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八十九章:夏蓉公主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中射了进来,连带着照清了空气中浮浮沉沉的尘埃,此刻来自21世纪的孙芽才真正明白那句话,人生在世,犹如蜉蝣,朝生暮死,在如此法制不健全的古代,你去讲尊严,讲人格,将正义,要人权,你不是可笑是什么?!

    “小小姐,奴婢新买的油窗纸,这下下再大的雨,咱们都不怕了呢。”

    “小小姐,快梳洗,早点是买自东市,您最爱吃的桂花糯米糕,快点起来。”

    “小小姐什么时候可以及笄啊,奴婢拿手的流云髻,什么时候可以发挥啊……”

    那些碧烟糯糯的声音。

    孙芽笑了,摸了摸散开来的头发,结果竟是没有机会了,自己也很想看看自己梳着流云髻的样子,碧烟说这个发髻是最有难度的,当初她学了很久。可惜,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和柳丝一起走,是因为世间再无可恋之人么。

    “到时候少爷看到了,肯定喜欢。”

    少爷,阿志哥哥,方志?!

    孙芽突然清醒过来,该去问问的,不能再当鸵鸟了。

    墙就在后面,通道里仍旧黑漆漆的,一走出的时候,孙芽被阳光刺痛了双眼,方志的书房里没有人,一切摆设如常。

    突然孙芽自嘲的想起来,一直以来,自己就跟第三者一样,偷偷摸摸的和方志见面。

    若不是上次为了救碧烟和柳丝,连方志当时最亲的钱韫也不会知道她的存在,所有的活动范围都在方志的书房中,从来没有走出方志的书房过。

    随后一想,今天不是方志的休沐日,阿志哥哥应该是上班去了。

    晚上再来问吧,孙芽转身要走,可是突然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入了她的耳朵,随后是一阵古曲之音,孙芽的脚不自觉的走出了书房。

    “要不要告知少爷,孙姑娘来了。”树影上的暗人问道。

    其他人也摇摇头,表示不知如何是好,孙姑娘以前从未在白天出现过,随后看向走的飞快的孙芽。就算让他们告知,他们也来不及了啊,孙姑娘那是什么脚速,是轻功么。

    方志的园林很大,至少比她的孙宅大,孙宅是一方不大不小的田地,而方志却是假山林立,流水曲觞。

    那里有一处很显眼的红色亭子,亭子中坐着一男一女,男的自然是方志,而女子和孙芽一般年纪,梳着漂亮的双髻,带着漂亮的额饰,扑闪着漂亮的眼睛,穿着明黄色的衣裙,像一只黄色的蝴蝶,迎风翩翩起舞般。

    曲音停止了,那个女子笑着问坐在亭子中的方志:“阿志哥哥,蓉儿的这首凤求凰怎么样?”

    方志微笑的说道:“不错。”

    女子受到了方志的表扬,开心的裙角飞扬:“那阿志哥哥,你就陪蓉儿嘛,陪蓉儿嘛,父皇生辰后的烟火大会和游龙灯会是这几十年很难见的大场面,到时候肯定很好看。”

    方志仍旧微笑着说道:“蓉公主,方志届时有要事在身,恕难奉陪。”

    女子赌气说道:“阿志哥哥,永远都是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呢,害的蓉儿还和母妃说你有多么好,让母妃跟父皇去说,尚书令的位子非你莫属。”

    方志继续微笑着说道:“方志不才,那个位子有更适合的人做。”

    “哼,蓉儿看未必,三哥的人盯着那个位子,太傅的人也盯着那个位子,如今最无所谓的就是太子大哥和阿志哥哥你了。父皇心里还是中意你的,蓉儿叫母妃去说,不过是顺下父皇的心意。”女子凯凯而谈:“因此,阿志哥哥不要拒绝,这是个好机会。”

    方志一直微笑着:“蓉公主,勿谈国事,切忌猜测圣上的想法。”

    孙芽并没有听完全部的对话,便离开了,这就是阿志哥哥园子的秘密了,就跟她是方志书房的秘密一样。

    “本王听说这个新锐皓帝很喜欢,连带着四公主景夏蓉也很喜欢,人人都说皓帝有意让这个新锐成为公主驸马呢。”

    那日阮逸辰的话语仍旧在耳边,原来并不是空穴来风。

    那个明黄色的女子,应该就是阮逸辰口中的北朝四公主,景夏蓉了。

    自己还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北朝的局势自己当真了解么,一直以为跟自己并不相关,一开始来到培元大陆,觉得不相关,不去了解;如今北朝自己也不去了解。

    孙芽回到自己的屋子后,环顾四周,发现屋子里冷冷清清,既熟悉又不熟悉,此刻,才是为自己的懒散买单,于是又缩回了墙角,蹲了下来。

    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灰鸽立在光影处,走了进来。

    他看着披头散发、一脸郁郁的蹲在墙角的孙芽,突然不知为何鼓起勇气走了过去,想去抱抱她,真的想去抱抱她,可是他不能,现在的他不配:“孙姑娘,兰姑娘醒了。”

    孙芽这才想起了,对了,还有姐姐,刚一站起来,突然气血不足,脚竟然麻了,一个脚步不稳,便向前倒去。

    灰鸽眼疾手快,很快扶住了孙芽,但是没想到孙芽身子如此轻,一扶一拉,便将她整个人都拉到了自己胸前。如今的孙芽还是小小的,并不高,个子在灰鸽的下巴处,因此两人一时都很尴尬。

    灰鸽一低头便能闻到孙芽头发上的皂角香,两人从未像此刻那样靠的如此近,灰鸽的心脏砰砰的跳着,原本可以快速放开,此刻倒是不想了。

    而此刻的孙芽没有察觉出灰鸽的异样,一手拉住他的手臂,支撑着自己的身子,一边扭动脚踝,活络血脉,随后说道:“好了,我们去看姐姐。”

    好在,现在一切还有挽回的余地,要振作。

    孙兰坐在自己的房间中,碧烟和柳丝的事情,灰鸽一早便告诉了她,而看到自己的妹妹,孙兰也有很多疑问需要解答。

    灰鸽很识相的退了出去,留下姐妹俩在屋内。

    “如果不是我一时兴起要去买丝线,柳丝就不会碰到这样的事情。”孙兰很是自责。

    “小芽,这个箱子里是我们的一些积蓄,你给柳丝和碧烟她们,让她们好好找个别人不认识的地方住下。”孙兰拿出了从澜河城带来的梳妆盒子,那是她一分一分攒起来的:“只是你的嫁妆,姐姐要重新攒了。”

    所以,灰鸽到底说了什么?

    孙芽这才发觉自己和孙兰竟然不在一个频道上,但是也先答应了再说,孙芽点点头。

    “还有,小芽还打算瞒着姐姐么?”孙兰看着自己的妹妹问道。

    孙芽将从澜河城里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孙兰,除却自己的穿越、空间、异形和方志,其他的基本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说灰鸽不是真正的孙老板,自己只不过突然得到了一笔意外之财,所以假借灰鸽的名义开始做点生意,来到郢城而已。

    “所以,孙老板,不,灰鸽是……”孙兰问道。

    “他只是一个仆人,只不过当初姐姐逼我嫁人,逼的急了些,只好叫他假装是我未来的夫婿了。”孙芽如实回答。

    “胡闹,女子的名声何其重要,看爹爹回来怎么教训你。”

    “没事,他迟早还是能成为我们孙家的女婿的,就算不是我,那不还有姐姐嘛。”孙芽一如既往厚着脸皮。

    孙兰羞红了脸,一扭身子:“又胡闹!”

    “姐姐,灰鸽人很好。”孙芽这次难得正经:“还有,如果我们需要另换一个地方住,姐姐愿意么?”

    孙兰看了一眼孙芽,点点头:“小芽,你的心思我越发无法理解,但是你要记住,无论你做什么,姐姐都支持你。”

    现代的孙芽独生,没有姐妹,因此很难体会到什么叫做姐妹情深,如今看来来此一朝,也并不全无收获,至少还能体验一下新的人生。

    出了房间的时候,孙芽看着灰鸽说道:“如果我要离开,灰鸽是否也愿意跟我走?”

    离开,离开少爷么?

    也是现在他的主人本来就是孙芽,何况,少爷把钱韫都赶离了身边,他如今已没有其他选择,何况,灰鸽看了一眼孙芽,跟着她,他是愿意的,是心里的那种愿意:“好。”

    孙芽笑了起来,是这一天难得的笑脸:“你对我姐姐说了什么?”

    “柳丝受到了侮辱,所以我们就送柳丝回去了,碧烟好在路上照顾柳丝。”

    孙芽点了点头,这样甚好,如此甚好,在姐姐那里这样的结局是最好的,否则以姐姐的性格,大概这辈子她都无法放下了。

    如今她只需要一个求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零暖婚:重生甜〕〔神尊归来当奶爸〕〔穿越到异世界的建〕〔武林壕侠传〕〔重生蜜蜜吻:霍总〕〔护国上将〕〔奶系甜心:吸血殿〕〔NBA之天赋强到爆〕〔从无限世界出来的〕〔六零小夫妻〕〔总裁爹地:敢不敢〕〔神秘老公惹不起〕〔武极神话〕〔我的末日女子军团〕〔大罗天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