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猛男诞生记〕〔从千年前归来〕〔我不是那种许仙〕〔咸鱼怪兽很努力〕〔李钊江嫣然〕〔龙吟处处月照花〕〔快穿之我只想探案〕〔挑衅文娱〕〔把你的收益交给我〕〔桑甜栾城言〕〔重生之金融猎手〕〔重生医武赘婿〕〔女友逼我来修仙〕〔血妖记之少爷的左〕〔豪门天价前妻〕〔我在名著世界优雅〕〔陈塘林初雪〕〔三国之老师在此〕〔万欲妙体〕〔我在日本当警部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79章 吃火锅(3K)
    ,

    元和帝白他一眼,实在懒得搭理。

    陆澄手中的私铺也是由陆铮在理,他平时并不过问,对外面什么行情也不甚了解,因此只抿着茶静静听着。

    倒是萧景点了点头,附和道:“确实,臣的茶叶铺子今年也关了几间。”

    元和帝眉间多了几条细纹:“百业萧条,说明黎民手中无钱,是朕无能。”

    其实他也有私产,今年勉强只维持了收支,是以对荣妃的话便没有怀疑。

    “皇上无需自责,您自登基以来日夜操劳,勤勤勉勉,大渊有您这样的明君,实是百姓之福,相信眼下困难只是暂时的。”

    起身站到他身后,为他轻轻揉着太阳穴,荣妃说的真挚:“不管如何,臣妾始终会陪在您身边的。”

    握住那双柔荑,元和帝百感交集,这些年幸亏了勇毅侯府和荣妃的大力支持,他才能在上位安枕。

    虽有美人劝慰,但他怎能不知造成这局面的原由?

    自登基来,大渊内忧外患,别的不说,光是水患和西北征战,便亏空了大半国库。

    赈灾放粮,安顿流民,战马粮草,装备饷银,再有死亡将士们的抚恤金,想想都头疼。

    他用自己的私库补贴,却也杯水车薪,便是勇毅侯府每年几千万的义款去冲,依旧难填巨壑。

    无法,便只能加重了赋税,百姓虽不至于民不聊生,但也颇有怨怼。

    也曾施压向世伐勋贵筹集善款,却收效甚微,这些脑满肠肥的吸血虫们宁愿朱门肉臭,却吝啬于拿出斗米为年轻的帝王分忧,看着一个个推诿的折子,他暴怒于御书房,恨不得拿住几个杀鸡儆猴,却终究忌惮惹得世家联手以抗,愁得彻夜难眠。

    放眼全国,如今除了上京为皇城所在和一些江南鱼米富庶之地,经济状况已然堪忧。

    今日乍听闻竟连荣妃手中都吃紧,心情不免愈加沉重。

    见他面容紧缩,荣妃忙转移话题道:“咦,光顾着说话了,国事再大,也得先把肚子填饱!小酒,将锅子端来热上吧,把孩子们带到另一桌,给他们吃乌鸡汤锅底。”

    “是,娘娘。”

    团子们早已迫不及待的爬到椅子上坐好,等着酒酒姐姐一一摆上各种新鲜食材。

    “耶耶,吃火锅喽!鸿儿还是第一次吃火锅呢,闻起来好香啊!”

    她们的汤底是苏小酒昨晚将乌鸡放进砂锅,文火炖了整整一夜,鸡肉早已酥烂,融进了汤汁里。

    小娃贪婪的用鼻子吸着香气,两只脚丫欢快的来回荡悠。

    今日庄嫔给她配了两只带着小银铃的粉色发带,随着她一晃一晃,便发出悦耳的叮铃声。

    团子自己听了也高兴,故意将小脑袋摇来摇去,乐的咯咯直笑。

    姐姐墨莺则静静的看苏小酒和春末忙活,偶尔还会伸出小手帮她们摆摆盘子,大眼睛里同样满怀期待。

    “酒酒姐姐,什么时候才能开锅啊?我都等不及了!”

    墨尧一眨不眨的盯着奶白浓郁的锅底,他也已经许久没有吃过涮羊肉了,回想起那鲜嫩弹香的口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汤看起来也好像很好喝的样子~~

    不同于庄嫔的拮据,阮妃毕竟有品级在,平日还不至于吃不起火锅。

    只让墨尧纳闷的是,母妃平日里却极为抠门,从来不在小厨房开火,都是等着御膳房派饭,吃起来没滋没味的,也不知将钱都存起来干嘛?

    还是荣母妃大方!

    墨辰墨鸾跟着萧贵妃,按说当是吃穿最为讲究,奈何萧贵妃饮食喜欢清淡,火锅这种热烈的食物几乎是不碰的,因此他们兄妹也没怎么吃过。

    一起过来的还有奶团子允儿,小人儿的注意力早就已经从殿中那些玩意儿转移到桌子上,在张姑姑怀里急的几乎探出大半个身子。

    两只小胖手比谁都忙,一会儿抓块香菇看看,一会儿又揪根菜叶舔舔,最后看向咕嘟咕嘟的锅底,兴奋的拍着桌子啊布啊布的喊,哈喇子顺着嘴角将前襟都湿了一大片,逗得哥哥姐姐们哈哈大笑。

    奶团子不知大家其实都在笑他,自己也跟着仰头笑起来,露出四颗珍珠米一样的小乳牙。

    好不容易等到开锅,团子们一起拍手欢呼,墨尧捧起自己碟子伸到春末面前喊道:“我要肥牛!肥牛!”

    “殿下快将碟子放在桌上,小心烫到哦,奴婢盛好了给您端过去。”

    墨尧噘着嘴把手拿回来:“别忘了我要肥牛!”

    “好好好奴婢记得了,五公主想吃什么呀?”

    “嗯~~我喜欢鱼丸~~”

    “好嘞,那三公主呢~~”

    春末手持漏勺,上下翻飞,不停投喂着几只小饿狼,没一会儿胳膊就要抬不起来了。

    墨尧吃的狼吞虎咽,不时指着锅里起伏的食材指挥道:“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唔~~再来一个鱼丸,还要一块豆腐!”

    墨鸿年纪最小,却也吃的欢实,小嘴从沸了锅就没停住,于是墨莺只好边吃边为她擦拭额上的汗珠,还要时刻注意妹妹的碟子,生怕她吃多了撑到,好不忙活。

    墨辰是大哥,不时照顾着小团子们,自己没怎么吃,墨鸾心疼哥哥,便让春末专门为他盛出一碟放在旁边凉着。

    这边吃的热火朝天,苏小酒则端着一只鸳鸯锅放在了大人们的桌子中间。

    白色骨汤,是她昨晚就用新鲜大骨慢慢熬制的,小火炖了几个时辰后,晨起又加了新骨头再熬一次,放入海鲜高汤,红枣,枸杞和参须,浓白鲜甜,滋身健体。

    红色是用牛油加入各种花椒大料等熬的辣汤,红红的辣油在锅里澄亮醇香,汩汩翻滚,鲜咸麻辣,诱人垂涎。

    上好的青山羊肉和雪花肥牛被切成薄如蝉翼,一卷一卷摆在冰盘中,配上青翠的菌蔬时鲜,火锅的热气与冰盘的冷气氤氲碰撞,交织在一起,看得人胃口大开。

    最得意的莫过于她亲手调制的蘸料。

    前世爱极了芝麻酱,便选了最好的平舆白芝麻,小火烘干,放在小石磨中亲手研磨,滤除渣滓备用。

    兑了蒜泥少许,白糖少许,自己熬制的蚝油少许,蘑菇粉等调料,另备了辣椒油,麻油,香醋,酱油,以供各人自行调味。

    一整套摆下来,都能吊打外面的火锅店了。

    光是看着就能想象那入口之后的绝妙滋味。

    吃起火锅,气氛便慢慢随意起来。

    元和帝近日被钱愁的焦头烂额,难得热热闹闹吃上一顿,筷子白进红出,吃了个酣畅淋漓,压在心中那些郁卒也随着满头的大汗排出体外,畅快无比。

    陆澄和萧景则清清浅浅,姿态从容优雅,仿佛不是在吃涮锅子,而是面对一桌法国大餐。

    一口食材,配一口春酿的梨花白,时而对饮几杯,神情也都轻松惬意。

    苏小酒不禁在一旁大为叹息——吃火锅不吃辣是么有灵魂滴!

    娘娘自不必说,美人仪态随地保持,而且大多忙着给元和帝夹菜,自己并不怎么动筷。

    唯有十七。

    慧眼如炬,举箸如飞,眼睛从头到尾就没离开过翻滚的锅底,意在能第一时间捞出烫熟的食材。

    其下手之快、准、狠、稳,让苏小酒自叹弗如。

    一片扫荡,红白两锅双管齐下,盘子里一直处于小山的状态。

    不管它羊肉,肥牛,虾滑,鱼丸,还是毛肚,笋子,腐竹,豆皮,统统来者不拒,皆为腹中客,所到之处,绝不能有一块食材漏网。

    边风卷残云,仍然不忘捧臭脚:“哇,怪不得皇兄天天跑荣华宫,原来小嫂嫂这里有美食诱惑,牢牢抓着皇兄的龙胃啊!”

    元和帝见他吃相,不忍直视,好歹顾及众人在场,强忍着没有奚落他,只道:“那就赶紧成家,妇人心细,总能照顾你寝食。”

    “emm~~我不,我决定以后要天天来荣华宫蹭饭!”

    “胡闹!”

    元和帝无奈,若这话是从别人口中说出,估计早就被一脚踢飞,扣个觊觎皇妃的罪名。

    可偏偏却拿这最小的弟弟没办法:“这里到底是后宫,你一个大男人天天往这跑成何体统?”

    “谁让小嫂嫂这里的饭这么好吃,我不管,皇兄若不应,吃完我就出宫去!”

    怕他不答应似的又补了一句:“等下回再想把我骗回来,可没这么容易了哈!”

    他呼哧呼哧吃的满面红光,一边无理取闹一边又夹了一大筷子羊肉放进嘴里:“介(这)羊漏(肉)实在太好呲(吃)了!”

    苏小酒满头黑线的看着这个毫无形象可言的十七爷,呵,她之前竟以为他一身书卷气,温润又儒雅?!

    荣妃正往陆澄碗中放了一只蛋饺,听到他夸赞,笑着说:“这羊肉虽鲜而不膻,但火锅毕竟味大,吃完还是要赶紧洗澡。”

    十七鼓着腮帮子抬头:“什么?晚上还要吃烧烤?太好了,那我就等晚上一起吃了再走!”

    众人:“……”

    皇上呼了口气,将筷子放下:“十七呀~~”

    “嗯?”

    扭头,嘴角有油滑落。

    ……

    “算了,没事儿,你多吃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就是不按套路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