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和总统结婚了〕〔布衣天王〕〔花昭叶深〕〔北王狂刀宁北〕〔洛薇权邺〕〔萧炎熏儿〕〔顾离司辰〕〔刘协王允〕〔李常生王萍萍〕〔宁璃陆淮〕〔太荒吞天诀〕〔相师圣婿〕〔穿书八零成了五个〕〔镇国战神叶君临李〕〔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北宋之无双国士〕〔天门帝国〕〔三宝报道:闪婚首〕〔一夜强宠:禁欲总〕〔文明之万界领主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第209章
    www..,最快更新强夫之上必有勇妻 !

    林大娘这边把儿子忽悠好,教会了他说哥哥棒,还亲手给他穿了衣裳。

    小胖子一般都是小丫她们带着人帮他穿衣裳,母亲难得伺候他,顿时就笑弯了眼。

    他其实是个很乖的人,有时候虽然也是难免调皮,但好好跟他说,他也是个讲道理的人。

    他也知道自己是大力士,母亲说大力士打到人,人疼疼,胖帅要收着手,不要弄伤别人,这些话在他还不会说话的时候他就听懂了,所以穿衣裳的时候是他最不会动的时候,怕小手动了,打到人疼疼。

    林大娘给他穿衣裳的时候,他就不动,还夸自个儿:“胖,乖的喽。”

    “乖的!”林大娘大大地亲了他一口,这种事上,她完全不吝啬对胖儿子的赞美。

    胖帅因此笑得小白牙全露了出来,差点掉下口水,他娘给他擦了。

    小胖帅是个小自恋哥,遂林大娘把他穿好那种类似盔甲服的衣裳,还给他戴了一个用布头盔做的帽子,就拉他到了全身镜前,让他看自己。

    小胖帅一看到镜中的小胖帅,“哇”了一声,都不会说话了,来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母亲不停。

    “头盔是娘帮迈峻做的呢。”坏娘蹲下身,接着小胖嘟,把脸伸出来,讨赏。

    小胖帅立马亲了她一口。

    “谢谢迈峻。”

    “谢谢娘亲。”

    小将军道完谢,这时朝着镜子迈开小腿蹲着,虎着小脸,大声喝掉:“本将的剑呢?剑呢?!”

    他回头看他娘。

    他娘快笑抽了,过来拉他,“好了,回头再耍帅,咱们先去见哥哥们。”

    “哦。”

    林大娘带着小将军迎了族亲,见到小将军,众族亲都有点傻眼——小将军是个粉雕玉琢般的小男儿,那英挺的小剑眉和亮亮的星眼细看与他爹一样,但人却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人,穿着战士服的小将军让人一看,就想过去抱住他亲他的小脸蛋,太招人喜爱了。

    大将军他们可不敢。

    尤其等小将军跟着母亲朝他见礼时,小将军还有模有样叫他们,简单的字句他还会口齿清晰地叫出来,等见到他们家小孩子儿的时候,还会叫小哥哥,还会说小哥哥棒,还发糖。

    大人们都被他逗笑了,一个个排着队非要等他过来见他们。

    大家都喜欢小将军,小将军也是感觉到了,这个从来不怕生的小将军因此更是眉飞色舞激动了起来,发到中途,还跟小哥哥夸自己,“胖,帅的呢。”

    胖好帅好帅的,大家都喜欢胖,胖也喜欢大家,给大家发糖糖吃。

    小将军发到兴起,遂等到一袋没了,手中又多了一袋,虽然他颇为奇怪地“咦”了一声,但发到兴起的他还是高高兴兴地把这一袋看着眼熟的糖果发出去了。

    他娘在旁边也是笑眼弯弯,这小子,是他自个儿把自己的发出去了,回头跟她哭他的糖没了,那可是没理了!

    见完小将军,大将军那也到了大堂了,他一见来,大家都没说话,但厅堂明显比刚才更热了,这一下,全族的小娃娃们抬着热切的小脸看大将军,等穿着盔甲的大将军抱着小将军坐到一边,准备给他们发奖赏的时候,小娃娃们羡慕得连小脸都胀红了。

    这一次刀府也给大家赏了一些不错的东西,一大包糖,一套笔墨纸砚,还有不等的五到一两的小锭银子。

    糖可以吃,笔墨纸砚可以用,银子给了也可以小小孩尝一尝凭自己本事挣钱给家人和自己花的滋味,这些林大娘都是想过了的,她希望通过这些小事情,能小小激发一点小孩儿自强自立的性格。

    哪怕仅是要强,其实也是好的,能让他们进步。

    也让大人们看一看,他们的孩子有多好,也就能多花些心思到他们身上去。

    那些今日无法进刀府的,看在眼里,想来也不会服气,也会想来年来刀府领这个赏,便也会多花心思在孩子身上。

    这年头只有富贵有余力才会花人力财力去培养小孩,而家境一般的,一家的大人都为生计奔忙去了,孩子们大都是靠自己长大,没有大人支持就很容易被耽误了。

    夫子那边说族里娃娃们会念书的颇多,就是日子久了,大人们也有些松散了,觉得念了几个字认识了就行了,来年不还是要承了家中的军户去当兵的,认字又如何?反正又不会去考科举,遂他们对孩子的进学不感兴趣了,只希望让他们跟族里在学堂就任的亲戚们多学点武艺傍身。

    这一点,林大娘去年知道了,已经着手解决,像他们前去江南,大将军找皇帝要免死金牌谈判那次,大将军就要到了刀氏满族这种世袭的军户人家也可以去科举的名额,只是这事滋事体大,还没跟族老们通气,他们夫妻俩又马上去了江南,不好就在学堂上讲出来。

    今儿人都在,族老们也被请来观礼了,刀藏锋也当着众人的面,以商量的口气把这事跟族里最老的一位老人说了出来。

    众人一听,说他们刀门一族,铁打的世袭军户也可以走科举了一路了,是所有人都可以考,而不是单个的必须先脱离军户才能去考的那种,当下就静了片刻,直到老人家竖着耳朵不敢置信问了一句:“你说啥?娃子们在我们的户上也能进学上考了?”

    “是,这事儿我有圣上的旨意,年前没来得及办好,过几天户部那边开门了,我就去找人把这事落实了,到时候他们要是派人来行花册,你们要把家中人数点齐,莫落了!”

    老叔公老眼瞪他:“说什么浑话呢,自家几个人还不清楚,还能落了!”

    “爹。”他爹在一边哭笑不得,捅了下他,小声道:“大侄子的意思是,让咱们小心点。”

    至于是不是这个意思,现在不能说,自个回家再好好琢磨琢磨,他老爹也是没想明白。

    “行行行,我知道,会小心,你们呐,也都小心点……”老人家一听,回头就朝堂里不敢置信有之,狂喜也有之的族亲们道,见大家都还不敢说话,老人家一咧嘴,“得了,天大的好事,说两句吧,傻站着干嘛?”

    大家这才笑起来,接着说话了。

    刀藏锋自从边境大胜归来,成了亲这两三年间,他是风光了,但为族里也是实实在在办了几件大好事的,没只顾着他自己,大人小孩都得益,这一下,就是刀藏锋不跟他们说与皇帝之间的事,他们也没问了。

    等中午一群人在刀府吃完饭,要走时,几个年纪大点的族老就带着儿子过来找了刀藏锋,其中大族老跟他道:“我们也知道你不容易,你手里虽然有兵,但就那几百人,我们族里去年我们几个老家伙算了算,还在五服内的壮丁有七百人,五服外的还能算上点亲的,上千人都有,现在那外面的人也是沾了我们家的光的,大家也没干吃饭,不干活,你有什么要我们做的,也就说一声,你说的我们都会帮一把,知道你性子倔,不喜劳累我们这些老家伙,但你要清楚,现在全族都系在你身上,你出事了,我们也讨不着好,我们该出力的时候还是要出点力的。”

    刀家跟来的那几个人都称是。

    刀藏锋点头道:“我是刀家男儿,几位叔公叔伯都是,都不喜那嘴皮子上的事,我知道你们暗中帮了我不少,刀氏一族在军中的声望,与你们帮藏锋施的力也密切相关,这从来不是藏锋一个人的事,藏锋不敢独自占功,往后也一样。你们来得正好,藏锋确有事想拜托各位长辈,为了族人,也为了我们各自小家的前程以后,大家这一段就都谨慎行事,切莫跟民间争执,就退一步,让其风平浪静过去罢,族人的以后,儿孙们的以后才是我们该去在意的。”

    刀氏的族人这几天确实跟人起了争执,他们身后又多的是来往的军户人家,脾气都火烈,这几天还是冲着大过年不好打架,要不然,早砸上那说刀府不是的人家家门去了。

    刀藏锋一说,他们心里有数,大族老就点头道:“我们这就回去,约束好族中子弟,各家各户都会走一圈,你放心好了。”

    刀家的族人们往刀府走了这一趟,没有怒气冲天,反倒个个喜气洋洋回去了。

    日子有奔头,眼前的那点事都不算什么事,有人爱嚼牙根就嚼去吧,他们能握在手中的好处才是实打实的。

    这厢刀藏锋准备远行。

    这夜,他在临走前,还是忍不住跟小娘子说了:“梓儿下落不明,之前查到她跟暗将消失在了青州一个村落,但不知为何,现在我们的人说在西北查到了她的踪影,说她好像落入了一个游侠的手中,但那人武艺高超且行踪难觅,他们追了半个月都没追到其踪影,西北离燕地近,我欲前去查探一翻,可能需……”

    他说到此,说不下去了,因为小娘子听着眼睛都红了,身体都有些站不住了,他抱住了她。

    “你一直没跟我说小娘子出事了。”

    刀藏锋默然。

    林大娘唉了一声,“好了,不怪你,你赶紧去吧,把她带回家来。”

    她说着,实在忍不住心头的酸涩,眼泪也流了下来,“她一个小娘子,明明有家,过得比没家的人还颠沛流离,你往后就别让她这般了,就是让她卖命,你也让她把身子养好再让她出去啊,她明明是家里最小的,却比我们谁都过得苦。”

    林大娘是知道小娘子其实是愿意在这个家多呆几天的,她呆在家里的那段时间,每天傻傻笑着的样子,就跟被幸福包围了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诅咒太棒了〕〔一念永恒〕〔我的治愈系游戏〕〔在港综成为传说〕〔第一序列〕〔有请小师叔〕〔我加载了恋爱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凶猛道侣也重生了〕〔叶辰夏若雪孙怡〕〔穿越后加错点怎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