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120章 执着
    “老板,这匕首要价多少?”脆脆的、爽朗的声音响起,把原本打瞌睡的老板惊醒了。

    还真有人看中自己的货品,苍老的老板,睁大了自己浑浊的眼睛说道:“一两银子,不还价,这匕首老夫走南闯北,去了戎国才带回来的,差点在戎国的戈壁迷了路,回不来。”

    “谁要还你价了。”说完一个银子如一道弧线般飞了下来,骨碌碌掉落到了老板的桌上,滚了三圈后才停住:“本小姐看中是它的福气,何况区区一两银子。”

    随后眼前的少女将匕首从鞘里抽了出来,纹路很精致,明显还没开过封,匕首上的图案似狼非狼,似虎非虎:“你说它来自戈壁?”

    老板收了银子很是欢喜,用嘴一咬,成色不错,立马点头说道:“是啊,滚烫的沙漠中捡来的,姑娘你好眼力。”

    哼,本小姐的眼神自然是好的,突然她的眼角一亮,刚才就在刚才,那个小巷里转出来的人影,这背影,这身材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

    于是她不再跟老板啰嗦,很快离开了摊贩,转身跟了上去。

    那个她找了两年的少年,当初自己问可不可以常来找他,他明明答应了,可再次去的时候,人去屋空,孙宅再也没有任何人,那个姐姐不见了,他也不见了,是的,她沈雯晴,北朝沈继洲沈大将军的幺女,竟然被人耍了!

    她这个高傲的大小姐,为着自己当初那颗懵懂的心,寻找了一个虚无的人两年,她看着眼前走着的男子,比以前更加高大、强壮、有力,脸色也不似以前那样灰黑,好像有了一丝烟火气。

    沈雯晴的心砰砰乱跳着,今儿出来是出来对了,眼看着那人走进了聚宝坊,她不敢跟得太近,印象中那人的武艺很高,若不是周围人群参杂的声音,大概现在的自己已经被他发现了。

    “姑娘,这里是聚宝坊。”门口的人很快便将沈雯晴拦在了门外。

    “哦。”沈雯晴从衣袖中掏出了一个大大的钱袋,往手上抛了抛说道:“怎么,你们聚宝坊的人是这样待客的么?”

    门口的护卫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好心劝道:“姑娘,这里是赌坊,鱼龙混杂,不适合姑娘家来此。”

    沈雯晴一笑,大手一挥问道:“北朝有法律说过女子不能进赌坊么?”

    “并无。”护卫老实的回道。

    “那便是了,你们这儿的护卫很是奇怪,就跟我爹似的。”沈雯晴一掌打开了护卫的手说道:“哪有把财神爷往外轰的!”于是她自顾自的进去了,那人可能在里面,她要去找找。

    “大哥,我们怎么办?”

    “赶紧去告诉老板,这姑娘看起来不是善类。”

    “是。”

    赌场里鱼龙混杂不假,却设施完善,沈雯晴细细观察了一番,有茶座,供赌博的人饮茶润喉;有床榻,供通宵赌博的人休息;还有雅座和包厢,提供简便的餐食。

    唯独没有找到那个他,他就像进入后消失在里面一样,沈雯晴脑子一转,看来这里是那人待的老巢无疑,否则怎会凭空消失,这两年找了许多的地方,就是没来赌坊找过。

    “来来来,老子糊了!”

    “给钱给钱!”

    “押大押小?”

    “玩斗地主还是24点?”

    沈雯晴看着眼前的麻将、扑克和新式骰子傻了眼,有这么好玩的地方,她怎么现在才知道啊,于是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儿,还是扑克最合她心意。

    “去去去,你一个姑娘家凑什么热闹?”一个大汉挥赶着沈雯晴说道:“别打扰了爷的雅兴!”

    啪,一颗金元宝压到了桌子上:“给本小姐让开,这颗金元宝就是你的。”

    大汉看了一眼闪闪的元宝,立马拿起来揣入胸前:“这桌让给你了,让给你了!”

    随后沈雯晴坐在了主座上:“本小姐来当地主。”

    其他人问道:“你会么?”

    沈雯晴眉头一挑:“怎么,不会就不能来么,不会就不能学么?”

    其他人心里偷乐,来了多金还不会的傻妞,求之不得,看来这一次他们能赚上一笔,一来啥也不会就想当地主,傻妞果然傻!

    “老板,您看。”门口的一个侍卫已经来到了暗房。

    灰鸽从猫眼中看了一眼楼下,那个肆意欢笑的女子,很是眼熟,随后想起来了,不就是她:“无妨,让她玩个痛快就是。”

    ------------

    “阿志哥哥,你怎么不说话了?”景夏蓉看着方志问道,从一开始吃饭,方志就很安静。

    隔壁已经安静了许久,好像只有那个女子的呼吸声,听见她喝着茶,嚼着瓜子,好像是在消磨一天的时光似的。

    方志喝下最后一口鱼汤,这个滋味好像很久以前自己也尝过:“蓉儿,你先回去吧。”

    “阿志哥哥,不是说好的去踏青么?”景夏蓉急道:“我可是好不容易溜出宫一趟呢。”

    “我今儿有些乏了,想回去休息。”方志揉了揉脑袋。

    也是,景夏蓉想了想:“好,阿志哥哥,明儿是我的生辰,你一定要来。”

    方志微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蓉儿的及笄礼,方志自然不会错过。”

    景夏蓉笑了起来,如同阳春三月的杨花,被春风呼的一声吹上了枝梢:“那阿志哥哥给蓉儿准备了什么礼物,蓉儿可以知道么?”

    礼物?自然会是一个很好的礼物,是让你措不及防,余生难忘的礼物,如果不是皓帝的那场屠杀,自己最小的妹妹如今也该是及笄的年纪,只是你如春花般灿烂的时刻,可知道有些人早已被埋入尘中,化为一柸黄土。

    方志脸色黯淡了下,摇摇头说道:“哪有礼物要提前知道的,礼物就是要神秘。”

    “那阿志哥哥,明天可不要迟到哦。”

    方志点了点头。

    随着景夏蓉的身影一消失,方志便翻身下了川香阁,那个女子招摇的走在街市上,豪不避讳众人审视的眼光。

    孙芽揉着自己的肚子,吃得太撑,只能散步消食。

    “这个女子你说卖去烟雨楼,能卖个好价钱吧?”猥琐的声音。

    “丹娘肯定开个好价格,走走,我们跟上去。”又一个猥琐的声音。

    孙芽嘴角咧着笑意,还真能碰到不要命的,拐卖良家妇女的戏码,终于有机会在自己身上上演了,穿越而来,等了如此久啊。

    于是孙芽故意走入了小巷,三月的春光里,墙角的一处院子中,伸出了一大丛的粉色海棠,被风一吹,海棠翩翩掉落,花雨纷纷,落了人一身,随之衣裙也被风带起,孙芽抬头看着海棠,有一丝的迷离,景色很美就像误入仙境一般。

    连着跟来的地痞流氓也看呆了。

    “小姑娘,你为何要一人走入这个小巷。”一个摩拳擦掌说道:“如此就怪不得我们兄弟俩了。”

    “这么好的货色,直接给丹娘实在是太可惜,如此好的风景下,不如陪我们兄弟俩先快活快活。”另外一个舔了舔唇角。

    “好吵。”孙芽微笑着扭头说道:“啰嗦,简直大煞风景啊。”

    什么,兄弟俩看着眼前的孙芽,为何没有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为何花雨突然停止了,为何他们不能动了!

    “不过是第一次尝试缚灵术,没想到效果还不错。”孙芽将扣着的食指松了开来:“你们自己送进来的,就别怪我,反正像你们这样的人,留着也是祸害。”

    “你,你想做什么?”兄弟俩突然觉得冷意森森。

    眼前的女子笑容很温和,眼里却带着杀意。

    只间她轻轻一抬手,两片花瓣如利刃般飞射过来,俩兄弟俱是一愣,然后一阵剧痛,有什么东西掉落到地上,股间顿时鲜血如注。

    “你们祸害了不少女子,因此一报还一报,送你们进宫,好不好?”

    什么,她的意思是?!

    兄弟俩突然瘫软了下来,这才发现自己能动了,随后一抹,下面空空荡荡:“你是妖怪,妖怪!”

    孙芽冷哼一声,正要离开。

    突然啪啪啪的手掌声响起:“姑娘,果然好本事。”

    方志站在远处看到了发生的事情,随后一瞬间便靠近了孙芽,两人离得很近,近在咫尺,孙芽的脸映入到了方志的眼眸中,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很熟悉,但是一去细想却是头疼欲裂:“我们以前是否见过?”

    “方大人,离我这么近,不怕和刚才的他们一样吗?”

    方志脸色阴晴不明:“你不舍得。”

    啊咧,两年不见,什么时候方志变得如此不要脸了。

    “男女授受不亲,请方大人自重。”孙芽一把将方志弹开,说道:“如果公主误会了,我一介小民惹不起。”

    “我和她并无关系。”不知为何,方志很想对眼前的女子说清楚。

    “方大人莫不是搞笑吧。”孙芽看着眼前的方志说道:“郢城所有的人都知道,方大人很快便要成为公主的驸马了。”

    “不会!”方志有些着急,这句话竟然是急急吼出喉咙。

    可是眼前的女子,还未等到他的解释,便很快跳上墙头消失不见,只剩下海棠纷纷。

    阿志哥哥,不用解释,当初离开你,就是为了能让你在复仇道路上不要有迟疑。

    小芽,要走自己的路,回自己的家。

    我们本就不可能……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零暖婚:重生甜〕〔神尊归来当奶爸〕〔穿越到异世界的建〕〔武林壕侠传〕〔重生蜜蜜吻:霍总〕〔护国上将〕〔奶系甜心:吸血殿〕〔NBA之天赋强到爆〕〔从无限世界出来的〕〔六零小夫妻〕〔总裁爹地:敢不敢〕〔神秘老公惹不起〕〔武极神话〕〔我的末日女子军团〕〔大罗天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