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老公宠萌宝唐〕〔只有我不知道自己〕〔巨星从退伍开始〕〔被六个反派爸爸宠〕〔最强赘婿〕〔女神的合租神棍〕〔独尊武神〕〔我的娘子是福星〕〔甜厨宠妃〕〔上神她人设崩了〕〔原来我只是路人甲〕〔诸天万界之帝国崛〕〔极品厨仙〕〔腾飞吧店口〕〔我是全球的领路人〕〔神芒之尊〕〔学园都市的宝具使〕〔蜡烛亮起愿望都是〕〔蝶辞舞〕〔斗罗之武魂内瑟斯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第43章 靠不住
    ,

    接到圣旨的庄嫔,有一瞬间的不可思议,随即激动的拉着墨莺跪下一道接旨。

    墨鸿伤势未愈,还在床上躺着,见庄嫔面带喜色的进来,撑起身子向她身后望去,问道:“母妃,是父皇来看鸿儿了吗?”

    庄嫔抱住她使劲亲了亲,摇头道:“没有,父皇最近很忙,要过几天才能再来,不过他刚才下了一道圣旨,赐了鸿儿一个好听的封号呢!”

    墨鸿拍着小手,显然十分高兴,问道:“真的吗?是什么封号呀,鸿儿想听!”

    庄嫔拿出圣旨,指着上面“嘉平”二字,念道:“‘嘉’,‘平’,以后鸿儿就是嘉平公主了,鸿儿高兴吗?”

    “啊?也不是那么好听嘛!”

    有些失望的撅起小嘴:“鸿儿要去找父皇换一个,改成‘好乖’公主!”

    “傻孩子,皇上金口玉言,哪是说换就能换的?”

    安抚住墨鸿,庄嫔看向满眼艳羡的墨莺,道:“莺儿也不要气馁,这公主封号可不是随便得的,就连二公主都没有呢!不过只要你们好好表现,早晚有一天父皇也会赐你封号的。”

    后宫至今共有五位公主,除了二公主墨鸾年前被破例封为安平长公主,位比诸侯,其他公主都没册封。

    四公主墨鹂的生母只是个贵人,生下女儿后身子受损,走路都要人扶着,几乎无法出席宫中宴事,皇后也特准她不用问安,久而久之,连带着墨鹂也被众人遗忘。

    这一次墨鸿受封,大抵还是沾了允儿的光,伤总算是没白受了。

    不过说起墨允,庄嫔又浮上淡淡愁容。

    荣妃在这节骨眼上被加封皇贵妃,也不知是福是祸~~

    墨鸿养伤,墨莺也在宫中陪着她,墨尧被阮妃紧紧看住,这段时间严令他不准往荣华宫跑。

    萧贵妃对于荣妃一跃而上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碍于允儿养病,便也让墨辰和墨鸾少去打扰,一时间,门庭若市的荣华宫,难得清净了下来。

    王院判不愧为杏林北斗,妙手回春不在话下,加上小宝宝本身自我修复能力强,允儿如今已经能吃能睡,又恢复成原来的活力小神兽。

    而且大病一场,又让这小娃生出不小心眼来,如今被大人抱着,经常会伸着小胳膊精准的指挥,不管是看到花瓶,还是摆件,哪怕是块抹布,都要指挥着大人上前,亲手抓上一把。

    原本有些往下嘟嘟的脸蛋清减了不少,看起来更加秀气,眼睛也好像比之前大了些,看起来更加灵动狡黠。

    不管是在干嘛,口中总会出其不意的喊上几句:“嘛!嗯么!”把荣妃高兴的合不拢嘴。

    眼看小家伙很快就能坐了,苏小酒又重新为他设计了一款轻便的婴儿推车,专门找了营造司最巧的匠人做的。

    想着若好用,也批量产来放到铺面售卖。

    春末围着小车转来转去,忍不住夸赞说:“小酒到底什么脑瓜,想出来的车子轻巧又灵活,奴婢还从没见过三个轮子的车呢!”

    车子做的大一号,上面铺了软垫,绑上靠背,都是可以拆卸的,方便清洗替换。

    啧啧两声,又忍不住道:“用料也足,怕是十年都用不坏,正好可以留着给以后的小殿下们用。”

    苏小酒忙用胳膊捣了她一把,呶起嘴巴朝着娘娘的方向示意。

    荣妃头也未抬,却似乎在后脑勺长了眼睛,淡淡道:“不用那么小心,本宫如今已经看开了,儿女缘分顺其自然,如今最要紧的,还是先把允儿好好养大,这次的事,本宫决不允许再发生第二次!”

    苏小酒沉默,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娘娘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入夜,将其余人都打发回去休息,苏小酒为荣妃娘俩铺着被子,欲言又止。

    她只是个宫女,有些事不便多言,可娘娘这几天看起来虽没有什么不同,提起元和帝与子嗣相关的话题时,口气却不再像以前那般热络。

    小团子还精神的很,正兴高采烈的趴在锦被上,荣妃手里拿着玩意在前面逗他往前爬:“来,宝宝,过来,到娘这里来,娘这里有好多玩具呦~~”

    俗话说三躺六坐八会爬,六个月的小团子因为刚刚痊愈,连坐也不太稳,更别提爬了。

    不过小家伙却又自动解锁技能,那就是趴下的时候,两只小胖腿蜷起来跪在床上,把屁屁高高撅起,小手一边朝着想要的东西使劲拍打,一边吭哧吭哧的用力,有时候脚丫使劲一蹬,就能带着身子往前窜上几厘米。

    瞧着离想要的东西又近一些,小家伙就兴奋的呜哩哇啦,偶尔再发出“嘛嗯~~咩~~”的声音。

    “娘娘,您是不是还在生皇上的气?”

    “生气?本宫为何要生气?”

    在心里组织了一番语言,她既想要提醒,又不知该不该说的太过明显。

    墨冉去守皇陵,说起来是被发配,但却是打着养伤的名头去的。

    既是养伤,便总有养好的一天,如今允儿已经痊愈,皇上的怒火渐消,等哪天完全忘记此事,一纸诏书将墨冉召回,他依然还是尊贵的嫡皇子,与从前没有半分差别,皇上此举看似惩罚,倒更像是维护。

    远远将人送走,娘娘和侯府的滔天怒气,无处可发,还得叩谢皇恩所给的表面公正。

    而墨冉经此一事,到底会不会彻底恨上娘娘跟允儿,却很难说。

    皇后因此丢的脸面,这笔账又会算到谁的头上?

    但这些毕竟只是她的猜测,皇上到底是何心思,谁也不知道。

    “比起生气,本宫只是想明白了许多事。”

    荣妃口气难有的严肃,苏小酒放下手中的活计,在她脚踏旁坐下。

    “男人靠不住。”

    苏小酒一愣,看来娘娘跟她一样,已经想了个通透。

    “从前本宫以为只要有皇上恩宠,便什么都不必放在眼中,但这次的事却给了本宫深刻的教训,恩宠不过是浮在表面给旁人看的,只有帝心所向,才能长盛不衰。”

    苏小酒欣慰一笑:“娘娘能想通这点真是太好了,这年头,靠谁都不如靠自己,说句僭越的话,娘娘从前因为皇上要仰仗侯府的财力儿有恃无恐,可在奴婢看来,那样的维系并不牢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在港综成为传说〕〔我师兄实在太稳健〕〔麻衣神婿〕〔第一战神杨风〕〔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