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四次灵石金融危〕〔全民卡牌,我的卡〕〔大佬他不会追人怎〕〔龙门战神〕〔好莱坞的驱魔道长〕〔星宇世界传奇公会〕〔我的剧组非人类〕〔女配拒绝当炮灰〕〔我真不是除念师〕〔极品医神〕〔玄幻反派:开局获〕〔盼心归〕〔人间第一刀〕〔签到系统:开局我〕〔我靠吟诗成儒圣〕〔末世无限进化〕〔骑砍之龙与领主〕〔三国之我是刘皇叔〕〔浩劫余生〕〔黄泉邮差
文化教育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惊!清贫校草是孩子他爸 001.(食草男。)
    “大灰狼站在第三只小猪家门口,它对着砖瓦砌成的房屋又吹又撞,房子仍然坚不可摧,它很生气,干脆爬上了屋顶,想从烟囱溜进去,老三见状,赶忙点起了火,大灰狼正好掉进了火炉里,整条尾巴都烧焦了,它赶紧灰溜溜地逃走了,再也不敢欺负三只小猪了。”

    二十岁的陆以诚声音清越,在念到故事结尾时,语调逐渐低沉,诱哄着听者入睡。

    只可惜,五岁小孩的精力所向披靡。

    一本故事书里有二十个故事,最后一个故事是《三只小猪》,陆以诚这会儿是口干舌燥,昏昏欲睡。

    然而躺在他旁边的小孩目光炯炯,没有一丝一毫要睡着的迹象。

    陆以诚:“……”

    他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都快十一点了,这孩子精力真是好到让人赞叹。

    “你平常什么时候睡?”陆以诚合上书本,捏了捏鼻梁问道。

    小孩伸出肉乎乎的手,手背上有着五个很可爱很明显的窝窝,他比了个八,“八点半睡。”

    陆以诚很久很久没有过类似焦虑、烦躁的情绪了。

    “那你为什么还不睡?”陆以诚问道。

    小孩噘噘嘴,“因为没有喝牛奶,因为不是妈妈跟我讲故事!”

    陆以诚头皮发麻。

    事情究竟是怎么发展到今天这种局面的,他一向清晰的大脑,此刻也开始茫然起来。

    每年的寒假暑假都会被他安排得满满当当。

    大二结束后的这个暑假也不例外。在恩师的牵线搭桥之下,他目前要给两个学生当家教老师,一个初中生一个高中生,每天都是辅导一个小时,一个暑假下来,他也能存不少钱。

    一个星期前,他在滨江花园小区外面捡到了一个小孩。

    这小孩见了他脆生生的喊爸爸。

    陆以诚还以为是小孩的恶作剧,直到小孩拿出一个怀表。

    这怀表是陆以诚奶奶的遗物。陆以诚明明记得怀表被他放在箱子的最里边,结果带着小孩回家后翻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找到那块怀表。从这时候开始,陆以诚就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了。

    小孩手里的怀表的的确确是奶奶的遗物。

    只不过跟他记忆中不一样的是,这块怀表里面镶嵌了一张照片。

    照片是一家三口。

    男人面容清隽,戴着细边眼镜,成熟又稳重。

    女人长发微卷,明艳昳丽,如同盛放的红玫瑰风情万种,她眉眼弯弯,唇角微翘,美得不可方物。

    中间的小孩大概三岁左右,脸蛋胖乎乎的,穿着订制的迷你西装,还戴着领结,眼瞳明亮,俊俏又可爱。

    看起来是非常幸福的一家三口。

    可问题来了……

    照片里的男人他很熟,跟他长得一模一样,只不过没了他的青涩。

    照片里的女人他也不算陌生。

    这五岁小孩不是一般的机灵聪明。陆以诚从他口中也套出了不少信息,小孩口齿清晰地背出爸爸妈妈的名字、电话号码、工作单位甚至连身份证号码都背了个齐全……

    问他是怎么来的?

    小孩也一脸埋怨地说:“爸爸都不知道的事,我怎么会知道?反正我跟阿敏躲猫猫,我偷偷躲在了自己的衣柜里,阿敏一直都没找到我,我从衣柜出来,就看到爸爸你了!”

    “不,是没戴眼镜的爸爸~”

    “爸爸,我们怎么还不回家呀?”

    “妈妈又把你赶出来了吗?”

    陆以诚隐隐约约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不过还差最后一道手续证实。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居然就信了这小胖子说的,鬼使神差的取了一些钱做了亲子鉴定。

    结果亲子鉴定报告显示,他跟这小孩还真是父子关系。

    ?

    谁能告诉他,二十岁的他,怎么就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

    高中时,英语老师带着他们去了多媒体教室看了一部电影,名为《蝴蝶效应》,前后桌的几个女生也经常讨论热门的言情,有穿越时空、重生以及时下正热的穿书。陆以诚做了大概推测,五岁的儿子应该是触发了什么媒介,从未来穿越到了现在。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陆以诚也想不通。

    然而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一个星期以来,每当他以为是一个带有科幻色彩的梦时,一睁眼又会看到小孩躺在他旁边。

    快十一点了。

    疯了一天的小孩终于懒洋洋地打了哈欠有了睡意,在入睡前,他又会重复每个小时都会问一遍的问题,“妈妈什么时候来接我们?我要妈妈。”

    “我没有惹到她,你们吵架不要殃及我,你被赶出来了,我没有~”

    陆以诚很头疼。

    在小孩终于入睡后,他端量着这张睡颜。

    小孩的睫毛又长又翘,眉毛很浓,脸庞肉嘟嘟的,胳膊又白又胖,跟藕节一样。

    不管这件事多么离奇,但它真的发生了,除了面对也没有别的办法。

    陆以诚叹了一口气,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

    一直到此时此刻,陆以诚仍然难以置信,未来他居然会跟江若乔结婚,甚至还有了一个小孩。

    江若乔是谁?

    大二下学期里,这个名字在他们宿舍被提及的频率最高。

    a大本科宿舍是标准四人间。从大一新生军训到现在,他们宿舍的气氛都是很友好和谐的,四个人都很聊得来,平日里关系很好,尤其是蒋延,为人很讲义气,不管是谁需要帮忙,他都义不容辞,所以当蒋延说他喜欢上一个女孩子时,几个室友都兴致勃勃地为他出点子,比自己谈恋爱还要积极得多。

    江若乔就是蒋延喜欢的那个人。

    陆以诚还记得,蒋延得到江若乔回应的那个晚上,跟疯了一样,在宿管阿姨眼皮子底下搬了一箱啤酒上来。

    正是因为知道蒋延有多喜欢江若乔,在看到怀表里镶嵌的照片时,陆以诚甚至脑海里还冒出了这样的念头——也许江若乔有一个双胞胎妹妹?

    如果不是小孩的记性好得惊人,连江若乔的身份证号码都直接背了出来,陆以诚怎么也不会相信未来的那个他,脑子里究竟进了多少水才会喜欢江若乔?

    江若乔可是蒋延的女朋友。

    从入学报到开始,陆以诚带着高考理科状元的光环在这一届新生中脱颖而出。他有着少年独有的清瘦干净,那时候他穿着洗得发白的浅灰色t恤,领口失了弹性,一倾身露出精瘦锁骨。一米八三的个子,宽肩窄腰,整个人就像是白杨一般,两年下来,当初几个学姐给他取的食草男昵称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他为人内敛谦逊,待人如同食草动物一般温和友善,几乎没有任何攻击性。

    所以,陆以诚是真的很想不通。

    莫非他内心深处隐藏的属性就很恶劣?

    陆以诚的手机通讯录里,只有四个女性。

    一个是他的导师,还有两个是学生的家长,以及他远嫁的姑姑。

    本来他想联系上江若乔会有点麻烦,可小孩能背出电话号码来,只是不知道江若乔现在有没有用这个号码。

    陆以诚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在手机屏幕上停顿了许久,这才郑重其事的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

    与此同时,溪市下了一场雨,驱散了夏日的闷热。

    江若乔闲来无事随手翻了翻小表妹买的,对她来说,比褪黑素都管用,看个两三页就昏昏欲睡了。床头的一盏小灯还亮着,老旧的空调还会发出呼呼呼的声音,江若乔陷入了沉睡中。

    回到老家,睡在这张小床上,江若乔就很安稳。

    只不过,向来都一夜无梦的她,今天破天荒的做了一个梦。

    还是一个不怎么美妙的梦。

    那是在一个酒会上,她遥望着不远处的一对男女。男人身着剪裁得体的正装,浑身散发着高冷勿进的气场,被众人围着奉承着,眉目间有一丝不耐,那冷峻的面容只在看向挽着他臂弯的女人时,才会冰雪消融,面含柔情宠溺,谁看了不说一句宠文本文。他身旁的女人娇小可人,眷念的挽着他,不知道怎么了,她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男人安抚地吻了她的额头。

    梦中,江若乔就那样看着。

    男人目光锐利的瞥向了她。

    画面一转,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江若乔狼狈地双手抱胸走在小道上,裙摆脏了,头发也湿了。

    她冷得发抖,以佝偻的姿态、仿佛踩在尖刀上艰难前行。

    突然,一辆黑色宾利缓缓停在了她身旁。

    车窗缓缓下降,男人眼神冰冷的看着她,嗤笑道:“求我。求我我就放过你。”

    ……

    江若乔是被吵醒的。

    外公外婆年纪大了,听力也不如从前,他们刻意地想要压低声音交流,可无奈老房子隔音效果差,她醒来后伸了个懒腰,习惯性地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摁亮屏幕一看。

    除了微博还有网页的广告提醒以外,还有一条短信、几条微信。

    短信是陌生号码。

    微信是男友发来的。

    江若乔唔了一声,点开了那条短信。

    她皱了皱眉头,陆以诚?

    还说找她有事?

    他们很熟吗?

    ,,

    ,。,(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突然成仙了怎么办〕〔第五季〕〔沦陷的妻子〕〔重生后成了皇帝的〕〔好色小姨〕〔我可以自由穿梭无〕〔夜的命名术庆尘神〕〔云婷君远幽〕〔严厉寒宋襄免费阅〕〔诡道求仙,从将自〕〔斗罗之穿越成菊花〕〔误入歧途苏玥〕〔儒仙〕〔射手凶猛
  sitemap