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二十五章:大风起兮
    为着自己现在的爹爹没有回来,孙芽昨夜睡的并不好。

    等她醒来的时候,才发觉屋子里的异样,怎么一股糊味儿?!嗯,啥东西烧焦了。

    孙芽立马起来跑向厨房,一个大男人不好意思的站在锅碗瓢盆前,搓着红彤彤的双手憨憨的说道:“本想早点起来给你们做些早饭,没想到,呵呵,把锅煮焦了。”

    孙兰无奈的看着一团糟糕的厨灶,麻利的收拾起来:“爹爹做饭什么的还是我来吧。”

    自家的爹爹是好心,但是生活能力大概也是负五渣,孙芽如此想到。

    孙武本是想给自己的两个女儿做点南瓜粥,想着不就是一点南瓜一点米么,没想到水放少了些,火烧旺了些,时间又久了些,起锅的时候直接就是黑乎乎的一团,于是他很尴尬的和小女儿一起坐在桌子前,等着大女儿上粥。

    孙兰很快就让厨房步入正轨,刀子放在了该放的地方,盆子放在了该放的地方,连柴火也是回到了自己原本应该在的地方,然后不久,香喷喷的南瓜粥便端到了两父女的眼前,还带了点酱菜丝。

    孙芽很快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爹爹,我有事要说。”孙兰看了看孙芽说道:“小芽她……”

    无非就是前段时间的流言蜚语,孙兰觉得还是要跟自己的爹爹说一声,孙芽吃着吃着就被酱菜丝噎着了,姐姐也真是,不用这么一大早就打自己的小报告吧。

    没想到孙武听了听竟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他倒是觉得女儿家的心思他不懂也不需要懂,女孩子迟早要嫁人的,作为父亲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如果碰到一个年轻有为的男人疼自己的女儿总是好的,他要做的不过是替女儿把个关。

    再者澜河城的风言风语他早就习惯了,自从灵儿走后,他自己也没少遭受这些烦恼,因此更加理解女儿们的心态:“爹爹去瞅瞅那个孙老板,如果小芽真心喜欢也无妨的。”

    孙芽没想到自己现在的父亲如此通情达理,不是该拿皮鞭大棒说一声家法伺候的么,果然不走寻常路,自己都没想到如此顺利的便过了关。

    只是苦了灰鸽。

    那日,灰鸽正在商铺里整理着最后的货物,马上过年,要放假了,工钱得发,货物得理,用孙芽的话说来年的计划要布置,不做ppt汇报已然算是开恩,这口头汇报还是免不了的,因此他很忙。

    正团团转的时候,不知何时身后站着一个人,突然发现有掌风扫来,出于本能立马回击,三下两下两人便过了几招,互不相让。

    等他回身望过去的时候,发现对方身材高大魁梧,不似一般的客户,因此问道有什么需要,只见那人笑而不语,瞅他瞅了很久,都快把他看出一个洞来,随后点点头满意的说道:“可以,小子,年后就上门订亲吧。”

    灰鸽这才恍然大悟,此人莫不是孙芽的爹爹孙武。

    由于孙武常年走车,因此灰鸽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嗯,未来少爷的岳父,自己不过是个过客,过客,可是这话没法现在明说。

    不过随后他诧异,难道刚才跟他过招的是眼前的孙武,孙芽的爹爹不是一个普通的车夫么?!

    此时,远处郢城的山涧中,一匹快马似风疾驰。

    马上的人因为焦虑,放弃了自己常坐的马车,心里念叨,不行,自己要快些,快些!

    皇上一定要知道,他来了,他来了!

    林间一把金刚做的箭挂在绷紧的弓上等了很久,很久。

    为着就是这最后的一击,嗖的一箭射出,马上的人应声而倒。

    自此再也没有回头路,已入地狱,不成仁便成魔。

    “秦阳明你为何要发觉,我本无心杀你。”射箭的男子淡淡的说道:“好好处理尸首。”

    身后的随从点头。

    几日后,沉寂已久的北朝国都郢城发生轩然大波,三省六部中最高的政令机构,尚书省的掌事秦尚令在归家途中不幸滚落悬崖,死状甚是凄惨,被一块巨大的山石滚落压住了上半身,血肉模糊脸色难辨,一时这个最要紧的职务便空了出来,人人摩拳擦掌欲争取一番。

    郢城的秦府中,一时白布覆盖,远看似冬季的雪压了厚厚一层。

    “小姐。”身旁的奶妈不忍心看着自己一手带大的尚书府大小姐,秦曼绫一直默默的坐在屋中。

    她的爹爹去世已有七日,灵堂中人来人往,学生悼念的悼念,同仁祭拜的祭拜,不过有谁是真心实意的呢,不过是看一场笑话,人走茶凉,不过是争夺着那个炙手可热的位子。

    秦家的家主倒了,一时风头无量的尚书府如油尽灯枯,风雨欲来,秦曼绫坐在屋中,双手紧紧的抓着帕子。

    父亲临走时说过,这一走,若是回来便是天安,如若不回来就让她收拾东西回老家,平安度过这一生,也莫要报仇。

    父亲本身便知道自己此去凶多吉少,是什么样的人让他如此害怕,还说如果遭遇不测就让她连仇都不要报。

    欺人太甚,为了遮掩伤口,就连父亲的全尸都不肯留,别人都说父亲是不习惯骑马而坠崖,她秦曼绫是不会相信的,是怎样紧急的状况才会使父亲放弃坐车而改为骑马,却在半道被杀人灭口!

    血债血还,秦曼绫发了狠的咬住了自己的下唇:“王姨,东西都收拾好了么。”

    “哎。”年老的奶妈王姨点点头,老爷这次走之前便吩咐过,夫人去世的早,老爷也就剩下小姐这么一颗独苗,老爷说过若是他没有回来就叫自己一定要收拾东西回老家泽州,如果小姐要留下也一定要劝阻小姐,想不到这次小姐倒是听了老爷的话。

    “王姨,我是不会回去的。”秦曼绫正色道:“你莫要劝我,此仇不报枉为我秦家子女,我也无脸回去,更不愿寄人篱下过活。”

    只不过是清理些无用的仆人,在郢城找便宜的屋子租赁罢了,爹爹生前本就清廉,没有留下多余的财富养些闲人,也无法再住如此大的屋子,一切都要从简。

    秦曼绫想了想,闭了眼,道路再难走,她也会走下去!

    直到,直到找到那个凶手为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零暖婚:重生甜〕〔神尊归来当奶爸〕〔穿越到异世界的建〕〔武林壕侠传〕〔重生蜜蜜吻:霍总〕〔护国上将〕〔奶系甜心:吸血殿〕〔NBA之天赋强到爆〕〔从无限世界出来的〕〔六零小夫妻〕〔总裁爹地:敢不敢〕〔神秘老公惹不起〕〔武极神话〕〔我的末日女子军团〕〔大罗天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