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129章 名字
    抬头看着高高的青尘山,犹记得那时候,自己边爬边抱怨,那时候大白还在自己身边。

    转眼间,孙芽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有着大白的气息,真希望这里的事情早点完结,可以把妖丹还给大白,自己怎么样其实都无所谓的。

    藏书阁里的书籍已经告诉了她,当初自己中的那一箭是如何的惨烈,若不是大白的舍身,自己断不会活到现在。

    轻叹一声,提气很快便到了雪景苑,如今不过是片刻的功夫,便已经到了苍茫的山顶,夜色如往常一样冷清。

    景淞楠原本望着窗外,这样白雪皑皑的时光,他看了无数年,父亲和皇奶奶嘱咐过他,不能随便离开雪景苑,原本自己是无聊的,只不过这两年小芽姐姐总会来,所以无聊的日子竟然也有了一丝期盼。

    因此当看到再一次从天而降的孙芽,景淞楠眼睛一亮,随后连鞋袜也没有穿,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孙芽的大腿,抬起头扑闪着他的眼睛说道:“姐姐,今天怎么来了?”

    明明还未到打针的日子,因此景淞楠有些奇怪,这两年也因着孙芽的调理,他长结实了许多。

    孙芽顺势摸了摸他的脑袋,景淞楠长高了许多,时间总是飞快。

    “姑娘来了。”晓夏也跑了出来,手里还拿着景淞楠的鞋子和狐裘。

    孙芽二话不说,从晓夏手里接过鞋子和狐裘,给景淞楠仔细穿上,随后才将话说了出来:“晓夏,最近给楠儿的饮食切忌要当心。”

    景淞楠和晓夏俱是一愣。

    “尤其是景夏蓉带给楠儿吃的酥蓉饼。”

    天上仍旧飘着雪花,景淞楠长长的睫毛遮盖住了飘下的雪花,因着热气,雪花很快便变成了水滴:“为何会是小皇姑?”

    孙芽看了一眼景淞楠,他长于皇家,自然不能像普通孩子那么单纯,景文博将自己的孩子保护的太好,楠儿到现在也不曾知道,皇家其实是没有亲情可言的地方,该经历风雪的花朵,总该经历风霜,不能一直关在温室中。

    这个解释就等景文博回来后告诉景淞楠吧,她没有什么经验安慰一个孩子。

    “但是楠儿,你还是要装作生病的样子,可以么?”孙芽低下身子说道:“姐姐要看看他们下一步做什么。”

    景淞楠虽然有些不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

    晓夏也点了点头说道:“姑娘,奴婢知道了。”

    温泉仍旧是原来的样子,记得在这里第一次见到他们父子俩,楠儿还说自己是一只猴子,孙芽笑了起来。

    随后一个分水诀,温泉中赫然冒出一股泉水,泉水上拖着的便是那诛神箭,诛神箭一直被孙芽藏在温泉中,那一日蚀骨的疼痛孙芽还是记忆犹新。

    阿志哥哥,我要不要把这箭还给你呢?

    你是否一直在找这箭呢?

    今夜注定不是特别太平啊。

    自己无意间的假山一行,竟然让孙芽发现了那么多的事情,如今的培元大陆,异形早就混乱,星鸢师伯这两年来也行踪不定,偶尔传来萤火不过是告诉自己他在南朝,让自己好好修炼,无需担心。

    如果再有兵灾引起大量的怨念,藏书阁里说过,那是异形最好的粮食,到时候异形会如何泛滥,谁也无法保证。

    大白说过自己还要保护这个时空,该怎么做呢?

    随后孙芽思索着,回到了自己的宅子,躺在床上放空了自己,该来的总会来,着急也没什么用啊,不如活在当下。

    直到天边鱼肚白。

    阮逸辰看着熟睡中的孙芽,她自从进宫参加宴会后,消失了一个晚上,如今安睡的像一只乖巧的猫咪一样。

    她说她不是云芽,那她是谁呢?

    孙芽醒来的时候,便看到阮逸辰那一双亮晶晶的眼睛:“你怎么来了?”

    “说过陪本王一日,明日本王便回南朝。”阮逸辰玉冠束发,青衫翩翩,一身的常服。

    哦,自己真的差点忘记了。

    郢城的清茶坊,与两年前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桃花酥仍旧是原来的桃花酥,戏曲仍旧和原来一样期期艾艾,婉婉转转。

    不过有一丝声音不同于往常。

    “听说了么,戎人陈兵五万到了青门关。”一个中年男子说道。

    孙芽从包间往下看去,那个中年男子看似普通,却有着几十年的内力,看来又是一场戏,孙芽嘴角微笑着。

    “是啊,说只要求蓉公主和亲,便可以和谈。”另一个稍微年轻点的书生样男子说道。

    “可是为何圣上迟迟没有答应?”中年男子问道。

    “嘘,小点声,我听宫里人说,蓉公主以死相逼,不肯去呢。”旁边一个老者插入谈话中。

    “哎,圣上爱女心切,我等都能理解,只是国家大事,岂能受一个女子的意愿决定,何况历来都有公主和亲的先例。”书生样的男子突然提高了声调,断然说道:“若是能避免一场战争,那便是公主的荣幸,我们学子应当联名上书,请求公主顾全国家大局。”

    周围的人听闻后都纷纷点头,戎人的马刀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有沈将军又如何,如今的沈将军已到了古稀之年,怕是有心都无力。

    孙芽看了看那群明显有着目的的谈话人群,心里冷笑道,看来不出几日这些消息便会长了翅膀一样,飞入寻常百姓家,飞入郢城其他大大小小的坊间杂谈。

    “看来他要行动了。”阮逸辰抿了一口茶,看着眼前的孙芽道:“本王最后问你一句,可愿意跟本王走,本王会照应你。”

    “多谢。”孙芽摇摇头:“我自己能处理。”

    “其实女子这么要强,可是一点也不可爱啊。”阮逸辰叹了气,昨天他回去思考了一天,如果眼前的身子是云芽的,而灵魂不是,那么她是谁呢?

    “要不我们重新认识下。”阮逸辰突然放下了什么似的说道:“你好,本王是南朝逸王阮逸辰,姑娘您是?”

    孙芽一愣,看了一眼眼前的阮逸辰,他的眼神是真诚的,三月的风吹起了清茶坊边的杨柳,一丝一丝,荡漾起来。

    还是头一个人问自己到底是谁呢。

    孙芽笑了,回忆像潮水般涌入脑海。

    “苏落。”

    是的,她的名字叫苏落,来自二十一世纪,上下五千年历史的国度。

    随后孙芽斜着眼睛,看了阮逸辰一眼:“明日回去可要小心。”

    原来她叫苏落。

    想起了那次离开时的河面冰封,阮逸辰笑了:“多谢苏姑娘。”

    随后修长的手拿起了茶壶,又给孙芽斟了一杯茶道:“请苏姑娘也照顾好自己。”

    几日后万民伞和万民信,如雪花一样,一个接一个飞入了皇宫中。

    此刻的景夏蓉,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瓷瓶,她送给方志的消息一入方府,仿佛就像折翅的鸟儿一样,再无音讯,阿志哥哥已经明显在躲着自己;曹德那边来的消息很是简单,父皇也快要撑不住了;而薛贵妃已经闭门谢客已久,不再询问她的事情;她的母妃早已自乱阵脚,整日里只会哭哭啼啼,怕也是指望不上。

    走出这一步,真的不要怪小皇姑。

    景夏蓉看着桌上做好的酥蓉饼愣了神,最终还是拿起瓷瓶倒了下去,说道:“清儿,备车,随本公主去雪景苑看楠儿。”

    清儿不疑有他,赶紧跟了上去。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零暖婚:重生甜〕〔神尊归来当奶爸〕〔穿越到异世界的建〕〔武林壕侠传〕〔重生蜜蜜吻:霍总〕〔护国上将〕〔奶系甜心:吸血殿〕〔NBA之天赋强到爆〕〔从无限世界出来的〕〔六零小夫妻〕〔总裁爹地:敢不敢〕〔神秘老公惹不起〕〔武极神话〕〔我的末日女子军团〕〔大罗天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