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小神医〕〔农门医女:猎户王〕〔我是巨魔之王〕〔我用金手指建强国〕〔从今天开始当全能〕〔战神医婿楚天〕〔我才不是毒奶呢〕〔洛诗涵战寒爵〕〔楚天林心怡〕〔花影纤纤寻梦遥〕〔我有一座天地当铺〕〔荒野的黑客〕〔开局签到一只妖帝〕〔不朽女天尊〕〔花重大明〕〔叶无忌汪晴雨〕〔修罗丹神〕〔娘子万安〕〔魔帝归来〕〔古神养育者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139章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

    徐颖听了半天都替她着急,忍不住拽着苏小酒插嘴:“让你干点事怎么磨磨唧唧的呢?还是我认识的苏小酒吗?不就是个总管,怎么就干不了了?”

    苏小酒:“你行你上?”

    徐颖:“……”

    拉了半天锯,荣妃也不耐烦了,直接拍板道:“这件事就定下了,万事开头难,不是还有本宫压场子呢?天色不早,姑姑再不走就要迟了。”

    说着起身,扶着张姑姑的手道:“我送姑姑出去。”

    “这如何使得?”

    “怎么使不得?”

    荣妃不由分说,让苏小酒把姑姑的包袱拿上,亲自将她送到门口,门外早已经站了七八个内侍,每人手里都抱着满满的东西,是给张姑姑带着的。

    主仆二人又是一番拜别,张姑姑目光巡视一圈,神色有些失望:“宝宝去玩了吗?”

    “来啦来啦!”

    安心远远的抱着团子小跑过来,气喘吁吁的。

    团子已经重新梳洗干净,换上一件翠绿色的夹袄,上面绣着活灵活现的小香,是张姑姑的手艺。

    头上带着顶苏小酒给他做的大红色瓜皮帽,老远一看像棵开花的仙人掌。

    张姑姑不舍的把允儿抱在怀里,亲了亲那肉嘟嘟的小脸蛋,小家伙还不知道自己身处在离别的场面,仍像以往见到她一样欢快的搂住她脖子,不停“嚒,嚒”的喊。

    张姑姑红着眼眶迭迭应声,抱着小娃的手又收紧些。

    其实她这一趟回乡,本怀了告老还乡之意。

    并非为了贪图清闲,只是如今荣华宫有苏小酒跟春末几个大丫头,许多事情都已经不需要她去过问,自能打理的井井有条,她空占了掌事的名头,总觉得于心有愧。

    娘娘曾无数次提起要让她在宫中颐养天年,可她却不能忘记自己的身份,因此坚持拒绝。

    老人都讲究落叶归根,她自然也不例外,虽然从年轻就背井离乡,终身未嫁,但临老,对故乡的思念却越来越重。

    侄子在信中也言明,这些年受她恩惠,家中日子过得不错,愿意为她养老送终,以全孝义,其言辞恳切不似作伪,她便有些意动。

    但娘娘和允儿这里,她同样难以割舍,两难间,娘娘便提议先让她回乡小住,看看侄子是否真像信中所言,是真心实意要为她侍奉终老,而后再慢慢决定也不迟。

    若过得舒心,说不定就直接住下了。

    所以她才会说归期未定。

    只是再不舍,总归还是要走的,张姑姑抱着允儿,最后闻闻他身上甜甜的奶香味,然后狠下心将他塞给苏小酒,离开。

    团子朝着她啊啊的伸着小手,不明白嬷嬷怎么突然就丢下自己走了,张姑姑脚下一顿,到底是没回头看,飞快消失在了拐角处。

    允儿望着空荡荡的甬道,忽然放声大哭起来,朝着她离开的方向啊嚒啊嚒直喊,在场的人无不动容,苏小酒往前追了几步,荣妃却一把将她拉住,怅然道:“罢了,你再追,姑姑就真走不了了。”

    其实不舍的,又何止是允儿呢?

    她与张姑姑相伴多年,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的长辈,在她心中的地位,与母亲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母亲自生了澄儿后身体一直不好,她自小便由张姑姑带着,哄睡,喂饭,洗手穿衣,即便生病的时候,也是被姑姑抱在怀里,一点一点喂着汤药和蜜饯,冬日暖被,夏夜打扇,姑姑家乡的小调,一直是她睡前的摇篮曲。

    听闻姑姑年轻时曾定过亲,结果还未过门,未婚夫便被征兵从戎,后来了无音讯。

    她们本是青梅竹马,姑姑自然倍受打击,依毅然选择离开了伤心地,背井离乡来了上京。

    因为生的干净利落,人又勤快,便被牙行推荐到了侯府,那时自己不过三岁,姑姑痛失所爱后,直接抱了孤独终老的打算,便将她当做亲生的女儿一样疼着。

    在姑姑怀里娇宠到五六岁,最后连母亲都看不下去了,才让她自己下来走路,姑姑却仍是怕她磕了碰了,总是要微微俯身,用手护着。

    那时的姑姑,头发油光水亮,身上总有一股好闻的香味,脸上永远带着宠溺的笑,看着她长大成人,从蹒跚的孩童,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

    选秀时,姑姑曾彻夜守在她床前,告诉她一入宫门深似海,怕她被淹没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后宫,坚持跟着她一起进宫,将荣华宫守的铁桶一般,不让她受一丝伤害。

    今日才发觉,曾经那个雷厉风行,又无所不能的姑姑,老了。

    挺直的身姿已经微微佝偻,曾经一丝不苟的头发总是被允儿抓乱,脸上的宠溺却从未变过,只不过那和蔼的目光从荣妃转移到了允儿身上。

    “回吧~”

    荣妃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掩下所有思绪,率先转身。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每个人都是独行者,总有一段路,需要自己走,张姑姑如此,她亦如是。

    转头,看到苏小酒,又淡淡一笑,不过有这个小丫头在,似乎也不错。

    目送张姑姑一行人离开,各人的心思都有些沉重。

    春末饱睡一觉,精神抖擞的走到正殿,发现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一回头,见以娘娘为首的人集体静默着从外面走进来,表情就有些忐忑:“奴、奴婢可是错过了什么?”

    “张姑姑走了。”

    “啊?走了是什么意思?”

    苏小酒没心情跟她解释,春末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觉得气氛不对,便聪明的闭了嘴。

    “去吧,将宫人们召集起来,本宫有事要宣布。”

    “哦。”

    春末不明所以,但还是领命下去,没一会儿,宫人內侍便各怀心思的站了满满一院子。

    允儿头一次见人如此齐整,不明白发生了何事,只觉得乌压压的头顶有些吓人,往苏小酒的怀里缩了缩。

    张姑姑要走的消息并没提前声张,但刚才的阵势不小,自然已经有许多人瞧见了,这一集合,便有聪明的人隐隐猜出缘由。

    但大部分人却摸不清状况,稀里糊涂的被叫来,还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

    直到看清娘娘坐在正殿门口,不免心中惊异,可不是小殿下又有哪里不适,娘娘重操旧做,再拿他们出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