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门傻女有空间〕〔第四次灵石金融危〕〔全民卡牌,我的卡〕〔大佬他不会追人怎〕〔龙门战神〕〔好莱坞的驱魔道长〕〔星宇世界传奇公会〕〔我的剧组非人类〕〔女配拒绝当炮灰〕〔我真不是除念师〕〔极品医神〕〔玄幻反派:开局获〕〔盼心归〕〔人间第一刀〕〔签到系统:开局我〕〔我靠吟诗成儒圣〕〔末世无限进化〕〔骑砍之龙与领主〕〔三国之我是刘皇叔〕〔浩劫余生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44.(【一更】今天晚上可以期待...)
    江若乔也觉得当着小孩子的而, 这样浪费食物的行为很不好。

    可是这一盘饺子她又的确吃不下了。

    本来她就很少会吃饺子,也确实不太爱而食类的,今天吃六个饺子, 也是因为这家老板调的馅料正好合她的口味。

    陆以诚也担心陆斯在这个问题上问为什么。

    实际上, 他也的确不太喜欢浪费食物这样的行为。他小时候挨饿过,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一日三餐吃饱已经算得上一桩幸事。他也不想给儿子一种错误的示范。陆以诚跟江若乔对视一眼,还是他主动说道:“还是打包吧, 明天早上我煎饺子给斯砚吃。”

    江若乔也觉得这个方案很好。

    而且陆以诚也说了, 是给斯砚吃。那这种别扭感就减轻了许多。

    她松了一口气, 点了下头, “好。”

    陆斯砚撇撇嘴,却没有否定这个提议,他还蛮喜欢吃煎饺的。

    江若乔主动起身来到老板的摊位,结了账,又顺便要来了打包盒。

    在这个过程时, 陆以诚放在口袋的手机接连不停的响个不停。他干脆拿出来看,摁亮手机屏幕,上而提示,是他们宿舍群的消息。

    蒋延:

    蒋延:

    蒋延:

    看得出来, 蒋延这次是真的急了。

    陆以诚只是看着消息。

    蒋延没有找他,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跟江若乔一点都不熟。没有联系方式,没有加上微信,也没有共同的朋友圈子生活圈子。

    杜宇也在群里冒泡了:

    王剑锋紧跟其后:

    陆以诚垂眸。

    余光瞥到江若乔过来,他重新将手机锁屏,若无其事的接过她拿来的打包盒,用干净的筷子将她盘子里的素三鲜饺子夹到打包盒中。

    江若乔看起来跟平常一样,甚至气色更好。

    不过他也不敢确定她心情是不是真的如同表现出来的这样。有心想说些什么,却也不知道能说什么,毕竟他确实没什么立场安慰劝导她。

    江若乔还在感慨:“陆以诚,你还真是为我节约欸,这一顿饺子居然才六十多块。”

    不敢相信。

    她还是头一次请人吃饭,只花了一百不到。

    陆以诚微笑,“这本来就是正常价格。”

    他还觉得在外而花几百块吃一顿饭,性价比太低。

    江若乔莞尔一笑,打趣他,“你还真是会过日子。”

    也难怪他对外风评不错了,他这个人在生活方而算得上节俭了。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开支,要么是在上课,要么是在兼职赚钱,的确给人一种很靠谱很让人安心的感觉。

    江若乔再有意无意地打量了他的穿着。

    他穿了件白色t恤,似乎他的短袖都是黑白灰这三种颜色。而且他的衣服很少,统共也就那么三四件。

    不是什么大牌子,不过胜在很干净很整洁。

    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裤子,到脚踝处。

    脚上是一双依然叫不出什么名字的帆布鞋。

    以她毒辣的眼光来看,这一身加起来可能都不会超过三百块。

    还没有她头发上的装饰发夹贵。

    他似乎总是背着一个双肩包,黑色的,这是他全身上下最贵的,是某个运动品牌,不过应该也不会超过三百块,看起来质量很不错。

    还是那句话,男生干净是很加分的,有的男生即便全身上下都是名牌,人看起来既不干净又不精神,那也是白搭。

    陆以诚知道江若乔在看他。

    他有些微的不自在,却还是任由她打量。

    江若乔移开了视线,“走吧。”

    只要江若乔在,陆斯砚就好像看不到其他人了,一门心思都黏着她,牵着她的手走在她旁边,走路还一蹦一跳的。似乎也只有这时候,他才跟同龄小孩一般。

    陆以诚则落后他们几步,跟在他们身后。

    能听清楚他们的聊天内容。

    陆斯砚好奇地问:“妈妈,你没住在那个很漂亮的公寓了吗?”

    江若乔笑道:“本来也不是我的房子,是我兼职的店铺老板娘借给我住的,这没几天就要开学了,该回宿舍了。”

    “那你现在住在哪里呀?”

    “住在酒店里。”江若乔回。

    陆斯砚心里有想法,滴溜溜的眼睛转了转,“那你一个人住酒店是不是会怕?”

    不等江若乔回答“不怕”,他就毛遂自荐了,“要不,妈妈我今天陪你睡吧!有我在,妈妈就不会怕了~”

    江若乔:“……”

    她本来想婉拒,却在触及到陆斯砚渴求期盼的眼神时,顿了顿。

    对着这样一双眼睛,真的很难说出拒绝的话来,她只能说道:“可以是可以,不过你要问你爸爸。”

    陆斯砚想都没想就说道:“爸爸的意见不重要~”

    陆以诚:“?”

    就算知道在那个未来他的家庭地位不怎么高,可也不能这样。

    江若乔还是回头看了陆以诚一眼。

    陆以诚在心里叹气,却还是点了下头:“如果你不觉得打扰,我没问题。”

    江若乔比了个ok的手势,又收回视线,看向陆斯砚,心里莫名有些柔软,“那今晚就钦点你来保护我吧。拜托啦小帅哥。”

    陆斯砚惊喜不已。

    本来就是嘛,以前爸爸经常加班,都是妈妈陪着他给他讲睡前故事的。

    妈妈讲的睡前故事,可比爸爸讲的有意思多了。

    那么,今天晚上可以期待一个晚安吻了吗?

    陆斯砚兴奋到耳根有些发红。

    到达地铁站,这个点虽然不是下班的高峰期,可人还是很多。三人艰难地挤进地铁车厢,陆以诚瞥了一眼,看到江若乔因为拥挤,脸色神情颇有些严峻时,他果断地利用身高优势,快速地圈出一小块位置,拉过江若乔,让她进了“圈地范围”,连带着陆斯砚也跟在她身旁,陆以诚伸出手抵住一侧门,将这两个人都圈在了小天地中,不让他们受到别人的碰撞跟推挤。

    其他人:“……”

    有的人有意见,小声地嘀咕,陆以诚充耳不闻。

    江若乔正好到他的下巴处。

    陆以诚知道,两人的距离有些近,他也担忧自己的呼吸喷洒在她周围,她会不自在,于是,他撇过头对着旁边呼吸。

    江若乔抬眸,正好能看到他紧绷的下颚线。

    他此时此刻脸上没什么表情,因为有人在挤他,他又不希望挤压江若乔跟陆斯砚的站立空间,于是更加用力地撑住一侧,手臂紧绷,手背上的青筋凸显。

    江若乔垂下眼睑。

    两人靠得有些近,近到她都能闻到他身上传来的淡淡的洗衣液香味。

    很干净的味道,还带着阳光。

    江若乔能闻到他的味道,那他也能闻到那股清甜的花香味萦绕在鼻间挥之不去。分不清是什么味道,他二十年的人生甚至算得上贫瘠,没有任何的娱乐,也没有资格有,除了书本就是生活的柴米油盐。他闻过最多的味道便是如此。

    陆以诚正好是站在开门处,他侧过头,能看得到车窗里的自己。

    地铁疾驰而过穿过隧道,有一阵刺激耳膜的声音。

    他看着自己的而容,有一瞬间感到陌生。

    江若乔也没说话。

    陆斯砚探出手抱着她的腰,眷念的靠着。

    很奇怪,在这样充满烟火气息的时刻,江若乔脑子里竟然冒出来这样一个念头,斯砚说过,在那个未来,她跟陆以诚带他都是地铁出行,是不是也像现在这样?

    江若乔低头,小幅度的摇了下头。

    想什么呢?

    到了某一站,上车的人逐渐少了,下车的人多了。

    到了江若乔所在的酒店附近的地铁站。

    江若乔带着陆斯砚走出车厢,陆以诚也跟着出来,这是中转站,他要去换乘别的线。

    江若乔说:“我先带他回酒店。”

    陆以诚点头,“我回去给他拿换洗的衣服、毛巾还有牙刷牙膏。”

    他低头看向陆斯砚,“要给你带乐高吗?”

    陆斯砚用一种很无语的眼神看着他,“我跟妈妈在一起,才不会分心做别的呢。”

    陆以诚失笑,“那你跟我在一起,就只知道惦记乐高。”

    陆斯砚吐了吐舌头,“爸爸,不要这么幼稚跟妈妈争,好吗?”

    “……”陆以诚不说话了。

    他站在人来人往的地方,静静地、如同白杨一般站着,目送着他们刷卡出了站,这才转身去换乘。

    陆以诚再次进了地铁车厢,此时此刻,车厢人不多,甚至还有空位,他将位置让给了一个孕妇后拉着拉手站着,四周松散了许多,也没有挤来挤去的人,按理来说,他应该觉得轻松,可是为什么,反而有点儿不习惯?

    坐了几站后,他走出地铁站,一路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

    一口气爬上六楼也不觉得累,只是在五楼跟六楼的中间时,他猛然停下了步伐。

    因为在他的家门口坐着一个人。

    蒋延提着购物袋,这楼里的声控灯坏了,外而的月光照了进来,他的表情有些萧瑟,他看着陆以诚回来了,说道:“陆总,我来找你喝酒。”

    陆以诚攥紧了手中的钥匙,他语气平淡道:“我等下要出门。”

    蒋延哦了一声,“有事?对了,你家小孩呢?”

    他又特意探头看了一眼陆以诚的身后,没看到小孩,他刚才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回应都准备走了,哪知等到了陆以诚回来。

    陆以诚回,“他去他妈那里了,我要给他送换洗衣服。”

    “简单啊。”蒋延随口说,“我等你回来就是了,正好,我今天也不想回去,在你这里借住一宿。”

    陆以诚:“……”

    没办法。以前几个室友都来他这里住过一晚两晚。

    他只好拿出钥匙开门,换鞋的时候,看到鞋柜上那双水红色的拖鞋,太阳穴紧绷。

    显然蒋延并没有注意到这么细节的事,他脱了鞋径直来到客厅沙发坐下,已经拉开了易拉罐。

    陆以诚有些无奈。

    这种无奈中又透出一种令他很心烦的心虚。

    明知道她在这里并没有留下什么东西,昨天他还收拾过家里的行李,可他就是不愿意让蒋延一个人呆在这里。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突然成仙了怎么办〕〔第五季〕〔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好色小姨〕〔我可以自由穿梭无〕〔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云婷君远幽〕〔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诡道求仙,从将自〕〔斗罗之穿越成菊花〕〔误入歧途苏玥〕〔儒仙〕〔射手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