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五十一章:王爷遇袭(中)
    大白感动的热泪盈眶,苍天啊,大地啊,他娘啊,不对,他好像没有娘,他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的本体是那块瀛虎玉。

    反正你懂的,比他当时经历雷劫,化形成功还要激动。

    渣渣终于肯修炼了,母猪终于会上树了,太阳终于从西边升起了!

    因此孙芽要什么大白也很主动、自觉、愿意了。

    什么味儿?好香。林间的树林索索,香气缭绕。

    阮逸辰仿佛闻到了郢城川香阁大厨做的飘香牛肉,一壶酒一口肉,嗞吧嗞吧下肚,跟朋友吹吹牛,提提哪家姑娘最漂亮,别提日子多美味了,只是那些日子真的是自己喜欢的么?

    人带面具带久了,就会和自己原来的脸融合在一起,撕下来的时候总是会鲜血淋漓,有些痛苦,有些不适。

    大哥病的很重,自己若再不回去,南朝就算没有北朝的压制,也会从内里自己先烂了。

    阮逸辰挣扎着醒来的时候,看到孙芽坐在火堆前,上面架着一个锅,拿着筷子在翻滚着什么,香味儿就是从那里飘溢出来的。

    “你醒啦。”孙芽回头看着他:“来吃面。”

    大概是自己救了她,于是孙芽难得的对自己很客气。

    阮逸辰看着锅里的面条,这香气确实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再一看这荒郊野岭的,哪来的锅,哪来的面条?!

    哼,便宜你了,这可是康师傅红烧牛肉面!

    她精心熬制了半个时辰!

    孙芽不觉有他:“快吃,吃完,我们看看怎么回去?”

    自己受到了埋伏,明明受了箭伤,阮逸辰还是记得的,只是他低头一看,双手一展,并没有痛楚,心中的狐疑越甚,要不是衣服水渍未干,他都会怀疑昨晚的经历是一场梦了。

    于是他夹起一口面条,这入口即化的汤汁,这浓郁的香味,实在是好吃到泪流满面啊。不知不觉中,阮逸辰就吃完了整锅的面条说道:“小芽,我的大哥病重,我要回南朝了。”

    他的大哥,不就是南王阮槿瑜,孙芽坐在一旁一边看着阮逸辰狼吞虎咽,一边撸着大白说道:“你的大哥没有子嗣么?”

    “侄儿尚且年幼。”阮逸辰的脸色黯淡了许多:“也随了我的大哥,体弱多病。”

    明白了,这次的刺杀,如果是南朝觊觎皇位的人,那么杀他与北朝,可以嫁祸给北朝,自己撇的干净;如果是北朝的人,南王病危,子嗣幼小,根本无以为惧,杀他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吞并南朝,一统南北;无论哪边,阮逸辰的死,对背后的那个人来讲都是既得利益。

    孙芽有点怒其不争:“你家现在是内忧外患啊,趁着现在有命就赶紧回去,耽搁什么!”

    好一句内忧外患,果然是虎父无犬女,当初在澜河城自己的感觉果然没错,虽然当初并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但是当时初见,被飞鹰压在剑下时的那股气势,那种胆量,自己理应早点想到。

    阮逸辰拿出了胸前的短笛,轻轻的吹了一声,像是夜色中的枭鸟,低沉悠远。

    林间有风吹过,不出片刻,十三暗卫便聚齐了。

    这个笛音,看来王爷是准备好了。飞鹰抱拳说道:“属下会誓死护卫王爷回南朝。”

    阮逸辰有些不舍,可是没有办法,如今的南朝也有太多的变数,现在还不是告知孙芽实情的时候。

    看着阮逸辰欲言又止的样子,孙芽也是有点愧疚。

    阮逸辰当初在松林要回什么药丸,原来是为了他大哥啊,早说嘛,早说就让大白吐出来给他好了,好像自己给了他一颗过期的费列罗吧,如今南朝局势如此混乱,自己也有一份责任:“你等等。”

    阮逸辰看着孙芽来到了一旁。

    “大白,大爷,爷,你要不吐点口水给他。”孙芽求饶道。

    大白给了一个你要干什么的眼神。

    “万一你的口水也能治好他哥哥的病呢,毕竟是你吃了他的药丸不是么,来给你一个将功赎过的机会。”说完,孙芽拿着瓷瓶朝大白一递。

    大白无语道:“那药丸不过是颗聚灵丸,对爷这样的修炼者有用,凡人不过是跟一颗人参鹿茸差不多的补药而已。”

    “我不管,你给不给!”孙芽耍着无赖。

    大白无奈吐了几口口水给孙芽:“爷的口水只能解毒,救治伤口,能不能治顽疾,也不肯定。”

    “无妨,无妨。”孙芽笑眯眯的收下了。

    随后来到阮逸辰的面前,拿着瓷瓶说道:“这是琼汁玉露,你拿去给你哥哥喝,兴许有用。”

    阮逸辰打开塞子闻了闻,怎么有股腥臭味儿,他狐疑的看着孙芽。

    算了,她自己也编不下去了,孙芽尴尬道:“反正就算我还你在水底的救命之恩了,我不会害你就是,拿去吧,时间久了有点过期,但是效用还是一样的。”

    阮逸辰突然笑了,他撕下一股衣角,将自己的头发竖起后说道:“无妨,为夫还觉得水底的那瞬间很是享受呢!”

    阿嘞,差点忘记了,这厮在水底貌似还占了自己便宜,按理说这具身体的初吻就这么没了,枉自己对他感恩戴德。

    孙芽这才想起来,正要发飙,没想到,下一刻阮逸辰就和飞鹰飞走了。

    是的,飞走了,这厮果然轻功了得,树上几点之后,就没了人影,扔下一块令牌,上面刻了阮字。

    余声传来:“为夫也礼尚往来,以后娘子去南朝,有了这令牌便可以畅通无阻。”

    等等,等等,孙芽抬头泪目,你丫就这么走了!

    好歹告诉她怎么回去啊!

    这荒山野岭的,不是应该把自己送回茂城,你再自己走的么!

    孙芽看了看大白,大白扭头说道:“白痴!”

    于是孙芽只好沿着河岸慢慢挪回去。

    大概要让灰鸽和姐姐担心了吧,回去后该怎么负荆请罪啊,尤其是姐姐那里,灰鸽那里可以打个哈哈过了,姐姐那里打十个哈哈也是不行的。

    此时的灰鸽和孙兰确实着急了。

    孙兰在天字一号房中等了一夜,直到天亮,也没有等到自己的妹妹,小芽是个很乖的孩子,绝对不会因为贪玩儿彻夜不归,顶多贪玩误了时辰而已。

    而灰鸽更是着急,他把孙芽弄丢了,早知道孙芽让他带孙兰去买绣线,她自己一个人去瞎逛的时候,他就应该警惕了。

    派出去的人说整个茂城都没有找到孙芽,于是他求助了少爷的暗探,暗探回答他说,月亮河昨夜的一个画舫受到了袭击,并不是他们干的,他们还未收到少爷的指令说要处理阮逸辰。

    而当时孙芽和阮逸辰在一起,探子也不知道是谁出的手,不过好在并没有找到尸体,孙芽应该会是无碍的,只是现在她在哪里?

    此刻的孙芽,默默地走在月亮河下游的岸边,一步一步徒步行走。

    “大白,你到底推了我们多远?”

    “爷怎么知道,爷以前日行万里,当初只不过在河底走了一个时辰而已,不远不远,快到了。”

    这下…………孙芽她真的快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六零小夫妻〕〔捉鬼天师〕〔跟着小说看历史〕〔君子之谋〕〔废柴逆天:重生四〕〔御剑寻侠〕〔一代兵王秦风〕〔黑白郎君武侠行〕〔原来我在小说里〕〔天嫁豪门:总裁的〕〔我家总裁美如仙〕〔九界轩辕决(修罗武〕〔总裁爹地:敢不敢〕〔木叶的幻变自在〕〔打造毕加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