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三章:逆转时空
    澜河城里有三大商家,一就是和这李秀才订亲的窦家布庄,二是城中的善仁药房;三就是这阿志口中的福记粮油铺,米粮油水家家户户贫穷也罢,富贵也罢,都是生活必需品,因此三家之中当属这粮油铺最大。

    孙芽自然是不曾料到这最大的商铺竟然会是阿志的,那个少年可算是深藏不露,认识的两年间孙芽从未发觉,自然外人谁也不会把一个贫民窟朝不裹腹的少年,跟福记粮油铺的东家联系起来。

    这几十天过去了,孙芽等着李秀才的道歉,哪怕是一丝丝的忏悔,可惜从到到尾那个渣男从未出现,只听说李秀才和窦家的小姐顺利订了婚,听说腊月之前就会过门,听说这下聘的仗势多么多么大,热闹总归属于他人。

    那么就没必要原谅了……

    “钱叔,孙家二姑娘已经等了很久了。”

    “那就让她等着。”粮油铺的暗房里,姓钱的掌柜翻了翻账本后,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玉,真是没想到少爷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送给一个无关紧要的人,也难怪原本一个月前就该动身的计划,被他一拖再拖,这个姑娘留着怕也是个麻烦“她等了多久?”

    “两个时辰。”

    透过猫眼望出去,那个孙家二姑娘竟自顾自地坐在东首的椅子上,淡定的喝着茶吃着糕点,一点儿也没有不耐烦之色,气度倒是不错。孙掌柜心里想了想,便从暗门走出。

    孙芽等了很久,半天已经过去了,如果按现在的时间计算是四个小时,从早上来的到现在,午饭没吃自然是要吃点糕点垫肚子,她也不客气。

    冷不丁的出现个人影罩在头上,孙芽喝水都呛了几声。

    “孙姑娘。”钱掌柜开了口“不知有何需要?”

    依据孙芽对阿志的判断,这些人自然是阿志的心腹才会被他安排在如此重要的地方,何况自己毕竟是阿志的救命恩人,她开的口求的事理应不会被拒绝。

    于是毫无心机的孙芽也就推心置腹的说了,如果她知道后来发生的事,大概会现在给宫斗文看的还不够多的自己,拍一巴掌清醒清醒。

    “哦”钱掌柜听完了眼前小小女孩子的要求,心里先是一惊,随后漫不经心装以关切的问道“为何这么做?”

    “以德报怨,何以抱德”孙芽回道“我更喜欢拿拳头对拳头,拿刀剑对刀剑,快意恩仇,岂不妙哉!”

    “哈哈哈哈,快意恩仇。”钱掌柜震惊道“说得好,好一句快意恩仇,姑娘所托鄙人自会办妥,只是这玉佩比较重要,可否留给在下保管……”

    孙芽心里有股奇怪的感觉,留了个心计,取过玉佩道“自然不会再拿这玉佩麻烦掌柜,只是这玉佩是阿志哥哥给的信物,我自然是要当面交还给他的。”

    说的滴水不漏,这个小姑娘并不简单。钱掌柜心里想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抢夺不行,于是只好作罢,笑眯眯的送了孙芽出门。

    孙芽一出门,后面跟着的灰衣仆人说道“钱叔,如何行事?”

    “照她说的做……”

    “那少爷那边可要报备?”灰衣仆人说道“毕竟少爷走时嘱咐过,这里一有状况就要飞鸽传书。”

    “不必,他有大事要做,这些琐事我们处理就好,切莫干扰他。”

    “是。”灰衣仆人领命下去。

    等灰衣仆人领命下去后,啪啪两声掌声,随后又出现一名灰衣仆人。

    钱掌柜看了一眼灰衣仆人说道“灰鸽,你跟随我多年,如今我要你办的一件事会违背少爷的意思,你可愿意?”

    叫灰鸽的仆人低头说道“掌柜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只听从掌柜的。”

    “好。”钱掌柜点点头“刚才那姑娘你也看见了,完成她说的事情后便把她也杀了。”

    这姑娘如果只是个普通的姑娘,掀不起风浪也就算了,可是如今看来是这盘棋中最不稳定的棋,不如先除去。

    “之后……”钱掌柜还未说完。

    灰鸽便回道“灰鸽便会自刎谢罪。”

    钱掌柜点点头“本想让你回家养老,如此更好,你的家人我会照应。”

    “灰鸽多谢掌柜。”说完便消失了。

    喜庆的日子很快就到了,说不上十里红妆,但是热闹的热闹,打鼓的打鼓,接亲的接亲,也是把澜河城不大的主干道给占满了,看热闹的人里里外外围了三层,毕竟这偏僻的小城很久没有这么热闹的嫁娶,窦家的布庄更是把所有的红布都用上了,远看窦家的府邸就跟落日一样绚丽。

    新娘子窦忆怜在床榻旁羞涩的等着还在前面敬酒的新郎,突然闻到一股异香,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不多时,新郎李睿也便摇摇晃晃的回来了,他并未喝醉不过是假装喝醉,毕竟洞房花烛夜,千金难买的春宵一刻,谁愿意喝的醉熏熏的错过。

    只不过等他的并不是红帕下的新娘,而是一张灰黑的脸,一把冰冷的剑。

    李睿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只见刷刷几下,他便失去了知觉。

    “放心,主人并未要你的命,不过是瘫痪在床不能自理,不行房事,主人说死容易,活艰难,不死不活更是难上加难,顺便她说加送一句,看看是一日夫妻百日恩,还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灰黑的脸说道“该带的话我带到了。”

    与此同时,孙芽在孙兰的房间里,抱着一壶酒说道“姐姐,你爱的人我不能立马送来陪你,不过看窦家那小姐也不会是个耐心的人,估计也快了,一刀杀了他我还太便宜他了……”

    “姐姐,我并不是故意要害他,他这么多天,哪怕一句道歉,一次登门,我也就原谅他了……”

    “可他真的一次都没有来过,可怜你一片真心喂了狗……”

    “你说妹妹不替你出这口恶气,谁出?!……”

    朦朦胧胧间,孙芽突然觉得自己的脖子一冷,前世熟悉的感觉布满全身,血的味道,血的温度,好像还是自己的……

    最后眼前是一张陌生冰冷的脸“莫怪我。”

    他妈的,竟然自己被人杀了,点背…..还怎么玩……

    温热的血流过袖口,流到地上……

    那块玉中的球体被染得通红,突然便越出孙芽的袖间,光芒大盛,内有隐隐乐声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九零暖婚:重生甜〕〔神尊归来当奶爸〕〔穿越到异世界的建〕〔武林壕侠传〕〔重生蜜蜜吻:霍总〕〔护国上将〕〔奶系甜心:吸血殿〕〔NBA之天赋强到爆〕〔从无限世界出来的〕〔六零小夫妻〕〔总裁爹地:敢不敢〕〔神秘老公惹不起〕〔武极神话〕〔我的末日女子军团〕〔大罗天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