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四次灵石金融危〕〔全民卡牌,我的卡〕〔大佬他不会追人怎〕〔龙门战神〕〔好莱坞的驱魔道长〕〔星宇世界传奇公会〕〔我的剧组非人类〕〔女配拒绝当炮灰〕〔我真不是除念师〕〔极品医神〕〔玄幻反派:开局获〕〔盼心归〕〔人间第一刀〕〔签到系统:开局我〕〔我靠吟诗成儒圣〕〔末世无限进化〕〔骑砍之龙与领主〕〔三国之我是刘皇叔〕〔浩劫余生〕〔黄泉邮差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47.(【一更】除了令我难堪,没...)
    很多时候, 男人都是盲目自信。

    蒋延以为江若乔愿意听他解释,就代表他们还是有可能和好的。他一扫之前的阴郁,跟陆以诚道谢后便离开了陆家, 打了辆车回了名门华府。不知道为什么, 再次踏进林家,蒋延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他会想到林可星, 想到那一场混乱, 此时此刻, 竟然有点害怕见到林可星。对于江若乔, 他是一刻都不想离开,可对于林可星……

    蒋延刻意没往主楼看,也没像以前那样习惯性地抬头看二楼。

    他低头,目不斜视的进了副楼。

    一进去,就碰到了母亲。

    蒋母看到他回来, 心里顿觉安慰。不管怎么说,倦鸟总有归巢的时候,这两天不管他在哪里,不管他跟谁在一起, 到最后他还是会回到这里, 回到林家。其实可星只要多往这方面想,就该知道, 耐心的等待才能收获甜美的果实。只可惜可星似乎太着急了, 走错了一步棋, 导致现在局面朝着一种未知的方向走去。

    “阿延, 跟我进来一下。”蒋母放下了手中的事,唤了蒋延一声。

    蒋延低低地应道。

    跟着母亲进了副楼的套房, 蒋母将门反锁好后,脸色骤变,在蒋延还没来得及反应时,她已经用力地扇了他一巴掌,蒋延被这股力道打得偏过头去,他愣住,缓缓地抬眼看向母亲。

    蒋母眼眶微红,双手微微颤抖,像是后悔打了儿子,她背过身去,哽咽着说道:“阿延,你知不知道林家对我们家是有天大的恩情?”

    蒋延垂着头,双手不自觉地攥成了拳头。

    这两天,他一直想的是该如何求得若乔的原谅。

    别的什么都没想。似乎在这一刻,在这样的关头,别的人,无论是谁都不重要了。

    蒋延不出声。

    蒋母继续说道:“我对不起太太,当初是她收留了我们母子,这十年来,给我们提供了安宁的住所,甚至你读书的事,太太也有出力,现在我儿子却在欺负她唯一的女儿!我心里过不去,阿延,你得了失心疯吗?可星一直都把你当亲哥哥啊!”

    蒋延闭了闭眼,下颚线紧绷,整个人都处于一种绷着的状态。

    “这两天可星一直都在难受,也在哭,我看得出来,她是真把你当自己的哥哥,这些年来,太太跟可星是怎么对我们母子的,你应该都有看到,可星可怜,她另外两个哥哥都比她大十来岁,又不是一个妈,这孩子打小就把你当自己的家人,当哥哥……”

    蒋母知道,现在不能让阿延知道可星的心思。

    半点都不行。

    所以她要强调可星对阿延现在只是亲人,只是哥哥。

    可是她不知道江若乔当时讽刺蒋延的话。

    这时候,蒋延听着哥哥妹妹分外刺耳,尤其是妈妈的话,跟若乔的话重叠在一起,他难受极了。

    他实在是忍无可忍。

    不想再听哥哥妹妹这样的字眼。

    这会让他想到那天晚上,若乔清凌凌的眼睛看着他,冷静地问他,现在还说是妹妹吗?

    他第一次打断了母亲的话,语气低沉:“不要再说了。不是妹妹,她不是我妹妹,我也不是她哥哥。”

    蒋母怔住。

    为了儿子的行为,也为了他的话。

    身为母亲,她太清楚不过,儿子说这话,并不是一种暧昧。

    蒋延沉声道:“我跟可星归根到底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们不是兄妹。这次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先处理好比较急的事,之后会跟可星好好道歉。妈,您别再说她是我妹妹,我是她哥哥这样的话了。除了令我难堪,没有任何作用。”

    蒋母错愕不已。

    “还有,妈。”蒋延攥紧了拳头,下定了决心,“马上我就要住校了,以后放假我应该也不会回这边的。到时候我会想办法在外面租个房子,您如果想看我,就去那边找我。”

    他想清楚了。

    要挽回若乔,那他必然要跟林家这边划清界限了。

    虽然很难,可是不得不这样。

    而且,他跟可星发生了这样的事,确实也没脸再在她家若无其事的住着了。以后……尽量还是减少见面的次数吧,这样彼此都会轻松些。

    蒋母彻底呆住。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这样说?

    她心里急切,脸上也有所显露。

    蒋延捏了捏鼻梁,显得非常疲倦,“林太太的恩情我都记得,以后只要有用得上我的,我一定不会拒绝,只是……我确实也要考虑别的事,妈,对不起。”

    说完后,蒋延去了洗手间,想洗个澡再休息一下,以最好的状态去赴约。

    留下蒋母呆在原地,莫名感到恐慌,怎么回事?为什么事情是朝着最不好的方向发展?

    她知道儿子喜欢江若乔,却不知道,程度会这样深,深到竟然愿意离开林家。

    *

    江若乔下午准时到达那家公司。

    面试比她想象的要严肃很多,除了面对hr,她还要面对主管跟经理。还好她准备充分,平日里在学校里也没有落下功课,再加上这两年的摄影工作,面对这样的场合,也能稳住自己落落大方。果不其然,她看得出主管跟经理对她都很满意,虽然他们什么都没说,不过从面部表情可以观察得到。

    她心里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不出意外的话,这份工作算是稳了。

    面试结束之时,那位对她赞赏有加的主管叫住了她。

    主管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年轻女人,看起来很干练。

    主管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小江,我这样叫你,方便吗?”

    江若乔赶忙点头。

    主管眨了眨眼睛,“其实我是你的粉丝。”

    江若乔:“?”

    “你的视频我都看了。”主管失笑,“在看到你的时候我心里就有了论断,小江,你是个很厉害的学生,所以这次给你面试的机会是上头破例,但我们如果录取你,一定是因为你本身的能力足可以胜任这样的岗位。”

    主管的确很喜欢江若乔。

    她是机缘巧合之下关注了她,知道这个女生很好,从她的视频作品就能看得出来她的细致。

    不管是笔试还是面试,都只是探底,但这个还未毕业的女生,竟然比前两个应聘者还要优秀。

    江若乔听了这话,惊喜又有些感动。

    “好了,小江,等我们hr的邮件通知吧。”主管笑。

    江若乔用力点头,“好的!”

    从公司大厦出来,江若乔莫名斗志昂扬。

    其实现在的她,离职场新人都有一段距离,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这么多年的努力,这么多年来……总算没有辜负自己的付出。

    这会儿想到跟蒋延的见面,都没能影响到她的好心情了。

    江若乔还很惦记陆斯砚的情况。

    进了地铁站后,给陆以诚打了电话。

    那头很快地就接了起来,沉稳的声线从那头传至她的耳膜,“喂。”

    他顿了顿,似乎是客套的问了一句:“面试还顺利吗?”

    江若乔语调轻松:“还不错,应该没多大问题。”

    陆以诚笑了起来,“那,恭喜你。”

    “谢谢。”江若乔又道,“斯砚怎么样,还好吗?”

    “吃了药睡了一觉,刚才量了体温,已经退烧了。”陆以诚回。

    “那就好。”江若乔问,“那他在吗?”

    “在。”陆以诚停顿了一下,“你要跟他说话吗?”

    “要。”

    陆以诚将手机递给眼巴巴看着他的陆斯砚,低声道:“你妈妈要跟你说话。”

    他说这话时没有捂住手机,这句话自然也被江若乔听到了,听这话时,她要坐的那条地铁线正好到了,她迈进车厢,很奇怪,可能是跟他通电话的原因,她竟然想起了昨天,昨天这时候他们是三个人挤地铁。

    陆斯砚活泼的声音传来:“妈妈!!”

    江若乔找了个位置站着,闻言眉眼弯弯,“斯砚,有没有听你爸爸的话?”

    “有,那么难吃的药我都乖乖吃了。”陆斯砚说着说着,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男子汉了,“那么苦,我都吃了。”

    江若乔失笑,“那你的确很棒棒哦。要什么奖励吗?”

    陆斯砚惊喜道:“妈妈的面试是不是很成功?”

    “还好。”江若乔在小孩面前还是很谦虚的,“只是发挥了正常的水平。”

    “那肯定没问题的!”陆斯砚夸道,“妈妈本来就很厉害啊,做什么都能做得好,”这样夸似乎有些夸张了,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又补充了一句,“除了做饭!”

    江若乔:“……”

    陆斯砚又问,“那妈妈,你现在是不是要回来啦?”

    江若乔有些为难地说:“不是,我还有点事,可能要晚点,不过一定会陪你吃晚饭的。”

    陆斯砚失望的哦了一声,“那你去哪里呀?”

    江若乔回道:“就是酒店对面那条街的一个公园,湖心公园,有很多游乐设施,等你彻底好了,我带你过去玩。”

    陆斯砚惊喜不已:“真的吗!”

    他又移开了手机,很得意地跟陆以诚炫耀,“爸爸,我妈妈说她等下去湖心公园有事,她下次带我过去玩。”

    陆以诚怔了一怔。

    所以,她跟蒋延是约在了湖心公园见面?

    江若乔挂了电话后,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湖心公园,之所以约在这里,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一来这里很热闹,人流量很大,二来这里离酒店也不远,比较适合聊天。等跟蒋延说清楚后,她可以早点回酒店陪斯砚吃饭。

    湖心公园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多。

    她来到约好的地点时,蒋延还没来。

    如果蒋延还是她男朋友,那么这种行为必将遭到鞭挞的。

    可现在他已经是历史了,他如何如何,她反而没那么在意。

    湖泊旁是一片大草地。

    有人遛狗,有小孩踢球,也有人干脆躺在草地上看天空,惬意极了。

    她坐在一边,等着蒋延过来。

    等了一会儿,她发现有足球滚到了她的脚边,再抬起头来时,有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有些腼腆的跑了过来。这让江若乔很轻易地就想起家里那只崽崽,差不多的年龄,身高也是差不多的……当然没家里的崽可爱!她正式宣布,陆斯砚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可爱的小崽子~

    江若乔以前是看到小孩就恨不得绕道走。

    现在也有些改变了。

    看到跟陆斯砚差不多大的小孩,就会想起他。

    想起他,脸上就不自觉地有了笑容。

    于是,落在不远处的蒋延眼中的便是这样一幕——草地上,漂亮精致的女生眉眼温和,将足球还给了小男孩,还跟他说了一句什么话,小男孩腼腆又害羞,而她脸上的笑容很温柔。

    这些年来,蒋延的生活看似没什么忧虑。

    只是林家再好,也不是他的家,林太太对他再友善,毕竟也不是真正的一家人。

    所以,这十年来,他也算得上是寄人篱下,这种滋味并不是那样好受。

    内心深处,他是很渴望能有自己的家庭,现在看着这一幕,令他想到了未来,如果未来跟若乔在一起,恋爱结婚买房,再生一个可爱的孩子,那就是他能想到的最美好的未来。

    一边这样幻想,蒋延一边走上前来。

    江若乔也发现了他,收敛了脸上的笑意。

    再次见面,已经没了当初的浓情蜜意,江若乔是面无表情的。

    蒋延也在江若乔身旁坐了下来,两人看着草地上的人生百态,还是江若乔主动出声打破了沉默:“你还要说些什么?”

    她又补充了一句,“如果是解释的话,其实不用的。”

    也没什么用了,分手已经是事实。

    蒋延有些难受,低低地说道:“我跟她……真的不是那种关系。我对她没半点念头。”

    “那她对你呢?”江若乔是不吐不快,尤其是想到自己在原著中的下场,每次想到便是如鲠在喉,“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她喜欢你,你不用否认,你看不到,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就比如那天,她有挣扎过吗?她有出声提醒你你认错人了吗?没有吧。”

    即便对蒋延有再多不满,但江若乔也是很确定一件事,现阶段的蒋延对林可星的确是没半点心思。

    他把林可星当成是她了。

    但凡林可星挣扎一下,他都会立马停下来。

    这一点,她是相信的。

    又或者林可星出声了,让他知道他认错人了,他也会停下来。

    这并不是把这件事的主要责任都推到林可星身上,而是,江若乔觉得,这件事的发生,蒋延跟林可星都有错。

    可是如今,蒋延似乎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这令江若乔不禁怀疑,她之前喜欢的是什么人啊?是瞎子?

    林可星喜欢他,他竟然还没有看出来!

    当真无语。

    蒋延沉默。这个问题,他其实不太确定。

    那天太混乱了,以致于他此时此刻都没想起来,可星有没有挣扎,可星有没有出声阻止,他不记得了,不记得不确定的事情,他也不会妄下论断。

    “若乔……”蒋延还想说些什么,他表情严肃,眉头紧皱。

    江若乔阻止了他,神情变得平静,“不要再跟我说你们是从小到大的情谊了,我不想听,蒋延,我今天出来跟你见面,并不是听你解释的,也不是想跟你争论你跟她究竟是什么关系,坦白说,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我真的不关心了。”

    她说道:“蒋延,我们好聚好散。”

    明天蒋延就是自打脸跟林可星结婚,她心里都不会有半点波澜。

    她只想远离这两个人,仅此而已。

    懂点规矩,很难吗?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突然成仙了怎么办〕〔第五季〕〔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好色小姨〕〔我可以自由穿梭无〕〔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云婷君远幽〕〔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诡道求仙,从将自〕〔斗罗之穿越成菊花〕〔误入歧途苏玥〕〔儒仙〕〔射手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