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孽草根〕〔白汐纪辰凌〕〔宁北〕〔守着阳光守着你白〕〔异世界道门〕〔木叶之光〕〔十万个氪金的理由〕〔重生都市仙尊〕〔开局变成黑色切割〕〔游戏世界的小黑手〕〔我在大唐有后台〕〔陆寒霆〕〔狩猎好莱坞〕〔都市剑说〕〔闪婚蜜爱:总裁独〕〔闪婚蜜爱:总裁独〕〔致富佳妻:重生续〕〔诸天大道图〕〔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女神的上门豪婿(又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45章 出宫
    ,

    “哎呀娘,都说过多少次了,您下次进宫提前捎个准信,女儿也好派了步撵去宫门口接您,这几日秋老虎厉害,不小心热坏了就麻烦了!”

    她本就虚弱,穿着繁重的命妇宫装,顶着满头珠翠,从皇宫大门一路走来荣华宫,早已累的气喘吁吁,满头是汗,听到荣妃的话,却面色一整,道:“礼不可废,那步撵是宫中主子才能坐的,娘不过一介臣妇,怎能僭越?”

    荣妃抱着她撒娇:“您是女儿的母亲,别人谁敢说个不字?”

    “就是因你如今风头正盛,娘才更应该恪守本分,谨言慎行,以防被人拿了错处,说你狂傲,惹得皇上不喜。”

    女儿刚晋了皇贵妃,不知瞧得多少人眼红,她作为母亲,在这档口可不能给她添麻烦。

    “好吧好吧,娘您先坐下歇歇,不乘步撵就算了,换身轻薄的衣裳总行吧?又不是去拜见太后老人家,何须张罗的如此隆重?命妇宫装这样厚,能不穿就不穿吧。”

    扶着陆夫人在椅子上坐下,又为她将外衣褪了轻快轻快:“娘,您今天来的这样急,可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皇上早就下令封口,是以外人只知道御花园的闹剧,并不知晓允儿后来病危的事情。

    而且母亲一向身子不好,即便父亲知道了,也该瞒着她才是。

    尤其她前几日在家书中所言之事,更是切切交代过父亲,不可与母亲透露半个字。

    是以荣妃心中疑惑,才有此一问。

    最近允儿吃的好睡得好,之前掉的几两肉早就长了回来,陆夫人没能看出端倪,听到荣妃询问,刚端起的茶盏又放在了桌子上,叹了口气。

    “唉,麟儿最近不知什么原因,吃下奶总是悉数吐出来,吐也就罢了,还一喷老远,吓得你嫂子天天哭,可把你哥愁坏了!”

    麟儿是荣妃大哥陆铮的儿子,嫂子魏氏进门七年无所出,愁坏了侯爷夫妇,后来四处求方,终于在荣妃有孕后也传出了好消息,且一举得男,自然被整个侯府看的眼珠子一般。

    荣妃暗自舒口气,母亲并不知情,那她便放心了。

    陆夫人身子不好,又爱操心,若再知道了允儿的事,只怕不得立马晕过去。

    “可找大夫看过了?是不是乳母的问题?”

    陆夫人眼圈见红:“怎么没看过?找了几个大夫,都说无甚大碍,可我们瞧着那奶水吐得比娃都高,心里没底,你嫂子还在坐月子,天天眼睛肿的跟铃铛一样,换了好几个乳母也不顶事,还是天天吐,一家人都急坏了!”

    她这次进宫,就是想求个恩典,请宫里的太医去看看。

    说完对着张姑姑张手道:“来,快将允儿给我抱抱,这么久不见,真是想死外婆了!”

    张姑姑怕她吃力,在一旁托着允儿的小屁股。

    “还是允儿让人省心,不哭不闹,一脸喜气,看了就让人稀罕!”

    捏着小人儿胖乎乎的小手,陆夫人满脸羡慕,允儿初次见她,也很是新奇,在她怀里不哭也不闹,而是瞪着眼睛仔细打量。

    见她满面愁容,荣妃自然心疼,安抚道:“小孩子难免有个小病小灾,长大些自然就好了,您若不放心,女儿就找个人问问。”

    苏小酒刚缝完最后一针,就被唤去了前殿。

    “娘,这是我身边的宫人叫小酒,养娃娃的那些事她最拿手不过,小酒,你说说,这婴孩总是吐奶可有法子缓解?”

    陆夫人的眼神有些迟疑,毕竟苏小酒长得跟营养不良似的,自己都是个十几岁的孩子,还会养娃?

    苏小酒先向陆夫人见了礼,问道:“请问夫人,宝宝的囟门可有隆起?抑或有没有发热,痉挛,精神萎靡等症状?”

    陆夫人略一思忖:“这倒是没有,除了吐奶,吃睡都正常,精神也尚可。”

    “如此便无须担心,婴儿幽门发育不够完善,又整日平躺着,奶水从胃里回流,便容易造成呕吐,您只需让乳母每次喂奶之后将宝宝竖起来拍拍嗝,抱上一刻钟再放下便可。”

    陆夫人狐疑的看着她:“就这么简单?”

    这小丫头是没见麟儿吐奶的样子有多么惊险。

    荣妃却恍然大悟:“怪不得允儿小时候你总是不顾张姑姑的反对把他抱起来,原来是为了这个?”

    苏小酒点头:“正是。”

    因此允儿极少吐奶,荣妃自然就没有见过。

    见母亲不甚放心,荣妃道:“您可别小瞧了这丫头,允儿月子里哭闹不止,太医院那帮老山羊都没搞定,最后还是靠这小丫头给治好了。”

    苏小酒一阵汗颜,她也只不过是帮着缓解罢了,被荣妃说的跟神医似的。

    陆夫人听的面色一喜,看着荣妃欲言又止。

    亲母女,荣妃哪里还有不懂的:“说起来允儿已经半岁多了,还没去过外祖家,等晚上皇上过来,女儿便跟他讨个恩典,带着允儿回家省亲,顺便让这丫头给麟儿看看。”

    “这……恐怕于礼不合吧?”

    宫妃历来没有回家省亲的说法,如今女儿虽然深受龙眷,但若破开这先例,难免被人诟病恃宠而骄。

    荣妃不当回事:“母亲放心,女儿既这样说了,便有把握皇上会答应,您今天先回去准备准备,估摸着明天就能接到圣旨。”

    皇上这会正对她心怀歉疚呢,这等小事应该不会与她为难。

    陆夫人没高兴一会儿,又想起另一桩挂心事:“前不久澄儿公差回来了,我跟你爹物色了几个世家女子,个个模样周正,性子也温顺,可他却一个也没瞧上,如今都十八了,还没个定性,等你回家去,一定得好好说说他,你们姐弟自小关系好,澄儿听你的倒是胜过我跟你爹。”

    荣妃只比陆澄大了三岁,是以比起大哥陆铮,从小与这个弟弟更亲厚些:“澄儿已经大了,有自己的主意,待我回去劝劝他,男子汉先成家再立业有何不可?咱家又不需他亲自上考场挣功名。”

    陆夫人握着女儿的手:“唉,按说你在宫里,这些事娘本不该说来惹你烦心,可如今你哥在户部忙的不可开交,你爹只会带兵打仗,家宅之事余力不足,就我一个老婆子,撑着口气操持这些,你嫂子又是个不顶事的……”

    荣妃打住她的话头:“娘,这话跟女儿说说也就罢了,在家里可千万别提,免得嫂子听了多心,她才生了孩子,是陆家的功臣,这节骨眼上,您得多担待她些。”

    陆夫人欣慰的点点头,都说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可不就比两个儿子强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