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前妻难追,周少请〕〔爆笑Z班〕〔末世之我有八条命〕〔明日未临〕〔春夜小神医〕〔双宝来袭:亿万爹〕〔3366〕〔捕天图录〕〔我要吃遍诸天万界〕〔龙之星系〕〔交错的失乐园〕〔重回八零小辣妻〕〔最难不过说爱你〕〔顾霆琛时笙免费阅〕〔权耀安盛夏〕〔银河修真传〕〔霸妃吃天下〕〔卫勤尖兵〕〔老夫少年狂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误入一六三七 第二百七十一章 驴动力明轮钢筋混凝土船
    朱徽婧还没有说完,赵四海便『插』嘴说道:“公安部训练大营就在海军总部与陆军总部隔壁,还请殿下与老大人顺便光临一下。”

    任思耕此时也说道:“永宁农场亦在龙江南岸,还请公主殿下与孙老大人顺便光临。”

    朱徽婧见三人争先恐后的发出了邀请,很是开心,正要一一作答之际,又听见方立康说道:“永宁医院就在鹿鸣苑之北侧,来往不过公共马车一站之遥,还请公主殿下与老大人大驾光临,以使我杏林之人也能感受一下公主之风采。”

    听几人之言,朱徽婧眉开眼笑,她很想一一造访,但旋即又想到“明日要在家中邀请东夏诸君与其夫人们前来赴宴,而菜品又极为丰盛,需要半日精心的准备。

    海安部与陆安部乃是兵戎大事,岂能不带孙承宗前往一观!而这公安部远比五城兵马司厉害了许多,确保了东夏州县皆不修城墙又不遭歹人祸害,肯定也要去的。”

    朱徽婧还想到“听闻那些大草莓与反季节的瓜果蔬菜俱是从永宁农场而来的,自己对那里已经向往很久了,岂能不去。

    永宁医院就在鹿鸣苑的不远处,若推辞了方神医的邀请,岂不是拂了他的面子。”

    朱徽婧经过了一番艰难的抉择之后,正要发言,而她又想到“永宁医院近在眼前,而以看病为由无论那天都能前往,而海陆两部及公安部训练大营,及永宁农场远在黑龙江南岸,岂是想去就能去的。”

    杨布威,赵四海,任思耕,方立康四人等了大半天,才听朱徽婧说道:“四位先生盛意拳拳,令本宫感佩万分。然明日午后,本宫便要准备晚间大宴,时间仓促,本宫就从海安总部观摩起,直到午间时分,参观到了何处,便停在何处,待来日再来叨扰可好?”

    朱徽婧此言一出,大伙都很赞同,赵四海看了一眼朱徽婧俊美的脸蛋,精致的五官及瘦削而又饱满的身材,在心中寻思道“这大明公主也太精明了些吧,她如此安排,既保证了孙承宗能了解四处光景,也为明日石为经家中的大宴取得的准备时间,同时以四人邀请的先后顺序来参观,也不至于拂了谁的面子。”

    。。。。。。

    众人边吃边聊,直至午夜时分,一轮圆而未圆的上弦月升到了挂满繁星的天空中央,才在清风的吹拂下散了酒宴,往各自府上而去。

    是夜,朱徽婧在酒力微醉之下思考翌日邀请东夏诸君夫『妇』之事,直到三更左右才昏昏然睡去,而当雄鸡报晓之时,她又嘻嘻索索的起床来,在宫女杨菀兮的伺候下盥洗沐浴起来。

    朱徽婧与杨菀兮二人梳洗完毕,又约上了孙承宗。孙承宗在小栓子的陪同下在鹿鸣苑里的“翼然亭”与朱徽婧二人汇合在了一起。四人边说边走,在鹿鸣苑门口拦了一辆出租马车就往永宁北港而去。

    此时一轮红日从东方破晓而出,恰似永宁钢铁厂里的连铸机喷出的钢水一般火红,发出万道金光,映照着清晨的永宁城,风依然轻柔的吹着,又似乎温暖了一些,依旧夹杂着黑龙江上湿润的水汽。

    四人来到永宁北港之后,从出租马车上走了下来,又换乘了来往与南北两岸之间的一艘船。这艘船很是特别,因为它没有风帆,也不是用木头制成。

    朱徽婧站在船上,好奇的打量了起来。原来这艘船全为钢筋混泥土浇筑而成,体积上比那些帆船小了。朱徽婧看着看着不无惊讶地脱口说道:“这水泥何其沉重,为何却能漂浮于水上。真乃天下奇闻哉!”

    朱徽婧话音一落,就有一声轻柔的女子声音向她传来“物体能否漂浮于水面,取决于其排出水的质量是否大于它自身的质量而已。”

    朱徽婧寻声望去,只见一位穿着永宁学院校服的丽人向她微微笑着,朱徽婧连忙说道:“谨受教,但姑娘可否再说的通俗易懂些。”

    那丽人听朱徽婧此言之后说道:“同体积的水泥固然比木头沉重了许多,但此船船身膨大。夫人请看,我等脚下之船底已然全在了水面之下,故此船排开水的体积远大于木船所能排开水的体积,故其在单位面积上受到的浮力远大于木船,因此此船反而比木船轻盈了许多。”

    那丽人一番长篇大论说来,朱徽婧,孙承宗几个听得如坠云里雾里,反而更加糊涂起来。朱徽婧见自己听不明白丽人此言,便转换了话题,问起了此船另一个神奇之处,笑着说道:“姑娘可知,此船既无风帆,又无船桨,为何却能在江中疾驰?”

    丽人听后莞尔一笑,用食指指着船尾说道:“夫人请看!”朱徽婧回头一看,只见那船尾有一间屋子,是用松木搭建而成,不是很大,朱徽婧想着那里也坐不下几个人。

    那丽人指着船尾的小木屋说道:“此处设计了明轮。通过曲柄连杆连接于一个齿轮轴上,再通过两头『毛』驴的牵引,从而产生了推力,所以无帆无桨亦能绝江渡海。”

    孙承宗听后“恍然大悟”地说道:“看来此船亦是永宁钢铁厂的余先生所为了。”

    “非也,老先生有所不知。此船名为“驴动力明轮钢筋混凝土船”,为家师左公讳舟者所为。”

    朱徽婧听后寻思道:“看来这龙江造船厂也得造访造访了。”

    孙承宗听那丽人之言后向着她拱手作揖说道:“原来是左先生的高徒到了。”

    。。。。。。

    说话之间,这““驴动力明轮钢筋混凝土船”便在永宁南港抛锚了。四人下船之后,见那丽人往龙江造船厂而去。

    朱徽婧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对孙承宗说道:“我等也该走了。”说完沿着南港路右侧的人行道往南而去。杨菀兮几人自然跟了上去。

    这永宁南港处,几人前几天已经来过一次,不过那天是在十方集团总经理郑半缕的带领下,是沿着龙江南路往西而去,参观了分布在那里的一些厂子。而今日却是往南而行,所以两侧街景在朱徽婧看来也很是新鲜。

    宽阔的南港路南北走向,也如阳光大道一般的模样,被三条绿化带分割成了四条街道,两侧为人行道。靠边多有店铺,中间两道为车马路,南来北往之马车皆各有其道。

    南港路不远便是龙江造船厂,其西面乃是南港广场。朱徽婧从中间鳞次栉比的店铺中间的一条小巷向西望去,只见南港广场的模样,不过就是小一点的庙街广场罢了。误入一六三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掉1000000亿〕〔无琴记〕〔大龄剩女之顾氏长〕〔超神弑猎〕〔极品婚宠:娶错新〕〔联盟全能大玩家〕〔重生之都市仙帝〕〔无极兽神〕〔刺客的荣耀〕〔上门龙婿〕〔打马入长安〕〔神秘图书馆〕〔武极神话〕〔误惹摄政王:臣女〕〔奶系甜心:吸血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