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小神医〕〔农门医女:猎户王〕〔我是巨魔之王〕〔我用金手指建强国〕〔从今天开始当全能〕〔战神医婿楚天〕〔我才不是毒奶呢〕〔洛诗涵战寒爵〕〔楚天林心怡〕〔花影纤纤寻梦遥〕〔我有一座天地当铺〕〔荒野的黑客〕〔开局签到一只妖帝〕〔不朽女天尊〕〔花重大明〕〔叶无忌汪晴雨〕〔修罗丹神〕〔娘子万安〕〔魔帝归来〕〔古神养育者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86章 廉价的玻璃瓶!
    ,

    傍晚的园子里,空气不温不燥。

    西边晚霞连绵无尽,被烧成了玫红色,赤练一般横布在天际。

    偶有倦鸟呀呀飞过,衬得暮色更深,苏小酒哼着小调,将香菇青椒等一一串好,准备端去给十七的时候,陆澄刚好举步走了过来。

    面对面,躲不过去。

    “陆公子怎么不吃了?是不合口味吗?”

    今日的肉是她亲手腌制的,许久没做过这些,调料的用量有些拿不太准了。

    “不,很好吃,只是中午吃的有点多,晚上便吃不动了。”

    见她手里端着托盘,陆澄伸手准备接过去,道:“正好起来溜溜食,我帮你拿过去吧。”

    欠身躲过,她垂下眼眸:“上面有油,还是奴婢来吧。”

    “那,还需要串什么,反正无事,我也跟着学学。”

    “不劳烦陆公子,有春末帮忙就够了。”

    陆澄站着不走,她也不好太冷淡,目光看向他之前受伤的手臂,问道:“陆公子的伤可好些了?”

    眸中闪过一丝惊喜,陆澄点头:“好多了,多谢苏姑娘挂心。”

    忽而又开口道:“今日南阳郡主没再为难你吧?说起来,苏姑娘也是受在下连累。”

    “不会,有娘娘在,她不敢对奴婢怎样的。”

    “其实~~在下跟她并非姑娘想的那样~~~”

    十七老远冲她们招手:“聊什么呢?快把食材送来,我这炉子上都空了!”

    苏小酒如蒙大赦,赶紧答应道:“哎,来啦!~~不好意思了陆公子,奴婢先去忙!”

    望着她快速逃开的背影,陆澄无声叹息,萧景自一旁看看两人:“你们以前认识?”

    “也没多久吧~~”

    “那她为什么对你说话那么温柔?”

    陆澄一愣:“有吗?”

    萧景点头,为啥每次对他说话就那么凶巴巴的?

    便是对十七也和颜悦色,是他长得不如他俩好看?

    陆澄却苦笑:“与其说温柔,倒不如说客气吧~~”

    客气中带着疏离,让他反而羡慕萧景。

    这边徐颖摇着扇子,胳膊已经要废了,看到苏小酒端着盘子过来,顿时高兴的将扇子一扔,道:“太好了,你来扇,我歇会!”

    苏小酒哼了一声,将托盘递给十七,十七顺手取了一串烤好的羊肉放进她嘴里:“尝尝味道怎么样,是不是比你烤的好多了?”

    肥瘦相间的羊肉和芝麻已经烤成了金黄色,火候恰到好处,不生不柴。

    上面零星的孜然和辣椒粉,被滋滋冒出的滚油一烫,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再加上傍晚火烧云照映下的天然滤镜,光是看着就已赏心悦目。

    鲜嫩的肉汁在口中爆开,溅起的油星跳跃到味蕾上,芝麻,孜然,辣椒粉各不相让,交织成难以言喻的美妙滋味,苏小酒由衷赞叹:“哇,王爷的手艺果然不凡,奴婢自愧不如!”

    刚搬个木墩坐下的徐颖顿时不平衡了:“你什么意思啊?凭什么只给她不给我?我帮你扇了半天的风手腕都酸了!”

    何况她不过是个宫婢,竟然敢吃肉?真是没规矩!

    “搞了笑了,你是自己没有手么?还想让本王伺候你?”

    十七白她一眼,转而对苏小酒

    徐颖愤愤起身,抓起一串就往嘴里送,中午为了赐婚的事,她兴奋的没怎么吃东西,结果赐婚没成,她又被留在宫里,只吃了几串没洗的葡萄,肚子早就饿的咕咕叫了。

    苏小酒适时进行嘲讽输出:“你刚才不是说不吃烧烤吗?~~唔,真香!”

    徐颖语塞,她原本以为所谓的烧烤就是之前军营里吃的,一大坨直接架在火堆上烤出来黑乎乎那种。

    谁能想到会是这种肥瘦相间,专门切成小块,腌制过后撒上各种香料,在果木炭火上细细烤出的美味呀!

    刚才打扇的时候那香味就直往鼻孔里钻,可是看到十七烤好以后都是直接拿去给元和帝跟皇贵妃,她也就没好意思往前凑。

    谁想这会连个奴婢都吃上了,她却一串也没尝到!

    狠狠咬了一口:“本郡主就吃了,你奈我何?”

    苏小酒耸耸肩:“吃就吃呗,反正又不是我花钱。”

    徐颖一拳打在棉花上,愤愤的拿了两串烤好的羊肉往陆澄的方向走去。

    “啊,好想喝杯扎啤呀!”

    十七突发感慨,苏小酒假装没有听到,心却擂鼓一般。

    这里没有旁人,这家伙故意说这一句,难道是在试探她?

    “你对我就不好奇吗?”

    突然凑过来的大脸吓了她一跳,往后挪了挪身子,苏小酒一脸冷漠的摇头:“不好奇。”

    十七似有些挫败:“你就不好奇我为什么好好的王爷不当,要跑去当塾师?”

    苏小酒翻着手里的肉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和苦衷,王爷若想说,奴婢自不必问,王爷若不想说,奴婢问了又怎样?”

    十七嗤笑:“无趣的丫头。”

    两人沉默,唯有炉子里的木炭噼啪轻响,晚霞已经褪尽,微弱的炭火照在二人脸上,映出同样的怅然。

    萧景不知为何,总觉得那画面看在眼里异常不舒服,于是跨步走了过去,将手里的东西递给苏小酒:“皇上命张公公取来几个罐头,你去吃点解解腻。”

    苏小酒揉揉眼睛,诧异的盯着他手中玻璃瓶:“用玻璃瓶子裝山楂罐头?这也太奢侈了吧?!”

    萧景纳闷:“奢侈?这东西不是满大街都是么?”

    “?!”

    靠,这个时代已经这么发达了么?

    看出她的疑惑,萧景取来一只青花小碗,将罐头倒进去递给她:“这东西以前确实很贵,不过前几年,市面上突然出现了大量的玻璃器,而且源源不断推出各种花型器皿,使得玻璃价格一落千丈。”

    从他手中拿过玻璃瓶打量,入手平滑,澄澈透明,而且里面几乎没有任何气泡,如此高超的工艺,也就只有——

    豁然转头看向十七,却见十七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心中一跳,慌忙低头,假装研究碗里的罐头,嘴里却忍不住问道:“那这些玻璃到底是从哪来的,你知道吗?”

    萧景摇头:“似乎并非出自大渊,但若是其他国家的,又不知为何会在大渊卖的这么便宜。”

    会是十七吗?

    文科出身的地理老师,不仅会丹青,竟然还会做玻璃?

    还是说,这个时代除了她俩,尚有其他穿越者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