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夺一切后她封神〕〔农女不强天不容〕〔超能力的我才不会〕〔超人的赛亚人弟弟〕〔重生别浪〕〔邪神逆天〕〔盛莞莞凌霄〕〔异世倾城女〕〔晚清第一枭雄〕〔小奴隶与魔灵石〕〔溯源仙迹〕〔那一天,光从我们〕〔霍格沃茨的德鲁伊〕〔重生后女帝拿了美〕〔我就是这样汉子〕〔这不是怪谈〕〔惊世绝俗〕〔老天,快把这狗王〕〔北阴大圣〕〔玄学大佬下山后被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20.(【一更】“你妈妈现在的男...)
    蒋延总是被江若乔的朋友们调侃为忠犬男友。

    他很听江若乔的, 江若乔说不准他买包,他答应了,就不会阳奉阴违, 在发了朋友圈后主动敲开了林可星的房间门。

    林可星的神情疲倦, 却在看到他时,眼里瞬间明亮起来。

    只可惜她的一切细微的变化,蒋延都没有注意到, 他开门见山, 直截了当地说:“可星, 麻烦你跟你朋友说一声, 那个包我不要了。真的是很抱歉,如果她要赔偿的话,我也能给。”

    林可星失魂落魄的抬起头看向他,“怎么不要了?姐姐是不喜欢那个颜色吗?”

    蒋延摇了下头,眉眼里都是浓情蜜意, “不是。她骂我乱花钱,如果我真送给她了,估计是要跟我闹脾气的。”

    “啊为什么?”林可星不解,这不解中也有很颓丧的羡慕嫉妒, “你努力赚钱, 给她买礼物,她还要跟你闹?”

    蒋延笑着纠正她, “你看, 你不懂了吧, 她是心疼我。”

    林可星怔住。

    “她说我们都是要跟家长要生活费的学生, 就算我用自己赚的钱给她买这些,她也不高兴。”蒋延眼里心里都是江若乔, “她真是一个特别好的人,她说她不看重那些,可星,我想了想,现在我的确是能力不够,给她买个包还要东挪西凑,确实没必要。”

    何必打肿脸充胖子。

    他还有未来,他跟若乔还有未来。

    不急于一时。

    林可星心里弥漫着无力的感觉,她腿有些软,只能佯装无事,靠在门边,扯了扯嘴角,“那好,我跟我朋友说一声。”

    “恩,谢了。”蒋延这才注意到她的脸色不是很好,问道:“可星,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脸色很难看。”

    林可星笑道:“没有,可能是今天在外面玩太热了。我睡一觉就好。”

    蒋延嗯了一声,“那就好。”

    他抬手看了一眼腕表,“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点工作,先回去了。”

    “恩,蒋延哥哥,晚安。”

    蒋延转身下楼。

    直到看不到他的背影了,林可星才关上房门,她无助的靠着门慢慢蹲下,抱着膝盖,小声啜泣。

    好难受。

    在喜欢上蒋延的时候,她太小了,也没有人告诉她,喜欢上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会这样的难过。

    深夜,林可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只好起身来到楼下。

    倒水喝的时候,居然碰到了蒋母。

    蒋母穿着睡衣,见她还没睡,走上前来,探出手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发梢,“可星,怎么这么晚还不睡?有心事?”

    林可星眼眶通红,她垂着眼眸,摇了摇头。

    “不介意的话,跟阿姨说一说?”蒋母牵着林可星的手来到别墅外。

    海岛气候宜人,白天炎热,到了晚上,凉风习习,非常舒适。

    这个点,大家都睡下了。

    林可星靠在蒋母的肩膀坐着,蒋母一直以来都是温柔的,和善的,她很有耐心,这样坐了十来分钟后,林可星实在忍不住,低低说道:“阿姨,我有个朋友,她喜欢上一个人了,喜欢好多年了,可那个人有了女朋友,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很想很想放下,可是好难啊。”

    蒋母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声音轻柔包容:“你的朋友应该也跟你差不多大,才十八岁,还这样年轻呢,年轻就意味着有无限的可能,非要问该怎么办,我只能说,站在过来人的角度,听自己的心意,等不喜欢了,自然也就放下了,如果还喜欢,也没必要逼着自己,等若干年后再回头看看,这一段令自己很难受痛苦的经历,会成为很珍贵的回忆呢。”

    林可星怔怔的,“只是珍贵的回忆吗?”

    “此一时彼一时。”蒋母失笑,“你朋友喜欢的那个人,应该也很年轻,多少人最后相伴一生的并不是初恋,人这一生就是一趟列车,有的人只会陪你一段路,等下一站,可能她就下车了。也许你朋友会是陪那个人到最后的人呢,这些都说不好的,你们都太年轻了,还是那句话,年轻就有无限的可能。”

    也许是蒋母太温柔了,也许是她说的话有魔力,林可星一扫之前的烦闷。

    是的呀,她跟蒋延还这样的年轻。

    她会站在这个位置,不会去打扰他跟他女朋友,有一天,她可能自己就放下了。

    内心深处也有一道隐秘的声音:也许,有一天他女朋友也就下车了。

    见林可星重新高兴起来,蒋母一脸欣慰。

    *

    第二天一大清早,陆以诚破天荒的带着陆斯砚去外面吃早餐。

    搬家的事要提上日程了,他准备买点行李袋。陆以诚比较节俭,早餐他也只是吃了一碗几块钱的汤面,陆斯砚实在没有丢四脚吞金兽们的脸,他的早餐要求很高,去便利店买了一瓶最贵的鲜牛奶,还要吃加肉加蛋加火腿肠加虾仁的豪华肠粉,吃肠粉时,看到同桌的小朋友在吃油条,他也馋了,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陆以诚,暗示意味很明显。

    陆以诚:“……”

    行吧。

    仔细想想,早餐再贵能比乐高贵吗?

    买!

    陆斯砚胃口就这么大,买的东西也吃不完,最后剩下的都进了陆以诚的肚子,这是陆以诚吃得最饱的一顿了。

    陆以诚买日用品都是习惯去大市场,这里普遍会比超市要便宜一些。

    挑选了一番后,他以最合适的价格买了自己要买的东西,正准备走时,瞥见摊位上有卖女士拖鞋。

    这几天,会有租客上门来看房,他跟江若乔已经说好了,她有空时会帮他招待看房的租客。

    那么,于情于理,他都应该为她准备一双拖鞋。

    陆以诚牵着陆斯砚绕过几个人,来到了摊位。

    他还是习惯性地扫一眼牌子上的价格,想要挑选性价比最高的一双。价格会在他考虑的第一位。

    陆斯砚很聪明,他见爸爸拿起两双拖鞋正在模样认真地比较。

    他声音清脆问老板娘:“姐姐,他拿的这两双都多少钱啊?”

    老板娘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见这肉嘟嘟的可爱小男孩居然喊自己姐姐,顿时心花怒放,“别人买的话,我就开价二十五,你要是买的话,姐姐给你二十!”

    陆斯砚:“不行,太便宜了!”

    老板娘:“?”

    陆斯砚大气的说:“姐姐,我们要买最贵的拖鞋!”

    只管给我们上!

    陆以诚:“?”

    不。

    他阻止了陆斯砚,“我付钱还是你付钱?”

    陆斯砚皱着眉头,“可是你挑的这两双太丑了。”

    老板娘:“?”

    陆斯砚又果断地对老板娘笑了笑,“姐姐,我不是说它丑,只是它的确配不上我妈妈。”

    老板娘懂了,“小弟弟,你可真孝顺。”

    陆以诚:“陆斯砚,是我付钱。”

    “我知道。”陆斯砚也很认真地说,“反正给妈妈买最好的,大不了我少吃一点啊,这个星期我早上不喝牛奶了。节省下来的钱给妈妈买一双最好看的拖鞋。”

    陆以诚:“……”

    最后陆以诚还是没有妥协。他无视了陆斯砚的抗议,买了一双水红色的女士拖鞋,陆斯砚看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的那种款式。

    陆以诚还是觉得要考虑性价比。

    这双鞋最后以二十五块的价格成交。

    价格合适,陆以诚又仔细地比较过软硬度,至于款式是否好看,那不在陆以诚的考虑范围内。

    拖鞋而已,就是在家里穿穿,要那么好看时尚做什么?

    陆斯砚无语了。

    给妈妈买最好的,买最贵的,明明爸爸以前就是这样做的。

    陆斯砚叹气:“男人抠门是不行的,爸爸。”

    陆以诚不理会。

    陆斯砚依然在碎碎念,“而且水红色妈妈一点儿都不喜欢。”

    这双拖鞋是真的很土啊,他都觉得土。

    陆以诚实在是受不了了,这小孩才五岁就这么啰嗦?正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他付钱,那买哪双就该他说了算。

    他蹲了下来,对陆斯砚说道:“你有什么好朋友吗?”

    陆斯砚:“那可太多了!”

    “举个例子。”

    “高子秋是我的好朋友,谢宇泽也是我的好朋友,我们三个拍皮球是最厉害的。”

    陆以诚点了下头,“很棒,我也有好朋友。”

    陆斯砚看向他。

    “你妈妈现在的男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陆以诚这样说。

    所以,他不能接受陆斯砚的建议,即便只是买拖鞋这样小得不能再小的事。

    不管未来他跟江若乔是什么关系,至少现在,他们应该保持一种比较安全的距离。

    因为陆斯砚,他们不得不有所接触,可也只是这样了,陆以诚这样跟自己说。

    陆以诚说完后便站起身来,他提着购物袋,可能是有些重,他的手微微收紧,手背青筋显露。

    陆斯砚不解的看着他。

    他一点儿都不懂爸爸说的是什么意思。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突然成仙了怎么办〕〔沦陷的妻子〕〔第五季〕〔好色小姨〕〔重生后成了皇帝的〕〔云婷君远幽〕〔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严厉寒宋襄免费阅〕〔我可以自由穿梭无〕〔诡道求仙,从将自〕〔斗罗之穿越成菊花〕〔儒仙〕〔射手凶猛〕〔误入歧途苏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