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三十章:不过开始(一更)
    看着纷纷白雪缓缓落下,天地间一片煞白,似是春日的梨花开满园,想着赶回去的阿志哥哥不知路途是否顺利。

    这个陌生的时空,有一个人挂念着你,恰好你也挂念着他,如此貌似也不是很寂寞了,孙芽爬下屋檐,想着想着,也便钻入自己的被窝,姐姐很是勤快,寒冬的棉被晒得还是如此暖和。

    而此刻,醉酒的孙武醒了过来,他的眼睛丝毫没有刚才的醉意,回屋看看自己的两个女儿都已沉睡,又取出一些酒慢慢独自一人喝了起来,年年都是如此寂寥,自从离开南朝后,自从灵儿离开自己后。

    还是要去寻找的,孙武如此想着,放弃是不可能的,就算前途渺茫还是要继续前行,年后自己就要离开了。

    次日,孙兰是最早醒来的,看着自己的爹爹孤独的坐在桌前,爹爹又是一夜未睡吧。

    “兰儿。”孙武听到了孙兰的脚步声唤道:“你过来。”

    孙兰走到桌边坐下。

    其实孙武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大女儿,年后就是十八,近几年回来都没有动静,女儿家的心事他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确实不了解。

    要是灵儿在就好了,而自己的小女儿又着实机灵了些,在终身大事上又快了些,兰儿的性格还是像自己多些,偏于木讷了。

    “爹爹其实最担心的还是你的终身大事。”孙武缓缓开口:“你如今也长大了,有心事也不愿与爹爹分享了。”

    孙武只不过是试探,没想到孙兰却泪流满面。

    孙兰哽咽着不知道如何说起,她心里有委屈,有无奈,有愤恨,可是如何对爹爹说呢?

    难道说自己的心上人是看不起自家的身世,而选择了高枝,那样置自己的爹爹与怎样的境地?爹爹已经很努力的让她们都过上好日子了,子不嫌父丑,理应是这个道理啊。

    孙武不知道孙兰的真实想法,只知道大概是女儿受了很大的委屈,只能叹气:“罢了罢了,爹爹也不逼你,大不了爹爹养你一辈子。”

    孙兰听了更加委屈,有这样通情达理的爹爹对她来说是何等福气,别人家的爹爹一般等到这个时候,谁家不是一个个骂女儿是赔钱货的。

    孙武看着自己的女儿不忍心,但是还是说道:“年后爹爹就要离开,这次是去泽城再看看。”

    孙兰一听急了:“爹爹,你莫要再去走车了,如今女儿找了育苗园的工,虽然现在辞了,年后女儿再去问问,每月也有半吊钱,也够维持生计,爹爹就莫要如此辛苦了。”

    她看着自己的爹爹,孙武这些年走南闯北的一刻不停,连鬓角都白了。

    不如就直说了吧,孙武想着:“其实爹爹走车并不全为了钱财,爹爹也想多陪陪你们,只是你们的娘还未找到,爹爹不能停。”

    找娘么,孙兰戚戚:“爹爹,娘她……”

    有时候她也是如此不怀疑坊间的风言风语,有那么一刻她的心也曾动摇过,八岁那年,她早已记事,那天娘走的如此决绝,为着爹爹为着小芽,她才没有说出口。

    如今这是爹爹唯一的念想了吧,孙兰更加无法说出口。

    父女俩正在沉默之际,孙芽醒了过来,她揉着两只眼睛,显然没有意识到尴尬的场景,只不过嘟囔着:“姐姐,我肚子饿了。”

    孙兰突然破涕为笑,大过年的就不要提不开心的话题,立马说道:“我去做。”

    孙武也从这尴尬的氛围中解脱,招招手叫孙芽过来,从怀中取出一对银镯子,银镯子绣刻着繁花细叶,缠缠绕绕甚是好看,银扣中还有一粒红宝石一样的东西镶入其间,这东西看起来有些贵重,孙芽的第一想法便是如此。

    孙武拉过自己的两个女儿说道:“爹爹也没什么好送你们的,走南闯北的时候发现了这对姊妹镯,正适合你们,咬咬牙就买了,来给你们的新年礼物。”

    孙兰和孙芽将手镯带入手中后,孙武拍了拍她们的肩:“爹爹年后还要走车,你们姐妹俩今后还是要互相扶持,爹爹就放心了。”

    “嗯。”孙兰和孙芽同声应到。

    随后孙兰便擦了擦眼角,去做早饭了。

    新年的七天总是过得如此快,就像现代的新年七天长假,第一天在回家的路上,第二天走亲戚,第三天会朋友,第四天宅家里睡一觉,第五天看看电视,第六天准备带回去的东西,第七天在回去的路上,一眨眼就结束了。

    孙家没有什么要走动的亲戚,因此父女仨就聊聊天,吃吃饭,喝喝茶,其中一天孙武还带着俩女儿上山打了俩狍子吃吃,眨眼就到了要离开的日子。

    那天孙武早早的收拾好了行李,这七天里他终于掌握了自家灶子的火候,终于烧了一锅热腾腾的南瓜粥。

    看着自己的两个女儿狼吞虎咽的喝着粥,他笑了:“慢点慢点,是爹爹做的粥太好喝了么。”

    孙兰和孙芽只是蒙头喝粥,这样就不会看着自己的爹爹就会舍不得了,不看就好了,不看就好了,只要送爹爹出门便好了。

    孙武离开家的时候,外面正是暴风雪的时刻,远处的人家和山脉都被埋在层层雪堆之下,人走过去只剩下脚印,然后不久脚印便又被雪覆盖了。

    孙武带上四角帽,拿起行李。

    “爹爹小心。”孙兰不知道说什么,千言万语最后只剩下这句话。

    孙芽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说了声:“爹爹,快些回来。”

    孙武嗯了一声,快速的打开门走了出去,身体隐入浓厚的暴风雪中,他只能加紧脚步离开,不能停留,怕一停留就不愿意再离开,怕一停留自己就再也不愿意出去,自己的两个女儿就在身后,他不敢停留。

    此时的孙兰和孙芽是如何也想不到,等她们再一次见到自己的爹爹的时候会是那样的场景,一边是峭壁悬崖,一边是森森冷剑,想度过去,却度不过去……

    离开时的那场大风雪已然给了预示,而现在的她们自是不会知晓,只是知道爹爹离开了。

    孙芽以为爹爹又去走车赚钱。

    孙兰以为爹爹又是去寻找娘亲。

    如此而已,可是姐妹俩的命运注定不会如此平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六零小夫妻〕〔捉鬼天师〕〔跟着小说看历史〕〔君子之谋〕〔御剑寻侠〕〔废柴逆天:重生四〕〔我家总裁美如仙〕〔一代兵王秦风〕〔黑白郎君武侠行〕〔原来我在小说里〕〔天嫁豪门:总裁的〕〔九界轩辕决(修罗武〕〔总裁爹地:敢不敢〕〔木叶的幻变自在〕〔打造毕加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