎什么感情,只要有江山就好。

    皇帝以前当这是一个皇位继承人必须要有的野心和独断,但是,他一路过来,有安王,哪怕先皇后也是陪他走过了很多年,后来有了德妃,哪怕跟大将军,他们现在也是和解了,可沉盈呢?

    他对太子妃,都相敬如宾得跟陌生人似的,除了每月那几天规定的圆房之外能与她歇在一块,要不然他都是睡在书房。

    他身边有心腹,有大臣,可是,没有心里人。

    他勤勉,这是好事,可勤勉得没有他欲,也没有那个意思放个人在身边陪着,这就让皇帝心里沉重了。

    **

    怀桂这年秋天来了趟京,他给外甥他们带了众多礼物过来,还给他姐夫送上了一把公孙大师打铸的宝剑,用此贿赂他姐夫带着他姐姐再回家探个亲。

    母亲身体不太好了,毕竟上了年纪,他其实是过来接姐姐回家去的。

    为表诚意,他亲自上了京。

    刀藏锋一听岳母身体不好了,当下就点了头,连小将军他都让他把手下的军务交给帐中大军,让他跟着他们回江南。

    林大娘一听母亲不行了,当下就慌了,等匆匆上了船,她更是心神不宁。

    不过到了怅州进了家,她见她娘只是看起来虚弱一点,人还是清醒无比,她稍微松了口气,只是等到她回家的当天下午,她娘叫了小花过来,跟小花交待她给她留的东西后,她眼前就一片发黑,等回过神来,就让小丫叫姑爷过来。

    “这是外祖母给你及笄备的,喜欢吗?”林夫人看着握着她的手不放,眼睛只看着她的乖巧外孙女笑着问。

    “喜欢,外祖母给的,花花都喜欢。”花花探过头去,在外祖母的肩头上靠了靠,“外祖母跟在花花的梦里一样的香。”

    林夫人爱怜地看着她,真好,她的外孙女性情这么好,她会有个安虞的一生。

    林大娘这天下午让大将军陪着她一直没出她娘的门,即便是入了夜,她也拉着大将军在门口坐着守夜没走。

    半夜,桂姨娘出了门,跟她家大娘子说:“大娘子,夫人走了。”

    林大娘抬起头来,眼泪狂流。

    刀藏锋抱住了她,把她的头掩在了胸口。

    桂姨娘却很平静,等大娘子进了门,她就躺到了夫人身边,跟大娘子说:“大娘子,我的东西都在那两个大箱子里,红箱子的是给花花的,檀木的那个,是给你的。”

    林大娘这才发现,桂娘穿了一身很多年前的旧衣裳,那是一身当年桂娘生下了怀桂,她娘一针一线给桂娘做的,让她在怀桂百日那天穿的衣裳。那天她娘牵了桂娘出来接受大家的贺喜,桂娘笑得合不拢嘴,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在不停地跟她说,夫人对她真好,这是她活得最高兴的一天。

    “娘!”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林大娘惊呼出了口。

    “我要走在夫人后面呢,”桂姨娘见她泣不成声,拉着她的手满足地笑了,“这样夫人就不担心我了,还有你陪着我呢。”

    “娘!”怀桂也来了,他踉踉呛呛地扑倒在了母亲们的床脚边上,眼泪流个不停。

    “你也来了,你要听姐姐的话,”桂姨娘也拉住了他的手,“要好好对你娘子……”

    桂姨娘说到这句就断了气。

    她早就感觉自己不行了,一直强拖着不想走,就是想让夫人好好地走,不想让照顾了她大半辈子的夫人担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诅咒太棒了〕〔一念永恒〕〔我的治愈系游戏〕〔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序列〕〔有请小师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凶猛道侣也重生了〕〔叶辰夏若雪孙怡〕〔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