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七十九章:豆青师兄
    孙芽和景文博从侧厢房回到正屋的时候,发现景淞楠早就熟睡了。

    他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床角,乖巧的像一只苏格兰豚鼠。

    睡着就好办了,越沉越好。

    孙芽看了看景文博,景文博并没有离开的趋势,因此她只好尴尬的谢客:“太子殿下,这是我独门针法,不得外传,因此请您稍微,嗯,给我点私人空间。”

    也许一些怪才总会有些特殊的嗜好,景文博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孙芽很快从空间中取出药水,飞速的打了一针,没想到整个过程,景淞楠只是皱了点眉头,既不哭也不闹,又翻了个身睡着了。

    实在是太可爱了啊,孙芽喜欢乖巧的,不哭不闹的孩子,想起自己的小外甥,啊哟,打个疫苗都要全家上阵三哄四哄的,像景淞楠这样乖巧的孩子给她来一打,排排坐吃果果。

    孙芽走出屋子,朝远处站着的景文博点点头,招招手说道:“太子殿下,好了。”

    景文博已经换了身衣服,黑色的大氅遮住了他的身子,站在雪地中,像一棵树那样挺立,仿佛压在他身上的石头被搬开了似的。

    景文博看着孙芽,朝着孙芽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文博在此多谢姑娘,姑娘以后有任何需要,文博定当全力以赴。”

    孙芽倒是不好意思了,见死不救本就不符合她的职业习惯,何况还是同为穿越者的孩子,理当照应一二:“只是举手之劳,太子不必客气。”

    此时一旁的晓夏捧着衣裳说道:“姑娘请移步换身衣裳。”

    也是,虽然厢房中的地笼烧的很暖,衣服已经干了,要不是现在披着景文博给她的袍子,否则这一身玫红色的冲锋衣太招摇了,孙芽点点头,赶紧换衣服去了,自然还是屏退了晓夏,自己一人换。

    “啪嗒一声。”

    方越彬抬起头,又来了,这回是一套冲锋衣,他苦笑了下,如果把这间屋子的诡异说出来,大概朋友们都要笑话他,让他去精神科了。

    于是他将掉到地上的冲锋衣收了起来,那个姑娘在她所说的时空如何了,他是越发感兴趣了。

    此时的孙芽喝着晓夏递上来的姜茶,突然觉得周身都暖和了起来,外面的细雪飘飘,月光清洒,很久没有见过如此美的雪景了,东北的雪乡,日本的北海道也不过如此。

    反正自己总是处于欢喜和空欢喜之间,孙芽都已经习惯了。

    原本以为找到了同伴,结果发现同伴早一步离开了,说不定死亡真的才是穿越者回去的唯一办法,可惜,自己实在是不想死,说不定这就是一局游戏,这里死了挂了,另外一个时空的自己不过是删号重启。

    但是孙芽还是打算玩好这一局的,自杀什么的想都别想,她开始较真了,不就是升级打怪么,谁怕谁。

    喝完姜茶,孙芽才觉得周身暖暖活活,充满了动力,突然手边出现了一只小小的萤火虫,这冰天雪地的,莫不是变异品种?!

    “是我。”萤火虫开了口。

    是星鸢师伯的召唤,孙芽一个机灵,完了完了,星鸢对于她来说,就跟她以前的导师很是相似,拿着皮鞭恨铁不成钢的催促着她努力认真,实在是孙芽太过四肢不勤。

    “你来星空阁一趟。”

    师伯在召唤,是时候离开了,孙芽看了看周围,这上山容易,下山难,自己会爬悬崖,不代表自己会下啊,于是只好硬着头皮去找景文博。

    景文博听着孙芽的来意,起身带着孙芽来到了雪景苑的后山,后山是一块凸起的崖壁,景文博按了几下,崖壁便移了开来露出了一人宽的山道:“姑娘可以从这里下去,较为方便。”

    原来真的有暗道,孙芽一个抱拳谢完后,很快便走了下去,不多时便没了人影。

    星空阁的房间里,星鸢如往常一样等着孙芽,茶杯里的绿茶是新泡的,绿绿葱葱的散在水中。

    突然啪的一声,门被撞开了,星鸢抬头。

    眼看着那个小小的姑娘,连门也没敲带着风似的跑了进来:“星鸢师伯!”

    “师兄,你竟然关门?!”

    当时的她也是如此,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哎呀,你怎么在洗澡啊,也不把门关上!”

    然后又咋咋呼呼的跑了。

    孙芽的脸和灵鹫的脸重合在一起,模糊了,那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

    星鸢的闭关结束,又要继续找寻灵主,还要去南朝看看为何那里的魔气久聚不散,最近因着这团魔气,异形大部分都已经变异,很快这个培元大陆便会乱了。

    而鹭氺岛剩余的修士数量已经极其少,本就只够勉强压制住孽梓的真身,如果离开来外界处理异形,只会雪上加霜。他是必须要去的,星鸢说道:“小芽,我闭关结束,有事要出去。”

    星鸢的手中出现了一只小小的萤火虫解释道:“我们的传音术需要媒介,我的媒介你也看到了是萤火虫,而你很简单只要把蓝风放出来就可以,他是世上最好的媒介,你有任何消息,叫他带来即可。”

    孙芽点点头。

    星鸢看了看孙芽问道:“我教你的辟邪剑法和心法你学的如何了?”

    孙芽很实诚:“星鸢师伯,剑法只会招式,心法倒已经领会了。”

    剑法大概就是勉强把一整套广播体操,九十九节背了下来的程度,实在是汗颜啊。

    星鸢也不意外:“以后你每半月来这个房间历练,有助于剑法的精进。”

    “历练?”孙芽一脸懵。

    星鸢点了点头:“我给你设置了历练的空间,就是这间屋子,在这里你可以将剑法融会贯通。”

    这时一个白衫的少年郎走了进来:“阁主。”

    孙芽看了一眼来人,直觉想躲开,这不就是小豆子,自己当初在星空阁楼梯口碰见的人么。

    星鸢指着孙芽介绍道:“她以后是你的师妹,我不在的日子,你多督促她。”

    小豆子回道:“是,阁主。”

    “小芽,记住,心法再巩固半月后来这里。”

    嘱咐完后,星鸢便叫孙芽回去了。

    这回孙芽不用爬九层阁楼了,而是一步一步跟着小豆子下去了。

    小豆子也就十五六岁,比孙芽大不了多少。

    孙芽几次欲开口,最终忍不住还是开了口:“小豆子,你的清夷师傅他……还好么……”

    小豆子古怪的看了一眼孙芽回道:“师傅时辰已到,驾鹤西去了。”

    但是孙芽心中还是有疑问:“你不觉得是我害死了你的师傅么,比如谋杀之类的?”

    小豆子给了孙芽一个你觉得自己有这本事的眼神回道:“时间上是赶巧了些,但是理论上无可能。”

    也是,也是,自己哪有这本事杀人,看来当初是自己多虑了,所以,她当时为何要带着大白爬窗跳塔!

    “还有,你既然入了星空阁的门,自然唤我一声师兄。”豆青很是不爽。

    谁叫你小豆子,小豆子的叫来叫去了,还有没有眼力劲!

    新来的阁主收了一个徒弟,他们都愤愤不平,大家都很努力的让阁主注意到自己,期望有朝一日能入鹭氺岛,怎么就会败给一个外人,想他努力了这么久,今天还是头一次被阁主召见,结果感情自己是来当个侍卫一样的存在。

    豆青看了看孙芽,虽然孙芽很可爱,但是他豆青就是不爽。

    谁叫孙芽抢了现任星空阁阁主徒弟的位置。

    这是现在培元大陆多少修行者梦寐以求的,自己放弃家里的锦衣玉食一心求道,来到星空阁十载,结果还是没有得到认可,心酸。

    豆青叹了气。

    还有那星空阁至宝,器淄空间,现在修炼者梦寐以求的虚拟修炼福地,这丫头,肯定是属狗的,狗屎运爆棚的那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零暖婚:重生甜〕〔神尊归来当奶爸〕〔穿越到异世界的建〕〔武林壕侠传〕〔重生蜜蜜吻:霍总〕〔护国上将〕〔奶系甜心:吸血殿〕〔NBA之天赋强到爆〕〔从无限世界出来的〕〔六零小夫妻〕〔总裁爹地:敢不敢〕〔神秘老公惹不起〕〔武极神话〕〔我的末日女子军团〕〔大罗天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