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四次灵石金融危〕〔全民卡牌,我的卡〕〔大佬他不会追人怎〕〔龙门战神〕〔好莱坞的驱魔道长〕〔星宇世界传奇公会〕〔我的剧组非人类〕〔女配拒绝当炮灰〕〔我真不是除念师〕〔极品医神〕〔玄幻反派:开局获〕〔盼心归〕〔人间第一刀〕〔签到系统:开局我〕〔我靠吟诗成儒圣〕〔末世无限进化〕〔骑砍之龙与领主〕〔三国之我是刘皇叔〕〔浩劫余生〕〔黄泉邮差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103.(【二更】“我只是……觉得...)
    收到这条微信的时候, 江若乔刚刚走到女生宿舍楼下。

    正值寒冬,她的手揣在口袋里也暖和不起来。不过似乎是心灵感应,她都不用看, 就知道是陆以诚发来的消息, 走进宿舍楼感觉到些许温暖后,她一边上楼一边从口袋拿出手机来,摁亮解锁, 果然是陆以诚的消息。

    学她上次那样发了五颗星星来。

    江若乔哑然失笑。

    差点踩空了楼梯摔了一跤, 猛然惊醒过来, 才发现自己这会儿有点儿傻。

    以前听闺蜜分享过谈恋爱时的甜蜜。比如洗澡的时候也会将手机带进浴室, 生怕错过男朋友的消息,消息进来,会关掉花洒,随意擦一擦手,在这样的关头也会趁机回一条信息。

    当时江若乔的表情是这样的:我虽不懂但我大受震撼.jpg

    哪怕是在恋爱阶段, 江若乔也总是习惯将自己的事情排在前面,洗澡的时候都要回复对方信息这种事,她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可是,今天, 她竟然在上楼梯时也不忘看他的信息……

    江若乔摇了摇头。

    将手机放回口袋, 专心地看路上楼,等回到宿舍后, 一边脱掉羽绒服一边回他消息, 手还是被冻僵了, 打字的速度也明显慢了许多:

    还在懊悔自己太心急,居然都没有拍照的陆以诚看到消息, 笑了一笑:

    他是想送她回学校的,但她拒绝了。她的态度很坚决,他也不好太过固执。

    不过他明白她的心思,大概是看他加班辛苦了很久,希望他能早点休息吧。

    两人又聊了一些有的没的。

    这段时间,两人聊天的次数,内容,肉眼可见的多了起来。

    江若乔洗漱之后,回到书桌前,郑重其事的从抽屉里拿出本子,又在笔筒里精心挑选了她最喜欢的一支笔,这才开始写检讨书了。

    这是她人生中的第一篇检讨书。

    该怎么写呢?一点经验都没有。

    江若乔酝酿了许久,终于在纸上写下了一行字——

    这封检讨书,五年后陆以诚才看得到了。

    江若乔一手托腮,小书桌上有一盏她在网上淘来的小灯,灯光是暖色的,照在她白净的面庞,在冬日里也是暖洋洋的感觉。

    五年后会是什么样子呢?

    她很少会去想这么遥远的事,但这个夜晚,她开始遥想了。

    五年后,她就二十五岁了。

    那个时候应该也毕业,正式的迈入社会,成为了一名社畜。她对未来有无尽的遐想,但所有的内容都是围绕着她的事业,落到比较现实的点就是房子跟存款……那她跟陆以诚呢?那个时候,陆以诚还会在她身边吗?他们是什么样的状态了呢?

    五年后的陆以诚同学,你还会在我的身边吗?

    如果在的话,看到这份检讨书,请不要生气哦,未经你允许,看到了你折的那些玫瑰。

    所以,为了表达我的歉意,在你折到九十九朵的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惊喜。

    ……

    临近考试周,不只是意味着上学期结束,也意味着——

    幼儿园也要放寒假了。

    这真的是一个令父母都措手不及也怅然若失的消息。

    以前是没有对比,自从陆斯砚上幼儿园后,江若乔跟陆以诚才知道生活轻松了多少,至少早上八点到下午四点多这个时间段,他们是自由的,他们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幼儿园怎么就要……放寒假了呢?!

    张雨辰的妈妈就跟江若乔吐槽:

    新手父母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学校要是一直不放假就好了。不过这个想法是一点儿都不能对陆斯砚表现出来的。这小子盼寒假可是望眼欲穿,每天支撑着他起床的就是即将到来的寒假。

    考试周后,江若乔跟陆以诚也要放寒假了,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有时间照顾斯砚。

    江若乔跟汉服店的合约已经到期了,收入瞬间缩水一大半,要想保持现有的生活水平,她就会比以前更忙,寒假明显是赚钱的好时机。她也跟主管提前说了,除了过年法定的那七天以外,剩下的日子她每天都有空,只管给她安排工作。

    陆以诚呢,最近礼哥接了项目,他每天都加班到十一二点,寒假肯定也是要去公司坐班的。

    两人都有些着急,还是江若乔的外公外婆的一通电话,解决了他们所有的难题。

    外公外婆知道这两个人都忙,就打来电话勒令他们必须要将陆斯砚送到溪市来过年。两老很想念斯砚,每天都要视频通话,可视频通话毕竟比不上真正的见面。

    这一出让陆以诚认识到了自己目前依然谈不上什么能力。

    只是一个寒假就令他焦头烂额了,以后还会有很多个寒假暑假。

    不是没有合适的阿姨,只是那种阿姨都很抢手并且薪资水平也很高,他确实负荷不来。

    以后要更努力了,不然这样的事情只会多不会少。

    江若乔这段时间也没闲着。

    林可星班上的一个女同学跟男朋友胆大包天到在考试前旷课出去旅游的第三天,江若乔就听说了这件事。她对林可星不放心,正好她有一个高中同学就在林可星所在的那所大学,她也跟高中同学说了一些林可星的事,同学也很气愤,并表示会帮她盯着林可星。

    大学期间谈恋爱是很正常的事情,约着一起出去旅游也不罕见。

    不过江若乔本身就是小心谨慎的性子,再遇到了这些糟心事后,只会更加谨慎。她随意翻了翻自己当时记录下来的剧情,非常巧,这个女同学在原著中也出现过,结局不怎么好,林可星出国以后,这个女同学还散播了谣言,然后没多久这个女同学就“自食恶果”休学退学了。

    江若乔顺藤摸瓜找到了那个女同学的微博。

    有点奇怪。明明刚开学的时候,这个女同学还发微博抱怨过,说家里给的生活费太少,每个月月底跟讨饭的一样,然后前段时间开始,她突然在微博上晒护肤品,晒美食,还买了一个几千块的链条包。这跟她的实际情况并不相符,光是那一套护肤品价值就三四千,晒的美食也有餐厅定位,江若乔查了一下那家餐厅,价位在人均一两千,这些根本不是这个女同学能消费得起的。

    下面有人评论,你最近是发财了吗?

    这个女同学回复,哈哈哈的确是发了一笔小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习惯用语,甚至标点符号、语气都是独特的,骆雯曾经就用这一套分辨出男朋友出轨了。江若乔看完了这个女同学的所有微博,前天跟昨天都有发,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她总觉得,前天跟昨天的微博,并不像是这个女同学发的。

    比如,这个女同学习惯用那个背着小书包的微博表情。

    使用次数非常的频繁,但这两天的微博,没有一条带了这个表情。

    更奇怪的是,这两天的微博竟然没有自拍。

    这个女同学之前也出去旅游过,微博都会发自拍,可是现在只有定位地点,只有酒店照片……

    江若乔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太敏感了,但她的第六感告诉她,事情绝对不是这样简单。

    *

    江若乔的怀疑,直到在学校里看到慌张失措的林可星时,变成了肯定。

    第二天,她跟陆以诚正好碰上一块儿去图书馆。

    在路上就碰到了林可星。

    这种场景还挺戏剧性且滑稽的,她跟陆以诚并肩走着,直到抬起头看到林可星时,他们才反应过来。

    陆以诚:“……”

    他对于见过几面的人还是有些印象的,更何况这个人还是蒋延的那个妹妹。

    他下意识地看向江若乔,担心她会联想到那些不好的事。

    江若乔对林可星的感觉,从一开始到现在就没变过,要说非常讨厌,那算不上,但也绝对不会喜欢。只能说无论是原著还是现实,都是一环套一环的,因为男主对女配情谊的不忘怀,令女主如鲠在喉,女主伤心难过,却也不舍得质问男主……于是女配就承受了女主的消极情绪。

    这也许就是原著中作者没有提及的事。

    林可星的心思,其实很容易就看穿,就像这会儿,江若乔就看出了她的慌张,她的恐惧以及无措。这只是证实了林可星是知道了什么事,她来a大,无非就是来找蒋延。真正令林可星牵挂并且信任的人,可能就只有蒋母跟蒋延了,所以她在遇到大事的时候,第一反应也是寻找他们的帮助。

    是什么大事呢?

    江若乔首先想到的就是林可星的那位同班同学跟她的男朋友。

    林可星确实没想到,会碰到江若乔,对江若乔,林可星的感觉也很复杂,一方面是嫉妒,但另一方面,又会忍不住自卑。看到江若乔,她就会想起在农家乐的那一幕……那是她人生中感到最羞耻的时刻。不由自主的,林可星后退了一步,这是逃避姿态,却也是防备状态。

    江若乔还没什么反应,陆以诚就将江若乔挡在了后面。

    好像林可星是什么会伤害到江若乔的危险分1子。

    江若乔抬眸,她已经被陆以诚牢牢地护着了,她也看不到林可星。

    林可星神情微愣,后低头往别的方向快步离开了。

    等再也看不到林可星后,陆以诚才松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对上的却是江若乔含笑的双眸。

    江若乔揶揄他,“陆以诚,你不绅士。”

    陆以诚一怔,也觉得自己反应太大了,低声说道:“我只是……觉得她有点危险。”

    江若乔被这个回答逗笑了,“我跟她一块儿,感觉所有人都会以为她才是被欺负的一方,而我才是那个危险分1子吧。”

    她有这个觉悟,林可星看起来比她娇小,也的确比她柔弱。有时候对上林可星时,对方脸上那小心翼翼的神情,可能别人都会以为是她欺负了林可星。

    两人继续往图书馆方向走。

    陆以诚失笑,说道:“所有人中应该不会包括我。”

    江若乔:“是吗?”

    “我一直都觉得,”陆以诚停顿了一下,“你是那个被欺负的人。”

    一路走过来,他也算是半个旁观者。

    究竟谁被欺负,他都看得到。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句话陆以诚听过很多遍,他总觉得,如果他手里有糖,他都会给江若乔。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突然成仙了怎么办〕〔第五季〕〔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好色小姨〕〔我可以自由穿梭无〕〔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云婷君远幽〕〔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诡道求仙,从将自〕〔斗罗之穿越成菊花〕〔误入歧途苏玥〕〔儒仙〕〔射手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