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128章 入世
    一离开方志的束缚,孙芽松了一口气,随后想起蓝风说过的话,他说史微微不是异形,可是这个史微微又着实奇怪。

    孙芽皱着眉头,史敏捷夫妇她是见过的,一个书香门第是断不会教出这样的女子,刚才那女子撩人的姿势,根本不似一个大家闺秀该有的样子。

    而且还故意接近勤王,又丝毫没有畏惧,就连景昊岚说让他现在的妻子难产,给史微微腾出正妻的位子,这女子竟然也还是波澜不惊。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性,就如史敏捷夫妇猜想的那样,这个史微微真不是他们的女儿,如果又不是异形占据身体,以现在这个时空只有一种方法。

    孙芽看着前方移动的身影,定了定身子,很快使了一个隐身诀,快速略过草地。

    史微微原本冷着脸色走在湖边,打算赶往御花园的宴席,走着走着,突然脸上一凉,下意识用手一抹,才发现脸上的人皮面具掉了下来,一愣,这才抬头。

    可是周围除了夜风徐徐,空空如也,这面具怎会自己掉下来,难道是用了两年太久了,随后四下一瞧,幸亏没有其他人,抽空大概是要去趟烟雨楼,找玉郎好好修缮一番了。

    秦曼绫俯身捡起了掉在草地上的面具,两年来,这个面具的一角一落,秦曼绫都已经很是熟悉,因此她很快又把面具覆盖上,左右一瞧,再次确定没人后,步入了前方御花园的宴会中。

    孙芽当场愣在原地,刚才俯身弄面具的人,这眉眼,这唇角,竟然是秦曼绫!

    自己猜的没错,如果史微微不是异形,以现在这个时空的方法那就是只有面具一说,当初只知道蓝风说她进了烟雨楼,烟雨楼是方志的地方,如今她又化作了史微微,秦曼绫到底想做什么,为何故意接近勤王?那么真正的史微微去了哪里?

    不对,孙芽转念一想,刚才那面具触手极软又冰凉,那手感,跟福尔马林泡过的皮肤组织如此相似,以前上过的那些解剖课印象接踵而来,那是人皮面具?!史微微其实已经死了?!

    孙芽愣了,蓝风说过秦曼绫去了烟雨楼,而烟雨楼是方志的,那么阿志哥哥又在这局中扮演怎样的位子?

    对了,还有楠儿,景昊岚的下一个目标其实是太子景文博!

    不行,孙芽扭头就离开了原处,她要赶去雪景苑,告诉楠儿近期一定要小心,尤其是不能吃景夏蓉做的酥蓉饼!

    而此时另一边的景夏蓉,气喘吁吁的跑回了宴会处,一把拉住清儿问道:“清儿,那个女人还在么?!”

    清儿一脸雾水道:“公主,谁?”

    “就是星空阁来的人啊。”景夏蓉一跺脚,随后四处一瞧,愤愤的说道:“她人呢?”

    清儿这才醒悟过来说道:“仙者刚才去了湖边,好像有些微醉。”

    景夏蓉二话不说转身跑去湖边。

    湖边凉风习习,只余一个高大的身影,呆呆的望着湖面的水。

    方志有片刻的愣神,他的手上和脸上,还余留着那人的香味。

    当时那个女子被自己压在了假山上,周身的气息就像自己在川香阁,尝过的芸豆卷那样甜美可人,自己竟然有一丝心动。

    为何会如此?明明是第二回相见。

    虽然她执拗的说着不合常理的话,可是自己为何会生气呢?

    方志甩了甩脑袋,明明毫不相关,他的世界中只该有复仇两字,不该有其他的奢想。

    “阿志哥哥,阿志哥哥!”景夏蓉一眼认出了湖边的方志,走进后立马拉起了他的袖子,委屈的哭了起来:“阿志哥哥,父皇让我嫁去戎国,你知不知道?”

    自然是知道的,因为这是所有事情的起点。

    方志看了一眼景夏蓉,他终于可以不用再演戏了,也累了。

    “既然如此,那就是我们无缘了。”

    “为何?”景夏蓉奇怪的看着方志,将眼泪一收,他的反应太过平淡:“难道阿志哥哥不愿意帮蓉儿?”

    “实在是方志能力有限。”方志叹了气:“今日过来的时候,戎王不知为何,早有异动,竟私自在青门关陈兵五万,因此方志一直在奇怪为何,现在蓉公主一说,方志就明白了。”

    “你现在连蓉儿也不敢叫了么。”景夏蓉心里凉了一半,摸索着袖子中的瓷瓶,果然还是要靠自己啊:“难道,你也要像父皇那样抛弃本公主!”

    “你十五年来享受着北朝子民给你的锦衣玉食,公主和亲本就是历朝历代都有过的先例,避免战乱,避免自己国家的百姓流离失所,是公主你的责任!”方志劝道。

    “可是本公主不要,本公主只想自己像普通女子一样,可以拥有自己的幸福。”

    “可是,你也知道你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你知道自己是北朝的公主。”方志淡漠的说道:“莫要因此陷方志于不义之中。”

    “果然你们男人的心里,只有家国,何来我们女子的地位!你其实跟父皇一样!”景夏蓉不听劝,一甩手,哭着跑开了:“本公主会叫父皇打消这个念头,本公主自己想办法!”

    景夏蓉一走,方志便冷笑一声,拿出胸口中的绢帕擦了擦刚才被景夏蓉拉过的手,他的棋子已经动了起来。

    景夏蓉的表现,甚好,甚好!

    曹德看着烛光下的皓帝,在景夏蓉离开后,仍旧一动不动,随后开口道:“皇上,此事也并不是完全无解。”

    皓帝抬起头问道:“曹德,你有何看法?”

    “若是沈将军的儿子愿意回到青门关,蓉公主的婚事自是还有转机。”曹德说道:“至少,青门关也不会是区区五万戎兵可以撼动的。”

    “你说的,可是沈继洲那个在星空阁的逆子?”皓帝的眼神亮了,他其实真的不舍得将景夏蓉作为诱饵,扔去戎国那样的虎狼之穴中。

    曹德点了点头:“据说那个逆子在十五岁便到了筑气阶段,因此当时气得沈将军打断了两根狼牙棒,还是没有拦住他进入星空阁,您也知道星空阁的人法力无边,只不过受限于门规,不得随意入世,若是他能成为北朝的助力,也就是说一向中立的星空阁也将会是皇上的助力。”

    培元大陆的星空阁确实是个特殊的存在,他们独立于培元大陆,不隶属于任何的国度,唯一的宗旨便是维护整个大陆免于动荡,因此若是写信让他们相帮,应该也不会拒绝,皓帝动了心问道:“今日星空阁的人是否来参加蓉儿的及笄礼了?”

    “正是,不过刚才下人来说,公主不知何故哭着离开了宴席,想来,星空阁的那人也应该离开了。”

    哎,蓉儿还是太过年轻,喜怒哀乐竟然都写在脸上。

    皓帝压下了奏折,开始奋笔疾书,他并没有决定,也没有出圣旨,事情的确还有转机的余地。

    “来人,将朕的这封信送去沈继洲那里,让他的儿子务必想法入世!”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六零小夫妻〕〔捉鬼天师〕〔跟着小说看历史〕〔君子之谋〕〔废柴逆天:重生四〕〔御剑寻侠〕〔一代兵王秦风〕〔黑白郎君武侠行〕〔原来我在小说里〕〔天嫁豪门:总裁的〕〔我家总裁美如仙〕〔九界轩辕决(修罗武〕〔总裁爹地:敢不敢〕〔木叶的幻变自在〕〔打造毕加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