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五十三章:逸王归来(加更)
    从万宝楼出发离开茂城后,孙芽一路急行,很少停留,就连吃饭要不就是干粮,要不就是驿站处买些馒头和糕点,匆匆下肚便又立刻赶路。

    接连几日,孙兰欲言又止,她是想问明白的,那天为何孙芽会彻夜未归,但是看着妹妹最近倚在车窗前,一言不发,除了吃饭很少开口,似有浓浓的心事,她便不问了。

    这几日马车一直赶路,孙兰是察觉到了,她问了自己未来的妹夫,孙老板只说郢城那里事情紧急,需要赶快赶过去处理,其余的也未多说。

    于是这几日,孙兰也和孙芽一样,夜晚宿在车里,吃着干粮。

    这一路的所见所闻,孙兰才察觉到自己原来的世界曾经那么小,本来自己像一只井底之蛙,守着自己的一小片天地,如今看过井外的花花世界后,孙兰这才觉得这几年自己是白活了一场,在澜河城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守着自己的小厨房,看过茂城女子的洒脱,觉得理应像她们那样。

    可是是什么时候自己开始跟妹妹有了距离感呢,应该是从孙芽和孙老板在一起后吧,自此自己很少知道妹妹的事情,总觉得孙芽有事瞒她,好像瞒了很多很多事情一样。

    想着想着,突然发现自己原本想绣朵莲花做个香囊,却绣错了,连带着周围的荷叶和粉色的丝线连在了一起,糊糊涂涂的,哎,孙兰叹了气,拿起剪刀撕拉一声就将香囊剪了开来。

    孙芽听到响声,回头看着孙兰问道:“姐姐,怎么了?”

    孙兰觉得自己真是平白无故地跟妹妹怄气,小芽不愿意说总有她的理由,只好叹道:“无事,只是绣差了东西,看着眼烦,剪了算了。”

    放在以前,孙兰总会觉得这是浪费,如此好的锦布,还是当时孙老板陪自己在茂城的绣坊买的,当时自己嫌贵,孙老板很大方,孙兰如此想着。

    孙芽并没有察觉到姐姐的异样,哦了一声,便继续看着窗外。

    窗外的驴车、马车、骡车,一起赶着去往郢城,道路越来越拥挤,行人也越来越多,快了,快了,再过三日便能到达。

    此刻南朝的东阳飞鸾殿,宫殿高耸,四角飞铃,随着夜风叮叮当当,打破了夜的宁静。

    内殿中,灯火辉煌,宫人络绎不绝的进进出出,都是眉头紧缩,大气不出。

    床榻上躺着一人,身形消瘦,脸色黯淡,不住的咳嗽,喘气难安。

    他突然支起身子,床榻旁的女子立马递过去一块锦帕,很快锦帕便被染成了红色,是丝丝猩红的血痰。

    “辰弟,回来了么?”床榻上虚弱的男子问着眼前的女子。

    女子二十六七岁,由于日夜的照顾病人,眼神疲倦,脸色暗沉,可是都没有损伤她雍容华贵的气质,那些有生俱来的气质不会因为事情的紧急,心情的焦虑而损伤一丝一毫,她从容的回道:“逸王来信说最晚明天会到。”

    “那就好,那就好。”榻上的人心里舒坦了下,吐出那口淤血后,身体也舒服了些,便复又躺下,此人正是久病在床的南王阮槿瑜。

    突然一抹身影匆匆赶来,带起尘土点点,殿外的宫人侍女看到后纷纷惊喜道:“逸王殿下来了,逸王殿下来了。”

    来人点头后,即刻进了内殿。

    “皇兄。”这十一日,阮逸辰日赶夜赶,披星斩棘,终于赶到了南朝的国都东阳:“辰弟来晚了。”

    阮槿瑜看着自己的弟弟满脸胡渣,衣服暗沉,他的弟弟原本是个多么潇洒的人啊,如此的仪态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挥挥手叫床旁的女子下去了:“歌乐,最近辛苦你了,你先去休息。”

    床旁的女子点点头,知道自己的丈夫有话对他的弟弟说,自己不便停留,便下去了。

    阮逸辰看着床榻上身形消瘦的南王阮槿瑜,内心不舍道:“皇兄为何不早告诉我,我可提早回来。”

    南王摇摇头:“辰弟素来喜欢自由,皇兄体弱,恨不得辰弟能替朕走遍这大好河山,只是……”

    阮逸辰紧了紧南王的手说道:“一切有我,皇兄放心,好好养病就是。”

    南王自责道:“自我病后,南朝云波诡谲,孟相一手遮天,若不是看在他是歌乐的生身父亲,不是看在他是隽儿的亲外公,我也不会一步一步让着他,眼看他把势力做大,皇兄给你留了个烂摊子,实在是无颜去见父皇。”

    阮逸辰脸色一沉:“我知道,有我你放心,皇兄快些好起来就是,隽儿那边我会看着,有我在,孟相翻不出浪来。”

    “多谢。”说完这些南王觉得有些倦怠,便阖眼睡了下去。

    阮逸辰拿出了孙芽给他的瓷瓶,虽然他对孙芽说的事有所怀疑,但是死马当活马医,于是将瓷瓶交给一旁的侍女说道:“待会儿皇上醒了,你将此倒进药汤中,给皇上服下。”

    一旁的侍女点头说是。

    走出宫殿的时候,外面正是深夜,南朝夏季的风比北朝温热些,自己的手心里也有了一丝丝的汗渍,他是怕的,怕自己还未赶到,哥哥便已经不在了,还好,还好自己赶来了。

    宫殿前的白玉阶梯上,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影站在月色中。

    小小的人儿看见阮逸辰,一头窜了过来:“皇叔,皇叔,你来了,你来了。”

    阮逸辰摸了摸小小人儿的头说道:“隽儿,莫怕,有皇叔在,没人会欺负你。”

    “嗯。”小小的人儿点头,握着拳头:“有皇叔在,隽儿不怕。”

    大的人影也渐渐走出月色中,来到了阮逸辰的面前,盈盈一拜:“逸王,如果我的父亲有违臣道,不用顾虑我的处境。”

    她首先是南朝的皇后,南王是她的丈夫,隽儿是她的儿子,最后才是孟歌乐,那个孟相的嫡女。

    一日为南朝的皇后,就是终身为南朝的皇后,她孟歌乐没有其他的去处。

    阮逸辰看着自己的皇嫂,仿佛看见了那个人,都是明事理的女子,都是独立强大的女子。

    此时,西边的烟波殿中,殿内的女子打翻了自己的墨汁,抓住来报宫女的手说道:“你没有看错,我的辰儿回来了!”

    宫女点点头,心里想到,这些年,自从逸王入北朝为质子后,太上皇又驾鹤西去后,娴太妃一直疯疯癫癫,一直画着逸王的画像,一直说着,为何,为何违背她的心愿!可是此刻娴太妃的眼神却是如此清明。

    娴太妃从画桌前站了起来,拢了拢自己的头发,来到了梳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自己这八年装疯卖傻的骗过了权相孟之栝,如今她的儿子回来了,南朝又该变天了!

    此时,南朝权相孟之栝的府中,一只信鸽急急飞了出来,融入深深的夜色中,飞往北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六零小夫妻〕〔捉鬼天师〕〔跟着小说看历史〕〔君子之谋〕〔御剑寻侠〕〔废柴逆天:重生四〕〔我家总裁美如仙〕〔一代兵王秦风〕〔黑白郎君武侠行〕〔原来我在小说里〕〔天嫁豪门:总裁的〕〔九界轩辕决(修罗武〕〔总裁爹地:敢不敢〕〔木叶的幻变自在〕〔打造毕加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