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东夏梦〕〔末日矩阵〕〔炮灰女修仙记〕〔最佳赘婿〕〔狂兽战神在都市〕〔兵王归来〕〔恶婿当道〕〔团团的奶爸很无敌〕〔返回2006〕〔我要出人头地啊〕〔私房孟婆汤〕〔末日乐园〕〔百亿富豪的退休生〕〔我就是超级警察〕〔飞越泡沫时代〕〔韩娱之你的名字〕〔我真的法力无边〕〔符图记〕〔比琦玉还强是什么〕〔佣兵旅歌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救驾有功,驭驾有方 第二章:命运开启
    最后的一丝阳光即将躲入云彩的背后,疲倦的鸟儿都已归巢,人群也渐渐往澜河的方向移动,已经到了放河灯的时间,不时这些寄托着人们无限美好心愿的河灯便会在澜河中兜兜转转。

    河的两边,一边是春心暗怀的少女,脉脉秋波寄予河对岸的少男,期望着自己心意中的男子勾到自己的河灯。一边是郎朗的少年,望着光影中对岸的秀色,努力勾着河中漂漂浮浮的河灯,勾到了河灯,便用手捞起,或喊一句河灯中的诗句,或亮出河灯中绣着的方帕,于是见到的女子便会羞涩的扭身走回娘娘庙,男子也会随后而到,如若是两人看对了眼,互通下名字住址,便是一桩佳话,第二天媒婆便会上门提亲,若是没有对眼,也无妨,不过是聊几句家常解解闷,再各自散开重新去寻灯放灯。

    小芽喜欢的不过是那满河的流水浮灯的景色,也会放一盏河灯,一张白纸什么也不写,因为想写的太多,无人能懂,无非就是我去,我为啥来这里,我啥时候可以回去。

    可是今日左等右等,银杏树下,不见孙兰的身影。

    “莫不是今夜月色太迷人……”小芽咕咕囔囔着,便往河边走去“或者不见我回来,先去了河边看河灯。”毕竟今天因为阿志的缘故,是比以往迟了半刻才到。

    “咦”河边一少年奇怪道,以往勾河灯都是轻轻松松,这回是钓到鱼了么,怎么有点沉,再一使劲,一角黄色的衣裙冒出了水面。

    人群哗的一声散开了。

    “有人投河啦!”

    小芽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瞬间跑到河边。

    熟悉的黄色衣服,熟悉的黄色绢花,黑丝铺地,只是脸面苍白浮肿,可是容貌仍旧依稀可辨,如此熟悉不是孙兰又会是谁。

    “这不是老孙家的大姑娘嘛。”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

    怎么会!怎么会!

    早上姐姐眉飞色舞的奔去,如今却浸泡在这冰冷的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芽整个身子都在抖着,费力拨开人群走去,自古以来,看热闹的人群还是一如既往的看热闹。

    “啊呀,孙家爹爹仍旧出车,还未归来,这下这个二姑娘可怎么办?”

    “还是个孩子也操持不了什么事啊……”

    “左邻右舍的明儿去搭把手。”

    “好好,赵家婶婶,明儿一起去。”

    人群中细细碎碎的声音很快被衙役的呼喝声盖过“边上让让,仵作来了。”

    年老的仵作蹲下身子,探了探口鼻,翻了翻眼睑,又拉开袖口仔细观察了下便说道“不用请示老爷了,非命案,系自杀。”

    “胡说,我姐姐好端端的不会去寻死!”小芽与其说不如质问仵作,不如说是在告诉自己。

    “放肆!”衙役喝道“裘仵作验的尸,全澜河城没人敢说不是。”

    姓裘的仵作年纪大约五十来岁,却眼神锐利毫无老年人的浑浊,他看了看眼前的小姑娘,想着小姑娘一时无法接受也是人之常情。

    “小姑娘,这人生前和死后入水是有差别的,方才观察后发觉令姐口鼻处皆有淤泥,且身上无强迫所致的外伤,看衣衫整洁,也无明显挣扎,显然也不是意外落水,而是心意如此,至于为何,就得看令姐最近可有反常的举动?”

    “那就要问姓李的秀才了!”小芽冷冷的说道“姐姐在跳河之前去见过李秀才。”

    “胡说八道什么!”人群中又响起一个尖锐的声音“李秀才方才一直和我家小姐在一起,休得诬赖!”随即走出来一个身穿棉蓝色布裙的女子,大约十三四岁的年纪,鼠目尖脸,刻薄的说道“下等人家果然是不知礼义廉耻,平白污人清白。”

    人群中响起吸气的声音。

    随即又风姿卓卓的走出来一位女子,清秀端庄,低声说道“湘儿无理惯了,大家莫怪。着实是她为我打抱不平,实则李秀才上月和我父母订了亲的,因此今天和我见面,聊些嫁娶的事宜。”

    人群这才恍然大悟,这不是窦家布庄的大小姐,窦忆怜,澜河城十几年未出过一个秀才,今年开春高中的李秀才本就该和这样的人家结亲家,怎么会和一个车夫的女儿有干系。

    “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那个叫湘儿的婢女唾了一口“勾引别人家男人也就算了,问题是也不知道见哪个野男人,也敢往李秀才身上贴金,我看是全澜河城的姑娘她最单相思。”

    随即拉着她家小姐走了“小姐,别看这丧气的,晦气,咱们回家,今年好好的河灯都毁了兴致。”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这几天小芽的脑海里糊糊涂涂的,看着人来人人往,白幡起白幡落,邻家的婆婆婶婶操持着,可怜着这个不言不语的小丫头。

    “那小丫头好几天没吃饭了吧。”

    “是啊,菜凉到底也没动筷子,这样可怎么行……”

    “他爹爹通知了没?”

    “叫我家那老不死的去通知了,据说在茂城,来回也得个把月吧,远着呢……”

    “你家这还算好的,我家那残废的,哎呀,真是万事差不动……”

    好好的一个活人就这么没了,姐姐,你怎么这么傻!事情如此明白,何必呢!何必自杀,你看得意的小人只会越加得意,而你冰冰冷冷的。

    小芽的头发散着,因为没人再会梳总角,没人再会给她绑上漂亮的红绳;被子不再温暖,因为那个温暖的晾着被子的身影不见了;再没有好吃的粳米粥,好吃的黄瓜丝,好吃的黄糖块,好吃的糯米糕;屋子里没有欢声,没有笑语,死气沉沉……

    黄花好看,还是绿花好看……

    姐姐你不是不舍得花二十枚铜钱给自己添置盒香粉吗?

    为何又舍得给我二十枚铜钱买吃的去呢?

    小芽摸着怀里的玉佩,想起了阿志临别时的话语。

    “福记粮油铺是么,这世界不应该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么。”

    现代的时候,渣男该怎么处理呢,法律没法判决,人道对于那些没有心的人,谴责也无法动他分豪,突然觉得现在到达的时代比较好了,至少可以拿拳头对拳头,拿刀剑对刀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六零小夫妻〕〔捉鬼天师〕〔跟着小说看历史〕〔君子之谋〕〔御剑寻侠〕〔废柴逆天:重生四〕〔我家总裁美如仙〕〔一代兵王秦风〕〔黑白郎君武侠行〕〔原来我在小说里〕〔天嫁豪门:总裁的〕〔九界轩辕决(修罗武〕〔总裁爹地:敢不敢〕〔木叶的幻变自在〕〔打造毕加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