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金归来,帝少枭〕〔甜蜜爱恋:顶级神〕〔重生女配洗白日常〕〔林羽〕〔血魔霸天下〕〔宋星辰慕厉琛〕〔慕霆萧宋星辰〕〔异食斋〕〔吾靠作梦当女帝〕〔中二宝可大师梦〕〔师道成圣〕〔噬天丹皇〕〔凌芷〕〔我的极品美女总裁〕〔摄政王的医品狂妃〕〔国祚永延〕〔道观养成系统〕〔绝品透视高手〕〔都市最强高手〕〔星光璀璨:慕少宠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误入一六三七 第一百四十六章 杜尔伯特部(一)
    其他四部被准格尔部欺凌,土尔扈特部远走遥远地西域之西。和硕特部迁入青海,而留下了最为强盛的准格尔部与杜尔伯特部放牧于天山北麓。

    今年以来,杜尔伯特部也无法容忍准格尔部的欺凌,逐渐地绕过阿尔泰山,来到了科布多一带。

    万圭心想,杜尔伯特部势单力弱,招抚之事,也会容易不少,便独自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极为模糊,并没有被使团其他成员所察觉。

    七月二十四日,一路劳顿的东夏国使团终于到达了杜尔伯特部汗廷所在地,阿尔泰山北麓的科布多一带。

    杜尔伯特部的斡儿朵位于乌布苏诺尔湖湖畔,汗廷虽不及札萨克图部浩大华丽,但也如草原诸部一样地光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杜尔伯特部大汗名叫阿都齐,其人方面大耳,甚是勇武,听闻一对骑兵穿越杜尔伯特境内,便帅兵前来。

    阿都齐来到一座小山岗上,向下俯视,只见三千东夏骑兵,队伍整齐,人如虎,马如龙,一面思考着这些穿着绿『色』衣服的军队是从哪里来?要前往何处?会不会攻打杜尔伯塔部?一面带着疑问率领一万多骑兵俯冲了下来。

    杜尔伯特部骑兵从山上俯冲而下,气势极大。万圭见机行事,一面命令东夏士兵摆开防御阵势,一面与会说蒙古话的几十个人齐声高喊:“来的可是杜尔伯特部的勇士,我们是东夏国的使团,我们要见你们地大汗!”

    虽然场面上此刻万马奔腾,人吼马叫,但阿都齐还是听到了万圭等人的消息,他急忙勒住了胯下的乌黑『色』骏马,急忙命令大军停止前进。

    一万骑兵听到阿都齐大汗的命令,纷纷拉扯着缰绳,顿时正在狂奔地马匹扬起了前腿,高声嘶鸣着听了下来。

    蒙古勇士骑术极佳,在马背上身子与地面保持了瞬间的平行,也没有掉了下来。

    阿都齐大汗率领几千骑兵走到使团前面,见东夏军队衣衫整齐,军纪严明,果然与草原上的队伍不同。

    又见一位老者,年纪大概在五十上下,一身汉人般地装束,便知道老者是领头之人,说道:“刚才听闻尔等声称为东夏国使团,可是那在叶尼塞河打败斡罗斯人的东夏国?”

    万圭笑着说道:“这位将军,天下只有一个东夏国,除此一家别无分号。”

    阿都齐听后说道:“听闻东夏国近年以来崛起于奴儿干都司之地,数年时光,已经成为一个疆土辽阔,臣民富足的国家。先生一行,来我吐尔伯特部,有何贵干?”

    万圭习惯『性』的抚『摸』着胡须说道:“老朽姓万,名圭,字楚玉。奉我东夏国总理之命,出使杜尔伯特部,要见贵部大汗,将军可否引见。”

    “在下便是杜尔伯特部大汗,万先生不远万里出使我杜尔伯特部,所为何事?”

    万圭听闻来人便是杜尔伯特部大汗,急忙行了一个拱手礼说道:“东夏使者万圭见过大汗!”

    阿都齐左手抱在胸前微微一辑,说道:“东夏国远在东海之滨,而我杜尔伯特部地处金山之下,两者距离远去万里之遥,先生一路跋涉,所谓何事。”

    万圭看着杜尔伯特大汗笑眯眯地说道:“大汗谬矣,东夏国与贵部实为和睦之邻邦,并非相隔万里之远邦。”

    阿都齐听后哈哈大笑,说道:“先生说笑了,我杜尔伯特与贵国真的相距远达万里之遥,怎么能说得上和睦之邻邦呢。”

    “看来大汗久居额尔齐斯河流域,不知东方之事久矣!一月之前,我国与贵部的确相距甚远,但时至今日,却是和睦友好之邻邦了。”

    “先生此话怎讲?”

    “今年以来,我东夏国总理亲自前往三河源头,伟大的不尔罕山之巅,督促与喀尔喀三部商贸之事。

    但土谢图汗衮布却被我东夏商团的财物『迷』失了本『性』,起了贪心,竟然用八万大军将不尔罕山大营团团包围。

    情况万分紧急,要知道连我东夏国主总理大人也被包围在了大营之内,东夏国枢密使杨大人见国主就要被擒,时间一长国家必生动『乱』。

    便苦思冥想,最后发兵哈拉和林也将土谢图汗地大本营围了起来,那土谢图汗得知后院起火,敢紧回援哈拉和林。但杨大人使出的却是连环妙计,一来围魏救赵,二来在库伦一带埋伏了大军,土谢图汗果然中计,数万人马死的死,降的降,衮布本人也做了刀下之鬼。

    如今喀尔喀三部见事态不妙,便先后归附了我东夏。所以在下刚才言及贵部与我国实为和睦友好之邻邦,乃是实情,而并非信口开河!”

    阿都齐听后大惊失『色』,跟随而来的亲兵也都面『露』诧异之『色』。阿都齐忽然再次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本汗虽久居额尔齐斯河流域,金山南北,但却听闻汉人往往不乏苏秦张仪支流,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行那合纵连横之术,更有张謇班昭之流,以口舌之利让西域诸国臣服。

    万先生!任你口齿伶俐,巧舌如簧,诉说喀尔喀三部之事,如先生亲临一般也是枉然,本大汗是万万不会上当的。”

    万圭听后也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大汗熟读汉人典籍,信手拈来,老朽佩服之至。

    但诚如大汗所言,喀尔喀三部之事,老朽的确亲临,所以说的这般绘声绘『色』。大汗或许不知,一月之前,老朽还是土谢图汗的谋士,大汗如若不信,也可差人前往打探。”

    万圭说道他曾是土谢图汗的谋士的时候是那么地平静,没有一丝的愧疚与难为情,相反却充满着一股淡淡的骄傲之气。

    万圭此言一出,阿都齐哑口无言,心想此事无论如何也要派人打探一番,便说道:“即使先生所说全为事实。那先生出使我杜尔伯特部所为何事?”

    “敢问大汗,此处没有美食美酒,更无丝竹管弦,美人起舞,杜尔伯特部就是这般待客的吗?”

    阿都齐听后说道:“本汗久居塞外,慢待了先生,还请使团一行随我等而来,前往汗廷,我要为先生等敬上一杯马『奶』酒?”

    “大汗如此安排,老朽就却之不恭了,大汗盛意拳拳,足见杜尔伯特部为草原上的大部落,也是礼仪之邦!”

    使团随着杜尔伯特大汗阿都齐来到金『色』地大帐之内,阿都齐美酒美食的招待,万圭却只顾着喝酒吃肉,没有只言片语相告。

    阿都齐看着生气,若没有三千军纪严明的东夏骑兵相随,保不住阿都齐会以为万圭是那骗吃骗喝之人,将他的黑头砍下喂狗呢。误入一六三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花掉1000000亿〕〔无琴记〕〔大龄剩女之顾氏长〕〔超神弑猎〕〔极品婚宠:娶错新〕〔联盟全能大玩家〕〔无极兽神〕〔重生之都市仙帝〕〔奶系甜心:吸血殿〕〔重生之都市狂仙〕〔傲娇的腹黑王爷〕〔从鬼灭开始诸天无〕〔我在怪异大世界〕〔救驾有功,驭驾有〕〔恰与棺人共枕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