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姜天赵雪晴〕〔都市战神帝婿〕〔一个也不能掉队〕〔我这穿越有点怪〕〔命运之熵〕〔暴力甜妻:帝少不〕〔灭世剑尊〕〔冷清冷〕〔一世倾城〕〔网游之完美天堂〕〔无敌枪炮大师〕〔护花神豪〕〔浪子邪医〕〔破局〕〔超品渔夫〕〔重生之全球首富〕〔日常系大侠〕〔江门归〕〔无限沉沦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误入一六三七 第三百六十二章 寒窗苦读
    另外,先不说王知味乃是魏国公的女婿,由于东夏崛起,无论哪个座师,谁不想有王知味这么一个弟子呢?

    徐茵茵又想到,前些日子,自己为那侯方域落籍之事,那侯方域原本为河南生员,但此刻中原赤地千里,盗匪群起,往来不便,所以自己遵照王知味的吩咐,让兄长办妥了落籍之事,今番拜访考官之事,又少不得兄长出面了。

    徐茵茵正在神游太虚之际,忽然那秦淮河中,传来了几声争吵,徐茵茵不竟回头一看,清醒了过来,仔细一听原来又是那些浊世公子为一个极红的『妓』女在争风吃醋,将画舫撞在一起,率着家丁厮打在一起。。。。。。

    对秦淮河上的这些事情,徐茵茵早已见惯不怪,穿着落地长裙地她,随着头上金钗珠玉的摇晃而缓缓起身,摇着那把绘画着烟柳燕子的小扇向后院走去。

    丫鬟绿珠正在酣睡,此刻也被那争吵之声给吵醒,睁眼一看,只见夫人已经沿台阶走了下去,赶紧小跑着跟了上去。

    这南京公司早已扩大成了一个三进的院落,第一进院落便是众多的仓库,及员工们的宿舍,第二进院落乃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庭院,此处也有亭台楼阁,也有池塘花圃,为南京公司的一些高级员工们的居所,而徐茵茵也在这里接待那些来往大客商,与之恰谈那数以吨计的生意。

    在第二进院落南面的马头墙上,开着一个古雅的月亮门,从此处看那庭院深深的第三进院落,则见里面花木丛生,很是清幽,而那洁白的月亮门,就像将里面风光装在了画框之中,很有一番滋味。

    徐茵茵从月亮门中走了进去,在那雨花石铺成的曲径通幽的小路上,缓缓的走着,由于天气炎热,那白皙光洁的额头上已经有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就像清晨花朵上的『露』珠一般的晶莹剔透。

    这几日以来,王知味与方以智四人愈发的用功起来,方以智与冒襄,侯方域还好些,而王知味与黄宗羲则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这让一直规劝王知味读书的徐茵茵,反而于心不忍,看着天气炎热,故而在这沉闷的午后,为他们去送那绿豆汤与桂花糕。

    徐茵茵与端着吃食的丫鬟绿珠,来到一个小池塘岸边之后,又沿着水上雕梁画槛的长廊走去,还未走到那池中的望月楼前,便听里面传来了几声诵读之声。却原来是那方以智对自己刚刚写出的一片策论很是满意,故而『吟』诵了出来。

    这望月楼在半亩方塘中突兀而立,虽然不大,但却有七层之高,乃是采用了东夏国建造之法,里面陈设文雅,而又窗明几净,在楼上不但能远眺十里秦淮,就是那南京全城也都隐隐可见,像这样的晴朗天气,更能遥望浩浩东去的长江之水,令人游目骋怀。

    又由于此处乃是南京公司的后院,为徐茵茵与一众丫鬟们的闺房所在,故而闲杂人等无法靠近,甚是清幽安静,乃是一个读书的绝佳之处,徐茵茵便将王知味与其好友方以智四人安排在此温故而知新,每每有所心得之处,几人也能互相交流。

    七层小楼,此刻下面两侧全当做了藏书室,陈列着无数典籍,一些珍贵的孤本,更有宋板之书,隋唐宝卷,都是徐茵茵从魏国公府上借来的。

    冒襄住在第七层,侯方域在第六层,第五层住的是黄宗羲,第四层住的是方以智。由于秋闱已开,大比在即,王知味不敢大意,故而与徐茵茵暂且分居,过起了苦行僧般的日子,而在第三次研习八股文之作文技艺。

    徐茵茵推开了大红『色』的门,与绿珠走了进去,而又缓缓地拾级而上,那木质阶梯上便传来了“梆梆梆”地响声,王知味还未察觉,方以智便叫嚷着说道:“嫂子又送来美食了!”

    四人读书很是用功,只有当徐茵茵亲自送去美食之时,这才饕餮一顿,徐茵茵看着王知味每日捧卷苦读的样子,很是高兴,但想着如今世风日下,朝廷卖官鬻爵之风盛行,而政以贿成,就连这科场也是黑幕重重,纵使有真才实学者,如方以智,侯方域,黄宗羲等人都未必能高中,何况半路出家的王知味呢。想着想着,那俊眉便紧促了起来。

    少顷,四人吃喝完毕,方以智几人向徐茵茵唱了一个诺,次第上楼而去,王知味便搂着徐茵茵,一脸开心的说道:“娘子辛苦了!”

    徐茵茵这时候正在担心王知味如果名落孙山之后,是不是能经受住打击,故而有些忧虑的说道:“夫君每日寒窗苦读,才真的苦呢,只是这举人,进士乃是天上的星宿,夫君何必强求呢?”

    王知味听后,有些诧异的说道:“夫人不是一向劝说为夫要以文人雅士,进士举人为楷模,而鞭策夫君,期待为夫奋力直追,见贤思齐吗。为何今日发此泄气之言呢?”

    “如今夫君通过了县试,府试,院试而成为了真真的秀才,早就不再是白丁出身,茵茵已经知足了。那举人,进士不知有多少人在孜孜不倦的拼命考取呢,夫君又不是做不了官,何必与他们一起拼命呢?”徐茵茵望着又去伏案苦读的王知味说道。

    王知味随手拿起一本线装古书,向徐茵茵嘿嘿笑着说道:“这八股文虽然呆板难做,但为夫却颇为擅长呢,若论诗词歌赋,为夫自然比不上密之兄等,然以八股文论,为夫甚得其中之味呢!”

    徐茵茵看着一脸自信的王知味,不好打击与他,只说到:“纵使夫君熟读经史,这科考之事,也不急于一时,何不放弃今年大比,而等待下一次,岂不是更稳妥些!”

    “我朝三年一次大比,如今秋闱已开,为夫怎能蹉跎三年光阴呢?”

    。。。。。。

    从望月楼出来,徐茵茵终于下定决心,要去行贿于考官了。准备下金银财物,天黑之后,便乘着一顶小轿,邀请上那不成气的次兄徐青君,一起向主考大人府上而去。

    南京乡试便在江南贡院进行,考试的日期照例在八月初九日开始,必须考满三场才算完成。

    王知味,方以智,黄宗羲,侯方域几人自从来到南京之后,一心钻到望月楼中闭门研究一些着名的八股文选集,放弃了一切社交活动,于如何破题,承题那些套路上下了一番大功夫。误入一六三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掉1000000亿〕〔无琴记〕〔大龄剩女之顾氏长〕〔超神弑猎〕〔极品婚宠:娶错新〕〔联盟全能大玩家〕〔无极兽神〕〔上门龙婿〕〔重生之都市仙帝〕〔神秘图书馆〕〔误惹摄政王:臣女〕〔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傲娇的腹黑王爷〕〔从鬼灭开始诸天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