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118章:及笄礼(八)
    此刻川香阁三楼的水月居中,修长的身影端坐在窗前,刚看了一场好戏,今日竟没有白来,坐着的那个男子霁月风光,如春风拂柳般淡雅清爽,嘴角微微笑道:“韵衣,你过去替我问个话,就说……”

    那个叫做韵衣的孩童,耳朵靠近后听了一圈。

    “回来后,本公子赏你尝尝这个芸豆卷。”那个男子看着孩童的身影消失在卷帘处,喊道:“快去快回。”

    韵衣懵懂的点了点头,他是公子的侍童,公子说什么他便做什么,因此他走的很快,片刻就到了二楼的晴川居。

    此时,孙芽她们正要离开,却见一个十岁的孩童,萌萌懂懂的跑了进来,眼睛都没有看一下,似乎是对着空气,直接说道:“我家公子说,愿意出一千金珠,买下小姐身上的衣服。”

    孙兰一愣,这件衣服,今儿给小芽带来了如此多的麻烦:“哪个公子?”

    小小的人儿,傲娇的抬起头说道:“这你没必要知道,我家公子只问你肯于不肯?”

    我擦,这孩子说话好不客气,这浓浓的傲娇味儿是什么配方?!

    刚才孙芽还觉得,这个白白胖胖的孩子好是有趣,于是干脆说道:“回去告诉你家公子,千金不卖!何况,这是女装,你家公子难道有异装癖啊。”

    韵衣被孙芽一呛,涨红了脸:“公子说这个绣艺举世无双,他很是喜欢,并无其他恶意。”

    来的时候公子跟他说了两句话,当时想着,说前面一句就够了,传话也是怪累的,没想到眼前的女子竟然不为千金折腰,于是只好再传下一句话。

    韵衣鼓起了眼睛,气呼呼的看着孙芽,不就自己喜欢偶尔偷个懒么,这眼前的女子不知好歹,竟然敢说公子是异装癖。

    “那也不行,你跟你家公子说,他眼光不错,但这刺绣是专利,不外传。”孙芽玩心大起,一个小屁孩她还搞不定么。

    看着孙芽决绝的态度,韵衣又气鼓鼓的跑回了水月居。

    韵衣一到屋里,就一屁股坐在地上:“我都没受过这样的气!”

    水月居中的男子,好笑的看着自己的侍童问道:“谁把我们卢家的黄金织手给气成这样,说给本公子听听。”

    “那人说公子你是异装癖也就算了。”韵衣眼睛骨碌碌一转,没有说一开始自己传话偷懒的事情:“还说刺绣手艺是什么专利,总之千金不卖!她身上穿的还是我们家织的云落烟呢!”

    男子笑了起来,也不生气,历来厉害的能人脾气总会不好,拉起韵衣说道:“看来只有本公子,亲自过去一趟了。”

    男子起身,一步一步下了楼,来到了晴川居,站在门口说道:“郢城卢家,卢长庆拜访姑娘,刚才是我的侍童失礼了。”

    隔壁正在吃饭的方志一愣,就在刚才自己吃饭分心的时候,晴川居发生了什么,竟会将卢长庆引来。

    孙芽看着灰鸽和孙兰问道:“郢城卢家?”

    孙兰倒是脸色一变,立马恭敬的回道:“请卢公子进来。”

    随后灰鸽耐心替孙芽解释道:“这是郢城四大家族之一,礼部尚书的崔家,当朝贵妃的薛家,还有太子太傅的魏家,剩下的就是这最神秘的卢家。”

    “卢家掌握了北朝最大的矿产和资源,因着他们的祖辈曾和高祖帝一起打下了天下,却最终将帝位让给了高祖帝,因此高祖帝下令世代北王都要礼让卢家三分。”

    “不过如今的皓帝血气方刚,并不吃原先的那一套,因此卢家自皓帝上位后,如今过去二十年,越发低调神秘,也因此皓帝并未再次发难。”

    孙兰点点头向着妹妹说道:“你这身衣服的料子叫做云落烟,就是产自卢家。之所以材料如此清透,据说是卢家培养的特殊织工所织,那些织工都是十至十五岁的男童,男童力道很是奇乎,比成年男子小又比成年女子大,因此云落烟疏密有章,松弛有度,细致却有韧性,透光度极佳,跟一般普通织娘织出的布料不同,很是珍贵。”

    原来卢家是姐姐碧绣坊的顶级供应商,孙芽瞬间明白了过来。

    “这卢长庆是卢家家长,向来神秘,本来因着宫绣大赛,我要去拜访一下,这次倒是运气好,可以直接见上一面。”孙兰说道,随后看向门外。

    卢长庆微笑着走了进来,看着孙芽道:“原来姑娘是碧绣坊的兰姐,我倒是谁这么大的脾气,千金不换。”

    一旁的孙兰顿时红了脸。

    孙芽倒是奇怪了:“怎么,你认识我?”

    卢长庆含笑说道:“卢家出的云落烟数量本就不多,大部分入了宫中,其余送给了郢城三大家,唯一一些因着韵衣觉得近几年所有刺绣中,碧绣坊的绣品最好,他不想每回自己辛辛苦苦织出来的云落烟,都被暴殄天物,因此给了碧绣坊。如此贵重的东西,想来碧绣坊不会随意给人,没想到兰姐如此年轻。”

    这马屁是拍到马腿上了,孙芽一脸奸笑的,指着对面的孙兰说道:“她才是,我是她妹妹。”

    卢长庆也是一愣,随后看向了对面的孙兰,温柔娴淑,如同春水一样,再一细瞧,那是一双长满针茧的手,果然如此:“是鄙人眼拙,兰姐见谅。”

    孙兰心里很是坦然,没有一丝不快说道:“无妨,碧绣坊也有求于公子。”

    “请讲。”

    孙兰恳切的说道:“请公子再给碧绣坊一些云落烟,用于准备今年的宫绣大赛。”

    卢长庆恍然大悟,宫绣大赛,面料和绣艺是密不可分的,于是很大方的说道:“鄙人愿意送若干云落烟给碧绣坊。”

    “送?”孙兰倒也不傻:“有何条件?”

    “其实最近我们卢家也想自己独立出绣坊,想请兰姐为我们带一些绣娘出来,就是令妹身上的这种刺绣,酬金鄙人会另付。”卢长庆也很诚恳。

    孙兰想了想,正想答应,不料孙芽却开了口:“你这算盘打得是真心好,这双面绣的技术千金不换,你就拿几批布料一些酬金,打发我们。”

    “那这位妹妹有何想法?”卢长庆疑惑道。

    “我姐姐本来就是老板,被你这么一说倒成了替你打工的,培养绣娘可以,但是每个培养出来的绣娘,以后都必须在绣品上署名碧绣坊三个字,这是品牌效应,我们最多合作,你出材料,我们出绣品,以后卖出去的钱财我们四六分。”孙芽说的头头是道:“生意应该这样做才是嘛,源远流长,而不是一棍子的买卖。”

    卢长庆看了一眼孙芽,没想到自己低声下气做足诚恳状,而这个狐狸妹妹,心里这么快就把账算了一遍,他心里的小九九被发现了,眼看着她姐姐被自己的美男计迷了下,快要答应了,结果功亏一篑:“五五分。”

    “本来我还想要三七分,看在公子这么客气,每年送我们云落烟的份上,我才说的四六分。”孙芽看着卢长庆可怜兮兮的说道:“我们已经让利了。”

    自己是只狐狸,没想到今儿还碰到对手了,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每年送!卢长庆很是生气。

    没想到眼前的孙芽先开了口:“姐姐,其实双面绣才是细水长流赚钱的手艺,我们找别人合作,还可以降低面料成本,不见得赚的比和卢家合作少,毕竟手艺新奇是主要亮点。”

    孙兰觉得妹妹说的也有道理。

    卢长庆心里一急说道:“四六就四六,等本公子安排好了,改日亲自到碧绣坊拜访。”

    孙芽嘿嘿一笑,大手一挥说道:“卢公子,慢走不送。”

    灰鸽和孙兰看着眼前的孙芽都笑了,一直以来都是她鬼点子最多。

    “还是你最皮,也好这回的宫绣大赛,我心里的石头算是落地了。”

    孙芽嘟囔着说道:“看来今天的黄历还是适合我出门的。”

    “你呀!”是孙兰宠溺的声音。

    方志放下了筷子,突然会心的笑了起来,隔壁短短的交锋被他听的一清二楚,他越发好奇街上碰到的那个女子。

    “刚才那个人你看清了么?”此刻,川香阁雅座上的一个中年人问道。

    “像,实在是太像了,那体型,那脸庞,实在是太像了!”另一个人回道:“我们找了这么多年,莫不是王子真的流落到了北朝。”

    “找个机会,去看看他身上可有王室图腾。”

    “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零暖婚:重生甜〕〔神尊归来当奶爸〕〔穿越到异世界的建〕〔武林壕侠传〕〔重生蜜蜜吻:霍总〕〔护国上将〕〔奶系甜心:吸血殿〕〔NBA之天赋强到爆〕〔从无限世界出来的〕〔六零小夫妻〕〔总裁爹地:敢不敢〕〔神秘老公惹不起〕〔武极神话〕〔我的末日女子军团〕〔大罗天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