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四次灵石金融危〕〔全民卡牌,我的卡〕〔大佬他不会追人怎〕〔龙门战神〕〔好莱坞的驱魔道长〕〔星宇世界传奇公会〕〔我的剧组非人类〕〔女配拒绝当炮灰〕〔我真不是除念师〕〔极品医神〕〔玄幻反派:开局获〕〔盼心归〕〔人间第一刀〕〔签到系统:开局我〕〔我靠吟诗成儒圣〕〔末世无限进化〕〔骑砍之龙与领主〕〔三国之我是刘皇叔〕〔浩劫余生〕〔黄泉邮差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10.(她这算不算是无痛当妈?...)
    江若乔带着陆斯砚去了邻市。

    从京市到邻市,坐车也不过一个小时。这年头只要有钱,什么难事都不是事,江若乔是找了个本地中介,在江若乔编造的故事版本中,她怀疑自己的孩子被人调包了,所以想来查一查。那本地中介用一种很微妙的眼神看着江若乔,但很快地,她就恢复平静了,可能这年头狗血大战太多了,多到让人阈值提高,像江若乔这种平淡的故事,并不会让人发出wow的惊呼。

    一切都是中介出面。

    这年头很多中介都很有职业道德。

    步骤比江若乔想象得要简单得多,更让她吃惊的是,来做亲子鉴定的人也太多了叭!

    她多出了一些钱加急,结果最快三个工作日会出来。

    做完这件最重要的事后,江若乔便马不停蹄地带着陆斯砚回京。在回去的路上,江若乔接到了蒋延的电话,两人每天都会视频通话,也会打几通电话。

    蒋延打电话的时候,正跟林可星在外面吃椰子鸡。

    林可星垂着头,像是在认真玩手机。

    她感觉自己的心就是那一颗颗柠檬。

    她从来没见过,蒋延有一天会变成这样,全世界的人都看得出来,蒋延有多爱江若乔,更何况是她这个暗恋者。

    正是因为看到了蒋延坚定的爱,林可星知道自己没有一点点胜算。

    所以,她选择退回到这个位置,这个安全的位置,至少她还可以跟他当朋友。

    “我在吃椰子鸡。”蒋延失笑,“特产?蓝天白云算不算,诶,说真的,这学期我多努力一点,寒假我们来这边度假怎么样?”

    江若乔听着这番话,有些恍惚。

    寒假的时候,她还跟蒋延在一起吗?

    “到时候再说吧。”她回。

    “不过这边现在好热,我天天下海。”蒋延又说,“对了,你什么时候返校?”

    江若乔也不好说自己已经在京市了,“怎么?”

    “我在想,要不你早点来,上次不是说好了吗?几个朋友一起去山里玩,山里凉快……”

    江若乔若有所思。

    这件事的确是之前说好了的,蒋延兼职的公司有个前辈,在山里开农家乐,开学之前,蒋延宿舍四个人,加上她宿舍四个,组队过去山里呆两天。她室友们都期待了好久。

    “恩,好。”江若乔答应了。

    其实她已经决定要跟蒋延分手了。

    对于要分手的男朋友,她总是格外的包容宽和。

    虽然她现在不会把陆以诚当成是未来什么人,但这不代表她愿意继续跟蒋延在一起。想想看,陆以诚跟蒋延可是一个宿舍的好朋友,一旦证实了陆斯砚真的、真的是她跟陆以诚的孩子,那她还能蒋延在一块儿吗?必然是不行的。

    她未来的男朋友甚至是丈夫,必然跟陆以诚不认识,没有任何的交情,否则那就太抓马了。

    狗血的剧情不适合她,她也不喜欢。

    想想看,男朋友跟儿子他爸关系这么好,真是太奇怪了,搞事指数太高,溜了溜了,就是有些可惜,毕竟她在蒋延身上也花了不少功夫,而且她私心里还挺喜欢蒋延的,人不错,很有二十四孝男友的潜质,家里条件又这样的好,完全附和她对男朋友的期待。

    不管是在陆以诚的眼皮子底下跟蒋延谈恋爱,还是背对着蒋延跟陆以诚一起养孩子,都挺考验心理素质的。

    她的生活还挺丰富多彩的,不需要冒险。

    蒋延挂了电话后,瞥了一眼,见林可星都没怎么动筷子,随口说道:“吃这么少?”

    不是早上还很兴奋地说要吃椰子鸡么?

    林可星攥紧筷子,冲他一笑,“减肥啦。”

    “不懂你们女生。”蒋延摇头,“明明瘦成竹竿了还嚷着减肥,我女朋友也是,吃得不多。”

    林可星笑了笑,没说话。

    *

    回到京市后,江若乔便找了个商场,用随身携带的卸妆湿巾,将脸上的妆容卸得干干净净,简单地涂了个隔离、口红,又变成了青春无敌的女学生。陆斯砚比她想象中要乖,她之前也见过五六岁的小孩,真的特别闹人,可这一路上,陆斯砚都很听话,听话的小孩子当然是有奖励的。

    江若乔痛痛快快地带他去吃了一顿火锅。

    点的是鸳鸯锅,小孩吃番茄汤锅,她吃麻辣锅。今天都在奔波中,也没好好吃饭,这会儿母子俩都饿坏了,江若乔点了一大堆菜,陆斯砚吃得小脸通红,两人的口味也很像,都不爱吃素菜,偏爱荤菜。

    江若乔看着乖乖巧巧、正在暴风吸入的陆斯砚,竟然有了这样一个念头——她这算不算是无痛当妈?

    没有经历十月怀胎跟一朝分娩,轻轻松松的就有了一个五岁的小孩。

    五岁这个年纪多妙啊。

    基本上都不用太操心了,她虽然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小孩子从出生到三岁算是最需要精心照顾的时期了,尤其是婴幼儿时期,三岁以后就好很多了,起码小孩饿了渴了,有需求了可以说,最重要的是,上学了啊!

    她也不敢保证,如果穿越过来的是婴幼儿时期的陆斯砚,她会不会连夜跑路。

    五岁这个年纪,她完全可以接受。

    多好啊。

    她现在直接跨过了最艰难的时期,有了一个五岁的孩子,并且这个孩子资质应该很不错。撇开别的不谈,陆以诚的颜值身高摆在这里,并且他还是学霸中的战斗机,就这基因,就是她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干嘛。”陆斯砚问。

    妈妈已经这样盯着他看好久了。

    他总觉得下一秒,妈妈就会皱起眉毛,直接喊他大名。

    怪让人害怕的。

    江若乔一脸“和蔼”地摇了摇头,“没事啊,就是觉得我们斯砚长得真好看。”

    这亲子鉴定是一定要做的,可她心里也知道,多半是她儿子没跑了。

    经过一天的缓冲,她潜意识里已经接受了这件事。

    自己的儿子诶。

    不需要怀孕生孩子就蹦出来的亲生儿子诶。

    陆斯砚也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羞的,耳根微微发红,“大家都这么说。”

    江若乔笑,“你不能说,你也不能天天想着自己有多帅。”

    “妈……”陆斯砚又改口了,“妈耶!你以前就这样说过!”

    好神奇。

    江若乔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说,未来的她也这样跟他说过。

    “我还说什么啦?”

    陆斯砚咬着吸管,“说,真正的帅哥是不知道自己帅,不在意自己帅的。”

    他顿了一下,“就跟爸爸一样!”

    江若乔:“……”

    啊瞬间下头。

    她不想再联想跟陆以诚的关系,立马转移话题,“等下我去给你买个电话手表吧。”

    陆斯砚:“电话手表?”

    “恩,有什么事你都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耶!”

    陆斯砚壮着胆子问,“那我要叫你什么?”

    江若乔想了想,“等那个报告出来之后,私底下,你可以喊我妈妈。”

    “私底下?”

    “比如只有我跟你,或者我、你还有你爸爸三个人在的时候,有别人在,就不要这样叫。”江若乔耐心地跟他解释,不想伤害到他幼小的心灵,“因为我今年二十岁,虽然说,在未来,我是二十七岁时生的你,可别人不知道,别人会误会我在十五岁时就生了孩子,十五岁还是小孩呢。十八岁才算是大人。”

    “有的人,不会有那个耐心去核实真相,他们断章取义,你愿意看到我被人误会吗?”

    陆斯砚脱口而出,“当然不!”

    谁也不能伤害我的妈妈,我的爸爸也不可以!

    还真别说,江若乔有点感动了。

    不管未来陆斯砚小朋友会变成什么样的男人,至少现在的他,的确是把妈妈放在了第一位。

    江若乔一手托腮,“你可以喊我的名字。”

    喊姐姐或者阿姨,都挺别扭的,小孩肯定也不自在。

    那就干脆喊名字吧!

    她可是开明的家长。

    陆斯砚瞪圆了眼睛,“啊?”

    “小乔吧。”

    陆斯砚缩了缩脖子,“我不敢。”

    江若乔:“……”

    “这是给你的特权你知道吗?你还不珍惜?!”

    陆斯砚:“……那你保证,以后我这样叫你,你不准生气。”

    他补充了一句,“攒着以后生气也不行,是你允许的。”

    江若乔扶额:未来的她到底多爱生气呀?

    “好,我保证,在我收回这个称呼之前,你可以一直叫。”

    陆斯砚得意了,凑过去,“小乔。”

    虽然目前不存在什么母子天性,但江若乔的确还挺喜欢陆斯砚的。

    吃完火锅后,就带着小孩去买了儿童电话手表,非常酷炫。

    江若乔看不太惯陆斯砚的穿着,一看就是陆以诚买的。

    生生拉低了陆斯砚的颜值。

    她又带着他去了商场一通狂扫,给陆斯砚买了好几套衣服,连凉鞋都买了两双,还不忘吐槽陆以诚的品味,“我看他是带你去批发市场买的衣服吧?亏他还是学霸,连短袖上的英文单词拼错了他都没看到!”

    让人昏迷。

    等江若乔送陆斯砚回去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陆以诚看着客厅茶几上的大包小包,陷入了沉思中。

    他们是做了亲子鉴定顺便把商场买了下来么?

    陆斯砚扬起小下巴,“都是我妈妈给我买的!!”

    陆以诚:“……我知道。”

    他只能一个袋子一个袋子的翻,还好袋子里有购物小票,他算了一下,由衷地叹了一口气。

    浪费。

    还有一个月不到就降温了,何必买这么多夏装呢?

    陆斯砚看着自己爸爸这副样子,问道:“花了很多钱吗?”

    陆以诚也不想骗他,“几千块。”

    “哦。”陆斯砚反应平平,“你不要说妈妈,爸爸你也总是给妈妈买包啊。”

    “什么?”

    “每次爸爸发了奖金,第一件事就是给妈妈买包,我都知道啦!阿姨都跟我说了,妈妈的包都是……”他伸出一只胖爪子,比了个五,“都是五位数!几千块是四位数,五位数比四位数多!”

    陆以诚:“?”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陆斯砚撇撇嘴,“不信算了。”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突然成仙了怎么办〕〔第五季〕〔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好色小姨〕〔我可以自由穿梭无〕〔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云婷君远幽〕〔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诡道求仙,从将自〕〔斗罗之穿越成菊花〕〔误入歧途苏玥〕〔儒仙〕〔射手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