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焚天神域〕〔赵明浩张明月〕〔捍卫天骑〕〔万劫归墟〕〔真玄传说〕〔再顾韶光梦〕〔嫣色天下〕〔闪婚蜜爱:替补老〕〔沈默苏婉瑜.〕〔末日原始〕〔医路繁花〕〔许你一世倾城〕〔凤九儿战倾城〕〔入骨相思知不知〕〔妃者成王唯清曦〕〔张峰穿越唐朝继承〕〔药香农女今天成神〕〔王的女人谁敢动〕〔我,最强弃少〕〔战皇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61章 质问
    ,

    但她确实没什么需求啊!

    娘娘等着答复,她便使劲想了想,还真就想到了一件。

    “娘娘,若非让奴婢说,奴婢确实有件事想找人帮忙,只是~~~~”

    她忽然想起以后给弟弟们捎银两的事,她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一时半会也找不到牢靠的人。

    但这是个长久的差事,让陆澄帮忙似乎有些不太合适。

    荣妃未想许多,说道:“你何时也变得吞吞吐吐,有事说事,莫非你是怕澄儿能力有限,办不到?”

    “不敢,三少爷文武双全,哪有他办不到的事?只是奴婢这件事并非一朝一夕,所以不好麻烦他。”

    “无需考虑太多,你且说说就是。”

    反正麻烦的是澄儿又不是她。

    苏小酒只好一五一十的说了,顺便偷偷瞧着荣妃的脸色,担心她因为自己私自外出不喜。

    没想到荣妃听了反而嗔怪地说:“从来也没听你提起过家里,没想到竟如此困难,早知你会遇到弟弟们,本宫当初该多给你留些银两,两个小子,既要穿衣吃饭,还要读书认字,夏日衣衫冬日炭,你只给他们两百两怎么够?”

    想想允儿,才出生这几个月,光是做衣服的料子也得用了上千两了,这还不算苏小酒给他额外做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玩具。

    苏小酒汗颜:“娘娘,外面的物价跟宫里不一样,寻常人家若是节省些,十两银子就能过一年了,他们两个小孩子,二百两已经是巨款,奴婢是怕留下太多,引起贼人觊觎反而坏事。”

    荣妃出身侯府,从小没为黄白之物皱过眉,自然不知道寻常百姓家的开销,听她这么说,便也不再考究,道:“行吧,你是姐姐,晓得扶持弟弟是好事,这件事就交给澄儿去办,你好好养着,本宫今日先回了,晚上皇上还要留宿。”

    苏小酒弱弱的躺在床上,再次生出一股不舍。

    荣妃看她依依不舍的样子,笑道:“别整的那么酸,待身子一好,就赶紧滚回宫去,若敢偷懒,就扣你月钱!”

    “娘娘菩萨心肠,才不会舍得压榨奴婢呢!”

    “少来这套,好好养病是正经!”

    “娘娘!先等一下!”

    看着荣妃往外走,苏小酒挣扎的起身:“奴婢前几日无事,为娘娘做了件新衣裳,娘娘既来了,便捎着走吧,刚好今晚就能穿呢!”

    “本宫还缺你一件衣裳穿了?”

    虽这么说着,脚步却停了下来。

    麻烦旁边的丫鬟去柜子里拿出一个小包袱,苏小酒一脸的神秘:“娘娘千万回宫之后再打开哦。”

    春末上前接过包袱掂了掂,什么衣服啊,这么轻?

    荣妃转身:“行了,你躺着吧,本宫回了。”

    苏小酒贼溜溜的笑了笑,希望这件衣服能给娘娘一个惊喜之夜。

    恭送荣妃出门,魏娟走到床边坐下,伸手抚了抚她的额头,已经不怎么烧了。

    想着刚才的事,她忍不住开口道:“少奶奶,您觉得我让三少爷帮忙合适吗?”

    “娘娘既已开口,这事就算翻篇了,想来以后谁也不能再拿此事作妖,也不算是坏事。”

    苏小酒点头,并非不信任荣妃,而是自家这个娘娘有时候太过自信,对一些事反而不屑多想,她怕日后引出麻烦,听魏娟这么一说,也就放下心来。

    “小少爷这几日怎样了?可还吐奶?”

    “按着你的法子,每日吃完都要拍出嗝来才放下,又将上半身垫高了些,也不喂的过饱,你昏迷的这些天,一次都没吐过呢!”

    说起宝宝,魏娟红光满面:“还有你上次那几个下奶的方子,着实不错,喝了奶水足,还不长肉,我自己都觉得比刚生完麟儿时轻盈了不少!”

    苏小酒谦逊一笑:“也不全是方子的功劳,月子里正是产妇消水肿的时候,体内多余的水分排出,自然也会瘦些,若每餐吃完多走动走动,效果还会更好。”

    两人闲话了一会儿,她的精力也就用的差不多了。

    见她呵欠连连,魏娟便起身道:“光顾着说话,忘了你还是个病号,麟儿也该吃奶了,我先回去,你好好休息,若有什么需要,就差人来清竹苑找我。”

    苏小酒探起身:“那少奶奶慢走,奴婢就不送了。”

    丫鬟们也贴心的退了出去,将门轻轻带上。

    人都走了,屋子里一时静了下来。

    独自躺在床上,看着顶上天青色的团花帐子发呆。

    啊,好无聊,也不知道苏文苏武现在怎么样了,心里暗暗祈祷原主那渣爹别把银子搜了去,不然两只团子又要继续受苦。

    正胡思乱想着,听到院子里丫鬟问安的声音,她侧头看去,陆夫人正推门进来。

    见她突然造访,苏小酒颇感意外,想起身见礼,奈何力气不足,挣扎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

    “抱歉了夫人,恕奴婢实在头晕乏力,无法起身。”

    陆夫人穿一身姜黄色的如意云纹深衣,发髻高挽,使得原本有些消瘦的面孔平添几分凌厉。

    她面色凝重的走到桌边,身后丫头立刻用帕子擦了擦椅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而后躬身退了出去。

    这架势,怎么看都觉得来者不善。

    见她沉吟不语,苏小酒迅速在脑海里过了一遍,确定自己并未得罪过她,便开口问道:“敢问夫人今日过来是有何事?”

    毕竟很明显不是来探病的。

    陆夫人目光几经变换,忽然起身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缓声道:“听说你前几日落水,是被澄儿救起的?”

    苏小酒一愣,不明白她是何用意,如实道:“确是多亏三少爷援手,奴婢还没来得及亲自去致谢呢。”

    她话一出口,陆夫人的面色难看了几分,口气也不再似从前的热络:“亲自致谢倒不必了,若不是祺儿说起,我竟不知此事还与澄儿有关,说到底是他害你落水,怎么着也该对姑娘补偿一二。”

    “夫人言重了,都是奴婢自己不小心。”

    “既是你自己不小心,那为何又对澄儿索取帮助?还是说苏姑娘,对澄儿怀了别的心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我只会拍烂片啊〕〔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