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和总统结婚了〕〔布衣天王〕〔花昭叶深〕〔北王狂刀宁北〕〔洛薇权邺〕〔萧炎熏儿〕〔顾离司辰〕〔刘协王允〕〔李常生王萍萍〕〔宁璃陆淮〕〔太荒吞天诀〕〔相师圣婿〕〔穿书八零成了五个〕〔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北宋之无双国士〕〔天门帝国〕〔三宝报道:闪婚首〕〔一夜强宠:禁欲总〕〔文明之万界领主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第281章
    www..,最快更新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萧知远回来的事,朝廷里的人虽然知道了,但他身负重伤,皇上恩准了他在家养伤,但考课院将仍由他接掌之事还是透露了出去,不少人从进奏院找不到他后,有些人也熟门熟路地找到了狄府。

    萧家与如家订亲的那天,萧知远没去,狄禹祥也没去,两人在狄府接了一天的客,都是萧知远和来客在说,狄禹祥在旁看着舅兄与这些人打机锋。

    中午时分,萧表家派了一个子侄来接他们,萧知远出面推说有伤,妹夫要帮他待客,就把人请走了。

    这借口很不像样,换一个人来说免不了被人说道,但萧知远现在形势又如日中天,暂且无人敢说。

    到萧家的宾客没见到萧知远,看在如家的面子上也没走,但到底不复刚来时对萧表等人那般热情了,等后来见到萧家的那些个在京的亲家一个也没到场,萧家与如家的这场订亲仪式,散场还没到就冷冷清清了下来,人走了大半,只有几个小官碍于薄面,留到了最后。

    这一下,萧家的脸上不好看,如家那边也不好看,因为如家的宾客一听到萧家这边的情况,免不了闲言碎语,一些不跟如家一派的,趁机落井下石,不给如家脸面挥袖而去,慢慢地如家这边也只留下自家的那些个人了,外来的宾客就是碍于情面的,也没留下几个。

    好好的一场订亲礼,就算门大户大,也没有几分喜气,倒像是家中出了什么不好的事一般。

    如翁气得回去咆哮了一顿,家里的女人们抱起哭作了一团,但如家那位小孙子,家人越是不让他娶,他越发觉得是真爱一定要娶,死都不松口,发誓就算死也要与萧家玉兔成为一对亡命鸳鸯,把如公气得真抽气,恨不能亲手打死这个不孝子孙。

    萧知远的探子把如家这闹得全宅不安宁的动静传回来后,萧知远笑得胸口伤口差点崩坏。

    狄禹祥与萧玉珠也在一旁听着,萧玉珠见兄长笑得如此夸张,微皱着柳眉看了他一眼。

    “妹妹,你不觉得好笑啊?”萧知远笑得眼泪都快掉出来了,见妹妹不赞同他的意见,就看向妹夫,“永叔,你不觉得好笑?”

    如家与狄禹祥有交情,如翁还亲自教过他不少事,是他恩师的师叔,就是差了个辈份,也跟是他恩师无异了,狄禹祥哪敢笑话师叔公的情况,朝舅兄苦笑了一声,没有接话。

    “没趣得紧。”见他们都不笑,萧知远撇了下嘴。

    萧玉珠庆幸老父带着长子在外头玩耍,若是见兄长恶劣至此,少不得要到他们娘跟前去唉声叹气一会,又要检讨他当父亲的不是了。

    “在爹面前规矩些。”萧玉珠已经无力说他什么了,只盼着他少让他们爹操心些。

    “好了,别说了。”萧知远艰难地抬起手揉揉头,示意妹妹可别唠叨,他还病着。

    “我不说,我就问问你,你的亲事是不是也该定了?”萧玉珠趋势提了话,她真是给他吓怕了,她是真的怕父母的根就断她哥哥这了。

    “我这刚回来没几天,你怎地……”萧知远一脸头疼地看着她,又转头向妹夫求救。

    狄禹祥这次可不敢搭什么话,这男婚女嫁天经地义的事,舅兄是逃不了的。

    “爹也在等着抱孙子,娘也在地下等着,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想成亲了还是想着……”萧玉珠说着说着就红了眼,哭了。

    萧知远眼睛都瞪大了,看着又哭的妹妹,转头问狄禹祥,“这样你都不管?”

    “别哭了。”狄禹祥朝泪做的妻子小声安抚了一句。

    他仅一句话,萧玉珠眼泪珠子就掉了下来……

    这下,狄禹祥也不敢再说了,朝舅兄投去了无能无力的一眼,示意他已经管过了。

    萧知远还想嘀咕说妹夫无用,但被妹妹含着泪珠的美目一瞪,顿时不敢说了,马上求饶,“行了行了,我娶,知道要娶了,你赶紧看,看哪家姑娘好,我马上就把她抬进门,比如家抬得还快,行了吗?”

    萧玉珠被他一连串话说得破啼而笑,“这可是你说的?”

    见她抹着眼边的眼泪马上就不哭了,萧知远无奈地摇摇头,“是,我说的。”

    “那我就真去看了啊?”

    “去罢去罢,好好挑,挑中哪个跟我说一下……”萧知远是真真无奈地吐了口气,“挑个我喜欢的,爹喜欢的,也跟你合得来的,长得不用太好,性情好,能当家就是。”

    “知道了,”萧玉珠顿时欢喜了起来,“哥哥还有什么要说的?”

    见只一下,她就又高兴得像个小女孩一样了,笑得欢天喜地,桃花眼水汪汪,萧知远没好气地道,“就刚刚那些了,还有找着也要问问人家小姑娘愿不愿意嫁我,不要老夸我,跟人说说嫁进我们家要承担的事,别把不懂事的小姑娘骗进家来。”

    “怎会?”萧玉珠实是在过于高兴,就算听了哥哥这不像样的话也顾不得说他了,答完忙去看狄禹祥,“大郎,我能请一些夫人上府做客吗?”

    看她整个脸都发着光,眼睛里都跳动着欢喜,那坐在椅子上的身子都像是要欢快得跳起来了,狄禹祥也没料到她能高兴成这样,都有些傻眼了。

    “大郎……”见他发呆,萧玉珠的脸都红了。

    “咳,咳……”见舅兄都跟看白痴一样地看过来了,狄禹祥尴尬地轻咳了两声,忙点头,“可以可以。”

    “家里的瓜果点心也要多备一些。”萧玉珠已管不得那么多了,已经盘算着这段时日府上要添些什么了。

    “还要着人出去打听打听点事,余婆婆宫中出来的,懂得多,我去问上一问。”萧玉珠已然坐不住了,匆匆起身朝他们各自一福礼,不等他们说话就已经出了门去了。

    狄禹祥一直目随着她,直到她的背影消失了,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带笑的眼睛,朝舅兄看去。

    萧知远看到他总算回过了神,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我妹妹美罢?”

    狄禹祥坦然地点了下头,美不美,他身为她的夫君,自是比谁都清楚。

    “小心点,人是嫁给你了,但有些事……”萧知远话一半不再往下说了,戛然而止。

    狄禹祥摸摸鼻子笑笑,没把舅兄的挑畔当回事。

    他们夫妻感情如何,她本身是怎么想的,他自是要比舅兄还要一清二楚,比他更是要关心。

    **

    “你哥哥真是这想说的?要娶亲了?”萧元通一听到风声,就拉着小外孙赶紧过来找女儿了。

    “是呢。”萧玉珠正跟余婆婆说着话,看到他爹来问了这话,点头如捣蒜。

    “你看着长南一会,我去房里跟你娘说一声。”萧元通一听,把小孙儿推到他娘跟前,就提着步子赶紧往房里走了。

    “你们家啊,可真是……”余婆婆看着萧老爷急匆匆走的步子,不由感慨了一声。

    她是知道的,这位老爷是走哪都带着死去的夫人的牌位的。

    要是她只是听说有这么一个人身上带着身上的牌位,那可真是觉得阴恻恻,但她是亲眼见萧老爷早晚各一次给死去夫人的牌位轻抚灰尘的,看他温温柔柔的动作,脸上的温情,和故去的唠着儿女孙小的各种琐事,余婆子看着都觉得那场面甚是温暖,自亲眼见过后也不觉得这事有什么不妥了。

    这一家子人,看来都是痴心人。

    余婆子想了一道,转脸与萧玉珠说,“小姐啊,这事您别太着急,要找就要找个跟你们家里合的,我先去打听打听,看哪家的夫人说媒好,哪家的小姐有那个品性,我们先摸个底,再慢慢一个一个看,您看如何?”

    “正是此意,”萧玉珠也没被喜悦冲昏头,哥哥的终身大事不是小事,她一点也不会轻忽,“要是能找到两方都合眼的,郎有情妾有意,是最最好不过了。”

    余婆子看一向沉稳淡定的大小姐这时候急切得像没个定性的小姑娘,也是好笑了起来,嘴里笑道,“您就放心好了,多的是好人家的姑娘要嫁给你哥哥,这京城里啊,什么人都有,好人家好姑娘也不在少数,你就慢慢挑罢,只要挑中了,想来谁也不会拒绝你们这样根底好的人家。”

    她也不看看,她兄长现在的权势,等再过一阵他再复了位,京中有几家有未婚女子的人家拒绝得了他们家?

    萧玉珠红了脸,颇有些不好意思地轻轻说道,“我还是有些怕的,哥哥年纪大了,你也知道的,他……他在外面打了许多年的仗,脸上有伤,身上也不少伤,我们想挑好人家的女儿,但也不知好人家的女儿能不能看得上他,我们家也没什么地方比别人家强,就是哥哥他是顾家的人,我爹是个老实人,自小疼儿女,想来也是会对媳妇再好不过的,我们家也就这些是真能拿得出手的。”

    他们挑好人家,好人家自然也不是什么人家都肯嫁的,尤其哥哥是权臣,不娶别有用心家的女儿的话,找个品性好又没有别的心思的,就是他们家愿意,别人家也不一定愿意……

    说不担心,到底还是担心的,萧玉珠没有觉得没有她哥哥娶不了的人,她知道越是能好好过日子的姑娘家,越是对未来夫婿挑得很,能不能入人的眼,都还不是一定的事。

    “这个都要看缘分,你也别太担心,顺其自然罢。”余婆婆看着她绯红的脸,心想这样的一个人家,这样的一个顾事周全的小姑子,也不知要挑到什么样的人才算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诅咒太棒了〕〔一念永恒〕〔我的治愈系游戏〕〔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序列〕〔有请小师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凶猛道侣也重生了〕〔叶辰夏若雪孙怡〕〔穿越后加错点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