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121章 往事(一)
    那其中一个地痞流氓认出了树下的方志,挣扎着说道:“方……大人,您可要为小民做主啊,那个妖女,妖女……”

    方志眼神一扫,那人立马闭了嘴,方大人那是什么眼神,好恐怖,立马心寒了一半。

    看来那个女子还是太善良,留着活口逢人乱说怎么办?

    “让我怎么做主?”方志走进那两个躺在血泊中,无法动弹的地痞流氓问道:“不如……让阎王爷替你们做主吧。”

    于是伸手便掐住了那人的脖子,随后咔嚓一声,一扭脖子,那人顿时气息全无。

    旁边的另一个人看到后,立马闭上眼睛,抖着身子讨饶道:“方大人,小的什么也没看到,小的什么也没……”话还没说完,也立马咽气了。

    姑娘,斩草要除根,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么?

    随后抬头看着海棠纷纷而下,眼神更加迷惑,总是有那么一丝丝熟悉,自己不会无缘无故的心动。

    “来人。”方志沉声道。

    “属下在。”暗人从海棠树中飘了下来:“少爷,这等事不必您亲自动手,脏了您的手。”

    “无妨。”方志从胸前掏出丝绢,擦了擦自己的手道:“叫斐济去打探下聚宝坊和碧绣坊幕后真正的主人。”

    “是。”暗人低头问道:“少爷,明日的计划?”

    天边的晚霞绚烂如血色般,像极了那日方府满门的血色,方志抬头看着天边,冷声说道:“照常进行。”

    自己陪那个骄傲的公主演了那么久的戏,是时候收场了。

    -------------

    因着碰到方志,孙芽此刻心情全无,一刻也不敢在街上停留,万一再碰到,再问起来两人认不认识,大概孙芽今天要吐血三升。

    命运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啊,明明已经让阿志哥哥忘了自己,却还要如此狗血的再次相遇,剧情总是走偏,不行,不行,自己要拨乱反正,意志坚定!

    “柳烟,柳烟,你家小姐回来了。”

    一回到宅子,孙芽这才停了下来,因着走的太急,竟然不知不觉用上了飞步,自己别的法术学了个七七八八,只有这磁悬浮飞步确实很拿得出手,这不转眼就从东市跑回了西市,算算现在大概半个北朝,有五十公里的路程吧。

    只是宅子中,没有回音,只剩下树叶飒飒落下。

    奇怪,柳烟去了哪里?

    本来还想叫她替自己把这身碍事的装扮卸下来,头上顶着这些好看是好看,怪累的,何况又没外人,不如换身轻便的衣裳,去星空阁跟豆青师兄商量下明天的行程。

    孙芽大大咧咧的走进了屋子,只是为何自己的屋子会有一屋浓郁的酒气,一打开门,孙芽就被冲到了,只好赶紧用手在自己的鼻子前扇着。

    随后打算去开窗子透透气,却不想,突然看到一个人影抱着酒壶坐在自己的床上,不是阮逸辰,还有谁如今能这么大胆,来自己的地方如入无人之境,连着柳烟都愿意退避三分。

    只是这小样,今天为何喝的那么多,好像还有些睡着了?

    孙芽轻手轻脚走了过去,阮逸辰的睫毛很长,扑闪着像一只黑色的黑翼蝴蝶,孙芽瞬间想起了松林告白时,阿志的眼睛也是如此。

    “好看的皮囊果然是千篇一律啊。”孙芽感叹道,俯身打算将酒壶从他身上扒下来:“妖孽是你妖孽的。”

    却不想阮逸辰突然在此刻睁开了眼睛,看着满头珠钗的孙芽,白净的脸靠的离自己如此近,一瞬间愣了。如果说那年欢迎宴会上的孙芽化作的舞娘是惊艳的话,如今的她更像是带着一抹春天的亮色款款而来。

    于是趁着孙芽不备,一把将酒壶一抛,将俯身的孙芽拉到了自己的眼前,秀挺的鼻子,樱红的小嘴,嘴角边还有一个淡淡的细不可见的梨涡,还有那有一丝怒气的眼睛:“阮逸辰,你疯了,快放开!”

    “不放,既然说本王是妖孽,你为何不收。”阮逸辰一个转身,顺势将她压到了床上:“你们星空阁不是专收妖的么。”

    阮逸辰了解孙芽,这两年,她去了星空阁练术法,帮宋叔将奇珍阁越做越大,阮逸辰知道孙芽的全部,因此孙芽对他来说如白纸一般透明,这一点他比那个人幸运一百倍,至少这两年间,陪在孙芽身边的只有他。

    阮逸辰心里是满足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从女孩长成了少女,近在迟尺又远在天涯,就算她让自己陪在她身边,可是她的心却永远不在自己的地方,阮逸辰有一丝懊恼。

    孙芽不喜欢瓷枕,因此叫柳烟特意用松软的棉絮制作了现代的枕头,因着一时不查,竟然发现手边没有可当东西的武器,刚刚曲起手指。

    阮逸辰一下子就发现了,用他的五指死死的分开了孙芽的五指,不让她的手指能做出任何扣或者弯的动作,并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压在枕上防止孙芽施法。

    不能施法,那只能用脚踢了!

    孙芽刚一动腿,没想到阮逸辰很快想到了她的下一步,一把将他的身子压了下来,她一时半会儿竟然无法动弹,只好侧个身打算再来。

    阮逸辰喝了不少酒,眼神有点迷离,气息有些微喘:“你再乱动,本王可没法向你保证,下一步做出什么来。”

    “你敢!”孙芽一时停止了挣扎,云落烟很薄,因此躺在床上的她曲线毕露不说,还隔空感应到了阮逸辰下腹的炙热和坚硬,男子特有的荷尔蒙充斥着整个房间:“你疯了,你快放开我!”

    “生米煮成熟饭,本王有什么不敢的!”阮逸辰沉下脸:“是,本王是疯了,本王不管南朝那一堆乌七八糟的事情,辛辛苦苦赶来参加你的及笄礼,你却仍旧不听劝,你们见过面了吧。”

    “你跟踪我?”孙芽一愣:“我不过是和灰鸽、姐姐吃个饭,不小心碰到的!”

    说起那侍卫,阮逸辰又一阵心烦。

    “你那侍卫对你什么心思,难道你真的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阮逸辰看着有一丝慌乱的孙芽说道:“为何你要碰到他,你说你会忘了他!你是本王的,谁也不可以拿走!”

    阮逸辰俯身便吻了下去,孙芽是他的,就算命运让方志再一次和孙芽相见,他也不认,是他的,这一次他不会让步!

    冰冷的霸道的吻,攻城略地般,吻得孙芽上气不接下气,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稀薄,仿佛是一种惩罚,阮逸辰将她的嘴唇都咬破了。

    “阮逸辰,呜……”孙芽挣扎着:“呜呜……你别逼我啊!”

    破碎的声音,从口腔中发了出来。

    就像是饿狼等待了许久的猎物一样,这一次阮逸辰并不打算放过,因为他发现自己等了那么久,还是等不过命运的安排,就算小芽以后会记恨,那就记恨好了,至少自己不会平淡到,在她的世界中可有可无一般。

    阮逸辰用嘴将云落烟一撕,这种布料的线结埋藏在肩内,他很快便找到了,于是孙芽身上突然一阵凉爽,要不是自己穿了现代的抹胸,现在大概是春光乍泄了。

    特么,果然是老手,这么快就把自己衣服扒了,下次再也不穿这种衣服了,太他妈坑爹,一咬就能全面崩溃的?!

    “紫璞,破!”嘴里有一丝血腥味,就趁现在,阮逸辰转向了她的肩膀,没有封住自己嘴的当口,孙芽将紫璞唤了出来。

    砰,阮逸辰突然头一晕,便倒了下来。

    “我说小芽,我们两年后第一次见面,就是这种情形?”一身紫衣的靓丽少女双手抱胸,蹲在床上:“一个普通手刀就能敲晕的男人,你竟然会混到这么惨的,都衣不遮体,上演活春宫了。”

    孙芽一阵谄笑,将阮逸辰从自己身上推了下来:“多谢紫璞姐姐。”

    紫璞捂嘴笑道:“该不会你不舍得,还挺享受吧。”

    孙芽冷汗连连道:“谁会喜欢被强上啊,除非有病吧……”

    感觉现在的阮逸辰也是个麻烦啊,孙芽将手在他身上,上下摸索了一番。

    “手感不错吧,我看这个人七块腹肌,还不错啦。”紫璞看了看阮逸辰,再看看孙芽:“其实你也不亏。”

    孙芽拿着刚从阮逸辰身上搜出来的符咒,抖了抖,紫璞姐姐这话说的为何如此直白。

    好吧,没这个符咒护他,可以取他记忆了。

    紫璞看到这个起势,说道:“你要取人记忆,残忍,残忍。”

    孙芽将手指扣到了阮逸辰的眉心,突然放了下来。

    “为何又不取了?”

    “还有事要问他,问明白就好了。”

    孙芽看着窗外,想起了两年前那日的皮影戏,那场戏应该是阮逸辰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吧。

    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呢?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六零小夫妻〕〔捉鬼天师〕〔跟着小说看历史〕〔君子之谋〕〔御剑寻侠〕〔废柴逆天:重生四〕〔我家总裁美如仙〕〔一代兵王秦风〕〔黑白郎君武侠行〕〔原来我在小说里〕〔天嫁豪门:总裁的〕〔九界轩辕决(修罗武〕〔总裁爹地:敢不敢〕〔木叶的幻变自在〕〔打造毕加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