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金归来,帝少枭〕〔甜蜜爱恋:顶级神〕〔重生女配洗白日常〕〔林羽〕〔血魔霸天下〕〔宋星辰慕厉琛〕〔慕霆萧宋星辰〕〔异食斋〕〔吾靠作梦当女帝〕〔中二宝可大师梦〕〔师道成圣〕〔噬天丹皇〕〔凌芷〕〔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摄政王的医品狂妃〕〔国祚永延〕〔道观养成系统〕〔绝品透视高手〕〔都市最强高手〕〔星光璀璨:慕少宠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误入一六三七 第二百零八章 不一样的暗娼
    秦冰卿听后直觉鼻子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想着此人真的是吃饭而来并没有拈花惹草的闲心,几句话话说来虽平平淡淡,但与那些道貌岸然的官员,纨绔子弟大有不同。

    是的,她饿了,早就饿了,但她饿不饿关面前之人何事,但他偏偏让她坐下来吃饭,就像朋友一样,没有丝毫的下贱调笑之意。

    自从老爷下了诏狱之后,秦冰卿见过了无数人的嘴脸,哪一个不是把她当做了泄欲的工具,哪一个不是趾高气扬,极尽污辱之能事。

    汪三江见菜肴之丰盛,不是他们几人所能吃完的,便又说“让大夫人也来一起享用吧,如今物价极贵,想必这些食物也不常见吧!”

    听汪三江说完,两个小姑娘跑着出去,将林府大夫人领了进来。刚进门,汪三江就看见那些斑斑白发。

    来人看着已经是五十多岁,但其实不然,明末艰难的生机,为下层百姓平添了许多皱纹,其实林府大夫人也不过四十五六的年岁。

    汪三江几人诚恳的劝说之下,她才坐了下来,吃着自己做的但却吃不到的饭菜。

    大家将桌上菜肴吃完之后,汪三江三人才喝起了酒。这时候秦冰卿说道:“三位公子皆正人君子,又是难得的大好人。今日对我们母女几人真诚相待,奴家无以相报,原为几位公子献上一段舞姿以助酒『性』!”

    秦冰卿说着便在花厅内舞蹈起来,那林清丽连忙抱着琵琶和着她的拍子,而林清秀则抚在一张古琴之上,拨弄起来琴弦。

    秦冰卿衣袂飘飘,让人置身仙境,婀娜多姿竟没有了半分的烟花红尘之气,竟然散发着一股冰清玉洁超凡脱俗之灵气。观者汪三江等人感觉神清气爽,浑身的轻松。真是:“鸢飞戾天着,望之息心。经纶世务者,窥倩影而忘返!”

    林清秀,林清丽的琵琶与古筝也十分悦耳,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

    林家大夫人说道:“今日难得佳客造访,二娘与两个女儿开心,老身便再做几道佳肴,也顺带着过一过年!”

    汪三江怕让林家花费那原本就拮据的银两,便又拿出十两纹银递给了林家大夫人。

    林家大夫人原本不想接那银子,想着今日大家高兴,若接过了银子,又好像低人一等,但想到越来越拮据难过的日子,最终还是将银子从汪三江手中接了过来。

    石为经与李存真此时才感觉到了这些暗娼之家的为难之处。物价日日上升,对于一个全为女人的四口之家来说,怎么生活。在这人不如猪狗的『乱』世年月,也只好这般了,只是苦了两个小姑娘了,要知道她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就流落万丈红尘。

    秦冰卿舞罢,汪三江起身对着她鞠了一躬说道:“夫人舞姿精彩绝伦,难得是真『性』情演出。令我等大饱眼福,学生多谢了!”

    看汪三江这个样子,石为经,李存真也跟着行礼。秦冰卿见三人这般样子,更是感动万分,说道:“三位公子,折煞奴家了,奴家原本就是卖笑之人,当不得如此大礼,快请坐!”

    汪三江坐下说道:“夫人为了生计卖笑于过路之人,学生理解夫人的难处。想必林老爷驾鹤之时,两个女儿年幼,夫人于万般无奈之时重『操』旧业,犹如为国杀身成仁之义士,可歌可泣,令学生感佩万分!更难能可贵者,这一双女儿并不是夫人亲生!”

    秦冰卿听后已是泪流满面,心中大惊!俞伯牙钟子期不过上古往事,而今天竟遇到知音,这般清楚她当初艰难的抉择,哽咽着说道:“公子谬赞了,将一双女儿拉进这烟花之行,奴家已是无脸再见九泉之下的老爷,岂敢以国士比之!”

    汪三江说道:“初开闺门之时,想必夫人一人便能赚足家用,而物价逐渐攀升,只得将初长成之女儿也拉了进来。纵使如此,但生活还是日趋艰难!”汪三江看了看秦冰卿惊讶的面孔说道:“不知学生之言然否?”

    汪三江风轻云淡地诉说着,竟然于秦冰卿这十来年的经历一般无二,她惊讶地说道:“公子娓娓道来,如同亲历!不知公子从何得知?”

    汪三江听后说道:“方才观夫人舞姿,便知夫人心『性』恬淡,与那勾栏瓦肆之间的老鸨不同,夫人乃至情至『性』之人,所以行事果决,此一想便知,不必亲历!”

    秦冰卿听后说道:“公子真乃睿智之人,令奴家佩服!”

    汪三江说道:“夫人可曾听闻那东夏国。”

    “此谁人不知”

    李存真大喝一口酒说道:“既然如此,夫人何不举家迁往东夏!”

    秦冰卿听后说道:“三位公子有所不知,如今兵荒马『乱』,又兼着两个女儿也有几分姿『色』,我们恐怕走不到那海州之地,便会被歹人所劫持!再说家中赤贫,半月不开门迎客,便没有家用,何来川资!”

    汪三江指着李存真说道:“夫人可认得此人?”

    “素未谋面不曾认识!”

    汪三江说道:“这便是十方集团北京公司经理李存真是也!”看着秦冰卿惊讶地样子又说道:“学生便是汪三江是也!旁边这位就是那高阳大战一战扬名立万的石为经是也!”

    汪三江说完,不但秦冰卿与两个小姑娘惊讶万分,就连李存真与石为经也是长着嘴巴,紧紧地盯着汪三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秦冰卿听后说道:原来是几位先生到了,奴家不知深浅,冒犯了先生,还望赎罪!”说着便跪了下去。

    石为经与李存真正要说话,就被汪三江制止了下来,他府下身来,将秦冰卿扶起说道:“学生有一计划,一直寻不到合适之所在,也未曾寻觅到合适之人。今日见林府与想象中的所在极为吻合,又见夫人也是合适『操』办此事之人,所以以实名相告,夫人可否同意『操』办此事?”

    “不知先生之事乃是何事?”

    汪三江从袖中拿出了一张银票,递给了秦冰卿,说道:“这是三千两银子,夫人暂且收下,从在闭门谢客,将前院也收拾一下,以待学生之吩咐,可好!”

    秦冰卿听后说道:此乃好事,也是大事,我还要与大娘商量,请先生等稍等片刻!”

    秦冰卿对着三人微笑致歉,将两个女儿脚上一同走出花厅,向厨房走去。

    李存真看着桌子上的银票,问道:“旺财,你有何等计划,我们怎么不知!”

    汪三江说道:“这贡院胡同如此隐秘,正好可以葬身,而北京时局动『荡』,如果将此院落悄悄的握在手里,一旦有所风吹草动,则东夏在京人员皆可藏匿其中,我是为老李你考虑呐!”误入一六三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掉1000000亿〕〔无琴记〕〔大龄剩女之顾氏长〕〔超神弑猎〕〔极品婚宠:娶错新〕〔联盟全能大玩家〕〔无极兽神〕〔重生之都市仙帝〕〔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傲娇的腹黑王爷〕〔从鬼灭开始诸天无〕〔我在怪异大世界〕〔救驾有功,驭驾有〕〔恰与棺人共枕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